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05章
  • 下载
  • “啊?”刘秀和阴丽华完全没想到雷长夜还有这种骚要求。刚才英雄相惜的气场全没了。

    刘秀和阴丽华颇为抗拒地看着眼前沉甸甸的盟宝袋。他们都觉得雷长夜的雷公戏特别耽误事,看子辛、东方朔这些人就知道,完全已经忘了自己是干啥的,天天就知道打游戏!

    雷长夜斜眼看着他们,他们那点心思他岂会不知:无非是打游戏玩物丧志嘛。你们那什么志向啊?纯数吃饱撑的,还不如坐下,来一场雷公戏。

    “雷兄刚才所说的投资就是这个?”阴丽华不解地问。

    “是啊。这就算是我花三十万贯从两位手里拉来三千个雷公戏会员。以钱来换两位的服务,这就不算是赊账。如果扬州大事结束,东南恢复歌舞升平,两位可以带着手下们来我这里注册会员,好好轻松一下嘛。”雷长夜笑着说。

    “所以你押的是我们都能活过未来的大战?”刘秀直言不讳。

    “正是。”雷长夜点头。

    “你不怕我们反悔吗?”阴丽华忍不住问。

    “贤伉俪的人品我完全信得过。朋友相交,贵在知心,咱们来日方长。”雷长夜笑着摆摆手,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刘秀和阴丽华互望一眼,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雷长夜根本不怕他们反悔。

    雷长夜的武盟和他的生意在江南已经举足轻重。他贩卖的长生权在未来必然是大唐第一火的大生意。即使他们将来在江南站稳脚跟,也必须加意笼络住雷长夜,保持江南地面的繁荣,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粮饷。

    雷长夜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他们两人起事失败。但是,他既然敢拿三十万贯冒险,就是赌定他们能够安度难关。

    结合雷长夜之前连续卖给他们四枚彩蛋,并提供了浮生会的情报,再加上这三十万贯投资,这说明雷长夜对于他们的获胜很有信心,也对他们表达了足够的善意。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投桃报李,那就有点不会做人了。

    “既然如此,这雷公戏是如何入画,如何把玩,还请雷兄有以教我,我回去也好和我的麾下说道说道。”刘秀心念电转,立刻满脸温和地柔声道。

    阴丽华也满脸含笑地将装满入画匣的盟宝袋拿到手里。

    “来来来,我们到上层甲板的大剧院里慢慢谈。”雷长夜笑眯眯地说。

    刘秀和阴丽华在大剧院里一直呆到黄昏时分才终于如梦初醒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和其他的大玩家一样,他们也被大屏幕上震撼无比的激斗画面惊呆了。

    但是他们毕竟意志坚定,同时心中还顾着刚得到的灵宠,所以没有像苏妲己、张角一样立刻沉迷进去。在大剧院里待到黄昏时分,只是看游戏直播,坚持没有参与进去。

    刘秀和阴丽华心里都彻底明白了子辛等人沉迷的原因。扪心自问,如果他们没有控制住自己,一头钻进这神奇的法宝之中,那就要彻底沉迷了。

    现在天下大势将至,正是一决雌雄的大好时机。他们的主线人物眼看就要与天下最强的势力一决雌雄,而他们也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和玉符来成事。

    这个争天下的游戏,他们就要取得初步的胜利,成为这个位面的人上人。

    他们可不想放弃一切一头扎进这个全新的小世界中重新做一只菜鸟。而且,他们通过雷长夜介绍的规则中发现,这游戏居然氪金不能变强,不能忍!

    “两位觉得这个游戏可还入眼吗?”雷长夜笑着问。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真是大开眼界。”刘秀由衷赞叹。

    “如此有趣的游戏,我定会帮雷兄找齐三千会员,共享此异趣。”阴丽华笑着说。

    “我给两位的入画匣里,任何人只要面对辨身符,即可入画,我会给每个人一天权限。这一天之内,他们可以在法宝中玩个痛快。”雷长夜沉声道。

    “只要他们入画就算是会员吗?”阴丽华问。

    “本来,他们需要到这里来注册交钱才算会员。不过鉴于贤伉俪大事将至,我就通融一下,他们只要入画,就算是会员。只要有三千人入画两位就算完成任务了。”雷长夜笑着说。

    “哦?这么简单?”刘秀和阴丽华惊喜地齐声说。

    “谁叫我和两位一见投缘呢。”雷长夜笑眯眯地说。

    刘秀和阴丽华同时笑了起来,心里打定主意,回去立刻让公会里的人参与一下,只要三千人进了画,就算对雷长夜有了交代,也让他知道他们对他的重视。这样以后,也许真的有机会把雷长夜发展成为他们的手下。

    第两百九十八章 张角送人头

    送走了阴丽华和刘秀,雷长夜连忙来到船主室中,钻进仙隐图,来到图中火焰山附近的。火焰山的山顶上,画中飞鱼大娘船正悬停其上,吴道子正在船头往下看。雷长夜连忙向他挥手打招呼。

    吴道子随手抛下一朵祥云。雷长夜乘着祥云飞上船头,来到吴道子身边。

    “老吴,那只火鼠怎么样了?”雷长夜问。

    “这火鼠炼过之后这么能长,这几日功夫,已经在火里长了几百斤,再这么长下去,一千斤怕是挡不住啊。”吴道子笑着说。

    这只火鼠就是张角托雷长夜照顾喂养的金毛小鼠。雷长夜当初送走张角之后,就把小鼠放到芥子袋中炼制,随后把它带进了仙隐图,让它在火焰山山口不尽之火中快活地玩耍。

    吴道子对这只火鼠也感到兴趣,所以开船到山口上看热闹。

    “希望它长的是毛不是肉啊。”雷长夜笑着说。这火鼠裘可是好东西,若是做成裘甲,那就能多一批不怕火攻的精锐。还有它胸前的金毛,那可是雷长夜最想要的东西。

    在这个大唐幻世,一颗照明弹的威力有多强,谁用谁知道。

    “对了,老吴,咱们用五色果催发出来的新稻米,有没有长出什么好东西出来?”雷长夜想起了他那批宝贵的y双优系列稻米,随口问道。

    “这一次长得很慢,到现在只长高了不到一寸,我想这种人间的种子,长了一茬后,种子再在荒气中生长,又被五色果的催发,反而改变了它们的形态,成了另外一种东西。我现在也看不出是什么,不过能看出来的是,结出来的东西不像是能普及给百姓的。”吴道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雷长夜点点头。他并没有对两次催发的稻米寄太大希望,这主要是为了满足一下吴道子的种田爱好。

    原来按照他的计算,五色果一年一结,一年可催发4000亩田的稻米。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催发的稻米是y双优系列,一亩地可生产十五石稻米。那样的话稻米收成就是6万石。如果把这些作为稻种发给百姓在人间种植,在江南应该够种四十万亩地。

    如果这些稻种结出来的稻谷和原种并没有太多改变的话,一年后全天下就能有y双优系列的种子可以播种。五色珍珠树的效益已经体现出来了。

    雷长夜现在就盼着五色珍珠树赶紧再结一次果,这一次他会把种出来的所有稻谷都用作种子。

    现在他只剩下两三百石y双优种子,可不能浪费了,等到五月下旬买到地,他在江南先种个2500亩地试试水。如果早稻晚稻加起来,一亩地应该有二十石左右的收成,聊胜于无。

    就在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守船阴将给出来的紧急反馈。

    事态紧急,雷长夜匆匆和吴道子道别,从仙隐图中出来,走出船主室,沿着阶梯下船,朝着飞鱼大娘船自带的竹台码头跑去。

    在太湖之上,十几条快船朝着飞鱼大娘船风驰电掣地驶来。船上的人各个背着一个大包裹,浑身浴血,人人都是一脸决然。

    雷长夜微微一愣。他认出了站在快船队最前面一条船上的人。那赫然是张角。其他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很显然,在浮生会里张角做了什么破釜沉舟的事。他们身上这血迹,显然经历了一场大厮杀。

    “雷老板,救救我等!”张角看到他立刻大吼了起来。

    “怎么回事啊?”雷长夜立刻用千里传音问。

    “我们打劫了浮生会的扬州秘库,这些全是我发展的会员,救我们一救。”张角嘶声大叫。

    雷长夜呆住了。这张角真不愧是大贤良师转世,不但把浮生会的大玩家们都发展了,还直接策反了。浮生会的扬州秘库都被他们端了,这是彻底造反了。

    雷公戏真的这么好玩吗?雷长夜觉得这件事完全可以做宣传雷公戏的精神小伙小广告。

    “救你们?谁在追你们啊?”雷长夜扬声问。

    “白、白、白起”张角嗓音都岔了。

    “啊?”雷长夜忍不住想笑。白起这厮可是大玩家,现在能有个中五品就偷笑了,他一个人怎么把这么多大玩家吓成这样吗?白起只有在指挥军队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杀神。

    他觉得这帮家伙纯粹就是被白起这个人的身份背景给吓的。

    就在这时,一道雷电从天而降,轰地炸在排在最后的一艘快船上,船上二十多个人一起被炸上了天,形神俱灭。

    雷长夜眼皮一跳,雷公来了?!而且会隐身。他看着天空中只剩下黑乎乎一坨的人们,心中冰凉彻骨。这些应该都是至少到了四品的大玩家,一个轰雷就被炸成这样,这个雷公妖将的功力好像比山塘街一战又涨了不少,应该有七品巅峰了。

    他连忙转身朝着上层甲板冲去。这些玩家待会儿复活,他绝对不能做出已经看到他们战死的样子,否则他这个bug就穿帮了。

    片刻之后,太湖之上漂满了刚刚复活的大玩家,他们都默不作声地在水里载浮载沉,不敢被任何人发现。

    幸好此刻的飞鱼大娘船上人们都在看大剧院里的表演,所有声响都被投影屏幕上的激斗声掩盖。这些大玩家重新复活,不需要改变太多土著的记忆。

    雷长夜跑回船主室,迅速拿出一个盟宝袋,然后一溜小跑冲上了上层甲板。从船侧冒出头来向太湖中心望去。

    “哎!!雷老板,救我们一救。”张角朝他再次高喊。

    “怎么回事啊?”雷长夜再次用千里传音问。

    “我们打劫了浮生会的扬州秘库,这些全是我发展的会员,救我们一救。”张角嘶声大叫。

    “救你们?谁在追你们啊?”雷长夜继续明知故问,他偷偷从盟宝袋中取出了汪芒给他造的另一杆轨道枪,然后把三枚自己新制的神霄五雷符绑在了枪内的白骨箭上。

    “白起!白起!他是妖童!他有妖将!”张角嘴皮子极其利索地把所有关键信息全都说了出来,生怕雷长夜反应再慢一拍。

    “难怪这帮人怕成这个样子。”雷长夜点点头。八大妖将每一只都能与一个方镇的兵马周旋。这也是浮生会力量的象征。现在为了即将到来的扬州大战,浮生会的妖将们又被乱世人给强化了,威力更加恐怖。

    而且白起并非鲁莽之辈,他敢追张角到飞鱼大娘船上来,自然有完全的把握。他带来的妖将,估计不止一个。这也是为什么雷公处于隐身状态的原因。应该有另一只更强大的妖将为他施展了隐身法。

    一只隐身的雷公妖将,那就更可怕了。

    不过可惜,刚才雷公妖将打雷的时候,雷长夜看到了它的出手。雷公妖将打雷,往往是双手大锤在胸前碰撞,以此发射雷电。雷长夜曾经看它在山塘街出手,就是这个姿态。只要反向追踪雷电的轨迹,就能大致猜出雷公的所在。

    而且,雷公妖将应该被改了记忆,忘记了自己刚才已经打了一个雷。所以,它现在还待在原来的位置准备刚才的雷击。

    雷长夜缓缓举起轨道枪,朗声道:“何方妖人在此作祟?”

    他嘴巴上问着,手里的枪却已经发射。轨道枪的发射只需要雷长夜动念就行,悄无声息,快若闪电。嗡地一声,电光一闪。他手里这只轨道枪瞬间发出高热,枪杆扭曲。雷长夜连忙丢下枪,又从盟宝袋里拿出另一杆轨道枪,做好发射准备。

    轰地一声巨响。一团血光从空中爆开,犹如天空飘来一朵血云,在太湖上下起了血雨。那是雷长夜第一枚神霄五雷符击中目标,炸开了。

    紧跟着又是一声雷霆轰鸣,天空中出现一连串的透明涟漪。第二枚神霄五雷符也引爆了。

    雷长夜紧张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湖面。片刻的静寂之后,轰地一声雷鸣惊天动地。第三枚神霄五雷符炸开了。

    一条乌黑粗大的蛇尾在空中缓缓显现,它的蛇身之上,是一片锯齿形的血污。它的上半身没了!

    轰哗啦!漆黑的蛇躯轰然落水,溅起喷泉般的水幕。连天水幕在空中悬浮片刻,如瀑布般降落,发出一片气势磅礴的水声,一道水环在太湖上涌起。随着水环乍现,雷公残剩的一半蛇躯缓缓漂浮到水面上。

    在雷公残躯之后,一只花额金身,齿牙修长的虎状妖将猛然现身,它的身上包裹着一团若隐若现的霞云,这团霞云漫射着周围景物的光芒,犹如装甲般附着在它的身上。

    这只妖将身上瑟瑟发抖,虎目中满是恐惧。随着它的身子颤抖,它身上的霞云忽聚忽散,无法形成完整的整体。

    雷长夜眯起眼睛。这是一只孟极。传说中盗梦的神兽。传说它可以幻化成各种样子,原来它身上有这种霞云作为隐蔽结界,等同于隐身术。

    从它的表现来看,这霞云结界似乎和它的心灵状态契合,一旦产生恐惧,霞云会破碎,隐身法也就没了。

    在孟极的背上,坐着一位浑身黑甲的武士,他一脸震惊地看着举枪瞄准的雷长夜。

    此人正是白起。

    第两百九十九章 扬州炸锅了

    “你就是雷长夜?”白起扬声问。

    “正是在下。”雷长夜举枪瞄准,语音悠闲,就仿佛一位打为乐的闲人。

    “”白起以阴戾而深沉的目光扫视着张角等人。他们已经争先恐后地在飞鱼大娘船的竹台码头停船上岸,一股脑地朝大船上跑。

    白起冷冷地望着雷长夜:“不知道先生缺钱至此,先生大可向我家主人好言相商,我家主人慷慨豪迈,自会与雷先生做一笔好买卖。”

    “等到你家主人入主扬州,我雷长夜自会登门拜访。”雷长夜淡淡地说,“现在江南无主,各人只顾眼前,我也是能拿多少是多少。”

    “哼,先生好手段,白某人受教了。”白起没再多说。现在的情景,只要全身而退,就是胜利。雷长夜的枪能轰杀雷公,杀他自然也没问题。他死了没什么,这孟极要是死了,那就连棺材本都亏没了。

    在浮生会即将到来的战斗中,孟极是最关键的力量。

    白起瞪着血红的眼睛望向张角。可恨他没有把他永远诛杀,放走了这个祸害。现在他可把浮生会的大事全都给耽误了。

    本来白起听说秘库被抢之后,第一时间调度了两员妖将,坠在张角等人的尾巴后面,想要看看他们背后的老板是谁,然后集合两名妖将之力将他们全都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