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18章
  • 下载
  • 汪芒是应战四大高手的蜀武盟高层中唯一一个没有被写进雷公戏的角色。布公子和松公子对他本人的绝技一无所知,所以他们对于这场比赛非常的期待。

    “布兄,你看这次的比斗还是很有悬念的吧?”松公子又开始琢磨布公子的零花钱。

    “松兄,你这是想要我把钱赢回来?”布公子眼睛一亮。

    “这个嘛,我觉得咱们三一对赌如何,如果方急雨赢了,你给我一千贯。如果汪芒汪匠造赢了,我给你三千贯?”松公子问。

    “你这不太好吧。雷公戏里有名有姓的英雄,打一个默默无闻的汪匠造,你只给三一赔率,是不是看不起兵胆社?”布公子上纲上线了。

    “再多了我也没那个钱啊。”松公子咧嘴。

    “这样,如果方急雨赢了,我给你五百贯怎么样?至少得给个六一赔率,表达一下对兵胆社的尊敬吧。”布公子拖长了嗓音说。

    “行行行。”松公子搓着手开始看戏。

    听到他们的谈话,方急雨可算是松口气。没办法,上两场孙策和乐飞灵输得太凄惨了,特别伤士气。武功虽然考较的是经验和积攒的功力,但是在针锋相对的激战中,精神状态也是非常重要的。

    他自信心恢复,沉心静气,吐纳均匀,一步步走到场上,气势随着每一步的行走,一点点往上提升。

    方急雨的秋风刀既是他的成名兵刃,又是他成名绝技。他的刀法就一个字快。暴风骤雨的快,星流电激的快,碎风、碎梦、碎意、碎星,秒天秒地秒空气。

    他的秋风刀更是一件近三品的法宝,可以随着他的意念幻化为各种刀型,后曲刀,前曲刀,蛇形刀,鬼头刀,柳叶刀,唐刀

    随着刀身形态的变化,他的刀法也会千变万化,但是这些刀法都会服务于一个目的,那就是把快攻激发到极致,以最快,最优,最简洁的刀路破掉对手的招架和防御,直取要害。

    方急雨最厉害的连招之一就是以破锥连步配合秋风刀,闪电三刀抢攻,无视一切招架和躲闪,全取先手优势,然后近身游龙步,乱刀狂斩。

    一般的武林高手在他这套近身死缠烂打中十有当场辞世,没有机会见到他进攻落空后挽回优势的杀手锏。那就是在敌人脱身之前,方急雨抖手抡刀,秋风刀化为链子刀,刀刃离柄而飞,追着敌人飞出,一刀夺命。

    方急雨这套秋风刀别出心裁,在河朔一带极富盛名,而且河朔武风炽烈,他大战小战数百场,这套绝技的用法陆陆续续也传进了中原。

    雷长夜非常喜欢这个人物,也就对他上心研究了一番,并把他写进了雷公戏,成为一名人人钟爱的上单英雄。

    最近因为这英雄太厉害了,雷长夜还曾经想着砍他一刀,以免失衡。不过,后来有人发明了对抗这位英雄的方法。那就是以一种特殊的灵宠来对抗。

    这种特殊灵宠就是汪芒拥有的儒慈鱼,还有米竹拥有的桐桐兽。

    这两种山海经里记载的灵兽刚刚被炼出来的时候都有一种神奇的本领,就是吐宝物和长宝物。

    所以它们被归为生宝灵兽。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光是这一种本领,就足以让它们成为珍品灵兽了。但是生宝灵兽光解决驱灵师的钱袋子问题就够了吗?汪芒的答案是:不够。

    那还能不能再过分一点呢?汪芒的答案是:能。

    为了开发自己的宝贝儒慈鱼的潜力,汪芒曾经在雷公戏里用各种各样的英雄,不断地钻研合成儒慈鱼之后的灵宠生长方向。包括喂什么魂核可以开发什么样的技能和被动属性。

    他白天大干特干为雷长夜打造绞吸清淤的准法宝,夜里进入雷公戏苦苦研究儒慈鱼的进化。就这么没日没夜的肝了一个多月,终于让他找到了儒慈鱼绝佳的进化路线。

    那就是在与七个彩首鶡鸟魂核合成之后,儒慈鱼能够进化出一种神奇的本领来保护主人。

    汪芒在雷公戏中屡次试验,每次都应验不爽。这种神奇的本领配合他喜欢用的远程英雄洛修贤,打出了恐怖的合击效果。

    雷长夜本来要砍方急雨一刀维持游戏平衡,但是最后为了平衡,他砍了洛修贤七八刀才勉强止住汪芒连胜的势头。

    汪芒开发出了这种儒慈鱼套路,雷长夜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不等他说,雷长夜主动找到他为他的儒慈鱼进行了二次炼制,按照他在雷公戏里的合成方法,为他找了七个彩首鶡鸟魂核炼制他的宝宝,终于成功将儒慈鱼炼成了游戏中的样子。

    汪芒在感激之下,几乎住在了扬州匠造坊,决心加工加点为雷长夜赶制绞吸清淤准法宝,不负雷长夜一番期待。

    雷长夜后来又帮助米竹进化了他的桐桐兽以表彰他任劳任怨打点武盟钱库的功劳。米竹一反常态,主动出击,在大唐各镇联络了许多闲散大玩家加盟雷公戏。一番操作之下,扬州武盟成员又多了一千多大玩家,涨势喜人。

    总的来说,仙隐图中炼妖功能在大玩家们自发的钻研之下,绽放了异彩。

    汪芒来到场上,召唤出了他的灵宠儒慈鱼,同时把他扛在肩膀上的木枪对准了方急雨。

    他的木枪和别的枪完全不一样,它的头做成了宝莲灯的模样,里面有宛若走马灯一般的旋转莲盘。一旦汪芒将内力激发到木枪之上,莲盘飞转,枪上红光闪烁,煞是好看。

    他的木枪看起来像哪吒的火尖枪,但是短了很多,顶多比普通双手短枪长半尺,算是半短枪,若是短兵相接,比普通长枪更容易防住长刀的近身纠缠。不过也失去了很多长枪的优势,可谓得不偿失。

    方急雨看在眼里,冷笑一声:枪的优势在与一寸长一寸强,把它缩成短枪,优势尽消,惟苟延残喘尔。

    他心里一阵兴奋。刚才与自己齐名的孙策和乐飞灵输得一个比一个惨,如果他能捡个软柿子捏,把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土老帽儿打败,那孙策和乐飞灵永远无法再和他并驾齐驱。

    方急雨想到这里,眼中杀气转盛,瞄准了举枪严阵以待的汪芒:气息四品巅峰,武器莲灯枪,招数峨眉枪,灵宠六品儒慈鱼?!!一二三招解决!

    方急雨还是为前两招预留了一点后手,以免汪芒真的出啥怪招。但是,三招解决个四品巅峰的武者,他已经屈就很多了。

    “看刀!”方急雨呐喊一声,刀舞一团银光,身子突然急速前冲。这团刀光一下子被他拖成扫把星一般的星芒,朝汪芒急速突进。

    “噗噗噗”汪芒的莲灯枪莲盘飞转,连飞出五枚血红色火光,连珠炮一般炸在方急雨的刀光之上。

    轰轰轰轰轰!五道红光炸得方急雨刀光散乱,连连后退。汪芒趁势向后连退七步,与方急雨拉开了距离。

    红莲火丸!?方急雨手臂一振,挺刀压住空中全部火丸,脑子有点懵。

    汪芒的莲灯枪没有把长枪的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抹消,而是加强到了极致,成了远程武器了。

    这是汪芒仿制宝宗宗主洛修贤的七宝玲珑巢造出来的小法宝。因为他炼宝之术出类拔萃,所以把一个一品法宝造得达到了二品法宝的品阶,里面虽然冒不出一百零八只小青鸟,但是能冒出来一百零八枚红莲火丸,极为凶残。

    方急雨虽然一身护体神功很是给力,但是蜀山红莲火对护体神功有很大的侵蚀作用,练到极致可以烧尽护体真气。汪芒自然还差得远,但是烧出个洞还是能做到的。

    方急雨抿了抿嘴,虽然汪芒的短枪给了他一点惊吓,但是也就那样。他已经试出汪芒的身法和步法与他相差甚远,他疾驰七步就可以追上。这释放红莲火丸的短枪,在短兵相接中,就成了累赘。

    他身子左躲右闪,以小七星步混杂兵胆社破锥堂独门的破锥连步,身子犹如鬼影子一般疾驰而来,在冲刺的同时,身子蓄势待发,留了劲力,随时准备以惊人的直觉和洞察力硬躲汪芒的红莲火丸。

    以他身经百战的经验和中六品的绝顶身法,他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心可以闪开汪芒所有的红莲火丸。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汪芒连发三弹全都被他闪开。每闪开一弹,方急雨气势就强上一份,等到三弹全空,他气势爆棚,破锥连步激发到极点,犹如离弦之箭,直刺汪芒。

    “啵”儒慈鱼突然往天空中吐了一口彩光。

    方急雨侧目一看,不禁愣了。

    他看到彩光中有一个不停旋转翻滚的胡饼。

    这不是一枚普通的胡饼,而是近几十年来河朔流行的新式胡饼,以炉烤制,不但面脆油香,而且内含五种不同馅料,口味多变,号为五福饼。

    方急雨的故乡常年汉胡杂处,汉人胡人做五福饼馅料各不相同,又互相借鉴,所以每一家店面里的五福饼都各有不同。

    方急雨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阿爷一起逛食肆,品尝各种各样的五福饼。

    五福饼是他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是他心底深处对美食最极致的渴望。自从投入兵胆社,他已经好久没吃过五福饼了。

    他看到这五福饼,下意识地想要知道这里面的馅料是怎样的。

    “轰、轰、轰、轰、轰”方急雨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人狠狠踹了五脚,直接飞了起来。

    他扭头一看,不禁怒吼一声。童年的五福饼没吃到,汪芒的五火丸却让他全部吃下。

    第三百二十章 乾坤唯一掷

    方急雨落到地上的时候,腰眼使劲儿,身子一沾地就闪电旋子翻滚到一边,闪开了汪芒续上的又一轮火丸轰炸。

    但是刚刚连中五发红莲火丸太伤了,兵胆社真传的霸王卸甲功都没有卸干净,肩、腰、腿、肘、背全都疼痛难当。

    方急雨也来不及细细品味身体上的椎心疼痛。他风驰电掣地在场内左右横跳,闪开汪芒不依不饶的后续火丸,随后纵身跃入空中,刀舞银龙,拼着再挨一弹,对准了汪芒直扑而来。

    “啵~~~~”汪芒的儒慈鱼再次吐出一道彩光。彩光着地,炸出一片迷蒙幻彩,美丽如梦。

    方急雨气得呸了一声:我再看就是你孙子!

    方急雨刀光如电,手腕灵活如蛇,抖出暴风骤雨般的刀影。这是方急雨自创的突进猛招,步法和刀法配合,刀招虚中有实,以步法走位为准进行虚实变换。

    而步法则是依据敌人的招式进行演化,针对飞器师、符法师、长枪手、鞭手、刀剑手各有不同的套路走位,变化多达十几种。

    这一招使出来,步法刀法耦合在一处,令他舞出来的刀影成倍增加,极大强化了他快刀的优势,而且虽然他没有强调刀法的美观,但是这一招出手,刀如平海江潮,气势磅礴,美若名画。

    “来了来了!金风银雨扫残秋!漂亮!”松公子和布公子一起鼓掌喝彩。

    方急雨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这的确是他最自豪的绝招之一。随即他微微一愣,他看到一把明若秋水的长刀斜插在地上,刀柄上的红穗子迎风飘舞。

    这是方急雨的师父杜藏灵早年闯荡江湖用的宝刀——秋水寒。传闻这把刀已经上合天道,有了灵识,可以与它认定的持刀人融为一体,人刀合一,达到武道最高的手中无刀,心中有刀的最高境界。

    他创立这一路秋风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以此刀法赢得秋水寒的认同,令杜藏灵打开兵胆社藏宝库,让他与秋水寒相认,人刀合一,成就无上武道。

    “这都是幻觉!”方急雨猛地挣脱了秋水寒影像的影响。他知道这是儒慈鱼吐出来的彩光造成的幻像。汪芒,你死定了!

    方急雨身法如风,瞬间追上汪芒手腕一扑棱,抖手就是一顿狂劈乱斩。令他吃惊的是汪芒根本不躲他的招式,而是以身体硬挡秋风刀,短枪对准他的额头,想要同归于尽。

    四品巅峰的符法师和中六品的刀客同归于尽,想得挺美呀!

    方急雨激发出从未有过的手速,举刀一撩,想要闪电切断汪芒的短枪,然后继续将他乱斩而死,但是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手里拿的怎么是秋水寒?

    “轰!”一枚红莲火丸印在他的额头上,轰然炸开。方急雨脸上凝聚的霸王卸甲功四分五裂,脑袋上的幞头被炸上了天,发髻崩乱,满头长发顺着火丸爆炸方向呈放射状崩开,然后开始熊熊燃烧。

    方急雨被这迎面一枪轰得整个人朝后倒飞了七八米,他抬手一看,自己的手里空空如也,刚才的秋水寒幻像消失了。

    “该死!”方急雨终于明白了过来。刚才他虽然脑子里想着不要去理彩光中的幻像,但是他的身体却诚实地丢下了秋风刀,伸手去捞秋水寒。

    他心底对秋水寒的渴望太强,已经达到了压制理智的地步。

    他的身体以为拿到了秋水寒,实际上拿到的是满把的寂寞。他那急如暴雨般的披风刀,实际上就是攥着一把空气在扭来扭去。汪芒当然不会去硬挡,何必去戳破他幻想的泡沫呢?

    方急雨心在滴血。

    “刀来!”他从地上盘旋而起,犹如乌云出岫一般腾入空中,闪过汪芒后续的连环火丸,伸手凌空一抓。被他丢下的秋风刀应声飞入空中,落入他的手中。

    他舞刀贴着头皮一扫,凛冽的刀风一下子吹灭了头上燃烧的火苗。

    这一次他打定主意,闭上眼睛,听风辨形,不再睁眼去看汪芒和儒慈鱼。这条咸鱼就算吐出满地花姑娘来,他也不看!

    轰轰轰轰!四五枚红莲火丸在地上密集炸裂,轰天的爆炸声和空气炸裂声遮蔽了所有的破风声。

    砰!砰!两枚火丸在爆炸声掩护下,破风而来,方急雨直到火丸到了身前三尺才察觉,举刀疾挡,好不容易挡下了这两下轰炸。他的身子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朝着火丸发射的方向猛冲,刀光一闪,迎头乱斩。

    但是一枚火丸却正好在他腰眼上炸开,将他掀上了天。他疼得忍不住睁开眼,却看到汪芒距离他近在咫尺,正在举枪瞄准。

    方急雨猛怒横生。汪芒在发射了两枚火丸之后,成直角走位,正好让开了他的直线猛冲,在他冲过头的一刹那举枪打中了他的腰眼。

    他被儒慈鱼的彩光克制,不得不闭眼听风辨形,在火丸爆炸的遮掩下,无法及时觉察到汪芒这一个阴险而机巧的小走位。他虽然轻功盖世,但是猛冲十几步的时间,当然比汪芒斜跳一步的时间要长得多。

    但是方急雨的护体神功还没有崩溃,他还有机会,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抓紧悬空的时间,腰眼使劲,一个千斤坠突然落地,脚跟踩地,朝着汪芒猛冲。

    “啵~~~!”躲在汪芒身后的儒慈鱼又张嘴了。

    方急雨想要闭眼,但是晚了。彩光乍现,七彩光芒中,一位满脸忧郁的少女朝他无奈地挥手。

    那是他进兵胆社学艺之前,和他相约三年再见的邻家少女林音儿,如今他在兵胆社学艺已经十五年。为了武道,他放弃了一切。

    “哎呀~~~”方急雨胸口一阵疼痛。他没想到如今突然想起音儿,竟然会如此心痛。

    随即他发现,并不是,而是汪芒的火丸炸在心口上,椎心的疼!

    轰地一声,他仰面朝天,再次倒在布公子和松公子面前。

    “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啊?”松公子急得蹲下来对方急雨说,“你的三技能呢?怎么不使啊?使出来不就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