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19章
  • 下载
  • “……”方急雨茫然望着天空。三技能是什么?

    “哎呀,松兄,何必置这个气。这货一看就对方急雨的技能不了解,犯了对线的大忌,没有认清自己的优势。”布公子的声音悠悠传来。

    方急雨艰难地扭过头来,望向布公子。

    “看什么看呀?你是不是被汪芒的莲灯枪炸上头了?链子刀都忘了吧?嗯?”布公子歪头看他。

    方急雨一阵急怒攻心。对呀!他的克敌制胜的绝技就是以链子刀脱柄而飞,斩杀远距离的敌人,他为什么一路都在想着如何贴近汪芒杀他?

    都怪那条该死的咸鱼!连续三次吐彩光,吐出来的幻像一个比一个诛心,最后一个幻像竟然把他心底最不可触碰的记忆都拎出鞭尸。他想要冲过去一刀剁死汪芒和那条咸鱼。他不想远远的用链子刀砍他,他要看着汪芒的脸捅死他。

    “耶~~~~~!!赢了,我赢了!我有英雄了,我有上架英雄了!”汪芒的声音悠悠传来。

    方急雨迷迷糊糊地看到汪芒高举木枪,在白银义从的队列面前,来回飞奔,大声炫耀。无数同伴对他吹口哨鼓掌叫好,就像他赢了全世界。

    他听到了周围观战的老百姓们嘻嘻哈哈地拍手大笑,仿佛看了一场最可笑的滑稽表演。

    松公子从怀中数出三千贯飞钱递给布公子:“没想到雷老板手下随便来一位都压着四大高手打,服了。”

    布公子笑嘻嘻地接过钱点算:“你看这货被打的。满脑袋头发都没了。”

    松公子也笑了:“这货今年多大,三十有没有?”

    “想来是有了。”

    “哎哟,够呛能长回来呢。”

    “噗!”方急雨一口血喷出来,双眼一翻,昏迷不醒。

    汪芒兴冲冲地跑到雷长夜的面前:“坛主,小鱼儿的乾坤一掷一锤定音,公之雷公戏实乃天下至宝也。”

    “小鱼儿干得漂亮,倒也不负我给取的这个名字。”雷长夜微微一笑。

    儒慈鱼因为魂核与彩首鶡鸟的魂核结合,令其产生了一种全新的精神控制之术。鶡鸟本身就能以自身彩羽激发敌手好斗之心,乃是天生控制心灵的好手。

    如今儒慈鱼继承了彩首鶡鸟先天优势,又与自身生宝技能结合,产生了一种可以制造敌手内心深处最渴望之物的生宝幻术。

    这个幻术等同于儒慈鱼生宝技能的进化版,令雷长夜想起了自己前世曾经玩过的仙剑奇侠传里一个成名技能,随即给它起了“乾坤一掷”这个名字。

    汪芒创制的莲灯枪令其从短兵相接的武师变成了持宝人,可以远程攻击敌人。虽然他的红莲火丸没有一击毙命的威力,但是依靠儒慈鱼的乾坤一掷进行精神控制,一点点磨死比他高出几个小境界的敌人也是可以的。

    汪芒可以说是第一个因为雷公戏而彻底改变自身武功体系,从而变强的经典范例。这也给雷长夜了很多全新的灵感。如果把他的变强经验加以推广的话,他也许能够通过雷公戏制造出更多武功高强的驱灵师。

    到时候武盟在他手下,会变得更加强大。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云山的抉择

    看着方急雨被阴将抬出去,云山的脸上不动声色,但是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密密的细汗。接下来就该他上场了。雷长夜手下随便站出来的三个高手,已经把孙策、乐飞灵和方急雨打得一个比一个惨。

    云山面临的是一个黑暗的未知数。他是会被打得更惨,还是能逆势取胜,赢回彩头。

    按照江湖惯例,行走江湖的高手往往可以从三方面了解对手。第一是对手以往的战绩,也就是他的名声。第二是对手身上透露的气息和神情,这可以表明他的功力和战斗经验。第三就是周围熟悉他的人对他的印象。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蜀武盟高手们一个个的气息没有超过小五品的,但是表现出来的实力全都在六品往上走,光靠看气息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们的神情也让他不寒而栗。那都是身经百战,胸有成竹的神情。这种大局已定,尽在掌握的眼神,他一般只在照镜子的时候看过。

    现在他只希望来对付他的高手,他至少听说过,能从以前的战绩中多少知道他的水平在哪个位置。同时,他又斜眼瞥了瞥一直叭叭说个不停的布公子和松公子。

    事实证明,这两个大胖子对于蜀武盟高手的了解明显高过参加会盟的武林高手。至于原因,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可以从他们的反应中多少预估一下即将到来的决斗自己赢面几何,做好心理准备和相应的针对。

    此刻的云山感觉这不像是一场挑衅较量,反而像是一场蓬莱仙会决定天下第一剑的巅峰对决。

    打赢了这场,他去蓬莱仙会简直就跟玩一样。

    就在这时,在蜀武盟的阵列中走出一位银盔银甲,英气勃发的少女。她嘴角挂着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微笑,一脸淡定从容向开盟广场的中央走去。

    紫馨走进广场是两脚带风。毕一珂走进广场是蹦蹦跳跳。汪芒则是一溜小跑。但是这位少女走进去是信步而行,每一步走得都四平八稳,从容不迫。

    “宣坛主!宣坛主!宣坛主!”看到她出场,在背后列阵的白银义从们纷纷兴奋地高声欢呼。

    “锦儿~~~!”“锦儿姐弄死他!”“锦儿姐让他见识见识!”蜀武盟高层们也纷纷大吼。紫馨、毕一珂和汪芒都喊了起来,看起来兴奋异常。

    不光是白银义从和蜀武盟高层们,围观的百姓也都纷纷高声欢呼,用力鼓掌。宣锦率领白银义从义助八都兵家属,维持扬州治安,协同缉捕司清洗城内盗贼和邪道宗门,这些日子在扬州声名鹊起,深受百姓爱戴。

    云山并没有被这满场的欢呼吓倒,这里本来就是蜀武盟的主场,作为踢馆人,他早有了被环境针对的觉悟。

    宣锦此人他也略有耳闻,据说在嶲州大战时,很是出了一番风头,打得南巫十二衙门焦头烂额,不得不调集倾国之兵围剿,因此还耽误了他们攻略交州。

    但是这些战绩并无任何卵用。他最关心的,还是在最短时间内窥测出宣锦的武道水准,以决定此次斗赛的走向。

    她会是紫馨那样的预判型驱灵师,还是毕一珂那种依靠镇妖将碾压敌手的炼宝师,还是汪芒这种杀人诛心的强者。

    这才是云山最想知道的。指挥战斗,就算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也可以,他不关心。

    现在他发现唯一能够让他准确掌握宣锦实力的渠道只有一个,那就是布公子和松公子。

    他一步步走上场的时候,每走一步,都朝着布公子和松公子方向侧偏了一点,就为了能听清他们的议论。

    “来了来了,雷老板亲儿子来了。”布公子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可不是吗。宣锦太厉害了,咱们砍洛修贤一刀吧。宣锦太厉害了,咱们砍薛青衣一刀吧。宣锦太厉害了,咱们砍孙策一刀吧。宣锦太厉害了,咱们每人多砍一刀,让她更厉害一点。”松公子也磨着牙说。

    “不过这次是对云山耶,二郎剑对上九翼飞鹰剑,有的打吧?”布公子忽然说。

    “屁呀。天克好吧。别说她这一分为五的御剑术比掌控九把飞剑的云山变化多几倍,就说她的回风舞柳剑,就够他喝一壶。云山这九翼飞鹰,就适合打野,对线遇上宣锦被吊起来打。更别提她还有六品白麟助阵。”松公子冷笑着说,“要不,咱们赌一手,十一对赌?”

    “你做梦,这不抢钱吗?”布公子顿时不干了。

    云山愣住了,天克?喝一壶?吊打?什么时候他在江湖上已经被看轻到如此地步了?他可是在崂山苦练剑术,想要去蓬莱仙会夺天下第一剑的大唐未来剑仙啊。

    他忍不住侧头看了布公子和松公子一眼。他们朝他投来怜悯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头被牵入屠宰场的小羊羔。

    “来者可是崂山金丹教九翼飞鹰云山云公子?”宣锦清亮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云山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宣锦在说话。

    “呃,正是。”云山心念电转,连忙凝聚精神回答。但是他一瞬间的失态已经被所有人注意到了。

    “久闻云山公子的九翼飞鹰剑瑰丽绝伦,小女子刚练成飞剑之术,愿以蜀山回风舞柳剑与阁下公平较量一番。”宣锦微笑着说。

    “公平较量?”云山茫然看了一眼她背后神骏非常的白麟。白麟的眼中露出关切焦虑的神色,用头蹭了蹭宣锦的肩膀。

    “麟儿乖,去一边等我,今日好不容易等到一位飞剑高手,想要好好比试一番。”宣锦笑着抚摸着白麟的头。

    白麟咬住宣锦的胳膊不停地拉扯,依依不舍。

    “乖啦,我输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有雷兄。”宣锦亲了亲白麟的头,抚摸着它的犄角。

    白麟转头看了看雷长夜。雷长夜摇着蒲扇,笑着点点头。白麟朝着云山凶猛地怒吼一声,随即无奈地低头缓缓走到雷长夜的身边。

    “锦儿,飞剑无眼,记得手下留情,莫要无心犯下杀戒。”雷长夜笑着扬声道。

    “记得啦。”宣锦的脸上露出见猎心喜的灿烂笑容,手扣剑柄,整个人忽然与剑融为一体,渊渟岳峙,不动如山。

    云山感到自己的一瞬间被宣锦的眼神锁定,他的气息和心意都被她一眼看尽。

    他下意识地一跺脚,背在身后的九把飞剑同时从剑鞘中飞出来,在他背后汇聚成螺纹之形,犹如一只虚空巨兽对准宣锦张开了巨爪。

    但是此刻的云山却感到心底空空如也。

    从宣锦的眼神和气势中,他看到了她纯净澄澈的剑心。她对于胜负毫无得失之心,只有对于无上剑道单纯的追求和向往。云山就算比她高出一品还多,对于飞剑的领悟比她高出几个层次,她也毫不在乎。

    她就是要看看,真正的剑客在如此的品阶压制中能做到何种程度。

    “我呢?”云山心头剧震。

    剑鸣声响起,二郎剑出鞘,一剑化五。

    气机感应,九翼飞鹰剑出击,九剑齐出。

    电光火蛇,漫天乱舞,天星海雨,落英缤纷。

    云山和宣锦的身影被十四把剑刮动的剑刃风暴彻底吞没。

    这是八派年青一代弟子中最高水平的飞剑之战,蜀山回风舞柳剑对战崂山明霞飞剑的惊世对决。

    从各地来观礼的八派弟子们无不看得如醉如痴,尤其是各派使剑的弟子更是将整个身心都浸透在二人展现的飞剑技巧中去。

    所有弟子中最痴迷的就是同是崂山金丹教弟子的玉虚子。他本身也是飞剑高手,但是他和云山差得太远了。云山可以一人舞动九把剑,御空而飞。但是他只能驾驭一把小玉剑。

    但是宣锦此刻的品阶还不如他,却已经能够驱动一把三品的飞剑与云山九剑争锋,这是何等英雄气概,名剑风流?

    最让玉虚子震惊的是,宣锦全程站在剑刃风暴的暴风眼中巍然不动,手中的二郎剑在她身边组成错落有致的剑网。

    而云山则像一只云霄飞鹰,在空中纵横飞舞,驾驭九把鹰翼剑来回穿梭,形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剑阵,四面八方冲击宣锦的剑网。

    看起来云山好像威势更胜,但是玉虚子看得出来,他正处于全面的被动之中。

    居中而战的宣锦二郎剑犹如有灵智的生物,正在依靠错落有致的剑网有条不紊地侵蚀云山的势力范围。云山看似威猛雄烈的剑阵,其实已经七零八落。如果再不变招,整个剑阵会被二郎剑吞噬殆尽,到最后九翼飞鹰九翼齐断,落地成鸡。

    云山显然已经看出了最终的结局,但是他选择毅然决然地朝着宣锦的剑网做出决死冲击。

    变招也许可以让他苟延残喘,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永生永世记住今天这一战,记住自己失去剑心的这耻辱一刻。

    他想要记住真正的剑客,该如何使剑。

    “啊——”他卷动最后的一波如狂浪般的剑影,犹如一只扑动火焰翅膀的飞蛾,朝着宣锦的剑网勇猛地冲去。

    铮!

    清脆的剑鸣声响彻全场。旋转的火蛇绕场而生。九把鹰翼剑剑意燃烧殆尽,在空中竹蜻蜓一般无序翻滚着,叮叮叮叮叮地陆续落地,在场上插了整整齐齐一圈。

    云山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发髻被宣锦一剑削断,头发瀑布一般散落下来。他跪坐在地,仰天大笑,状若疯狂:“我懂了,我懂了,我终于懂了。”

    “为什么呀?”玉虚子抱住头,不明白云山的选择。

    二郎剑在空中旋转一周,五剑合一,自动收入宣锦的腰间。她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扭头看了雷长夜一眼。雷长夜苦笑着双手一摊,他也没想到云山这么不禁打呀。

    布公子和松公子同时摇头:“没意思。”

    第三百二十二章 妖神宗宗主

    孙策、方急雨、乐飞灵和云山四大高手,或昏或疯,不是被抬了出去,就是被架了出去。开盟广场内变得异常清净。

    雷长夜坐在广场上武盟之主的坐塌上,轻摇蒲扇,眯眼看着金丹教、纯阳宗、光明宗、兵胆社和神武派五派所在的观礼席。刚才似笑非笑,等着看热闹的诸派宗主和弟子,都低下了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

    蜀山派、云香派还有一直低声念佛的少林派此刻最自在,就在看五派的笑话。

    蜀山派的观礼席内欢声笑语。云香派的女弟子们早就炸了锅了,纷纷对蜀武盟的高层们指手画脚,一脸的崇拜和倾慕。女弟子中间的聂莺莺成了香饽饽,所有师姐师妹全在向她打听蜀武盟里那些出头露脸的英雄们。连汪芒的生辰八字都有人问。

    雷长夜将目光凝聚在坐于光明宗剑宫宫主波建德身侧的神秘黑衣女子,似笑非笑:这个时候还不出手吗?莫要辜负药师的一番布置啊。

    和他一样,此刻各派宗主都不由自主地斜眼望向光明宗观礼席。虽然这位神秘女子从来没有出言挑衅,但是她却是这些日子扬州风头最劲的年轻一辈高手,所到之地物议沸腾,关于她身份背景的猜测每日更新。

    没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她虽然蒙着面,但是光靠身材和气质已经碾压了所有的扬州著名的美女。即使绝代三妖姬苏妲己、褒姒和妹喜,盛装之下,也难以与其比肩。如此美女,在如此关键的时间点出现,必有说法。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认为,她就是光明宗派出来找茬的高手,专门来踢场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