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02章
  • 下载
  • “怎么来这么多人?”张角忙问。

    “唉,最近大家闷出鸟来了,一听说有玩的,都偷偷跑出来见识一下。反正没出扬州,没进青楼,白起他也管不着。”陈胜冷笑着说。

    “大哥,这里四百人,我们都发完了,人手一个。这一年的贵宾会员,大哥你真的说了算?”张宝追问一句。

    “包在我身上,几位兄弟,果然给力啊。”张角喜出望外。

    “得了,别废话,说说怎么玩。”王世充冷冷地说,“听说要神识和身子分离?”

    “没错”张角不二话,迅速把入画之法陈述了一番。

    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用法可疑,迟迟下不了决心。

    “各位,我亲自来演示,大家瞧好了。”张角让张宝做护法,自己一头就钻进了入画匣中,开始了一场雷公戏。

    众人一起聚集到张宝周围,探着脑袋观赏张角在画中的大杀四方,各个看得呼哧带喘。尤其是那些女英雄们喝骂尖叫的声音,真刺激!

    “我来我来我来!”众人看到张角出来,纷纷急切地大叫。

    “别急,别急,一人找两到三个护法,别乱来,踩着别怪我。”张角举手大叫。

    片刻之后,荒寺的草地上躺了几十个人。

    第两百九十三章 发展大会员

    张梁、张宝这些张家人那和张角一样,能大杀特杀已经美得不要不要的。但是,王世充、刘武周、萧铣等人都是一方霸主,本身沙场经验和武功都不差,平常的厮杀根本满足不了他们。

    而陈胜和吴广则是当年揭竿而起大闹了大秦朝的造反王,秦王朝都掀翻过,雷公戏给的这点胜利,对他们而言,实在不够看。

    他们玩完后觉得,虽然不错,但是比起大唐幻世即将面临的战斗,那是差点意思。这一次跟着浮生会作战,一下子如果能造出一百个妖将,那就能把整个人类明掀翻,建立起妖族的明,把整个世界变成他们奴隶场。

    这比起改朝换代还要刺激得多。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仙隐图的时候,一场新的排位赛找到了他们。他们觉得还要来吗?这帮入画人输得还不够吗?那就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大玩家的实力。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耻辱的失败和比失败更耻辱的胜利。

    这是一场让他们重新品尝到当年蓝海星位面耻辱的战斗。

    陈胜、吴广想起了他们在沉迷享乐之后的惨重失败,刘武周、王世充和萧铣则想到了他们与大唐战神激战的绝望。而童环和金甲则想起了他们与二十五路总兵苏盖苦战的悲惨往事。

    尤其最后几个队友对他们的残酷评价,更让他们心火大胜。

    绝对不能让玩雷公戏的王八蛋看扁了。他们重整旗鼓,再次杀入雷公峡谷。

    这一次,他们开始老老实实研究起雷公戏的讲究来,一点点摸索升品和合成魂核的规律。但是,光是一场两场比赛他们根本研究不透。

    他们的队友永远走在他们的前列,就算是赢得比赛,他们也只是全程旁观,有的时候,他们甚至觉得队里有一个高手比对方有一个高手还郁闷。因为他们根本捞不到任何战斗,全都是在己方高手背后吃尘。对方有高手至少还能被人秒杀一把。

    连续到了几十场,这几个人感到自己沉浸在雷公峡谷里出不来了。兵线、防御塔、野怪、战斗路线的选择,战友的配合,还有灵宠的配合,这都让他们无限着迷。这种着迷甚至淡化了他们对一局胜负的执着。

    他们想要的不再是一场胜利,一场雪耻,一场大杀特杀,他们想要的是永远大杀特杀下去,通过千百场壮怀激烈的胜利,登上雷公戏荣耀的巅峰,成为雷公排位赛的王者!不,他们要成为第一王者,成为众王之王。

    也许,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会付出五年,十年,甚至永生的时光,他们也欣然愿往。因为,向着这个目标努力而产生的沉浸感和专注感,已经足以让他们着迷。

    突然间,所有沉迷在雷公戏里的浮生会成员全都被粗暴地踢出了入画匣,他们的神识昏昏沉沉返回了自己的躯体,但是他们的条件反射仍然沉浸在雷公戏中。

    这就导致当这些人站起来的时候,他们都是下意识摆出了画中英雄各种绝技的起手式。

    “怎么回事?”

    “突然就被赶出来了?”

    “还能这样吗?我自己的神识居然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还能进去吗?”

    “进不去了怎么整!”

    “嚓,张角呢?张角呢?”

    被赶出来的人急得到处找张角,但是张角已经无影无踪。荒寺的门口,站着白起以及妖魔联盟的所有高层大玩家。

    “你们干什么呢?”白起冷然问。

    “”众人沉默地闭上嘴,不想做出头鸟。但是他们下意识地并肩站在一起,挡住了丢了一地的入画匣。

    这给了白起一个错觉,他们想要并肩对抗他。这让他的眼中杀意如霜。然而,他并不能够杀他们,除非他能把这帮大玩家都绑起来,锁在棺材里,丢进长江。让他们无限复活,死亡循环。又或者,在一个大庭广众之下,让上万大唐土著目睹他们的处决。他们的玉符绝对没办法改变这么多土著的记忆。

    不过,他目前还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更何况浮生会的大计就在眼前,决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而自毁长城。

    “都回去继续潜伏,大事将起,我们一刻也不能疏忽。”白起努力放缓了声音。

    “是”众人面面相觑,同声道。

    “还不走?”白起冷然道。

    张梁、张宝带人挪到队伍的前列挡住白起的视线。其他人偷偷捡起地上的入画匣揣在兜里,纷纷低头走出了荒寺。

    白起回头望着这帮人的背影,微微皱眉,他感到他们身上的气息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他用力摇了摇头,最近江南各方势力斗法越来越频繁,他神经紧张得太久了。

    白起环视了这个荒寺片刻,发现已经人影皆无,也带人走了。

    他走了之后,张角才从荒寺庭院里的一口枯井中爬了出来。他被白起守尸了半个月,对于他身上散发的杀气太熟悉了。在荒寺里替张梁张宝等人护法的时候,一感觉到白起来了,立刻跳到枯井里躲了起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雷长夜也感到这帮人玩了一整晚,大概已经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是时候断网让他们感受一下瘾症发作的痛苦了,于是将他们踢出了仙隐图。

    他的这个骚操作,正好让这帮网瘾青年有时间藏好入画匣,避免被白起发现。

    张角爬出枯井后,绝对不敢离开这个荒寺。因为这里刚被白起看过一遍,正是扬州最安全的地方。他在这里一直躲到二更时分,苦思冥想着接下来怎么办。

    但是,荒寺里再次出现了一堆鬼鬼祟祟的身影。张角吓得再次想要跳进枯井。

    “大哥莫慌,是我们!”张宝的传音入密传来。

    “是你们?怎么又跑来了?”张角有些吃惊。白起已经查过这里一次,并且警告过众人,他的手段何等厉害,怎么张宝这帮家伙胆子这么大,还敢来。

    “大哥,我们想了想,猜到你还在这里,所以全来了。”张宝激动地说。

    张角探头一看,昨天夜里在这里玩雷公戏的四百多人全来了,一个没落下。

    “你们干什么?还想要再玩?不怕被白起抓住?你们可别连累我啊。”张角很慌。他可不能再被杀了,一点玉符都没有了。

    “张角哥哥!”金甲一把揽住张角的肩膀,“你这雷公戏怎么进不去了?我们尝试了一天都钻不进去,是不是摔坏了?”

    “对对对,张角哥哥,给我们看看呗!”童环也凑了上来。

    “起开,让我们先来,给我们看看这个。”陈胜、吴广挤到他们前头,将手里紧紧攥着的入画匣伸了过来,恨不能拍到张角的脸上。

    张角在众人你推我搡之下,不得不拿起他们的入画匣,装模作样地看了看。

    “啊,我知道了。”张角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个是雷老板设下的禁制。”

    “他这是何意啊?”陈胜忙问。

    “各位,这雷公戏可不是免费的,一个月的会员是一百八十八贯。昨天晚上让你们玩那么久,已经是雷老板格外开恩了。”张角低声说。

    “他缺钱想疯了?一百八十八贯?我给他一百八十八个嘴巴。”吴广大怒。

    “各位,不付钱,别想玩。钱财而已嘛,都是身外物,心情舒爽最重要。”张角连忙说。

    “江南现在哪儿有这么多钱?大家全都闹钱荒呢!”陈胜摊手,“我们刷玉符都换不到钱了。所有钱都拿去买装备,买宝材,乱世人准备开炉炼妖,不知道消耗多少天材地宝。我们既要资助浮生会围江南大营,又要资助宝宫宫主维持融妖炉,现在浮生会的人各个身无分。”

    “这也无妨,要不说雷老板体贴呢?”张角眉花眼笑地说,“各位我这里还有两千一百个入画匣,只要你们谁能发一百个入画匣给浮生会的同僚,就可以得到一年的贵宾会员。不但免费入画,而且吃喝全免,在飞鱼大娘船上,你就是大爷。”

    “发一百个?拿来拿来!”陈胜、吴广、刘武周、萧铣、王世充全都往上凑,他们人人手下管着一百多个大玩家,发一百个入画匣简直不要太简单。

    童环和金甲也抢了一百个入画匣,他们两个爱交朋友,亲信死党也不少,好歹能凑一百人。其他人也拿了不少入画匣走,尝试着发发看,说不定互相合伙凑一凑,就能发满一百人。

    剩下都是知道自己绝对凑不足一百人的浮生会玩家。他们不怀好意地看着张角,如果玩不了雷公戏,他们绝对要来硬的。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想怎样?”张梁、张宝、张燕和臧霸连忙护住张角,现在张角就是他们的大爷,没有他的见证,他们在雷长夜面前可得不到一年贵宾会员。

    “张角哥哥,我们都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不如哥哥给指条明路吧,总不能让我们玩了一天就不给玩吧?这也太损了!”一个大玩家冷冷地说。

    “就是就是!”众人纷纷围拢过来,气势迫人。

    “各位,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仅供参考啊。”张角心里一发狠,露出一丝阴沉的微笑。

    第两百九十四章 瞄准老婆本

    听到张角的话,众人顿时来了兴趣,支棱着耳朵听。

    “这里有没有守宝明王扬州秘库的朋友?”张角眯起眼睛问。

    众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八个模样最不起眼的大玩家身上。这八个大玩家从一开始就坚定不移地刷宝明王这个人物,现在已经是宝明王最信任的守库人。

    “宝明王的秘库中最近定然装满了天材地宝,换成金饼子,足够大家一人分个几千贯了吧?”张角咬牙问。

    “张角哥哥,你疯了,打劫浮生会自己的宝库?白起会把你绑在棺材里沉江的!”张宝大惊。

    “哼,现在的我,他捅我一刀,我就活不过来了。那又如何?我已经找到更好玩的地方,这个狗位面,我特么早就玩腻了。我不打算回来,要去飞鱼大娘船玩到天荒地老。告别大唐朝,共享画中身,各位如果没这个心,就别想着玩雷公戏!”张角脸色狰狞地说。

    荒寺之内的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了片刻,都望向那八个守库人。

    “干了。”这八个守库人咬牙道。在这个位面,他们都是掀不起波浪的小虾米,但是在雷公戏里,他们却可以成为全场的焦点,大杀特杀。为什么还要在这个狗位面混?干脆豁出去干一波大的,然后退休!

    “各位,我和诸位兄弟合起来手里有五个盟宝袋,足够装下上千斤的宝材。大家在这里歃血为盟,所得一切,我会和兄弟们均分,大家反了浮生会,同去飞鱼大娘船,玩个痛快。”张角双目血红地瞪视着众人。

    “愿与张角哥哥同生共死。告别大唐朝,共享画中身!”众人激动地齐声低吼。

    在浮生会暗潮涌动的同时,阴丽华乘坐着她最钟爱最得力的灵宠紫凰小凤凰落到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上层甲板上。

    她的到来顿时引得上层甲板上看雷公戏投影大屏幕的富贵公子们群体尖叫起来。他们虽然已经习惯了飞鱼大娘船飞天的传奇,但是凤凰天降还是第一次见,而且凤凰之上还下来了一位风姿卓绝的仙女!

    这飞鱼大娘船果然上通仙宫啊。富贵公子们纷纷围到阴丽华周围,有些虔诚修道的公子已经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雷长夜看到阴丽华到来,连忙派出一队阴将排列在她两侧,为她护驾,以免她被这些富贵公子打扰到。

    阴丽华被雷长夜迎到他的船主室。在他船主室的桌面上,已经放了四枚色彩鲜艳,流光溢彩的彩蛋。这是他从第一,第二波炼制剩下的十一只高品质彩蛋中选出的,都是已经看到胚胎的彩蛋,随时会破壳。再不设法卖出去,就要自己领养了。

    阴丽华算是除了蜀武盟之外见识过彩蛋最多的人了,她一看就知道这四枚彩蛋色泽华丽,与紫凰的蛋壳大同小异,孵出来的小东西,绝对差不了,二十五万贯一枚物超所值。

    她满意地点点头,把手中的盟宝袋递给雷长夜,里面装着足以兑换百万贯铜钱的金饼子和南珠。雷长夜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点算清楚,小心地以盟宝袋收好。

    他把四枚彩蛋以育婴袋包裹好,又小心地放进阴丽华的盟宝袋中,温声道:“这几个彩蛋都即将孵化,需立刻找到主人领养,万勿疏忽。”

    “雷兄有心了。丽华心里有数。”阴丽华微微一笑。

    这个时候,上层甲板上传来震天的欢呼声。阴丽华一惊,侧头朝窗外看了看。

    “刘夫人莫慌,只是一群富家公子在雷公戏里打排位赛。”雷长夜微笑着说。

    “哼,江南兵戈将起,百姓活于水深火热之中,这帮富家公子却只知享乐,不知忧国,这大唐朝的气数,真是尽了。”阴丽华淡淡地说。

    “刘夫人忧国忧民之心,真是让雷某钦佩。”雷长夜不动声色。

    “雷兄,若是有朝一日,江南方镇新主诞生,愿以毕生之力拨乱反正,安定天下,不知雷兄可愿助其一臂之力?”阴丽华沉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