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0章
  • 下载
  • 因为她最神秘,所以大家也都认为她最厉害。现在四大高手都没了,她还在那儿坐着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啊!”所有人都在心里呐喊。但是,没人敢明说出来,毕竟光明宗掌门韩湐超级护短,敢催他的门人出手,说不定会被这位至高者往死里针对。

    “雷老板,看来所有人都在期待我向你发出挑战啊。”黑衣女子用一种轻灵飘忽的细音开口。这是一种明显装出来的嗓音,仿佛她想要掩饰自己的真正语音和身份。

    “你也可以选择离开。我想应该没人能够拦住你。”雷长夜微笑着说。

    “可惜,事已至此,你我都无退路,只能奋勇向前。”黑衣少女细声道。

    “虽然不太明白你的处境,不过无论姑娘想要找何退路,到我这里都可以商量。我是生意人,一向崇尚和气生财。”雷长夜温声道。

    “是吗?我倒是有门生意想和你做。”黑衣少女一振衣袖,从坐塌上冉冉升起,她的黑衣紧紧包裹住她婀娜的体态,勾勒出玲珑的身段。

    “哦,有生意当然先谈生意。却不知姑娘想要谈什么?”雷长夜笑了。

    “我看武盟之实力,都集中在雷兄的飞鱼大娘船上。不如咱们谈谈这艘船的转让如何?”黑衣少女轻轻一笑。

    “哦,虽然这艘船对我非常重要,但是姑娘若是有足够价值的东西来和我交换,这大娘船也不是说一定不能卖。却不知姑娘用什么东西来换?”雷长夜咧嘴一笑。

    “你的三条命如何?”黑衣少女咯咯一笑,仿佛开玩笑一般说。

    “愿闻其详。”雷长夜神色一变。

    “我会出手十招,这十招之内,我会饶你三次不死。你可以请出蜀武盟所有人来保护你,多少人都没关系。”黑衣少女淡淡地说。

    “哈哈哈哈”蜀武盟的高层和蜀山派的人哄堂大笑,仿佛听了最逗的笑话。

    “喂喂,这货想要雷兄的命,哎哟我的娘,脑子进水了吧?”

    “雷师兄站着让她打,打到明年都死不了。”

    “不不不,他会不会饿死?”

    “边挨打边吃饭,他吃的进去啊。”

    “不不不,他会不会憋死?”

    “哎呀,雷老板是男人嘛,有啥不好意思的,直接”

    “这帮混账东西!”雷长夜这个气。

    这帮家伙的议论还没正经十秒钟立刻扭到了雷长夜不想听的方向。

    “咳咳!”雷长夜无奈地咳嗽了一声,制止了所有人的吵闹。

    “姑娘,你也该知道,我横练无双,有的时候你以为杀得了我,其实我根本死不了,这件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时候大家闹得不愉快,又何必呢?”雷长夜微笑着说。

    “这件事很好解决。”黑衣少女从怀中拿出三枚金红相间,艳丽无比的光明宗符箓。

    “救死符?!”看到这美丽若唐卡般的符箓,几派宗主都忍不住站起身。

    这救死符乃是光明宗只有掌门才能画出来的顶级符箓,拥有韩湐真言之力,一旦符箓加持于人身,人会拥有一次免死之力。

    “救死符一旦加持于人身,只会在人死魂消的瞬间被激发,一旦救死符燃烧,则代表此人从鬼门关逃过一劫。雷兄只要在此符加持之下,我的致死攻击必然会引发符箓燃烧,这就算一次我饶你不死,如何?”黑衣少女朗声说。

    开盟广场上顿时议论纷纷。这位神秘少女竟然拥有韩湐三枚救死符!要知道整个江湖都没有一个知名人物拥有过哪怕一枚救死符。只有在蓬莱仙会的斗剑大战中,为了免出伤亡,韩湐才会亲自起笔作画,现场画出救死符加持于蓬莱仙会的斗剑人身上。

    其他人哪怕韩湐的关门弟子,都没有这个福利。

    而这神秘少女竟然出手就有三枚。她和韩湐的关系,真的让人遐想连篇。

    雷长夜也感到震惊。妖神宗在光明宗内部精耕细作到如此田地了吗?连韩湐都要为他们网开一面?

    但是,他绝对不能让她把救死符加持在自己身上。因为这救死符和他身上的替死符冲突了,一旦加持,会两相抵消。

    韩湐以自身真言之力加持的救死符虽然法力高强,而且也包含了精奥的符箓之术,但是依旧没有墨子五行记里的符法巧妙,尤其是在雷长夜破译和钻研之下,符法结构更加巧妙的替死符容错率比救死符要高出好多。

    老实说,雷长夜对于韩湐这种强行把真言之力搭建在高阶符法之上的救死符,非常的嫌弃。因为结构过于笨拙,全靠至高者的法力支撑,损耗过大,还不稳定。

    他自己勾画的替死符全部靠搭建符箓阵法与宇宙外神之力构成法术回路,结构坚固,损耗细微,效能稳定,非常靠谱。

    而且,韩湐的救死符出现在这位少女手上,本身这事儿就引人生疑。想到这位少女的真实身份,雷长夜觉得她自己就能做出这种傻大笨粗的救死符。说不定,这符箓身上还被她埋了什么雷。

    “姑娘思虑如此周到,雷某佩服。”雷长夜微微一笑,“不过,这光明宗的救死符如此珍贵,用在这种江湖切磋的小场合,未免太浪费,也对韩掌门不尊重。”

    “雷兄如此推脱,可是不敢和我比试吗?”黑衣少女昂起头来,“既如此,飞鱼大娘船也就罢了,这盟主之位,便让出来吧。”

    “哎呀,姑娘莫心急,”雷长夜笑嘻嘻地摆摆手,“这武盟之主自然要经过比武定夺才有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提议,对我来说不够有吸引力。让我没什么动力。这对我可不公平。”

    “哦,你想要如何比试才有意思?”黑衣少女问。

    “你可以全力对我出手十招,只要你能把我打倒在地,就算我输,飞鱼大娘船我双手奉上。”雷长夜笑着说。

    “你会这么好?”黑衣少女微微一惊。

    “当然,如果你十招之内打不倒我,咱们算是平手,盟主之位还是我的,这样公平吧?”雷长夜眯起眼睛。

    “就这?”黑衣少女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还有下,”雷长夜抿嘴一笑,“如果我在十招之内将你打倒,姑娘也得拿点彩头出来激励一下在下。否则打起来就没意思了。”

    “你想要我身上什么彩头?”黑衣少女沉声问。

    “自然是姑娘你的人喽。”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哈哈,想不到雷老板也是个好色之人,我本以为你和其他的臭男人总有些不同。”黑衣少女丝毫不以为忤,反而笑了起来。

    “只是等价交换而已。我这倾国倾城的船,自然要换倾国倾城的身。”雷长夜眯起眼睛。

    “是吗?你没见过我的脸,就知道我有倾国倾城的身?”黑衣少女伸出玉葱般的手掌,轻盈地捏住她鬓角的发丝,手指交错,将青丝缠在指间。

    “若不是倾国倾国之貌,如何换得无双国士之死忠?”雷长夜沉声道。

    “”黑衣少女不再说话,只是她身上的气息突然毫不顾忌地释放出来,席卷全场。再也没有必要掩饰,她知道自己已经被雷长夜认出了身份。

    “嘶”开盟广场上各派宗主都发出震惊的吸气声。他们都已经预想到这少女可能拥有令人震惊的身手,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她的气息竟然直追至高者。

    “有劳各位宗主构筑结界,护住周围百姓。”雷长夜拱手扬声道。

    八派宗主面面相觑。他们来这里有的是来挺雷长夜的,有的是来搞雷长夜的,互相之间更看不顺眼。现在却不得不同心协力,这就很是尴尬。

    然而尴尬归尴尬,身为白道中人,既然还没有公开黑化,那就不得不尽人设。几位宗主同时激发全身功力,以各派武功互相勾连,构建起一片犹如长城一般的保护结界,护住场边看得津津有味的扬州百姓。

    “敢问宗主如何称呼?”雷长夜放下了蒲扇,振衣而起。

    “你可以叫我涂山狸。”黑衣少女抓住斗笠,猛然摘下,露出她惊心动魄的绝世美颜。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八百对一个

    妖神宗神秘莫测的宗主终于傲站在光天化日之下,以她的真面目见人。所有人都被她的美貌惊呆了。她的容貌与她的身材完美贴合。

    柔媚绮丽,精致典雅的五官,偏偏配有一对探出樱唇的小虎牙,迷离梦幻的眼神却配合娇俏可爱的酒窝,深入骨髓的妩媚与沁人心脾的纯真完美交融,汇合成她独一无二的容颜。

    她的人朝着雷长夜缓步而行,每走一步是轻松自然的猫步。这种把女人的柔媚性感激发到极致的步法,寻常女子需要经历多年苦练才能达到完美,所以走出来往往有股匠气。但是她走得纯乎自然,仿佛天生就是如此走路的。

    随着她朝雷长夜缓步而行,她身上媚态形成充满了压迫性的气场,朝着雷长夜所在的蜀武盟阵营碾压过来,不少男人都被激得面红耳赤,鼻子发热。

    所有人里感触最深的,反而是苏妲己、褒姒和妹喜这乱世三妖姬。她们都是真正曾经倾国倾城的女人。

    当年在妖神宗宗主门下学习天狐舞的时候,还自认为自己和宗主,至少在身段和气质上,那是不分上下的。她们心里当然对药师不喜欢自己,反而喜欢宗主感到不理解。

    如今真正看到宗主的惊世美颜和彻底释放出来的媚态,她们才终于理解,药师为什么对她们视如不见。

    所有人里,唯有雷长夜对于妖神宗宗主的美貌视如不见。因为他在蓝海星见得太多了,早就有了免疫力。

    在他看来,妖神宗宗主的脸就是完美渣女颜,刚看非常惊艳,看多了也就那样。而且他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预想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极限情况。现在妖神宗宗主的应对在看来,并没有任何出人意外的地方。

    他略略替药师惋惜。他为她不可谓不鞠躬尽瘁,他造出来的以武逼宫之势,若不是四大高手不争气,此刻已经打开局面。即使在妖神宗宗主站起来的时候,她还是有机会扭转局势。

    可惜,雷长夜早早识破妖神宗宗主的真身,配合令四大高手土崩瓦解的气势,已经把妖神宗逼入了角落。只能希望宗主的出手一击可以挽回大势。

    其实武盟虽然最初为八派所立,也并不是说左道旁门就一定不能加入。只要有正派人士认可,左道高手又没有犯下滔天大恶,也能入武盟,只是做盟主比较困难。

    如今天下大乱方起,武盟需要人才,妖神宗宗主若要以武夺位,除非正派向左道宗门发起门户之争,否则以目前的形势来说,没人能拿她怎么样。

    这也是她完成所谓“大业”的最后机会。可惜,雷长夜早有准备。

    “却不知宗主是否还愿意继续执行刚才的赌约?”雷长夜沉声问。

    “哼,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与我赌赛,我莫非还会拒绝不成。”妖神宗宗主涂山狸巧笑嫣然,“我倒要看看,打倒你这样的臭男人,需要几招。”

    “人来!”雷长夜举掌一拍。

    轰!数百道身影冲天而起,从开盟广场的四面八方飞腾而来。

    翻滚、旋转、腾舞……数百个一身银甲的阴将犹如京剧的龙套,在开盟广场广阔的场地上飞奔来去,一边飞奔,一边做着各种各样的高难度动作,把本来肃穆异常的气氛,弄得火爆异常。

    这是雷长夜早就准备好对付妖神宗宗主的八百阴将,就等着她冒头。

    这八百个阴将本来跳过来站好队列就可以开打了。但是雷长夜却一定要让他们围着涂山狸旋子打滚翻跟头,左右横跳。

    这一个是好玩,另一个是招人厌,可以起到嘲讽的绝佳效果。这在以前多次大战的时候试验过,非常好用。最后,他也需要热热手。

    他的神识控制阴将也有一个渐热的过程。这就像以前蓝海星位面打游戏,刚操纵英雄的时候,总要来回打几个转,跳几段舞,给自己一点心理暗示:我可以,我能行。

    这八百个阴将群魔乱舞的效果不知道影响到涂山狸没有,不过周围五派的宗主和弟子都吓得够呛,有一种眼晕的感觉。

    八百个小五品的阴将是什么概念?就算只有一半,打上他们的门派总坛一点问题都没有。若是掌门不出关,总坛里有多少算多少,都得死!

    这都是雷长夜的人吗?他有这么厉害吗?他真的是中五品吗?

    在万众瞩目之中,雷长夜坐在盟主之位上,慢条斯理地为自己沏了一碗茶,稳稳端在嘴边,美滋滋地抿了一口。

    “雷老板亲自出手啦,这下有的看喽。”布公子噼里啪啦地鼓掌叫好,放声猪叫。

    “哎呀,好怀念哟。自从雷老板在排位里推出选禁人之规,雷老板的英雄直接坐小黑屋,谁都不放啊。我都快忘了他一二三技能了。”松公子感慨万千。

    “太不平衡了,千刀万剐都改不回来。”布公子连连摇头。

    “两位有礼了。”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们两人身边传来。

    “嗯?有事儿吗?”布公子和松公子斜眼看开口的人。此人一身灰衣,头戴斗笠,眉目低垂,看不清楚模样。

    “却不知雷老板的技能可有何奇特?”此人低声问。

    “一技能好像是招阴将吧?”布公子问松公子。

    “阴兵,后来才变成阴将。”松公子努力回忆着。

    “然后是金顶横练我记得是这个。”布公子一拍手,兴奋地说。

    “三技能是阴将结阵。”松公子捏着脸用力想着,“不过我记得这不是最厉害的。”

    “对对,他最厉害的是被动技能。”布公子一拍膝盖,“所有英雄里,只有雷老板能合出娇娇殿。”

    “娇娇殿?”灰衣人好奇地问。

    “对,就是雷老板的灵宠,又称为他的亲女儿。当年会川一战,面对百万巫兽,全靠娇娇殿的白骨姬,配合雷老板的阴将阵,狂扫几十万巫兽,杀得巫兽领主宁可转头去杀十二衙门,都不敢再来会川搞事。你应该听说过十二衙门为这事儿哭了三天三夜吧?”松公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