•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3章
  • 下载
  • 七道符箓同时引爆,她只来得及用残剩七条狐尾遮蔽身体,整个人就被连续爆炸的符箓直接砸进了开盟广场的地下,犹如被七枚巨锤连续碾压,往地底深处连续下沉了七次。她几乎以为自己要到地心去游览一番。

    “吖——”涂山狸狂怒地嘶吼一声,挣扎着从地底一个纵跃,高高越出那恐怖的深坑,却赫然看到这个地坑周围,已经围满了里三圈外三圈的阴将。

    一看她跳出来,众阴将顿时整齐划一地捏诀做法,手生金雷、水之走地雷一波波一浪浪,连绵不绝,滚滚而来。

    涂山狸冲出地坑的这个动作,只是她下意识的动作,出于求生和不屈的战意。她对于冲出地坑中将要受到的后续打击,并没有任何预估和准备。

    她的全身仍然经受着连续爆炸引发的伤害和疼痛,而她的狐尾也都全部重伤,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为她挡下伤害。

    这满场金雷水雷全都结结实实糊在了她身上。她在空中挣扎了三四下,就又被怼下了地坑。

    第三百二十六章 收降涂山狸(祝贺小鸟盟主喜获麟儿)

    “娇儿!”雷长夜看到阴将们终于压制住了涂山狸,立刻放声高呼。早就在他背后蓄势以待的虺娇以清脆的电子音应了一声,一个空翻,跃到雷长夜之前的广场上,幻化为成人完全体的形态,背后八门白骨炮同时放射白光。

    白光闪过,八百颗白骨蛋出现在开盟广场上,蛋壳分离,一个接一个化为白骨姬。八百白骨姬,六千四百门白骨炮对准了地坑边缘,一个齐射。

    六千四百枚白骨刺轰在地坑边缘,将地坑炸得轰然坍塌,形成了更加广阔的露天坑。

    八百阴将八百白骨姬交错站立在露天坑周围,符剑和白骨炮齐举,对准了坑内半露出身子的涂山狸。

    场中所有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一个齐射下去,大罗金仙也活不了。

    涂山狸从土中爬出来的时候,环望了一下周围林立的白骨炮和符剑,狐化的脸上露出一丝释然和淡定。她将颤巍巍护在身前的狐尾垂了下来,高高昂起头,闭上眼睛。

    几千年了,她也活累了,是时候随族群而去,离开这个该死的大唐幻世。

    就在这时,雷长夜举起剑,准备动手的刹那,两个凄厉的声音突然传来:“手下留人!”

    雷长夜立刻把手中的大郎剑收回鞘中,他早就等着他们呢。与涂山狸相比,这两个人他更在意,因为他们毕竟是人类,造成的破坏更大。

    “妖神宗涂山氏坐下宝宫宫主药师,妖宫宫主夜萝婷见过武盟之主。”两条身影犹如两条飞箭冲入开盟广场,在雷长夜的坐塌之前纳头就拜。

    “喔……”听到这两个人报上名来,八派中人都惊呼了出来。五派宗主和弟子们都急得直跺脚。

    他们与合作的诸方势力之所以能够联合在一起谋夺雷长夜的盟主之位,正是因为这两个人在诸派之间巧妙联络,达成的统一意向。

    他们自然知道这两个人是妖神宗的高层,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两个人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候自爆身份来救他们的宗主。这样的话,他们与五派宗主之间的秘密勾当,全都会大白天下。

    如果可以,五派宗主甚至想要出手灭口。

    但是,别说药师和夜萝婷手下有多狠辣,出手反杀的话,谁都活不了。就说雷长夜如今这气势,谁但凡动一点不规矩的心思,那就是天雷勾地火加上白骨火箭炮,能剩下副牙都算不错了。

    所以,当药师和夜萝婷冲到雷长夜面前伏地跪下之时,没人敢动半个手指头。

    雷长夜看着药师和夜萝婷,微笑着拱了拱手:“药宫主,夜师伯,我对两位仰慕多时,如今终于相见,幸甚至哉。”

    “雷盟主,我药师就是策划图谋盟主之位的罪魁祸首,愿以此头换我家宗主一命。”药师嘶声道。

    “雷盟主,我夜萝婷与毒物为伍,八派想我之首久矣,愿以此头换宗主一命。”夜萝婷也激动地开口。

    雷长夜暗暗点头,他的猜测不错,涂山狸必然和药师与夜萝婷有着某种神秘的羁绊,在生死关头,他们愿以自身性命换涂山狸之命。

    无论这个羁绊是什么,若非至情至性者绝不会牺牲自己的性命去维系这种羁绊,光凭这一点,雷长夜觉得药师和夜萝婷的性命还是值得挽救一下的。

    “小药,小夜,你们的骨头都是豆腐做的,何必向这个死五花头下跪,让我们大闹一场,共赴黄泉,岂不快哉?”涂山狸厉声大喝。

    “宗主,我和罗婷受你再世之恩,岂能不报!”药师双目血红,嘶声道。

    “宗主,你若死了,天狐一族就此绝后,你又如何面对狐族先烈?”夜萝婷苦口婆心地劝慰。

    “笑话,我比他们多活了这么多年,苦苦维持狐族血脉,他们却在阴曹地府寻欢作乐,还有脸笑话我!?”涂山狸冷笑着说。

    “宗主……”看到涂山狸一心求死,药师和夜萝婷都急得满头是汗。他们就算手段通天,怕是也救不了求死之人。这让他们肝肠俱断。

    “咳咳,三位别急着吵架,这件事是不是得我说了算?”雷长夜听得脑仁疼,至情至性的人也有毛病,就是动了感情之后有明显的降智减益。

    “我死不死,不由你来决定!”涂山狸怒喝一声,纵身再次冲出地坑。

    “不……”药师和夜萝婷吓得同时站起身。

    但是涂山狸冲到半空的一刹那,就被一百枚水之走地雷贯中,全身酥麻,直挺挺地跌回了地坑,手脚直打颤,半分力气都使不出来。

    “雷盟主!”药师和夜萝婷看到这个情形,隐约猜到了雷长夜的心思,无不把期待的目光投向雷长夜。

    “两位稍安勿躁,有些事情,我得先走一下程序。”雷长夜微微一笑,猛然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虺娇的肩膀。

    虺娇心领神会,轻轻一歪头,八百白骨姬同时退了回来,在他面前排成半圆形,白骨炮有意无意对准了金丹教、纯阳宗、神武派、光明宗和兵胆社五派所在之地。

    五派的宗主和弟子都感到屁股沟内凉意彻骨。刚才八百白骨炮的齐射犹如切豆腐一般把地坑切成了碗状天坑,直接把地形都改变了。这八百炮打在身上,那可是渣都不会剩下。

    何况虺娇白骨炮的大名早就随着各派勾结的方镇势力传遍八派。他们都觉得自己和百万巫兽相比,优势并……没有。

    “各位,刚才武盟之位以武为尊,这话大家都同意,这开盟大典的比武比到现在,也该出个结果,还有想要挑战我的,现在可以站出来,也不用一个个来了,一起上吧。”雷长夜笑着说。

    “……”广场上鸦雀无声。少林派、云香派和蜀山派的主事、宗主和弟子们有意无意地斜眼看着五派人士,嘴角含笑,纯看笑话。

    五派弟子们都梗着脖子,想要昂着头装不在乎,但是却不敢真的抬头去看雷长夜,生怕被他的女儿一眼瞥见,看不顺眼,一梭子白骨刺射过来。

    “既然如此,雷某不才,忝居盟主之位,自当率领天下同道匡扶朝廷,救济百姓,为天下安宁效力。今日武盟正式开坛重建,总坛设于扬州,仍名公道堂。”雷长夜朗声道。

    “恭喜盟主!贺喜盟主!”白银义从、蜀山派、云香派和少林寺的弟子们齐声呐喊,声震天地。其他五派弟子纷纷随声附和,生怕不出声被针对。

    “哈哈,好,多谢各位捧场。那么既然身为武盟盟主,妖神宗之人我当全权处置,各位可有异议?”雷长夜沉声问。

    “……”五派宗主都沉默着摇了摇头。五派中最能说会道的武长卿本有话说,但是他被涂山狸以含笑舌底锥的绝技震伤心脉,此刻还在拼命疗伤,在死亡线上挣扎,哪儿有功夫管这个。

    他心里想必很懊悔想要趁着涂山狸和雷长夜动手的机会,出口谩骂争取表现。

    令所有人都介意的是,直到此时韩湐还是没有出现。似乎涂山狸在扬州的现身,他根本一点都不想管。这位至高者心里在想什么,没人能知道。

    “雷……长……夜!”涂山狸挣扎着发出一声嘶哑的怒吼,竟然再次从天坑中站起身来,身上一百枚水之走地雷的麻痹效果再次消失,“有种,你就在这里杀了我。”

    雷长夜撇着嘴摇头,涂山狸毕竟还是狐族啊,修炼了这么多年一点修行者的素养和智慧都没有养成。她就像大熊猫一样,缺乏生存和延续下去的意志,全靠人类的保护。

    “宗主大人,你毕竟还是妖神宗之主,勉强算是江湖人物,咱们总得讲点江湖规矩吧?”雷长夜开口问。

    “我为什么要讲人类的规矩?”涂山狸这是被打出了真火,直接选择社会性死亡。

    “不讲人类的规矩,咱们讲讲妖族的规矩也行。妖族也得说话算话吧?”雷长夜不着急,他现在有大把时间讲道理。

    “哼!”涂山狸虽然任性,但是也不想给几千年为了保护她战死的前辈们摸黑。狐族之所以早期被人们视为仁慈和高贵的象征,正是因为他们言出必践,道德高尚。

    “咱们在决斗之前,说过什么?”雷长夜笑着问。

    “……”涂山狸沉默了。决斗之前,她的确说过她赢了得飞鱼大娘船,她十招被干翻,雷长夜得到她的人。谁能想到她八品之身竟然打不过一个中五品的雷长夜?他到底身上有什么法宝,这么厉害?

    她忍不住生出了好奇之心。

    药师和夜萝婷听到这句话有一种柳暗花明的狂喜。对呀,涂山狸已经许下诺言,输给雷长夜就是他的人。生死不再由她自己决定。这是好事啊。老实说,雷长夜远远不如她对自己狠。

    “雷盟主所言极是,宗主大人,已经承诺失败了成为盟主之人。宗主金口玉言,每一句都算数。”夜萝婷抢着说。

    “小夜,小药,你们竟然忍心让我做这五花头的奴仆,我这么多年都白疼你们了?”涂山狸大怒。

    “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药师双手一摊,“宗主说话要是不想算数,我和罗婷,愿意和你一起大闹一场,一起做说话不算的妖族,共赴黄泉。”

    第三百二十七章 昔日的羁绊(祝贺小鸟盟主喜获麟儿)

    “”涂山狸恶狠狠地望着雷长夜。她这样的九尾天狐被人类收服,下场可以想象会如何凄惨。但是,她作为人间最后一位天狐,也不想给狐族留下千古骂名。

    “宗主,若是你愿意投入武盟麾下,我愿意任命宗主为武盟客卿,以礼相待,绝不会有丝毫慢待。”雷长夜温声道。

    “哼!”涂山狸冷哼一声。脸色略微有所缓和,武盟客卿,总比她想象出来的各种黑暗情形强上百倍。

    “我若做武盟手下可以,但是我麾下的小药和小夜绝不能动。”涂山狸冷然道。

    “我同意。”雷长夜朗声道。

    他这一开口,围观的扬州百姓顿时议论纷纷,对这个决定充满争议。夜萝婷也许恶名在扬州没那么明显,但是药师可是江南公敌。八都兵的覆灭就是他的手笔。

    扬州百姓虽然对八都兵没啥好感,但是有不少都是八都兵亲属和邻居,总觉得药师这个人用饕餮杀人,就是该死。

    “我若动宗主的人,怕是也会引发光明宗的不满。今日之事,我当找机会亲上黄山光明顶,与韩掌门细细商量。”雷长夜微笑着说。

    满场沸腾的议论声嘎然而止。光明宗掌门韩湐在扬州的声誉极高,如果他要保下涂山狸和她的手下,没有百姓敢说二话。因为韩湐在他们心目中,那就是神仙。神仙要保谁,自有道理,只是凡人无法体会而已。

    雷长夜暗暗一笑。药师和夜萝婷,他们一个是他想要的智囊,一个是师娘一定要保的人,都不能动。现在有光明宗掌门韩湐帮他顶这个锅,他大可以毫无损耗地笑纳这两个人做他的安排局客卿。

    只是药师也就罢了,本身就是无双国士,行事自有法度。而夜萝婷则是一个由着性子来的主儿。当年残杀师父苗成贵与师娘花萝茵反目成仇之后,行事加倍的乖张,在江湖上大杀了一阵子后,突然销声匿迹,却没想到进入了妖神宗。

    后来有几次出手是对付长夜牌社看门人黄彦,还有云香派宝宗宗主白荣。几次出手多亏雷长夜都没有致死。以她行事的狠辣程度来看,比昔年出手就夺命的风格收敛了很多。

    如今她随着涂山狸归入武盟,还是需要面对她过往的一切。如果罪无可恕,并且证实她的性格不可控,雷长夜也不得不使出最极端的手段处置她。

    “啪啪啪!”雷长夜举手用力拍了拍。

    顿时有一群侍者端着蜀秀自助餐和大酒坊的竹叶春来到开盟广场上,围着雷长夜炸出来的天坑摆了一圈。

    “各位,今日武盟正式开盟,我特意为大家准备了开盟大宴,请大家赏脸品尝一下我蜀秀食肆的新手艺,让我等开怀畅饮,不醉无归!”雷长夜朗声道。

    “耶!”八派弟子都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行走江湖的日子里,江湖豪杰最不会拒绝的,就是一场欢天喜地的酒宴。江湖路上,凄风苦雨还嫌少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当。

    到此为止,武盟的开盟大礼算是礼成。雷长夜正式成为盟主,但是事情还是要一地处理。

    当天晚上,雷长夜需要先为四名打败四大高手的蜀武盟高层设计上架英雄的形象和新技能,兑现他之前许下的承诺。

    涂山狸、药师和夜萝婷则被他押到了飞鱼大娘船底层的秘密囚室之中。他特意请了师娘花萝茵为他们泡制了一壶十里扬州酒。

    这十里扬州酒是花萝茵特制的软麻药,可以说是蒙汗剂的全面升级版,已经达到蓝海星临床麻醉药的效果。

    喝了这种特制的麻药酒,人全身会酥麻无力,无论功力多强,都无法使出分毫的力气,连挪动一下身子都会花费极大精力。

    这特制的麻药酒来历还很有意思。它是花萝茵为毕三泰专门配置的。当年毕三泰在长安挑遍数十家武馆,一下子成了长安风头最劲的剑客,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他的心那是相当的野。

    花萝茵当年也被他的风度折服,对他生出了非分之想。但是毕三泰那时候的心,犹如天上的鸿雁,不会为谁停留。花萝茵想要锁住他的心,只能用出极端的方法。这壶十里扬州酒,就是在长安制成的。

    花萝茵告诉毕三泰,这壶酒是为他去扬州试剑而践行。毕三泰高高兴兴地喝了,然后骨软筋麻了足足一个月。后来他带着花萝茵回返蜀山成婚,再也不想扬州十里的花花世界。

    因为他已经享受到了软红十丈的好日子。

    如今这十里扬州酒再次被拿出来,用在了她的师姐身上,这让她感慨万千。

    “长夜,今夜让我来看守师姐他们吧。”花萝茵忍不住说。

    “师娘,我正有此意。”雷长夜连忙说,“我对师伯绝无伤害之心,但是师伯心性成迷,我不敢对她有任何纵容之心。还请师娘趁这个机会与师伯多多叙旧,明了昔日种种,也好为我未来如何安顿师伯做个参考。”

    “长夜啊,你年纪轻轻却要开始为师娘和师伯安排后路,却是苦了你了。”花萝茵感慨地说。

    “这些都不算什么。”雷长夜笑着说,心里暗暗添了一句:我在十岁的时候就做小师妹的保姆这就离谱。

    花萝茵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说些什么,但是终于没说出口,只是感激地点点头,转身朝着囚室走去。

    雷长夜特意派了二十名阴将陪同花萝茵一起去囚室,生怕夜萝婷会生出事来。通过阴将视野,他发现毕三泰和毕一珂也在囚室的门口等着师娘。这样他就完全放心了。毕一珂的天吴就足以压制夜萝婷。

    这一个晚上剩下的时间,他全都沉浸在如何把紫馨、汪芒、毕一珂和宣锦做成超级出彩的上架英雄这个难题上。紫馨、毕一珂和宣锦都已经是普通的英雄,他需要把他们的技能升级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