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10章
  • 下载
  • 但是现在,雷长夜想要制造一个清理长江河口三角洲淤泥的大型法宝。这反五行阵就有点用不上了。反倒是当初雷长夜想要用的正五行阵,恰好能够用上。

    如果虚室生风阵以正五行阵作为核心,它产生的就不是一股喷射性飓风,而是一股吸力强劲的龙卷风,这岂非正可以把淤积在河道中的泥沙给吸起来?

    再通过百里神通阵进行引导,把这股吸起来的泥沙导入他指定的地点。再安装一个被风力带动的铰刀,这就形成一艘大型绞吸清淤船的核心部件了。

    不过这个法阵最大的难点就是阵盘如何放置。因为它生成的是一股吸力,吸来的东西注定是要穿过法阵阵盘的,这就会造成阵盘根本无法放置原地。

    “除非设计出一个虚拟的阵盘!”雷长夜眼睛一亮,“这件事看来需要找老吴了。”

    此刻的吴道子仍然在仙隐图的试验田里痴迷地观察着五色果两次催发的稻谷长势。现在这些稻谷已经明显长高了一截,有了青绿色的稻穗,稻穗上长出了白色的瘦长花骨朵,隐隐然有了要开花结实的感觉。

    吴道子观察得入迷,雷长夜到了他身边都没发现。

    “老吴?”

    “哎呀,你走路没声的!”吴道子从地里直起腰。

    “这两发稻子怎么样,长得如何?”雷长夜好奇地问。

    “唉,长得比第一次慢了好多倍,而且开花少,结的子肯定不会多。我大略算了算,一亩地也就不到一石的产出。”吴道子没精打采地说。

    “这么少,肯定不正常啊。”雷长夜感叹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我催发了这么多改良稻谷浪费了?”吴道子非常敏感地叉腰问。

    “当然不是。谁能知道这两发稻子在仙隐图里会水土不服呢?”雷长夜笑着摆手。

    “这不是水土不服,我有一种预感,这稻子结出来,它必有大用。”吴道子闭着眼说。睁着眼说这话他怕没底气。

    “老吴,我有个法阵上的问题想请教你。”雷长夜没有纠结这件事,立刻转口道。

    “嗯?你又要搞新东西了?”吴道子顿时来了兴趣。

    “正是如此。”

    “可有功德否?”吴道子眯起眼睛直接问。

    “这个嘛我想要把瓜州古渡以东的三角洲整个吸走,移到江北堆成新镇,开通河道的同时,再造新城。至于功德,就要看我这件事做完之后效果如何了。”雷长夜并没有隐瞒,而是把他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你这是逆天而行啊。”吴道子顿时担心起来,“瓜洲本来就是长江三角洲淤塞而成,如今已成重镇。未来那片新的三角洲,也将成为新的城镇所在,你强行将其吸挖而起,只是延缓了地形的变迁,劳民伤财,无甚大用。”

    “老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未来就算有新镇在沙洲崛起,作用也将远远不如今天的瓜洲渡,因为长江航路在此已经淤塞难行,海船不至。未来的海航新镇必然是在太湖到长江入海口附近产生。即使这个新镇出现,也会失去大运河与长江的黄金交汇点,无法像几十年前的扬州一般海运河运交汇,四通八达。”雷长夜沉声道。

    “所以,你想要挖通长江河道,为扬州强行续命?”吴道子撇着嘴说。

    “不如说是我想要重振扬州昔日荣光,重现万国来朝的盛世风韵。”雷长夜咳嗽一声,肃然道。

    “嗯扬州在晏公当政之时,何其繁荣壮丽,如今风韵虽存,然,破败已生。”吴道子闭目长叹一声。

    “这样的情景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鲜明。在不远的未来,扬州必会失势,而大唐的气运便也到此终结。以后的东南都市再无扬州得天独厚的水运优势,这一口支撑大唐强盛的活气,会被日益淤塞的河道彻底堵死。”雷长夜神色肃穆地说。

    做项目自然要把项目的意义说的越重大越好,否则如何让高级员工为了理想为他打工呢?

    “想不到扬州淤塞的河道,竟然还与大唐气运相关。此语当真别开生面也。”吴道子摇头晃脑地说。

    雷长夜没有说话,只是拿着蒲扇紧张地扇着。

    “不过即使我们能做到彻底清理河道,未来这片河道还是会被不断沉积的淤泥所堵啊。”吴道子忧心忡忡地说。

    “现在的长江正处于疏通河道,清淤排障的最佳时期。错过了这个关口,再想要清淤,更是难上加难。这一次疏通之后,如果我们的方法证明可行,我们只需要每隔十年疏通一次,这条河道可保百年畅通,这就是为大唐续了百年之命。这份功德我觉得还是有的。”雷长夜谨慎地说。

    “岂止是有,简直是大到足以压过会川之战。”吴道子精神了,“这件事你是需要我的帮助?”

    “正是。”雷长夜忙说。

    “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交给我,你给我提供帮助就好了。”吴道子再次闭上眼睛。

    “可以啊。”雷长夜笑了。这功德全给吴道子他都没意见,他要的可是经济效益。

    “那我们该怎么办?”吴道子大喜,兴奋地睁开眼睛开始搓手。

    “墨子五行记上有一玄阵,名为虚室生风阵,我就是用其来启动飞鱼大娘船的,具体阵法和心得我都写在这里。”雷长夜将墨子五行记阵法篇改的小册子,递给吴道子。

    吴道子翻开贪婪地看着:“此阵用的核心法阵是反五行阵,堪称绝妙。你这里红批的笔记意思是说改成正五行阵?”

    “正是如此。”雷长夜紧张地望着吴道子。

    “这就造成了一股龙卷风,是吸力,妙极妙极,呸!你这阵盘怎么摆啊?不是直接吸爆了?”吴道子瞪眼道。

    “我想以仙隐图的投影造一个虚空法阵,不知道可不可行?”雷长夜忙问。

    “虚空法阵虚空法阵!”吴道子兴奋地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念叨,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显然在做着极为激烈的思考。

    “我们可以在仙隐图中架起大型阵盘,再通过入画匣投影放入你将要设计的法宝之中,同时在你的法宝中架设你这里记录的百里神通阵,引导淤泥流入指定地点,堆成堤坝。”吴道子走着走着,突然兴奋地开口道。

    “老吴,这大型阵盘投影能启动阵法吗?”雷长夜大喜。

    “没问题,只要阵纹正确,并有高人启动阵法,投影还是阵盘区别不大。”吴道子得意地用手指头指着自己。

    “那我就把一枚入画匣安装在法宝之中,就靠老吴你投影阵盘和启动阵法了。”雷长夜忙说。

    “哈哈,你看我的吧。”吴道子闭上眼睛连连点头。

    当天雷长夜和吴道子就在仙隐图内采伐红木,造出一座巨大的阵盘,并在阵盘上绘上了雷长夜和吴道子一起研究出来的正五行阵驱动的虚室生风阵。

    为了保险起见,雷长夜还对着虚室生风阵充了一笔2000枚的玉符。这波玉符让这座大阵发生了一些阵纹上的细微变化。吴道子仔细观察一番,连连点头,觉得这大阵经过改动以后,龙卷风的规模小了很多,但是威力却因为风力集中,变得更大。

    雷长夜心头欢喜,连忙与吴道子告辞,钻出了仙隐图,直接跑到船主室内开始勾画法宝设计图。

    他设计的这件准法宝就是一个多节兽骨拼合的兽皮圆筒,形成一个犹如大蚯蚓一般的管子,兽皮上刻画法阵。

    这个管子从江北延伸架起,每隔数丈都有一艘浮船托起的支架架起,一直到达江心的淤塞三角洲。吸管入口段则是钢骨铸成,以钢架固定在立于沙洲上的浮桥尽头之上。吸管入口处则建造一枚铰刀,被龙卷风驱动而旋转,绞松江心沙土,令沙土可以更容易吸入法宝之中。

    因为有吴道子来启动虚室生风阵,他连电池符都不需要画出来,只需要在兽皮上描绘传送阵,用以勾连百里神通阵和虚室生风阵。

    完成设计图后,雷长夜找到正在教授葛尚川新技术的汪芒,嘱咐他找一百个匠造坊出身的蜀山弟子,做一件超大型准法宝。他给了他一个盟宝袋,里面是一千张天雷符,所有参与建造法宝的弟子每人十张。

    同时,雷长夜告诉汪芒,一旦准法宝制造完工,他可以得到十枚五品巫核供养他的儒慈鱼宝宝。

    汪芒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私下里两腿生风,直接窜进飞鱼大娘船内,一个单间一个单间敲门,专门找最擅长制造的同宗师兄弟,把他们连夜召集起来,开始按照雷长夜设计的制造图在扬州开炉造宝。

    在等待准法宝雏形打造完成的同时,雷长夜感到被放在芥子袋中的紫凤、紫凰和其他十一只灵宠宝宝似乎已经从重伤状态恢复了过来。

    是时候把它们交给翘首以盼的刘秀等人了。

    第三百零六章 刘秀入彀中

    刘秀、阴丽华手下的十三只灵宠被雷长夜的芥子袋以魂核重铸修复以后,身体上的内外伤全都痊愈,乍看上去一切都算还好。雷长夜把它们送还给刘秀等人的时候,一直忧心忡忡,寝食难安的他们全都喜出望外,抱着各自的灵宠又是亲又是蹭,很是肉麻了一番。

    雷长夜却知道这个兴奋劲儿顶多持续一个月。在修复灵宠的时候,他通过芥子袋内的神识更加深切地感受到这帮灵宠内脏、肌肉和骨骼的结构不稳,又经过如此激烈的作战,各方面的机能被压榨到极限。

    不久之后,这些灵宠就会表现出比较剧烈的不适反应,诸如精神疲惫,浑身无力,内脏疼痛,甚至便血和昏迷。

    雷长夜本来以为芥子袋通过调动巫核对身体重铸,会把这些问题一并解决,但是现在他发现,芥子袋对于生长加速带来的问题似乎无能为力。

    因为这群灵宠的身体本来就是巫核催发的,修复它们生长过快的身体,再用巫核就起不到任何疗效,还需要更加温和而长期的养护。

    雷长夜感到一阵头疼,因为灵宠养护这一块,其实是他的短板。就算是他的女儿虺娇,他都是靠自助餐和巫兽骨头来养大的,并没有专门为她准备适合灵宠生长的食物。

    虺娇身体太强悍了,经过自动的进化,还经过雷长夜的二次炼制,所以吃着烧烤大餐和巫兽骨头,不用特殊养分,也长得相当茁壮。

    现在雷长夜先把灵宠给刘秀等人还回去,让他们好好欣慰一段时间。趁着这个机会,他需要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养护灵宠这个大问题。不只是为了从刘秀这群人手里再压榨更多的资源和好处,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出问题的不只是他们的灵宠。

    宣锦的白麟、紫馨的玄武、米竹的桐桐兽、汪芒的儒慈鱼、尚香的青鸾还有其他蜀武盟高层的宝宝都陆续出现了一些因为喂了太多巫核引发的问题。不过他们因为资源有限,喂得不是那么狠,所以问题还比较缓和。

    但是雷长夜也观察到了一丝蛛丝马迹。他需要防患于未然,在问题爆发之前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免得出现类似的悲剧。

    “刘兄,刘夫人,这灵宠的伤我总算治好了,但是它们的身子骨因为激战和生长过快,还是有严重问题,我建议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它们的情况如何。”雷长夜柔声道。

    “雷兄,难道你对他们的救治并未全取其功?”阴丽华顿时担心了起来。

    “刘夫人,我当初答应尽我全力救助,而我也调动了我全部的资源和法宝,好不容易才把这十三只灵宠的伤治好了。不过它们身子骨上的问题,不是伤,而是病。灵宠之病想要医治,不但旷日持久,而且损耗极高。我还在研究一个比较折衷的方法,既能治好灵宠的生长病,也不需要我消耗掉我全部的库存。”雷长夜眉头深皱,一脸的忧心忡忡。

    “竟然如此艰难?”刘秀、阴丽华以及拥有灵宠的邓禹、窦融、梁统等人齐声惊呼。

    雷长夜可是现在江南最富有的人。他需要消耗掉全部库存,这代价却是太大了。刘秀等人没有想过雷长夜可能是虚言相欺,因为阴丽华可是向他刷了一点的传奇度。没有人能在拥有传奇的人物面前还满嘴谎言,面不改色。

    “大家请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些灵宠很多都是在一天之内,从四品跃入六七品的品阶,如此大幅度跃升,岂能毫无代价。我知道各位在江南有即将临门的恶战,但是如此急功近利,却是辜负了命定与各位终生为伴的灵宠啊。”雷长夜叹息一声,语气低沉地说。

    雷长夜一脸倾诉肺腑之言的深沉表情,实际上就是骂他们虐宠。刘秀、阴丽华等人听了都是万刃穿心一般难受,不但无比自责,而且还对雷长夜产生了难以解释的好感。

    因为雷长夜从表情到语气都让他们觉得他这是真的在为灵宠和他们着想。而且此人对灵宠宝宝们有着相当真挚的热爱。这让他们不由得生出一种依赖和信任之心。

    一旦对人产生由衷的信任,那么越被骂反而会感觉与对方的关系越亲近。

    如果让他们知道雷长夜心里还在算计着该怎么把他们收编了,估计会一起飞腿踹他。

    “请雷兄出全力救助我等的灵宠。我刘秀对天发誓,必当清偿雷兄所消耗的所有资源和财物,若违此誓,天人共弃,永世不得超生。”刘秀双目通红,诚恳无比地说。

    雷长夜一脸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装作下意识地看了阴丽华一眼。阴丽华连忙朝他神色郑重地点头。传奇人物点头了,雷长夜立刻也跟着点头:“其实即使耗尽我全部资源,这里有十三只灵宠之多,我也是捉襟见肘,我会先调度一部分巴蜀和会川的资源过来应急,再徐徐诊治。各位当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道理。”

    “既如此,我等便在大娘船上叨扰了。”刘秀沉声说。

    “各位在江南遭遇大事,可趁机在这里散散心消解一下,再图东山再起。”雷长夜说到这里,深深望向刘秀和阴丽华,“黄将军虽然有天时人和之助,然,生性狠恶,实不足为良伴,刘兄、刘夫人你们虽然起事失败,若能摆脱此人的拖累,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雷兄,天下变乱将生,各方豪杰,谁人不是生性狠恶的绝世枭雄?”刘秀叹息一声,淡淡反问。

    “各有所志,这也是无可奈何。”雷长夜苦笑一声,与刘秀等人拱手告辞。

    他刚一转身,脑中界面里的信息,呼呼呼直往上冒。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阿秀,你确定你能付清雷长夜的损耗吗?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我粗略算了算,他大概有两百多万贯的资金,如果他真的全都消耗掉救治咱们的宠物,那就是两百多万贯的诊金。我们大概要在江南待到明年,等到江南大战的余波过去,才能刷到这么多现金。老实说,真不想付。不过,将来我们东山再起,怕是离不开他的扶植,所以这笔钱付了收益才更大。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两百多万贯,我算算。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丽华,不用担心,明年咱们就有钱了。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所以说让你多玩点雷公戏,你就不听。你难道不知道雷长夜贩卖长生权才是他最大的生意。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这我知道啊。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你肯定不知道雷长夜是靠卖入画筹来卖长生权的吧?凡是集齐一百枚入画筹,可入画一年,集齐一千枚者,入画十年,集齐一万枚者,永生入画。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入画筹?这应该挺值钱吧。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一千贯一筹,不二价。我在船上看到那些江南公子,简直对入画筹如醉如痴。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我们知道他的这些生意又有何用?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你可知雷公戏里面有排位赛,排位赛分为青铜、白银、黄金、白金、钻石、星耀、王者七等。每一赛季的第一到第五的王者会得到一百入画筹和一枚内含灵宠的彩蛋。凡是在排位中被入画匣认定是使用某个英雄战绩最强者,则会得到十枚入画筹作为奖励。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等等,拿到王者前五有一百入画筹?这就是十万贯啊。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我算过了,如果我们出五个人,拿了王者第一到第五,就是五百入画筹,还有五个彩蛋,只要把彩蛋卖了,又可以赚到五十万贯,这就是一百万贯。如果我们五个还能成为某个英雄的战绩最强者,又能赚到五万贯。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但是我们能把入画筹兑换一千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