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01章
  • 下载
  • 雷长夜微微一惊。芥子袋这么不淡定,这还是第一次。他凑近了仍然是鹤形的黄鹤看了一眼。

    突然间,黄鹤的腿像人类的膝盖一样盘膝而坐,两只翅膀也可以折叠过来,翅膀上长出了两只手掌,还能捏了个法诀。

    它身上的气息滚滚如潮,冲击着雷长夜,令他感到一阵阵极大的压迫。这是暴动的八品气息。

    黄鹤要升品。难怪芥子袋一口就把它吐了出来。升品的修行之人需要吸收天地精华,熔铸体内的真气,如果芥子袋还装着它,它吸收的可就是芥子袋内的精华了。

    八品黄鹤吸纳的精华量,那是相当可观的。芥子袋的灵智不傻,自然不想吃这个亏。

    雷长夜叹息一声,他本来想要休息一个晚上的,看来他要一晚上陪着黄鹤为他护法了。

    不知不觉之间,长夜过去,晨曦来临。一道阳光从船主室的窗户照进来,照在盘膝运功的黄鹤身上。它突然全身骨节嘎达嘎达乱响,全身上下闪烁出与阳光同样的金光,身上的羽毛一根接一根在金光中融化消失。

    “哇飒!”黄鹤双翅一展,一腿上抬,一腿独立,从地上倏然立起。

    随即金光消散,它的外形土崩瓦解,随着金光消失,化为一名呈金鸡独立站立的六七岁小男孩,而且还没穿衣服。

    “哈哈,看我精不精神!”黄鹤得意地仰天大笑。

    雷长夜笑着看着他,沉默不语。

    “怎么,嫉妒吗?你羡慕不来的。”黄鹤得意忘形继续大笑。

    雷长夜还是含笑不语。

    “你看我干嘛?等什么呢?”黄鹤奇怪地问。

    “再等一会儿就来了。”雷长夜说。

    “什么会来?”黄鹤渐渐感到有些不妥,他把高抬的小腿放了下来,下意识地护住下体。

    “羞耻之心。”雷长夜笑着说。

    “衣服、衣服、衣服、衣服有衣服没有?”黄鹤小脸通红,前所未有的羞耻感突然来袭,让他无所适从。当人类一点都不好玩!

    雷长夜低下头拿起他百无聊赖之际用整晚缝的短裤和衣服,丢给黄鹤:“穿上吧。还真变成了个小孩。”

    黄鹤大喜,连忙抢过小衣服小裤子喜滋滋地穿上:“你未卜先知是怎么滴?怎么知道我会变成个小孩?”

    “我不知道啊。但是这一晚上时间,我只能做出小孩衣服,大人的,我需要两晚上。”

    “那万一我变成个大人怎么办?”黄鹤忽然有点后怕。

    “那我就可以看看你怎么把六岁的衣服穿到身上,一定很有意思。”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你嚓。”

    黄鹤现在太高兴了,来不及和雷长夜计较:“我要去找你女儿去,让她看看我进化出来的样子,哈哈哈!”

    他兴冲冲地转头冲出门去,他跑步的样子还是一副鸟样,身子在前面跑,两只胳膊拖在后面,懒洋洋地飘着。雷长夜看得一愣一愣的,除了在火影里,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跑步的。

    就在这时,他的仙隐图里终于有动静了。数十个气息特异的神识进入了战区。张角成功了,他成功说服了至少几十个四品往上的高手进入了雷公峡谷。能有这个品阶,张角还认识的,只能是浮生会的大玩家。

    看来张角在妖魔联盟里还是有一点人脉在的。

    雷长夜调动仙隐图神识,瞬间给这几十个高手都排上了雷公戏“机托”。第一场大戏,必须像他为张角准备的那场战斗一样,打得有来有回,几经周折才让他们大杀特杀,这样才能有吸引力。

    经过几轮鏖战,浮生会里几十个高手都享受到了和张角一样纵横沙场的乐趣。很快的,绝大多数高手坠入沉迷状态。不过,有七八个高手打完反而觉得没意思,透出一股不想玩的心思。

    雷长夜顿时锁定住了他们。这七八个高手全都拿了十几杀的成就,显然他们都是喜欢艰难挑战的大玩家,太容易胜利的战斗根本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

    雷长夜设计的机托战虽然打得有来有回,但是在他们看来还是过于简单,没有挑战性。

    雷长夜微微一笑,可以嘛,有性格,他喜欢。趁着这几个高手准备退出入画匣的瞬间,雷长夜突然向这七八个高手所在的雷公峡谷基地里释放了一道符法。

    他们同时看到一行大字在天空飘过:“各位表现出色,恭喜进入排位晋级赛。”

    “比赛?来就来,谁怕谁。”这是那七八个高手内心的想法。他们不约而同地一起重回仙宫,继续挑选他们中意的英雄。

    神识一旦进入仙隐图,就会自动来到仙宫中选中的英雄体内。如果入画人想要玩第二场,都不需要重新回到身体之中,而是回到英雄聚集的仙宫,再次选择中意的英雄。这样也就免去了入画人在仙隐图和自己的躯体之间来回横跳的麻烦。

    雷长夜凝思苦想,觉得还是把这七八个高手排在一起实力比较相当。同时他也控制神识随机控制了几个英雄,混在其中,伺机给他们制造麻烦。

    这场较量可谓天雷勾地火。因为这七八个高手本来作战经验就相当,而且在战斗中也喜欢动脑子使坏,所以彼此间一较量,立刻认出了彼此使的坏,这就打出了真火。

    只见他们互相之间越塔追杀,横越兵线,深入野区,在大小龙坑七进七出,什么样的骚操作都出来了。

    一开始的时候,整个雷公峡谷就看这几个人在倾情表演,打得脑仁子都出来了。就在他们杀得忘形之时,一直猥琐发育的雷长夜“机托”突然发力,靠着吃兵线攒下来的钱,一下子养出两三只神宠,追着这七八个人一顿好杀。

    雷长夜的“机托”两边都有人,所以是杀这七八个高手的同时,互相之间还会大打出手。

    “机托”之间的血拼,有神宠的助攻,有战技的较量,也有对英雄理解的比拼,各种各样的技能连招,神宠和人的互动,大招与大招之间的博弈,精彩纷呈。

    而“机托”杀这七八个浮生会高手则是一个闪烁上前,然后转身离去,瞬间剩下一地死尸。

    这七八个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浮生会高手光顾着打群架,没有在兵线上发育,此刻面对成长起来的“机托”们就好像一队农民对上超级赛亚人。

    两刻钟后“机托们”在双方队友的目瞪口呆中展开基地攻防战,终于决出了胜负。在这场天崩地裂,惊险万分的战局中,七八个浮生会自命不凡的高手,全程泡泉水旁观,到最后被杀得连小兵都不如。

    他们之前表现出来的骄傲,被雷长夜的“机托”们踩在脚底下反复摩擦。但是雷长夜觉得这样还是不过瘾,他还让“机托们”对这几个高手发出了嘲讽。

    胜利一队的“机托”冷笑一声:“你们几个废物躺平了就行,有我包赢。”

    失败一队的“机托”则破口大骂:“你们这几个废物没这本事,就别来玩雷公戏,丢人!”

    浮生会这七八个高手同时怒发冲冠。这一刻,雷长夜能清晰地感受到,祖安之魂在他们的神识中疯狂生长。

    第两百九十二章 张角的直销

    张角与浮生会故旧的重新联络一开始并不是很顺利。白起身边任嚣、李信、王龁、司马靳、蒙武都是对白起特别敬畏和忠心的老兄弟,守尸半个月那段黑暗时光,他们都是冲杀在前。

    张角被赶出妖魔联盟公会之后,以前一直围着他转的张梁、张宝、张燕和臧霸都失去了乱世人的信任。宝宫宫主宝明王在白起影响下,也对他们非常看不上眼。

    张角尝试过用旧有的途径去接触自己的老部下,但是全都被白起严丝合缝地防死,根本无从下手。

    然而白起,甚至是乱世人都不知道的是匠宫宫主天机叟和妖宫宫主雷神子的变化。自从上一次对抗药师失利之后,乱世人对他们屡次怒叱责骂,甚至将他们匠宫和妖宫的精锐全部调入宝宫。八大妖将更是只由乱世人和白起两人拥有直接调度权。

    这一系列的举动已经让天机叟和雷神子对乱世人失去了忠心。他们开始秘密发展手下的死党。张角也被列为发展的对象。他虽然被赶出了妖魔联盟,但是明面上并没有离开浮生会。

    所以在天机叟和雷神子的眼中,张角仍然是浮生会扬州分舵的前舵主。张角的扬州分舵自然早就被白起的亲信李信接管。不过天机叟和雷神子也只认为这是白起在执行乱世人的命令,将分舵大权交给亲信,并不知道张角已经被杀了半个月,早不是浮生会的人了。

    张角找不到自己的老部下,但是可以找到老上司啊。于是他找到了天机叟和雷神子。以前天机叟和雷神子的亲信就秘密接触过他,所以他和这两个浮生会失意的老宫主一拍即合,同意做他们的亲信,并帮助他们拉拢同道,引为臂助。

    此时的浮生会内部,士气高涨。白起麾下一堆精锐大玩家全部被白起逼迫,强制氪金,消耗巨大地升到了四品巅峰,争做乱世人麾下妖童部队中的一员。

    这些人在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妖将的训练者和引导者,也就是浮生会内手握大权的妖童,类似于牧童,不过他们放牧的是妖。妖将听从乱世人这位融妖炉之主的摆布,不过平日里的起居和照料需要妖童辅助。

    而妖童在妖将参战的时候,也可以具体指挥妖将做一些战术应变,可以说是妖将的战斗参谋。

    做了妖童之后,权柄大增,在白起的策划下,他们会找准机会在战斗中升到五品,然后反噬其主,杀了乱世人,成为真正的乱世妖魔军团,正式开始平天下的旅程。

    白起是不会让自己的野心再像上一世那样无故中断。他要一直杀下去,直到自己成为天下妖皇。

    天机叟和雷神子也被这高昂的士气激励,认为扬州一战是他们趁机从宝明王和白起手中夺走妖童兵团的契机,只要他们聚合一批亲信夺到足够多的八都兵子女,他们就有机会重回浮生会权力中枢,甚至与乱世人分庭抗礼。

    张角就在他们这股子热望的照拂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重回了浮生会,并惊喜地见到了同样被天机叟和雷神子引为亲信的张宝、张梁、张燕和臧霸。

    这几个难兄难弟在浮生会里混得也是相当不如意。首先就是因为妖魔联盟里其他的大玩家因为白起的重用而混得风生水起,格外滋润。而他们则因为和张角有关联和被打压得要啥没啥,而且公会的贡献还必须得做。这就很气。

    这一气之下,他们也秘密投了天机叟和雷神子做顶头上司。

    结果他们的顶头上司天机叟和雷神子也是两个很丧的主线人物,平日里小酒一喝,一把蜀秀零食一吃,一口气能和亲信们抱怨一整个晚上。

    整晚上的话题综合一句话:山塘街一战,我真傻,真的。

    最可气的就是蜀秀零食他们还得巴巴地跑到苏州给这两位爷买回来,花的还是他们自己的钱。

    他们真的还不如就跟着张角混,然后登高一呼,苍天当死,黄天当立,反了反了,大杀一年,死就死吧。

    张角偷偷回来见他们,他们还有点小兴奋。

    “兄弟们,我给你们带来些好玩意儿。”张角和他们兴奋地寒暄一番后,立马从兜里掏出四个入画匣,每人一个分了出去。

    “哎哟,大哥,你怎么把这东西带到扬州来了?”张宝有点吃惊,“白老大说了,这东西是武盟迷惑江湖人的小把戏,让人玩物丧志,谁玩这个,谁就是叛徒。”

    “他白起算个什么东西?”张角眼睛瞪起来了,“在蓝海星位面,他是杀人魔王,在大唐幻世,他特么就是屁。我现在改主线了,我跟雷老板混,我是他的人。雷老板是谁,我跟你们这么说,他才是真正的神人。”

    “大哥,你莫非吃了雷长夜的药了,说起胡话来。他不过是中五品,没啥可怕的。”张梁笑了。

    “非也。主线人物讲的是脑子,可不是武功的品阶。黄巢也不过中五品,你们怕不怕?”张角冷笑着问。

    众人一阵沉默。

    “雷老板的雷公戏,比大唐幻世这个位面都好玩。玩完这个雷公戏,你们就会明白,这狗位面其他东西都是垃圾。”张角说完把入画匣打开,让他们亲眼见识了里面的景致。

    “喔!这入画匣里面这么多好景儿!”四个人一看就入迷了。他们的手指头在仙宫里的人物中滑来滑去,一滑到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就会冒出来,做出一番超级炫酷的武打动作,然后说出几句非常上头的台词,听得他们热血沸腾。

    “哼哼,想要入画吗?”张角眼珠一钻,眯着眼问。

    “真的能吗?”张燕抢着问。

    “当然可以,我还能教你们怎么入画,不过你们需要为我做一件事。”张角淡淡地说。

    “等等,大哥,如果说是要你重回妖魔联盟,我们都没辙。白起要钉死你,他起了杀心的人,谁都救不了。”张宝苦着脸说。

    “我特么根本不想回去,以后我进蜀山萌,比在妖魔联盟混得可爽多了。”张角不屑地说。

    “哦?那你要我们做什么呀?”

    “我给你们一人一百个入画匣,你们要把这些入画匣全部发给咱们妖魔联盟的人,让他们找我学入画之法。”张角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四枚雷长夜临走赠送的盟宝袋,在里面装了各一百个入画匣,递给他们。

    “发一百个人那么多,这太难了。”张梁等人纷纷说。

    “你们啊,真是不知道千载难逢的机遇就在眼前。”张角皱起眉头叹了口气,“雷老板说了,凡是能帮他发展一百个雷公戏会员的人,一人奖励一年的贵宾会员资格。”

    “”四个人看着他不说话。狗屁贵宾会员资格,对他们毫无意义。

    “你们大概不知道贵宾会员资格是干嘛的吧。”张角神秘地一笑。

    四个人一起摇头。

    “那就是在飞鱼大娘船最顶层甲板的贵宾楼,享用一年的天景房,免费进入雷公戏,还可以在这一年里无限享用蜀秀零食和自助餐。”

    “等等你是说免费享用蜀秀零食吗?”张宝等人齐声问。

    “是啊,怎么了?”张角还想要解释雷公戏怎么怎么好,结果他发现四个人已经拿起盟宝袋转身跑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四个人这些日子费劲巴拉帮助天机叟和雷神子买蜀秀零食下酒,在旁边看着流了半个多月的口水,就是吃不到。如果说雷长夜当年在苏州的饥饿营销的效果是一成。现在他们感受到的效果就有十成。

    张角无奈,只能在原地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结果张宝屁颠屁颠跑过来,一把拉起他:“走,大哥,我带你去个地方。”

    张宝带着张角偷偷摸摸进了扬州一做被荒置的寺庙之内。寺庙里密密麻麻站着足足几百个人。

    张角定睛一看,不但有很多妖魔联盟的外围玩家,甚至还有几个核心成员,光是他认识的,就有陈胜、吴广、刘武周、金甲、童环、萧铣和王世充。

    他们在浮生会里面虽然和白起没有大的矛盾,但是却也不是心腹,还和张宝、张梁他们混得不错。就是张角当初比较跋扈,他们对张角比较疏远。

    这些人都是张角联络不到,但是臧霸、张燕等人却可以招呼过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