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0章
  • 下载
  •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毕一珂就犹如一只松鼠一般窜入雷长夜的寝室,不要命地摇他。

    “小小师妹,别别别”雷长夜死死裹住被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你长大了,不要动不动就钻我屋里来,需防男女之别。”

    “来不及解释了,快跟我来!”毕一珂一把雷长夜从床上硬生生拖起来,拉着就往外跑。

    雷长夜只来得及抓起裤子,就被毕一珂拖着一路跑到了符宗匠造坊。

    进入到匠造坊的库房,雷长夜终于明白出了什么事。天枢驱灵阵中的阴将全都变回豆子去了。而且,这些豆子,居然都有点发芽。

    他伸手摸了摸天枢驱灵阵的地面,湿的。

    “小师妹,你莫不是给阴将浇了水吧?”雷长夜问。

    “他们几个这几天一直萎靡不振的。尤其是阿大阿二,简直蔫了。我想他们不是豆子变的吗?就想着给他们浇水润润。你别说,大师兄,他们浇了水又精神了好久,但是今天”

    毕一珂嘴一瘪,差点要哭出来。

    “阿大阿二?”雷长夜皱眉问,“你给他们起名字了?”

    “是啊,他们可是咱们符宗扬威立万的希望,我怎么也要好好照顾他们吧。”毕一珂义正言辞地说。

    “糊涂!”雷长狠狠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起了名,就有了牵挂。将来他们总是要回地府的,你会不会舍不得他们回去。他们去了地府,你会不会牵挂他们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轰地一拳砸在墙上:“对你也没什么好关照,却要对他牵肠挂肚,何苦来哉!如果没遇上,你活得多自在?”

    “大师兄,你是在说我吗?”毕一珂小心翼翼地问。

    “”雷长夜缩回拳头,在肋下擦了擦。

    昨天夜里,他的心底反复浮现的,是昨天脑中界面的高能谈话。

    “我听说战国的,隋唐的,对了,还有三国的,全都要来,还有公会呢。”

    “这大唐幻世,会有打不完的仗”

    雷长夜心里一阵阵的心悸。既然有子辛、东方朔和王莽来,没道理蓝海星那些乱世大玩家不来这里玩,再过一次争霸天下的瘾。

    春秋战国打了多久,自不必多说。三国的乱世更是世界闻名。隋唐乱世虽不长,但是天下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激斗之惨烈并不逊于三国。

    这三大乱世中,虽然有无数主线人物试图力挽狂澜,但是这中间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更多,要不然乱世也不会那么久。要是这帮乱世大玩家全来到这个世界

    此刻的大唐,藩镇林立,已经为王朝安定埋下隐忧。

    但是,蓝海星历史上的大唐,绝大多数藩镇都拥护中央王朝。可以说藩镇的强大,令大唐继续存活了一百五十多年。

    现在,三大乱世的玩家齐聚大唐幻世,若是全都进了藩镇幕府,怕是要把这世界的人口全都玩没了才算完。

    而气运之子宣锦和宣秀,就是启动天下大势的因。

    这就是为什么界面初现之时,会显示:天下大势将成。

    根据雷长夜理解:一旦宣锦和宣秀踏上复仇之路,大唐幻世的历史将会发生深刻变化,天下大势就会因此而成。

    子辛、东方朔和王莽作为内测玩家,此时跟紧了宣家姐弟,就是想要顺势而起。

    宣锦和宣秀就是时代漩涡的中心,风暴之眼。谁接近他们,除非位面之子那样的人物,否则动辄就是死。

    对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心生牵挂。绝不能!

    “大师兄,阿大,阿二还能回来吗?”毕一珂怯生生的声音传入耳际。

    雷长夜揉了揉眼袋,叹息一声,转身蹲下,仔细感知了一下天枢驱灵阵里的发芽黄豆。里面还有一丝阴将的气息在。这些阴将之灵还在豆中,只是失却了实体化为阴将的能量。

    他下意识地想到了玉符。但是,他转念一想,不对啊,玉符是用来构筑天枢驱灵阵的。驱动阴将的能量,是否能用另一种方法填补?

    雷长夜猛然站起身:“待我片刻。”

    他转身跑回自己的寝舍,拿了一张电池符过来,然后将电池符放入天枢驱灵阵的阵心。啪!电池符自动被吸附到灵阵核心,牢牢固定。

    一阵电火花狂卷而出,裹住五颗发芽的黄豆。这五颗黄豆扶摇而起,瞬间化为五位金甲阴将。

    只是他们的头型,全都成了黄白杀马特。

    “哇!阿大阿二,阿三阿四,阿五!你们都回来啦!”毕一珂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吖,人间,我回来了!”

    今日的练功场上,毕三泰又穿出他那身蜀山战衣。雷长夜精神一振,师父这次又要教绝活儿。

    “长夜,你的一身横练,确实厉害,强如举父都打不动你,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假设你下山历练,行走江湖,遇到盗贼,一剑刺来,刺不动你,他们会怎么做?”毕三泰问。

    “自然一击远扬,逃之夭夭。”雷长夜沉声说。

    “没错,你追的上吗?”毕三泰问。

    “不知道。”雷长夜摇了摇头。

    “对啊,他来杀你,必然已经心生恶意,你放他走了,他日他不一定来杀你,而是杀你的同门,你的亲属,你便如何?”毕三泰问。

    “请师父指教。”雷长夜恍然拱手道。

    “男人嘛,要能屈能伸,可硬可软,对不对?”毕三泰眨眨眼。

    师父,您这是开元年间的驾照吗?

    “你身上的刚劲太烈,柔劲太少,气场太强,威势太盛,不足以迷惑敌人,保持低调,容易让人对你产生预警。”毕三泰沉声说。

    “师父高见!”雷长夜大喜。师父这是在教自己如何低调行走江湖,闷声大发财的高招啊。

    “我们养剑人,走的其实是内家的路数,要做到攻守如一,你就要把整个身子练得和你的剑一样弹性柔软,拥有阴阳二力,可刺穴,可斩敌,可缠绕,可吸附,变化莫测,让敌人出手之后,无路可逃。”毕三泰说。

    “师父指教的是。”雷长夜沉声说。

    “嗯,看来你是真懂了。”毕三泰看着他神情,满意地点头,“现在我讲讲为师的藏剑之学。”

    “是。”

    “人心诡谲,皮里阳秋者比比皆是。你若是气场太强,威势过盛,第一,可能会被针对。第二,可能会被欺骗。都是取祸之道。如果你能收敛气息,不露杀意,最强境界,就是走在人前,亦如隐形一般,那就少了无数的祸事。就算贼人要杀你,也会因为轻敌而给机会。”

    “师父之论,真精妙也!”雷长夜由衷赞叹。

    “嘿嘿,师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能活着,可不是走运。”毕三泰得意地笑了笑,“你将体内内外功法,化为阴阳二气,依照养剑诀的功法自行循环,形成一个闭环,久而久之,会在体内形成一个小漩涡。依靠漩涡的吸力,一点点收敛体内溢散的真气。渐渐地,你会和天地同体,连飞禽走兽都察觉不到你的存在。”

    “真的吗?”雷长夜大喜。他花了二十年练硬功,其中有外家功法,也有内家功法,因为这个他还走火入魔好几次,差点翘辫子。不过,他因此也拥有了可以将内外功凝练到阴阳二气的能力。

    师父说的第一步法诀,他可以轻易做到。接下来,就是学习用养剑诀功法形成阴阳二气闭合循环,形成漩涡了。

    “那当然,这样,师父给你示范养剑诀阴阳二气练达巅峰的状态。”

    毕三泰拔出腰中长剑,深吸一口气,将剑锋缓缓伸向空气之中。人渐渐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雷长夜几乎感觉不到毕三泰的存在,他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师父!神乎其技!”雷长夜伸出大指。

    “嘘!别吵!”毕三泰瞪了他一眼。

    雷长夜茫然闭嘴。

    “哎,你离我远点。”毕三泰烦躁地摆摆手。

    雷长夜挠头走开几步。

    突然间,一只麻雀吱吱叫着,从天而降,落在毕三泰的剑上。

    雷长夜瞪大了眼睛看着毕三泰:能鼓掌了吗?

    毕三泰点点头。

    “哇,师父太棒了!”雷长夜夸张地鼓掌。

    麻雀受了惊吓,振翅欲飞。但是它拍打了半天翅膀,就是无法从毕三泰的剑上飞起来。

    雷长夜精神一振,他看出了玄机。麻雀振翅欲飞的时候,脚总会蹬一下长剑以借力。

    毕三泰依靠听劲,听到这一层力道,用内力卸掉了这层蹬力,所以麻雀这一下就没飞起来。

    麻雀再次蹬踏,毕三泰就再卸力,只要听劲无误,它这辈子都飞不起来。

    “师父威武!”雷长夜诚心诚意地欢呼了一声。

    毕三泰的长剑画了一个圈,轻轻一甩,麻雀振翅飞入云间。

    雷长夜觉得这只鸟下辈子再也不会来这片林子了。

    “再教你一招。”毕三泰拿着长剑左甩一环,右甩一环,干净利落地收剑入鞘。

    雷长夜一惊,师父这招收剑式,不是东瀛剑道收剑式里的旋转血振吗?不过,东瀛刀是一边有刃,不像唐剑是双刃

    “这一招,可以把剑上沾的血甩干净,相当实用,最重要是,洒脱!”毕三泰得意洋洋地说,“当年,你师娘”

    “师父,你不用包扎一下吗?”

    毕三泰看了一眼握着剑鞘的左手,叹了口气:“太久没玩了,唉。”

    PS:大家多多支持,新书人气榜进前一百都有很大收益。

    第二十五章 出山巷大较(继续冲)

    自从和毕三泰学了藏剑之术,雷长夜每日上下午各用三个时辰以养剑诀阴阳二气与剑相接,形成循环,收敛真气。因为他内外功融合达到了一个极致,所以阴阳二气的调度异常顺利,藏剑进展飞快。

    毕三泰的藏剑,非常符合雷长夜的处世哲学,可以说是与他天配之学,他学起来得心应手,举一反十,很快有了青出于蓝的架势。

    已经开始有鸟在他秃头上做巢了。

    时光飞逝,这一年的十一月月中,令五宗宗主和诸位师叔师伯心惊胆寒的出山巷大较终于到来了。

    此时此刻的雷神殿早已经雪花纷飞。五宗的匠造坊弟子在大较前一天就成群结队,扛着出山巷的木人和法阵材料,吭哧吭哧地登上峨眉山。

    雷神殿彻夜点着篝火。各宗匠造弟子一夜无休,热火朝天地打造出山巷木人阵。

    只有符宗匠造弟子,只是简单地将法阵阵盘拼合整齐后,就结伴下山而去。

    五宗匠造弟子看着符宗空空如也的法阵,都是真心羡慕。符宗宗主董畴真是豁达,直接放弃。省了匠造弟子多少力气。这才真是爱徒如子啊。

    大家聚集在乐山,吹吹水,画画符,一辈子不下山,快活似神仙。

    其他四宗宗主那可是大撒金钱,满世界雇了墨门巧匠,还找到了其他门派的法阵大师和符师来蜀山,好酒好菜招待,甚至法宝名剑秘传功法伺候,终于在三个月时间内设计出了极其精妙的木人阵。

    各宗的宗主都还想着放弟子下山历练,为自己攒功德,增道行呢。

    剑宗宗主鹿上清的名剑青雅剑,没了。

    气宗宗主薛青衣的法宝十面罗网针,没了。

    拳宗宗主黄功道的蜀山名谱蜀拳,没了。

    宝宗宗主洛修贤的法宝锦云幡,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