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11章
  • 下载
  •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当然可以,只要我们加入武盟,成为武盟正式会员。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这个。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加入武盟会员还有诸多好处,比如雷公戏会员费全免,我们可以一直玩到赛季结束,同时我赚到的拍卖点还可以用来兑换武盟内部的符箓和法宝。比如雷长夜招牌的天雷符,我一口气可以兑换三十张。这就又有了三万贯。

    邓禹十一级贵宾:会长,我们倒没有拍卖点,但是我们真的要付不起会员了。一个月一百八十八贯,这也太狠了。

    梁统十级贵宾:但是,雷长夜难道不怕武盟正式成员成为王者前五把他的家底都给兑换光吗?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武盟成员都是雷长夜的老班底,谁会真正兑换入画筹。雷长夜这么做首先就是做个姿态,让大家知道他善待自己人。其次,他当然以为武盟成员会攒着入画筹等到将来一起入画,共享长生啊。他哪儿知道我们根本不在乎这个。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但是如果我们真去兑换了,这不直接和他闹翻了吗?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这件事怎么能让你去,自然由我来。我在他眼里已经是传奇人物,我又不是去真的拿他的钱,只是以入画筹换算成诊金,连长生权都不要,一定要替我的夫君还他的人情。他敬佩我还来不及呢。

    邓禹十一级贵宾:高,实在是高。

    梁统十级贵宾:高明高明。

    窦融十二级贵宾:真是贤内助啊。

    雷长夜满意地吐了口气,阴丽华果然是一位尽职尽责的直销啊,首先发展的就是自己的丈夫。他可以确信,刘秀未来会成为一名雷公戏的资深玩家,品尝到雷公峡谷里的百味人生。

    想要成为王者吗?先去青铜坑观摩一下,学会用另一种方式打开这个世界吧。

    第三百零七章 重回长夜社

    跟刘秀等人聊完灵宠的事情,雷长夜忽然想起张角的火鼠好像长得差不多了,再长下去怕是要出事。他连忙闭上眼睛以内视去仙隐图中搜索张角的神识所在,发现他还在和人打着排位。这么短的时间,他竟然已经能打到黄金段位,速度相当惊人。

    在他找到张角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一次天下无双,漂亮地拿下了比赛。就在他还想要打下一局的时候,雷长夜把他无情地踢出了仙隐图。

    “怎么回事儿?”张角的尖叫声响彻中层船舱,一下子让雷长夜锁定了他的位置。

    雷长夜从仙隐图里领出来张角的火光兽,领着他优哉游哉地来到张角单间门前,正好赶上张角从门里出来。

    大概是因为在里面躺了好几天,他出来的时候腿一软,咚地曲膝瘫坐在了地上。张角扒着门把手,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这个时候,雷长夜身后的火光兽一眼就看到了曾经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主人。

    “吱”它欢呼一声,一个纵跃扑到了张角的怀里

    张角和他的灵宠的重逢画面,顿时在飞鱼大娘船上传播了开来。在仙隐图里打生打死的大玩家们纷纷退出游戏,跑到中层船舱中间部位的跌打馆看热闹。

    这个时候,雷长夜已经把张角最后一个错位的关节推宫回位。张角躺在病榻上,一脸又是痛苦又是开心的酸爽表情。

    “张兄,适度娱乐,合理消费啊,你这一打就是好几天,怕是把你家小黄忘了吧?”雷长夜笑着问。

    “老张,你真是没人性啊,你家小黄都一只小象这么大了你都没去看过人家,配当驱灵师吗?”紫馨在门口笑着问。

    “馨姐,你还说,要不是为了追上你的排位,我能这么拼吗?”张角急了。

    “姐是钻石分段,你这黄金弱鸡打到死也上不来。”紫馨得意了。

    “小黄,别听这些外人挑拨,你阿爷我最疼的就是你。”张角转头对着床边蹲着的火光兽说。

    火光兽眯着眼睛吱地又叫了一声,伸出两只巨爪,把他从床上抱起来,搂在怀里乱蹭。

    “大哥,这话我怎么感觉你说的发自肺腑呢?”同样坐在床边的张宝抱臂在胸。张梁站在他身后,连连摇头。

    “哎呀,你们俩别添乱,小黄!放我下来先!”张角疼得龇牙咧嘴,感觉身子快被火鼠给摇成渣了。

    “张兄,这火鼠虽重,大多长在毛上,只要剪下毛来,体重也就两百多斤,我这船勉强能装下。若是你不想,那就先带它下船,免得它一个就占了十个人的地方。”雷长夜摇着蒲扇,慢条斯理地说。

    “雷老板,你不是说火鼠裘可以防火吗?这毛剪下来可以卖大价钱吧?”张角忙问。

    “当然,不过还需要巧手名匠将其编织成裘。”雷长夜点头道。

    张角此刻正在雷公峡谷叱咤风云,那可是死也不想下船的,但是他也不想和小黄分开,以免好不容易养大的宝贝跟别人跑了。

    “我愿意把毛全都献给武盟,不知道能不能让我成为终生的贵宾会员?”张角眼珠一转,连忙问。

    雷长夜长舒一口气,等的就是这句话。

    “这当然可以。火鼠裘价值不菲,足以抵偿每一年的贵宾会员费用。若是你愿意把毛献给武盟,我还可以让你成为武盟正式成员,以后一切在武盟旗下生意中的消费,都可以享受内部折扣。”雷长夜微笑着说。

    “却不知我的两个兄弟能不能也一起加入武盟?”张角看了一眼朝他疯狂暗示的张宝和张梁,不得不无奈地问。

    “打死不离亲兄弟,三位血脉相连,自然可以一起加盟。不过贵宾会员还是要看两位将来的表现。”雷长夜点头道。

    “多谢雷老板,不,多谢盟主!”张梁和张宝大喜,连忙同声说。

    子辛十八级贵宾:张角,谁允许你擅自加入武盟的,问过我们蜀山萌的人了吗?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你那天不是还招揽我来着吗?我自动投靠,你不该高兴吗?

    子辛十八级贵宾:雷兄是我的人,你越过我去找他,这就是不守规矩,该罚。待会儿先交了进公会的会费,以后你们都是蜀山萌的人,我是会长,糜竺是副会长,需谨记上下有序。

    张宝十级贵宾:辛姐,我们都很穷的。你放过我们吧。

    子辛十八级贵宾:那先写个欠条吧。以后只要你们够听话,我做主给你们免了的会费。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威武,我们一定对你忠心不二。

    子辛十八级贵宾:嘻嘻,不怕你们不听话。敢忤逆我,我家主线大大一定会把你们弹出雷公峡谷。

    张角、张宝、张梁: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从跌打馆出来,雷长夜心满意足。小黄乖乖地被紫馨牵着去剪毛了,这火鼠毛只要送到苏州,齐可追自然会找在吴县找到足够的织女将其编织成裘。最重要的是,火鼠胸前的金毛全都归了他。

    这些金毛除了可以制成金丝灯,全面取代电烛灯,形成可比电灯,而且毫无损耗的照明,还能够制造闪光弹,照明弹,对于未来白银义从的作战意义重大。

    最令他开心的是,张角这批人终于正式加盟武盟,成为他手下的又一批大玩家势力,基本上等于放弃了争霸天下的游戏。他们的归心说明他走的以长生权分化天下权的新路可以走通。

    张角的归附必然会刺激到以苏妲己为首的妖神宗势力。如果这帮人也陆续归附,那么这就形成了一股新的势头,必然会刺激影响到刘秀和阴丽华的选择。

    “未来是个什么样子,真是让人期待啊。”雷长夜心中满是兴奋,忍不住信步来到中层船舱商业街中的长夜牌社。

    因为此刻苏州的老顾客还没有跟飞鱼大娘船一起到扬州,所以此刻长夜牌社内人烟稀少。大厅中央,只有一对牌客正在全神贯注地捉对厮杀。

    雷长夜探头进去细看,赫然发现这对牌客一个是宣锦,另一个是黄鹤变成的小童。在他们两边,虺娇和宣秀聚精会神观牌,仿佛看得入迷。

    宣锦不停地从唱牌的侍者手中拿过卡牌,然后连续拍落,巧笑嫣然:“火球、火球、火球你没了。”

    “吖”黄鹤抱住脑袋,仰天嘶吼,“我怎么又输了,天啊,羞耻啊。为什么我要用青玉巫师对抗无限火球法,慢速卡组,强度也跟不上啊,我怎么这么蠢?我不想这样!我不要做人啦!”

    他躺到地上东翻西滚,嚎啕大哭。

    他在地上滚到一半,一看到牌社门口探头探脑的雷长夜:“主人!?”

    他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一把抓住雷长夜:“主人,把我变回黄鹤吧,我不想当人了,为什么我变得这么笨,还这么爱哭闹,一点也没有当黄鹤体面!”

    “人在六岁的时候都这样。”雷长夜说。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哇”黄鹤哭天抹泪。

    “很快,到七岁就好了。”雷长夜笑着说。

    “呼我要去继续修炼,也许能很快就到七岁!”黄鹤弯下腰,拖着两只手臂,飞奔而去。

    雷长夜走到宣锦面前,笑着坐下:“锦儿,怎么不到雷公戏里玩,反而到长夜牌社里打牌。”

    看到他坐下来,宣秀立刻拉着虺娇说:“娇娇殿,到饭点了,我带你去吃自助餐啊?”

    虺娇立刻抓住机会撒娇:“我要竹叶春。”

    “娇儿,不准喝酒!”雷长夜连忙说,“这样吧,让秀叔带你去喝点扬州的三勒浆。”

    “好嘞,走吧娇娇殿,咱们去罗城集喝三勒浆。”宣秀笑着说。虺娇大喜,拉着他的手扭动腰肢游走了。

    等到他们都走了,宣锦才笑着说:“雷兄,还记得当年你我第一次打雷公牌吗?”

    雷长夜微微一愣:“记得,在绥山镇长夜牌社,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还没有闪金镇,蜀武盟,白银义从司和飞鱼大娘船,我还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苦命人。”宣锦轻轻叹息一声。

    “我倒忘了。”雷长夜笑了起来。

    “有些看起来很不值一提的小事,却会让人记一辈子。我记得当初玩得兴起,想到即将回蜀山,重新开始卧薪尝胆,准备复仇大业,那种突如其来的绝望,差一点把我给压垮。那段时光,唯一能够给我一点温暖的,便是它了。”宣锦举了举手中的套牌。

    “啊!”雷长夜看着宣锦手中的套牌,终于想起来,这是他留给宣锦做念想的套牌。他依稀记得这是一套无限火球法的套牌。想不到,这套牌到了三年后的今天,还能把黄鹤打得找不到北。

    “哦,还有小黑子。”宣锦忽然想了起来,噗嗤一笑。她说的,自然是雷长夜当年穷追不舍的小黑猴。

    雷长夜忍不住一拍桌子:“对呀,锦儿,小黑子后来你如何处置了?”

    “我当然是把它从峨眉带来了。现在阿秀成了它的主人。它经常把我们姐弟两个弄混。”宣锦笑着说。

    “为什么我从没见过它?”雷长夜不解地问。

    “它哪儿还敢见你,见到你就躲起来喽。”宣锦失笑道。

    “它还真能躲。”雷长夜挠了挠光头。

    “雷兄,这长夜牌社,你还打算继续开吗?”宣锦忽然问。

    “嗯?”

    第三百零八章 雷公牌换新

    宣锦的问题让雷长夜愣了一下。长夜牌社的发展已经非常稳定,客户群也很巩固。在闪金镇里,牌社里各式牌戏都还在稳定为他收割巴蜀富豪的金钱。

    最近因为雷公戏和长生权捆绑以后产生的高收益,雷长夜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雷公戏上,对牌社确实关注的少了一点,不过他从未想过放弃牌社。

    “因为雷兄最近所有心神都铺在了雷公戏上,我以为雷公牌马上就要被你放弃了。”宣锦略带惆怅地叹了口气。

    “当然不会。我只是最近关注牌戏少了一点。”雷长夜苦笑着说。

    “我记得在蜀中玩雷公牌,乡亲父老都能入局,人们人手一副套牌,门槛极低,两川百姓,提到雷兄的雷公牌,各种人物信手拈来,口若悬河,说得津津有味。”宣锦托腮神往地说,“这雷公戏则门槛太高,一个月的会员费就是一百八十八贯。平民百姓只能望洋兴叹。所以我怕雷兄光顾着雷公戏,把长夜牌社给忘了。”

    “当然不会,长夜牌社和雷公戏是捆绑在一起的。牌戏中的卡牌英雄,全都是雷公戏上登场的英雄。戏中人物,在雷公牌中都能玩到的。”雷长夜笑着说。

    “我只是个建议啊,如果平民百姓能够在雷公牌中拿到入画的奖励,这是否可以让雷公戏更加亲民一些?”宣锦忍不住问。

    “嗯……”雷长夜确实还没来得及想这方面的事情。

    “大唐民间藏着不知多少才智绝伦,武功高强的隐士,他们并不想加入武盟,也没有多少钱财,但是却也有寂寞无聊之时,若是能够在雷公牌中大展身手,继而入画一游,说不定这一番天翻地覆的体验后,会想到出山为武盟和雷兄效力,也未可知。”宣锦继续说。

    “锦儿是说八大派和各地武馆的弟子?”雷长夜沉思着问。

    “还有很多左道宗门的高士。哪怕是八派中的白宗主和聂宗主,怕是也没这个钱去玩雷公戏。”宣锦轻叹一声。

    “等一下,他们都算是武盟客卿,想要入画自然……”雷长夜连忙说。

    “他们岂会向晚辈讨要入画匣,雷兄当想一个万全之策,不动声色地相赠,才够稳妥。”宣锦笑着说。

    “锦儿之言,真是醍醐灌顶。我过于关注雷公戏,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雷长夜顿时兴奋了起来。

    一开始,雷公戏只是他吸引大玩家和大唐富豪氪金氪玉符的手段。他还没有想出一套把雷公戏普及到大唐平民阶层的完整策划,更没想到这雷公戏也许是一个激起大唐各派隐士出道之心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