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13章
  • 下载
  • “刘兄,刘夫人,我还在从巴蜀和会川调集资源,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始医治你们的灵宠,还请耐心等待。”雷长夜没等他们开口就立刻说。

    “呃,对,我们会耐心等待”刘秀和阴丽华互望一眼,都有点尴尬。显然他们都不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两位来是竟有别的事情?”雷长夜装出惊讶的样子:灵宠还没治好,竟然有空想别的,心挺大啊。

    刘秀和阴丽华齐刷刷抿起嘴。雷长夜光用表情就把他们羞臊了一番,这谁能想到呢?

    “是是这样,雷兄,我看到你把、把我放到雷公戏里去了。”阴丽华红着脸说。

    “刘夫人觉得这形象和武功还满意吗?要不要我为你再做一些修正?”雷长夜关切地问。

    “雷兄,这样不好吧,丽华她是我的夫人,到了雷公戏里,这么多人入画控制她的画中身,于礼不合”刘秀撇嘴说。

    “刘兄此言差矣。这雷公戏内我设计了雷劈系统,任何想要动歪念头的人都会被雷劈出雷公峡谷。嫂夫人的画中身在法宝中绝对安全。而且,嫂夫人兰质蕙心,英武勃发,巾帼不让须眉,必将在大唐打出一番名声。我这雷公戏里有嫂夫人,这也是替她提前造势,为她东山再起而养望。”雷长夜严肃地说。

    “但、但是,她即使打出一番名声,也是作为我的夫人出道,不太适合如此抛头露脸吧。”刘秀忍不住抱怨。

    “刘兄,嫂夫人生具母仪天下之相,不把她的形象传于天下,是天下的损失啊。她不是只属于你一个人,而是属于整个大唐。而且,若是雷公戏为嫂夫人养得人望,你也可以夫凭妻贵,借势而起嘛。”雷长夜笑着说。

    “夫凭妻贵?”刘秀想要拍桌子,他狠狠瞪了阴丽华一眼。这一点传奇度刷得就离谱!雷长夜这个主线人物有点失控啊。

    “哎呀,自从见过嫂夫人之后,我不知为何,灵感突发,巧思泉涌,手底下犹如神助,一下子设计出了嫂夫人的雷公戏形象。此英雄形象非我所做也,乃是天公有灵,假我手而成之。此天道所归,其意不可违也。”雷长夜摇头晃脑地说。

    “呼”刘秀以手洗面,哑口无言。自己老婆刷的玉符,这效果含泪也要吃下去。

    “刘兄,我觉得有点奇怪,我在雷公牌里也画了嫂夫人的形象,怎么没见你反对呢?”雷长夜从抽屉里拿出新造的卡牌,从里面拿出刘秀和阴丽华的宝鉴卡牌,放到桌上。

    “这个嘛”刘秀愣了。

    “刘兄,莫非你”雷长夜拿起桌上的蒲扇扇了扇,摇了摇头,“莫非你觉得雷公戏的仙宫英雄里,少了你的形象吗?”

    “我并没有。”刘秀用力摇头,但是他肚子里猛点头。他终于发现,他不满的就是这个,其他的都是借口。

    阴丽华扭头看他,深邃的目光直接射入他的脑子里,她看清了一切。她本来真的以为刘秀是出于对她形象的爱护,没想到他这是嫉妒了。

    “非常抱歉,刘兄。我设计的这些英雄若不是拥有辉煌战绩,就是拥有远大前程,按照我现在对刘兄的观察,暂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层次。不过等到未来我和刘兄相处久了,互相熟悉之后,也许你身上的不凡之处,可以给我新的灵感。”雷长夜说到这里微微一笑,“我当然希望大唐的英雄豪杰,越多越好。”

    “其实,我挺喜欢雷兄给我设计的形象和武功。”阴丽华忍不住笑着开口,“我以前所有的武功道法都是为了辅助夫君,但是看过你为我设计的招式武功,我发现,我会的本领远远不止辅助夫君,围绕我的灵宠紫凰,经过大量训练,我可以形成新的战斗风格。”

    “看在嫂夫人的面上,我倒不妨稍微交个底。”雷长夜神色严肃地说,“雷公戏的英雄里,如果你用本体英雄,不但可以提高胜率,而且在运用过程中,你还会对本身的武功有新的领悟。这种事在武盟很多高层身上已经发生,应该说是意外收获吧。”

    “竟有此事!”刘秀和阴丽华眼睛都亮了。玩的同时还能练功,而且还能提高胜率,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

    这些日子,他们把所有时间都花在率领团队在雷公戏里鏖战上了。但是胜率始终上不去,不是被紫馨为首的蜀武盟高层虐杀,就是被野爹苏妲己搅局,哪怕幸运没碰到他们,偶尔遇到张角三兄弟的队伍,也会被打得找不到北。

    雷公戏这个游戏,差一点实战经验,就差出去好多。

    刘秀越是被打败,就越是不甘心,越是不甘心,就越是斗志昂扬,无比上瘾。他是那种只要输过一次,就会一直和自己较劲,不但要赢回来,还要找到一直赢的方法,最后把这个游戏玩到巅峰才罢休的那种人。

    挑战和竞争对他而言,就是人生的意义。

    现在的他正处于痛苦摸索诀窍的关键时期,只要有任何一点提升,他都会像鲶鱼咬钩一样叼住不放。

    “阿秀,不如我们去试试?”阴丽华振奋地问刘秀。

    “给!”刘秀从怀里掏出自己身上最后一块古玉,放到雷长夜的方桌上。

    “破烂对不起,说顺嘴了,这汉代古玉值钱一千贯,恭喜嫂夫人永远拥有了阴丽华这个英雄,入画筹就不发给你们了,我会在雷公戏里为嫂夫人放开阴丽华的禁制。”雷长夜微笑着说。

    “有劳雷兄!”刘秀和阴丽华兴冲冲地站起身,同时转身,快步走出门去。

    送走了刘秀夫妇,雷长夜兴奋地搓搓手。等到雷公戏从江南传到天下诸镇,不知道有多少个势力的玩家会到他这里来刷传奇度呢?有点期待。

    就在这时,怀中入画匣白光一闪,吴道子嗖地蹿了出来。

    “小雷,跟我来!”他二话不说,一把抓住雷长夜,将他的神识丢进了仙隐图里的画中身。

    雷长夜连忙踩上吴道子准备好的祥云,跟着他一路风驰电掣。片刻之后,他来到了育英谷的试验田边。

    此刻的试验田里,那些缓慢生长的稻谷已经开始结穗。但是它们的果实却不是稻谷的形状,而是犹如桑葚一般漆黑的小细粒。

    “这是什么东西啊?”雷长夜蹲下来挠着光头仔细看,他不是植物学家,也没有上古巫之世界的植物学知识,看着这奇怪的小黑粒,一头雾水。

    “别问我,问就是不知道。”吴道子一脸神秘的笑意。雷长夜斜眼看他,知道这货肯定肚子里憋着什么秘密。但是他现在主动问,肯定问不出来。

    他凑过去闻了闻,这些小黑粒上面不是稻香味,而是一种非常醇厚的香味,很像酒香。

    “很像酒的味道。”雷长夜忍不住说。

    “嘿嘿,你倒也机敏。这味道我还不太敏感,但是我那个鹤儿子简直一闻就疯了,你看看他干了什么!”吴道子拉着雷长夜跑到育英谷边的森林里。

    雷长夜跟着他一边走一边吸鼻子。林间的酒味越来越浓,而且越来越香。他脑子里模糊想到了什么,但是他奋力打消了念头,这太荒唐了。

    又走了片刻,穿过一道林线,他们来到一片宽阔的林间空地。这里长了一棵巨大的古树,有点像是榕树,树冠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在树下,有大小两个树洞。

    上面的树洞里被塞满了黑色的小颗粒,正是那种黑色的稻果,下面的树洞里,坐着黄鹤变的小童,他正在仰着头,喝着从树洞上面滴下来的水滴。在他的旁边,还坐着虺娇,她头上的蛇发全都扬了起来,和黄鹤疯狂争抢水滴。

    “喂!娇儿,不准喝酒!鹤兄,别教小孩喝酒啊!”雷长夜惊呼。

    黄鹤和虺娇低下头来,看着快步走来的吴道子和雷长夜,突然同时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第三百一十一章 琼浆玉液酒

    黄鹤和虺娇明显喝高了,见了人就笑,一笑就停不下来,而且互相感染,越笑越厉害。

    “老吴,这便如何是好。娇儿年纪还小,可能消化不了这么多酒精。”雷长夜有点着急,“而且你既然发现了他们偷酿稻酒,怎么不阻止呢?”

    “阻止他们干啥?你看看!”吴道子来到黄鹤身边,抓起他的小胳膊,弯曲了一下。雷长夜眼睛顿时睁大了,黄鹤小胳膊上居然筋肉结实,肱二头肌开始鼓起来了。

    他连忙去看虺娇的胳膊,她的蛇躯似乎长了不少,而且上半身能够挺得更高了。雷长夜捏了捏她的手腕和手指,骨骼比以前坚实了很多。

    “他们喝了多久这种……稻子……果儿……酒?”雷长夜急切地问。

    “一天而已。”吴道子扶着胡须,得意地摇头晃脑。

    “此天地灵浆也!”雷长夜大喜。

    他一直想要找到一种可以大规模治疗灵宠生长过快引发疾病的药材,这五色果两次催发的稻果,能够让黄鹤和虺娇本来已经相当完善的身体更上一层楼,那么对于那些出现生长过快症的灵宠也一定有修补奇效。

    “嘿嘿,我就说我们花了那么多精力和宝材炼制的五色珍珠树不可能白炼。我现在发现,这被五色果催发两次的稻谷,根脉极深,已经刺入了育英谷的地幔深处,它们吮吸的可是地底酝酿百年的地精宝液。咱们仙隐图里最精华的物质,都被它们吸上来了。”吴道子神色激动地说。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稻谷了,它们发生了突变,算是人间种与巫世种的结合。”雷长夜惊喜交集地思索着。

    “故老相传,西王母蟠桃宴中的琼浆玉液,乃是以名花吸取玉石中的汁液而成,我们这两发稻谷所酿的浆液,可名为琼浆玉液酒,就算与真正的琼浆玉液相比,也不逊色分毫。”吴道子得意万分地说。

    “正是如此。老吴所言甚是,咱们就把它命名为琼浆玉液酒。此大补之物,作用之大,难以想象!”雷长夜兴奋无比。有了这琼浆玉液酒,且不说刘秀、阴丽华这一帮人残剩的资源和玉符他可以全部收割,他们这些人和他们的灵宠说不定都被他拿下了。

    他可以把他们打造成一个全新的灵宠军团,完全脱却生长过快的苦痛病症,成为长得又快,长得又好的超级宝宝,大杀四方。

    “老吴,这两发稻谷的果子如何酿造,这流程还需要好好研究。”雷长夜思索片刻,又补充了一句,“还有真的需要酿酒吗?直接兑成汁不知道可不可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这鹤儿子闻到酒香,只想到一件事,就是酿酒。嘿,要不是看到这酒有奇效,他不听话,教你女儿喝酒,我直接踹飞他,哼哼。”吴道子脚尖画了个圈,但是又放了下来。

    “老吴,这鹤儿子这么可爱,下不去手吧?”雷长夜笑了。黄鹤自从变成了六岁小孩,似乎在吴道子这里的待遇升了一个台阶。

    “调皮,还是要打的。”吴道子言不由衷地撇了撇嘴。

    吴道子种在育英谷里的稻苗占了足足六百亩地之多。放眼望去,一望无际。很多稻田里的稻果还没有成熟。雷长夜和吴道子尝试着先收割了一亩地的成熟稻果,稍微称量了一下,一亩地大概有一石连杆稻果。

    雷长夜尝试着捏碎一枚稻果的小黑粒观察,发现和五色珍珠树一样,这种稻谷是没有种子的。不过令他欣喜的是,经过观察,他和吴道子都觉得这奇异的两发稻谷根脉极深,持续不断地吸吮地幔内的养料,足以支撑根茎整年的营养,应该不止结一次果。

    如果它能够转变成多年生草本植物,那甚至比有种子还好,种一次就行,还年年有果,美得不要不要的。

    这样仙隐图里虽然不能大面积产粮,但是可以大面积产琼浆玉液果,成为灵宠的养料,这甚至比养一只军队还划算。因为灵宠毕竟比一支军队好培养,战斗力强大,动员起来还极其方便和灵活。

    雷长夜感到未来武盟的驱灵师军团可以成规模,成建制,成为压制天下豪强的重要力量。

    而且,这果子并不一定只能给灵宠啊。人是不是也能喝?毕竟黄鹤现在已经是半人半兽。他也想尝尝。

    雷长夜收集了二百斤琼浆玉液果,拿到了飞鱼大娘船的船宫密室之中。这可是他未来发展灵宠兵团和招揽各路豪杰的大杀器,他可要好好保护才行。同时他也拿了一点黄鹤和虺娇偷偷酿制的果酒,作为比对的样品。

    他先将一斤稻果捣碎了,直接兑成果汁。打成浆的果汁是纯正的漆黑色,卖相不佳,犹如墨汁。他仰头喝了一口,酒味醇厚,根本和酒没有区别,还是挺醉人的。而且他喝下去之后,没有任何感觉。

    他尝试着喝了一口黄鹤和虺娇胡乱酿造的果酒。这果酒经过发酵之后,呈现出玫瑰红色,颜色鲜艳欲滴,样子就可人,卖相一流。他举杯喝了一口,浑身一震。

    这琼浆玉液酒入口醇香甘甜,这是因为发酵不充分,果子发酵时,糖化后未能充分酒化,致使糖分深深地渗透在酒液之中。但是只凭这不完全发酵过的酒味,已经赛过了雷长夜喝过的现代酒,有点像加拿大出产的冰酒。

    喝下这口酒,雷长夜感到浑身发热,耳朵发烧,忍不住地哈哈地笑开了口,体内气息自动生发,在大小周天循环往复流转,令他的五脏六腑都忍不住温暖起来。他进而觉得全身肌肉和骨骼都有一丝麻痒的感觉。

    这是琼浆玉液酒开始促进全身器官、肌肉和骨骼强化。

    雷长夜甚至感到连精神境界和思维水平都变得高了一层,整个人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生命层次。

    雷长夜喝完这口酒就知道,这琼浆玉液果必须得酿成酒,只有发酵过的果子才会有这种完美的生命提升。而且,这种酒对灵宠和人是同样的效果。

    这就让琼浆玉液果价值更高了。它们不只加强灵宠,还加强驱灵师,或者说武盟的所有成员。

    他忍不住趁着酒劲拿起装着琼浆玉液果的盟宝袋,一头扎进了仙隐图。

    此时吴道子正在招呼所有飞鱼大娘船上的侍者来帮忙收割琼浆玉液果,看到雷长夜又跑了回来,他大笑一声迎了上去。

    “是不是只有酒才能对灵宠有增益?”吴道子笑着问。

    “正是如此。我本以为不需要发酵这一步,没想到果汁的效果远远不如酒。”雷长夜惭愧地说。

    “哈,我早就知道。酒才是人与天地神灵沟通的凭借。杜康造酒,天授之艺也。”吴道子仰天大笑。他一直对雷长夜不让虺娇喝酒一事有不同看法。作为唐人,他当然觉得越早与天地沟通越好。不过雷长夜不想女儿喝酒,他也尊重就是。

    “老吴,我们停泊太湖的几日里,你可去过苏州大酒巷?”雷长夜问。

    “没有。”吴道子立刻摇头。

    “啊,好吧。我本想要让你帮我造一个大酒巷出来就地酿制琼浆玉液酒,既然你没去过,我勉为其难……”雷长夜开始思索着大酒巷的样子和其中进行酿造的工匠模样。

    “我弄好了,你看行不行?”吴道子突然打断了她的思考。

    雷长夜抬起头来,赫然看到就在育英谷稻田旁边,一片建筑群拔地而起,多个酒肆的酒旗在空中飞舞。

    吴道子不但把大酒巷造了出来,还把他游历天下见过的各地名酒巷都造了出来。苏州的大酒巷、剑南的绵竹坊、长安的良酿署、郢州的富水坊、乌程的若下坊、荥阳的土窖坊,富平的石冻坊。

    “……”雷长夜抿了抿嘴,吴道子到了大九品还是个不可救药的酒徒,也难怪他的鹤儿子那么好酒如命,还拼命拉虺娇入坑。

    “老吴,最好以蒸馏法酿造,良酿署、大酒巷、土窑坊和烧春坊都得蒸馏之法。”雷长夜提醒吴道子。

    “哈哈,想不到小雷你也是个酒徒,竟然也知道蒸馏承露之法。”吴道子美滋滋地说,“放心吧,我计划先以蒸馏法酿酒百斤,再以古法酿酒百斤,对比一下,看看两者损益若何。”

    “老吴想得周到。这酿酒后的酒糟也是好东西,多给我留一些。”雷长夜笑着说。

    “哈,你真是一丝一毫的便宜都不放过。”吴道子仰天大笑,兴奋不已。他显然不是在兴奋于雷长夜能占便宜,而是兴奋于除了种田,在仙隐图他还可以开酒坊,这比以前清贫无聊的日子,那是大大不同了。

    “老吴,这酒大概何时方能酿好?”雷长夜忍不住问。

    “此事不可急,你可闻从来做春酒,未省不经年之说。”吴道子摇头晃脑地说。

    “是这样,我武盟驱灵师们的灵宠因为喂食巫核过多,生长过快,得了各种病症,再晚一点治疗,怕是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若是能在数日或者一个月酿好一批琼浆玉液酒最好。一年时间,它们怕是等不了。”雷长夜忙说。

    “唉,喂给灵宠总觉得浪费,也罢,我就让富水坊、若下坊给酿点浊酒救急。不过酒味那就不敢恭维了。”吴道子一脸嫌弃。

    “我觉得那些灵宠不会在乎的。”雷长夜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