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08章
  • 下载
  • “哈哈哈哈哈”妖神兵们虽然变成了妖兵,但是人性尚存一半,一听到主人笑了,都跟着笑了起来。

    只有苏妲己等名为妖神宗弟子,实为大玩家的人吓得脸色铁青,纷纷向后不要命地退,推到一半,以李密和侯君集为首的大玩家直接跑了。

    苏妲己看了一眼药师:“药宫主,永别喽!”她也扭头就跑。褒姒、妹喜早就等不及了,一看会长跑了,她们招呼上所有姐妹,也是撒丫子就跑。

    “哈哈哈,所谓时穷丑现,你这帮江南武夫,临死之际,癫狂失态,止增笑耳!”药师笑着摇头,但是他发现自己突然飞了起来,朝着远离天长县的方向飞去。

    “小玉,回去!”药师微微一愣。这是他座下的斤雀不听主人号令,自行起飞,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他抬头一看,横空一道橘红色的火光掠过。

    他心胆俱裂,扭头观看。一团橘火端端正正砸在饕餮的上半身。饕餮的灭世之口七扭八歪,被这团橘火压得扭曲变形,最后犹如橘子一般,被巨人一脚踩爆。滔天的火焰一下子席卷了整个妖神兵团,所有妖兵都化为火烛,熊熊燃烧。

    药师无法再回头,斤雀驮着他仓皇而逃,瞬间消失在了遥远的地平线上。

    阴丽华和一群驱灵师焦急万分地冲向火场,从饕餮肚子里爆出来的血污中疯狂寻找。不久之后,陆续有驱灵师找到了自己的灵宠。

    这些灵宠都已经奄奄一息,但是六品的功力和灵宠之身令他们勉强扛住了饕餮肠胃的消化。紫凤和紫凰是状态最好的,它们只是昏迷了。它们身上的火羽防止了饕餮胃液的侵蚀。

    天机叟、宝相王和雷神子虽然勉强熬过天雷地火,饕餮吞世的袭击,从血污中爬了出来,但是却落入了阴丽华等大玩家手里。这帮大玩家一个个心情郁闷,手下自然也凶残无比。他们三个被活活剁死。

    最可惜的是,八都兵和黄巢没有那么能扛。他们被从饕餮肚子里炸出来之后,又被天火所烤,全都已经气绝身亡。

    看着他们的尸体,刘秀跪在地上,全身肌肉不停地收缩痉挛,再也站不起来。

    这一刻他只感到贫穷。

    雷长夜看到这里,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刘秀的表演,终于结束了。他知道刘秀最后这一招抢天呼地,实际上是做给天长县内八都兵的家属们和药师看的。以免他能够召唤陨石的神技暴露出来。

    当然,他也有震慑各方残余势力的意思,让他们不敢在天威面前,趁火打劫,对他们赶尽杀绝。试想周围的各方势力看到两次天降正义之后,谁还有胆子过来杀刘秀?难道不怕他再跪拜一次?

    雷长夜收回了内视。接下来的局势该如何料理,就看宣锦和鱼玄机的抉择了。现在天长县和扬州一片混乱,正是白银义从司和安排局拨乱反正,大展神威之时。

    刘秀消耗了两发天降正义,又失去了神将护法符,雷长夜稍微算了一下,觉得他应该没有搞事的玉符了,除非再充值。而且,他的灵宠兵团全都奄奄一息,正是需要雷长夜救助的时候。他们绝对不敢再对白银义从司有什么二话。

    这场在江南的混战,以八都兵全军覆没,浮生会妖将宫主全灭,妖神宗妖兵焚烧殆尽作为结束。所有参与到杀戮中的各方巨头势力都遭到惨重打击。

    唯一毫发无损,趁机坐大的势力就是雷长夜的武盟。

    雷长夜以内视通过阴将之眼眺望着江南的夜色。扬州城和天长县的火势,一点点暗淡下来,应该是宣锦和鱼玄机正在指挥白银义从们施展水符法灭火。

    天长县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成千上万人的哭声。牙兵子女和亲属们正在哭悼亲人的离世。

    不断有船只朝着太湖驶来,那是妖神宗的弟子们在朝飞鱼大娘船奔逃。他们在天降正义的打击下,险死还生,正需要到雷公戏里好好定定神。

    却不知道浮生会里残剩的大玩家们在白起的带领下何去何从。

    雷长夜想到这里,忽然微微一笑,这天下大势,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百零二章 事后理残局

    苏妲己、李密、妹喜等人纷纷登上了飞鱼大娘船。雷长夜亲自来到中层船舱接待他们,指挥侍者将他们引入还处于空置中的贵宾间内修整。

    在人群中,雷长夜还看到了王伯当。他虽然被赶出了半神军团,但是还在妖神宗的编制之中。此刻的他已经能够具备了各种非常经典的网瘾特征,包括情绪低落,面色抑郁、神色焦躁、不由自主地拿着入画匣不停地滑动,痴迷地看着仙隐图中的景致和仙宫中的英雄。

    显然药师以短笛激发妖炼的效力之后,王伯当虽然身体上服从了妖神宗的意志,心理上却还在雷公戏里拔不出来。

    雷长夜知道这样继续下去,王伯当很可能会有行为障碍,放弃自己的社会角色等更明显的症状。这就很好嘛。不用再去当妖神宗弟子了,做一个快乐的网瘾少年呗。这个大唐幻世不需要他努力奋斗。

    雷长夜打了个响指,一位侍者端过来一盘蜀秀零食五件套。雷长夜把这盘零食递给王伯当:“这位是王兄吧?”

    “雷老板,给我的?”王伯当顿感惊喜。

    “王兄看起来很痴迷雷公戏嘛,我就喜欢有人爱玩我发明的法宝,以后有什么想要改进法宝的建议,王兄都可以跟我说。如果建议对法宝的提升有帮助,我可以给王兄免去月费。”雷长夜微笑着说。

    “雷老板仗义!多谢多谢!”王伯当喜出望外,连忙接过零食,连连点头。

    雷长夜看着他蹦蹦跳跳进入单间开始了征战,微微一笑。自从他的神识与仙隐图的灵智结合,他等于有了一位贴心策划,可以即时改变雷公戏的规则和玩法,不断提升入画人的游戏体验。

    现在天下大势消弭,武盟掌控全局,正是雷长夜把自己的雷公戏在江南做大的时候。是时候培养一批骨灰级玩家,把游戏当成事业,为游戏提供持续而积极的反馈,与雷公戏共同成长。

    王伯当现在刚被踢出半神军团,在大唐幻世无依无靠,没有一个人生目标,正适合雷长夜把他发展成第一批骨灰级玩家。

    而且,雷长夜此举也有千金买马骨的意思,王伯当如果在游戏里混得好,自然会吸引更多失意的大玩家聚集到飞鱼大娘船上来。

    这一晚上之后,江南失意的大玩家那可是成千上万。这些都是骨灰级玩家的候选。就看王伯当这只风口上的猪飞得多远了。

    接待完妖神宗弟子,雷长夜又连夜找到了齐可追和楚小岳。他们和整个山塘帮帮众都彻夜没睡,等待着雷长夜的消息。而且,任何人看到天上连续划过两道扫把星,都会吓得睡不着。

    雷长夜向齐可追询问了蜀中工匠们的情况。当初顺江而下的巴蜀工匠绝大部分都陆陆续续到达了苏州,被齐可追安置在吴县的民居之中。

    还有一些工匠在途中可能耽搁了,齐可追也派出一些帮众去迎接,务必让所有巴蜀工匠都安全到达苏州。

    雷长夜叫齐可追和楚小岳明天找到巴蜀工匠族长葛尚川,告诉他开始做北上扬州的准备,他在扬州准备要做的工程,马上就要开工了。他特别嘱咐了齐可追,多带上山塘帮组织和应变能力强的香主。

    齐可追和楚小岳都喜形于色。雷长夜言下之意,山塘帮和苏州的生意会趁着扬州兵变之机,发展到扬州去。任何商团和帮会如果独霸了苏扬两州的生意,几乎等于占了天下生意的六成。他们都有机会成为商行霸主。

    第二天雷长夜召集了所有在船上玩雷公戏的富豪公子们,通告了飞鱼大娘船要去扬州的消息。和他想的一样,这帮玩疯了的富豪公子完全没有下船的意思。至于船上的妖神宗和浮生会弟子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玩雷公戏。

    雷长夜由他们继续玩,继而开放了下层甲板,把已经到达苏州的五千多名巴蜀工匠迎上船。等到山塘帮帮众和商团成员在齐可追和楚小岳率领下上船之后,雷长夜开船以气垫船模式朝着扬州而去。

    自从扬州兵变,战乱的消息传遍了大运河和长江上下。这一天,繁忙的大运河航线变得极为冷清。飞鱼大娘船从太湖进入大运河之后,直接在狭窄的河道上鼓风滑行,也没有惊扰到多少船只。

    在极为狭窄的河道,雷长夜直接充电浮空而行,并升起风帆,靠风力和惯性继续向北航行。

    这样时断时续地行驶了一上午,终于成功到达了瓜洲渡口。

    此时的扬州天长县所有的火头终于被白银义从和安排局成员合力扑灭。江南大营的大火也被暴雨浇灭,可惜火流星威力太强,节帅府和江南大营全毁,附近的民居全部遭到了波及,半个扬州城都损失惨重。

    白银义从扑灭了大火,安抚完牙兵亲属之后,已经由宣锦带队进入扬州,接替扬州节府来维持秩序。扬州缉捕司在白魁带领下与白银义从司合作,趁着各大势力损失惨重之际接管了扬州治安。

    宣秀则带领一队阴将,趁机进入扬州废弃已久的武盟总舵,将这座已经一半坍塌的建筑重新占领。

    扬州残存的各方势力都对雷长夜一系势力的举动产生了关注。如今扬州八都兵覆灭,所有朝廷的势力都没有了。只剩下武盟这个在大唐危机之际建立的江湖组织,拥有朝廷完整的授权,并且在名义上入主扬州立得住脚。

    可惜,武盟虽然在一年多之前已经恢复,但是真正运转的只有蜀武盟和苏武盟,两坛坛主都是蜀山派的人。其他门派的宗主都只是客卿。

    当时他们只是为了追杀鬼王蛆方便,现在看来,棋差一招,满盘皆输。现在武盟的最大势力就是蜀山派代表人物雷长夜。其他人无论是势力还是名望都相差甚远。最头疼的是,雷长夜手里还有代表朝廷查案的监察御史。

    扬州和武盟,现在全都是雷长夜的了。除非现在各方势力强大到最够干掉雷长夜,否则他们就没有任何名义来和他争扬州的大权。

    当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到达瓜洲渡口的时候,整个扬州的百姓都忍不住聚集到渡口朝着仍然漂浮在水面上的大娘船啧啧称奇。

    当船梯搭在渡口岸边之时,五千多名巴蜀工匠在山塘帮众的引领下,浩浩荡荡下船,有说有笑地朝着扬州城行进。这个动静顿时又把暗中观察的各派势力惊呆了。

    雷长夜早就做好了重建扬州的准备?

    难道扬州兵变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雷长夜在齐可追、楚小岳以及所有山塘帮香主们的簇拥之下,走下大船,跟在巴蜀工匠们身后朝着扬州走去。

    一路之上,雷长夜的阴将沿街划下警戒线。安排局的成员们纷纷和阴将们并肩而立,心悦诚服地望着信步走来的雷长夜。

    这些老江湖们本来何等桀骜不驯,看着雷长夜这么年轻随和,都暗自存了不服之心,只是因为鱼玄机的手段厉害才不得不暂时按下不满。

    经过扬州一夜,他们回过头来再看雷长夜的种种安排,顿时心惊肉跳,阵阵后怕。一个能把妖神宗、浮生会和八都兵全都算死的人,安排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他对他们客气,那不是无能,而是本性随和。

    有这样的老板,不下死力伺候,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雷长夜没有去节帅府,而是直接来到武盟总舵,这座建筑昔日曾经被江湖人成为公道堂,可惜在神武派没落之后,公道堂的匾额已经蒙尘好久。

    他刚来到扬州城内,鱼玄机就已经率领白魁和白耀来迎接。她已经为所有巴蜀工匠找到了安置的地方,那就是那条被“神秘豪杰”买下的一条里坊街开明街。这条街此刻已经彻底空了出来,里面躲藏的各路高手都消失了踪迹。

    雷长夜知道这帮家伙都跑哪儿去了。这些所谓高手,就是拥有关中武馆和神武派身份的大玩家,全部听候刘秀的调遣。他们应该已经在天长县被宣锦的白银义从们控制住了。

    这里的主人都被抓,鱼玄机自然也把他们的房产一并没收挪用,在晚唐乱世,这都是常规操作。这条街附近的里坊大概能容纳数千人,正好可以住下五千多的巴蜀工匠,而且还有些地方富裕。

    雷长夜对于鱼玄机的这个安排相当满意。

    鱼玄机和齐可追、楚小岳寒暄之后,迅速招呼他们入住开明街,巴蜀工匠这十几年迁徙习惯了,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安顿下来。

    雷长夜把工匠事务全部交给了鱼玄机,自己则在白魁和扬州八锁等缉捕司人员簇拥之下,进入了武盟总舵公道堂。

    公道堂内宣秀和一大批蜀武盟高层人士全都出来迎接他的大驾光临,人人脸上都带着又兴奋又酸爽的表情。

    这一场天下大势起爆之战,雷长夜早在三年前就开始布局,直到几天前才布置人马应对。他们在扬州天长县埋伏了三四天,本以为要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血战。没想到,竟然会是整晚看戏,到最后所有的敌人自相残杀,全部玩完。

    雷长夜从头到尾的布局,就是为了捡一个现成的便宜。

    这样的主线人物,还有吗?再来一打。

    第三百零三章 安抚诸势力

    “大师兄!”看到雷长夜,在公道堂门口的宣秀冲过去单膝跪地,纳头就拜。

    “哎!宣师弟,岂可如此?”雷长夜闪电般一伸手稳稳抬住了他的身子,“你我师兄弟相称,不得行此大礼,乱了规矩。”

    “大师兄,你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飞鱼大娘船上一番定夺,挥手间八都兵灰飞烟灭,我宣家大仇得报,全都是你的功劳。我宣秀此生此世,愿为大师兄之牛马。”宣秀说到这里,哇地哭了出来。

    这激烈亢奋的情绪,他已经忍了整整一夜。

    自从何昌偷入飞鱼大娘船,讲出了当年宣剑鸿身死的真相,雷长夜和宣锦得出了结论,八都兵全都是灭门宣家的仇人,从那个时候起,宣秀就开始失眠。哪怕是没日没夜的练功,累倒快昏厥,他都睡不着觉。因为压力实在太大了。

    首先就是五万八都兵有多厉害,他从小耳濡目染,知之甚详。这是能够执掌江南大局,让大唐诸道方镇都不敢轻举妄动的顶级军力。可以说哪怕整个大唐所有方镇都派兵来围剿,都不一定能够稳赢八都兵,更不要说是剿灭。

    雷长夜虽然屡次安慰他说他自有安排,但是宣秀却并不相信,只认为大师兄是单纯为了给他缓解压力。

    万万没想到,雷长夜竟然真的活活把八都兵给安排得全军覆没,一个不留。

    再加上节府中一场喋血杀戮。当初杀死宣家满门的牙兵牙将,一个没剩,全都被杀了个一干二净。他和阿姐兵不血刃,光靠旁观就把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复仇任务轻松完成。

    他至今如在梦中。激动、兴奋、颤栗、惊恐各种各样的情绪纷至沓来,令他不能自已。他现在更怕睡过去了,生怕再醒来的时候,扬州发生的一切全都变成一场梦。

    “宣师弟,里面谈。”雷长夜用力抬起宣秀的身子,扶着他的手臂,与他并肩朝武盟公道堂的主厅内走去。

    公道堂主厅已经塌了一半。这公道堂年久失修,又被昨夜天降陨石炸起的飞石和杂物砸中,终于崩坏。

    雷长夜和宣秀在厅内找了一个还算整洁的角落坐下。

    “师弟,刘秀夫妇和黄巢残余势力现在何处?”雷长夜沉声问。

    “他们都被带回了扬州,由阿姐带领白银义从精锐看守于江南大营的校兵场,就等大师兄来定夺他们的去留。”宣秀终于从激动中平静了下来,哽咽着说。

    “好。”雷长夜点点头,“明天我会发动巴蜀工匠开始修复扬州城被毁的街道。首先会修复节帅府和公道堂。等到工程完工,我会让崔钰代表朝廷,正式赐予你们节帅和都指挥使之职。从此,东南八镇,就交给你们姐弟了。”

    “嗯!”宣秀眼中闪烁出精光。这是他们答应过雷长夜的事,要为他治理东南八镇,把江南打造成稳定大唐局面的根基所在。

    “你们这些天抓紧时间休息,我知道你和锦儿为了复仇一事,精神紧张,压力极大,这些日子是你们休养生息的黄金时间。因为等到成为节度使和都指挥使,你们还需要为我和武盟打造一支不输于昔日八都兵的白银义从军,忙碌的日子只会更多。”雷长夜低声道。

    “我明白,大师兄,看我和阿姐的吧。”宣秀神色坚定地点头。

    “好小子。”雷长夜一把按住宣秀的头,揉了揉。当年宣秀刚练金顶横练时,雷长夜也常常糊撸他的脑袋,以此为乐,如今再做出这一举动,却有了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大师兄,既然我现在无事可做,就去叫阿姐把黄巢余孽给你带来吧。”宣秀兴奋地说。

    “好,去吧,把大家都叫来,今夜我们暂时在武盟总舵住下。”雷长夜点头。

    “好嘞!”宣秀一股烟一般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