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00章
  • 下载
  • “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刘秀肯定地点点头。

    “我最近找到被浮生会赶出宗门的一个弟子,名为张角的,刘兄也见过。”雷长夜如实相告。

    “”刘秀没有说话,只是在思考。阴丽华却冷笑一声:“这货被赶出宗门了?活该。”

    “他可是说了有关浮生会之事?”刘秀神色不自然地问道。

    雷长夜看到他的表情,又看了一眼他身后几个大玩家的脸色。除了阴丽华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其他人都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浮生会在大唐江湖是著名邪道,尤其是专门拐骗小孩去炼妖,人人痛恨。江南大营里的牙兵虽然凶残暴虐,但是也不应该与其为伍才对。

    不过,若是面对饕餮的话,黄巢这种隐性食人魔为了自保,与虎谋皮也极有可能。

    “张角此人知道很多浮生会的内幕,透露出了浮生会布局的蛛丝马迹。我研究了一下浮生会布置的人马,不得不冒险来通知一声刘兄。”雷长夜说到这里顿了顿。

    “哦?先生要找的是我,而不是黄将军?”刘秀眉头一挑。

    “刘兄的人品我见过,信得过,但是黄巢嘛”雷长夜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摇了摇头。

    刘秀抿了抿嘴:“黄将军为了宣家拨乱反正,有大功于”

    “黄将军若是想要和浮生会合作,我奉劝刘兄一句,速速抽身离去,否则悔之晚矣。”雷长夜压低声音道。

    “何出此言?”刘秀来不及掩饰,急忙追问。

    “浮生会在打江南大营所有牙兵子女的主意。”雷长夜低声道。

    “什么?”刘秀等人心神大震之下,忍不住冲口而出。

    第两百九十章 乱世之妖人

    淮南节府门口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眼巴巴看着刘秀。刘秀紧张地来回踱步,一边思索一边侧目打量雷长夜,显然在思索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雷兄,浮生会意在牙兵子女这件事,委实太难以令人置信,却不知你有几成把握?”刘秀忍不住问。

    “别问,问就是十成。”雷长夜干脆地说。

    “雷兄,莫非你是知道了什么,想要来打乱我江南大营的布局?”刘秀眉头一竖,冷然问。

    “等一下,阿秀。”阴丽华突然开口。

    “丽华,什么事?”刘秀微微一愣。

    “浮生会乃邪道宗门,想要干什么都可能,雷先生只是来冒险提醒我们一句,谈何打乱布局?难道说,你们真的要和浮生会合作?”阴丽华急切地问。

    “丽华,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黄将军他一定要合作,我们是他的心腹,自然”刘秀无奈地说。

    “阿秀,你比他要强得多,何必听命于人。既然心怀天下,当以天下万民为重,岂能与妖邪为伍,自毁声誉。”阴丽华昂然说。

    “丽华,如今形势紧迫,妖神宗来势汹汹,一旁还有强敌窥伺,我们若不联合一切可能的力量,必然陷于被动。”刘秀也顾不得雷长夜在身边,一切都以安抚阴丽华为第一要务。

    “阿秀,咱们还有别的方法嘛。”阴丽华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的妩媚犹如一把飞刀甩了出去。刘秀目瞪口呆。

    雷长夜看得直乐。他深深怀疑阴丽华就是创世神的托,飞刀媚眼劝氪可还行。

    “刘兄”雷长夜看到刘秀脸上的僵硬,觉得这个时候必须劝一句,为阴丽华助攻,“这件事其实想想就很清楚明白。”

    “嗯?”刘秀被阴丽华的媚眼撩得脑子有点木,下意识地转过头来。

    “乱世人最想要的是什么?”雷长夜问。

    刘秀沉思了片刻:“他想要独霸天下的力量。”

    “正是如此。”雷长夜抚掌道,“这个人想要的不是一统天下,而是奴役天下。他从未想过如何称王称帝,而是把天下生灵当成奴仆,一如当年的妖族之主。所以,什么天下之势,什么王权霸业,对他都是虚幻。只有一样东西是真的,那就是力量。”

    “他的妖将兵团!”刘秀终于从牛角尖里钻了出来,恍然领悟。

    “没错。现在天下大势将起扬州,八都兵即将迎来八方风雨,扬州生灵涂炭,不知会多出多少无父无母的孤儿,这对乱世人来说犹如一场盛宴。他把所有教众都聚集到扬州,并非为了帮助黄巢,而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背后一击,抢走八都兵无人照料的子女们。”雷长夜微笑着说。

    “这天下多的是其他人家的子女,他为什么一定要八都兵的孩子?”刘秀忍不住问。

    “其他人家的子女可不是牙兵世家的后代啊。”雷长夜叹息一声。

    “这祸害!”刘秀终于醍醐灌顶,想明白了。

    八都兵绝大多数都是绵延三代的牙兵世家,互相联姻,盘根错节,生下的孩子大都是是天性好武的骁勇子孙,经常成群结队地练武打,争强斗胜。

    乱世人的融妖炉里就是需要这种斗性炽烈的孩子来提炼他们灵魂中的纯粹妖气,合成战力惊人的妖将,一如他的八大妖将。

    五万八都兵,很多老牙兵各个妻妾成群,一个人有七八个儿女都算少的。牙兵子女加起来足足有十万。就算一千个小孩能融成一只妖将,那就是一百个。

    更何况这些牙兵子女都是好苗子,也许三四百个就能炼出一只妖将。要知道,每一只妖将的品阶都是七品往上,有些炼得好的,甚至是巅峰七品。在山塘街之战,那只雷公妖将能和薛青衣、聂隐娘抗衡一时,这有多可怕,只要想想就让人胆寒。

    如果乱世人能够得到上百个这样的妖将,把全天下方镇的兵马全都调过来,也根本挡不住。

    八都兵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儿女已经成为了乱世人眼中的极致美食。

    “这便如何是好?”刘秀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他的内心。乱世人手中的八大妖将和几大宫主可不是八派中那些养尊处优的宗主们可以比拟,而是身经百战可以力抗薛青衣和聂隐娘这样高手的大能。

    本来,他有百分之百可以对妖神宗势力迎头痛击的安排,甚至不需要浮生会来帮忙。但是现在浮生会要对付八都兵子女的话,他必须面对浮生会的八大妖将和几大宫主。

    这兵力分得也太薄了,薄如纸啊。

    刘秀叹息一声,只能寄希望于他联络的关中左道宗门高手们能够扛下妖将的进攻。本来十拿九稳的局势,现在岌岌可危,甚至会赔得连底裤都不剩。这游戏太难了。

    “乱世人,不愧为乱世人啊。”刘秀仰天长叹一声。

    现在,他甚至有点羡慕白起,这货跟了个强势的主线啊。

    “阿秀,怕什么,有紫凰领导的灵宠兵团,绝对能挡住八大妖将。”阴丽华自豪地说。

    刘秀连忙瞥了雷长夜一眼。

    “怕什么,雷先生冒险来示警,难道还会对我们不利不成?”阴丽华嘟嘴说。

    “唉!”刘秀气短。

    “正是如此。”雷长夜连连点头,心里暗暗心惊。刘秀这是又刷了多少玉符,居然把紫凰都养成了七品?

    紫凰成为七品,那就是张果座驾级别的神兽了,一口紫霞流火,陪你去看流星雨,美得不要不要的。幸好他来了江南大营一趟,要不然将来和刘秀对上的时候,阴丽华的出手会让他痛不欲生。

    现在这个秘密武器,就这么暴露了。难怪刘秀英雄气短。

    雷长夜斜眼看他:“本来嘛,争天下就是单身狗的游戏,你又要称霸天下,又要发狗粮,岂有此理。”

    “不过刘夫人,想要对付八大妖将,光靠紫凰和几只刚育成的灵宠还是差很多啊。”雷长夜瞅准时机,再来贩卖一点焦虑给刘秀。这个时候不氪,更待何时?

    “雷兄,浮生会如此作为,莫非你要袖手旁观不成?”刘秀忍不住问。

    “我就是不想袖手旁观,所以才会特意来知会刘兄一声。但是八都兵嘛”雷长夜微微冷笑,“他们干过什么,刘兄当心里有数。”

    “雷兄的意思是”刘秀震惊地望着雷长夜。

    “刘兄,宣锦姐弟是我的师弟师妹,同气连枝,他们的仇人,我是不会帮的,还望刘兄见谅。”雷长夜沉声道。

    “但是,黄将军他为宣府”刘秀忍不住还想争取一下。

    “刘兄,我当你是朋友,你再说下去,你我便是路人了。”雷长夜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刘秀一下子就住嘴了。雷长夜的智慧他当然不敢轻视,最主要的是,他在雷长夜身上氪了上万玉符的好感度,黄巢都没氪过这么多。他宁可背叛黄巢,都不想惹翻雷长夜。

    “不过,若是不幸事败,我的飞鱼大娘船随时欢迎刘兄来休息整顿。到了我的船上,就是我的朋友,没有人敢在我的船上撒野。”雷长夜微笑着说。

    “却不知雷兄可有多余的彩蛋?”刘秀无奈地问。

    “刘兄真是幸运,我正好还有四颗新炼出来的彩蛋,若是有意,就到飞鱼大娘船上交易。刘兄是老客户,又是急需,我就不开拍卖会了,私下交易即可,一颗二十五万贯,都是高品质的好货,若是孵出来不满意,只管找我退款。”雷长夜笑着说。

    “”刘秀大略感受到了张角买黑蛋的痛感,不过时事所逼,也只能任宰了,否则这一场大战下来,兵都打没了,要钱何用?

    “既如此,我会让拙荆去飞鱼大娘船交易,希望雷兄多多关照。”刘秀无奈地说。这几百万贯资金是他消耗了天价玉符,四方筹措才换来的,如今这钱全都快被雷长夜赚光了,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也好生心疼。

    这笔大额交易,他也信不过其他人,只能交给自己的夫人阴丽华去办。

    雷长夜微微一笑,消耗玉符行动第一步成功。等到阴丽华到了大船上,他还可以有更多的骚套路伺候。

    在这史无前例的江南乱战之前,他必须把这几方势力好好榨个干净。让他们怀着干枯的心情去战斗吧。

    雷长夜与刘秀道别之后,怀着愉快的心情坐着黄鹤飞到空中。

    “喂,主人,我怎么觉得你去江南大营就是去捞钱去了?没见到功德啊?”黄鹤一边飞一边抱怨。

    “鹤兄,你既然要变人,就要学会用人的思维来想问题,我做生意就是攒功德。”雷长夜心情极好,笑着说。

    “我就没见过这么充满铜臭味的功德!”黄鹤不服。

    “你还是太年轻啊,鹤兄。”雷长夜直揭其短。

    “嘿,咱们说道说道,我再年轻,也是你女儿的鹤叔。”黄鹤自傲地说。

    “行啊,你让我管你叫叔都没什么关系。最近我想了想,你这么久变不了人,除了功德没攒够,会不会是因为你本身需要进化才能变人呢?”雷长夜问。

    “你是说要用芥子袋炼我一炼?”黄鹤恍然大悟。

    “不过这需要消耗太多魂核,还是算了。”雷长夜叹了口气。

    “喂,别这样,说起来你还是看着我出生的呢,就不想看我混出个人样吗?叔?”

    第两百九十一章 悲喜雷公戏

    从江南大营回来,黄鹤就赖在雷长夜的船主室不走了。雷长夜在船主室里一边看着仙隐图内雷公戏的动向,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着黄鹤,故意逗他玩儿,引为一乐。

    而黄鹤则在雷长夜周围打滚翻跟头,各种花式求炼。

    “来嘛,来嘛,炼一个炼一个。你不炼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我可是八品黄鹤耶,你从没炼过八品的东西吧?新鲜吧?”

    “啊哈,我知道你在怕什么?炼妖之前,必须把我打个半死是吧?你打不死我,可以让恩父来嘛!”

    “你是不是不忍心?没什么不忍心的,我和你又不熟?你不觉得我很讨厌吗?我可跟你女儿不对付,蛇鹤八步有没有?”

    “我觉得你不喜欢你女儿了,怎么放着我这么大一个对头不帮她对付我呢?来呀!”

    “你别担心,我不怕疼,你只管狠狠地把我打成半死,没事的,别不忍心下手,是兄弟就来砍我!”

    突然间雷长夜怀中的仙隐图白光一闪,吴道子猛地冲出来,一巴掌砸在黄鹤脑袋上,将它打得吐血昏迷。

    “呼终于安静了。”吴道子转身一闪,又钻回了仙隐图中。

    雷长夜愣在当地,半晌才反应了过来。他连忙从地上把已经软成一团的黄鹤扶起来,丢进芥子袋里,同时接通了芥子袋里的神识,开始与芥子袋灵智合作炼妖。

    事实和他的猜想果然一样。黄鹤也和他一样积攒了海量功德,但是卡在进化这一关上,怎么也练不上去。

    芥子袋刚开始炼制它的魂核,它的魂核立刻以强猛的力量吸纳了好几枚芥子袋早就选好的辅核,并开始强势的进化。

    这股进化的潮水势不可挡,芥子袋和雷长夜只需要顺势而为,顺水推舟,就足够帮助卡壳的黄鹤向人鹤双形进化。

    当黄鹤的魂核进化完毕,芥子袋迫不及待地啵地一声将它吐了出来,仿佛吐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