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章
  • 下载
  • 自那以后,只要雨天,雷长夜就只能光着头出门,天雷一到,头顶刺的吞雷符立刻吞噬雷电,自动为他消除雷灾。

    到了今时今日,雷长夜已经做了十年的雷电法王。

    “大师兄,你快跟我走吧,先救阿爷再说其他的。”毕一珂抓住雷长夜的手。

    “师父定是糊涂了,他都打不过,我哪有本事哦”雷长夜忽然明白了过来。

    “大师兄,你果然懂阿爷的意思!”毕一珂兴奋地问。

    “事不宜迟,小师妹,背我去!”雷长夜说。

    “啊?大师兄,你学点轻功好吗?那么大个头儿,总让我背?”毕一珂急了。

    “我学轻功干嘛?又不走江湖。再说了,你要是敢跟我并肩出门也行啊。”雷长夜微微一笑。

    毕一珂不说话了。她真的不敢。雷长夜的雷灾可不是开玩笑,在他周围方圆十丈皆是焦土。除非把他背身上,还能起个避雷的作用。

    她只能嘟着嘴,蹲下身把雷长夜背身上,在一堆牌客的瞠目结舌之下,一头冲出了门。门外瞬间电闪雷鸣。

    在柴田镇的茶田之内,东倒西歪躺了一大片江湖豪客。都是护送少男少女的武盟高手。只剩下方士打扮的毕三泰,犹如老猴子一般在举父周围上蹿下跳,靠轻功和步法溜这只凶猛的巫兽,再也不敢和它交手一招。

    举父突然抓起地上躺着的领队中年人,昂昂大笑,对准毕三泰狠狠丢去。

    “孽畜!”毕三泰大怒。这举父竟然有此灵智,知道投鼠忌器的道理,抓人投掷,逼他不得不接。

    瞬间领队中年人就被甩了过来。毕三泰躲无可躲,只能丢了长剑双手硬接。轰地一声,他和这位武者一起飞了出去,狠狠栽入茶田深处。

    举父仰天大笑,朝着被侍卫护在身后的少男少女扑去。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有白灿灿的电光袭来。随即雷声炸裂,仿佛天地将倾。这天地之威让举父莫名的心悸,忍不住双手抱头。

    在它畏缩的那一刹那,一个光头男子已经小跑着冲了过来。

    然后他一个飞扑,抱住了举父的左大腿。

    “昂昂昂”举父大怒,一双磨盘大小的巨掌呼呼两掌拍在雷长夜的背上,想要把他砸下去。

    但是他的手掌砸在雷长夜背上,竟然发出“铮”地一声。就像砸在铁上一样。

    “来来来,你争取弄死我。”雷长夜抬起头。

    “吖”举父发出仰天狂啸,双手抱拳,握成一个锤形,对准雷长夜的脑瓢全力砸去。

    就在这时,整个世界突然一片雪白。列缺霹雳,昆仑崩缺。雪白色的碎光呈辐射状四外扩散。碎光中心,血花喷涌,皮肉翻飞。

    “啊”看到这恐怖的场面,被护卫挡在身后的少男少女同时发出尖锐的惊呼。

    轰!轰!轰!

    连续十八道天雷从天而降,砸在举父所在之地,周围一切化为焦土。唯有举父的形体仍然勉强维持,身子跪倒在地缩成一团,皮肉筋骨炸得稀烂。

    天雷隐去,乌云消退。皎洁的月光照进茶田,暴虐异常的天地,渐渐恢复平静。举父的出现而引发的恐惧,在月光中一点点散尽。

    一片静寂中,六道身影倏然飘落,围着少男少女站成一圈。

    “世侄,世侄女,岳某等护驾来迟,罪过罪过。”说话的是一位手扶横刀刀柄的中年武者。他的眼睛半闭半开,一只手矜持地扶着自己的美髯,脸上完全没有罪过的意思。

    “黄山光明宫厉纯见过两位少主。”一位方士打扮的男子沉声说。他的面相普通,最有特点的是他修长的眉毛,长到从眉头两边垂下来了。

    “崂山金丹教玉虚子见过少主。”方士旁边的灰发道士低头恭敬地说。他的年纪相对年轻,但是从气息中透露出来的修为,相当扎实,如果没有掩藏气息的话,他应该有五品的修为。

    “衡山云云香派聂莺莺,见见过各位前辈,见过两位少主。”一位衣着靓丽,仪容整理得极其洁净的女子红着脸低头万福行礼。

    “终南神武派松博彦有礼。”站在聂莺莺身边的,是一位昂藏九尺的壮年汉子,背上背着双短枪。他神色倨傲,说是有礼,只是简单的抱拳一横。

    “哼!”岳姓武者瞥了松博彦一眼,不满地冷哼一声。傲慢者总是容易被傲慢侵犯。

    “庐山纯阳宗武长卿有礼。两位少主吉人天相,幸甚。”一位一身蓝衣的男子向前一步,迅速转移了话题,他转头朝岳姓武者一笑,“岳麟兄,兵胆社的横刀堂弟子到了几人?”

    “十九人,已将追来的淮南铁骑赶走。只是没想到他们还请了巫士作法,来晚了一步,惭愧啊。”岳麟淡淡地说。

    “不敢不敢!感谢岳伯父援手。”被护卫着的少男少女同时低头行礼。

    “咦,奇怪,少林派的人呢?”黄山光明宫的厉纯忽然问。

    “哼,那帮和尚帮我们赶走淮南铁骑之后就走了。说是不想过多参与武盟之事。”岳麟冷冷地说。

    众人都下意识地沉默不语。当朝连续几位主上都是恨佛之人,少林寺遭受数朝排挤,早已不复唐初之强势,少林门人除了必要的武盟之约,大多不想招惹是非。但是少林武功毕竟是大唐骄傲,江湖中人一旦会盟,总也带上少林寺的份儿。

    “蜀山派的人来了吗?”松博彦不耐烦地扬声问了一句。

    “穷叫什么!”茶田尽头冒出一个梳着半翻髻的少女,“我阿爷早来了,打得脑浆子快出来了你们才来,还好意思问!”

    “几位前辈,是蜀山派这几位前辈郎君从举父手下救了我等。”被护卫的少女连忙躬身说。

    围在少女和少年身边的江湖人士纷纷转头望向茶田中央血肉模糊的举父尸体。以他们的品阶,合力之下,就算是六品举父,也非对手。但是,能把举父打成这副模样的人,仍然让他们心存敬畏。

    “那位蜀山派前辈”聂莺莺迟疑片刻,忍不住开口询问。她想问那位前辈是不是和举父同归于尽了。

    “哎哟”头发苍白的毕三泰从茶田里挣扎着爬起来,“我还好,我还好,聂师侄有心了。”他虽然辈分高,但是对这位聂莺莺口气异常尊敬。这位聂莺莺的母亲可是一位当世了不起的人物。

    “你大师兄呢?”毕三泰周围看了一眼,忙问毕一珂。

    “他”毕一珂指了指举父的尸体。

    “这妖孽,竟毁我武盟一位英才。”看着毕一珂的手指,纯阳宗武长卿瞬间脑补完毕,立刻义愤填膺地说。

    他话音刚落,举父尸体屁股突然蠕动了一下。

    啵儿!有东西冒出来。

    第三章 雷灾换新灾

    在天雷轰顶的时候,雷长夜突然昏过去了短短的几秒钟。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自从刺了吞雷符,他一向是巨雷轰顶如吃莼菜,很舒服,嘴里还有点泛甜。

    他只能归罪于突然压在他身上的举父。这货太重,把他压昏了。

    但是,事情不这么简单。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变化。

    自从他穿到这个世界,他的脑海深处,总会时不时闪烁出一个模糊的界面,上面模模糊糊一行字,也看不清写了什么。

    但是今天的雷灾过后,这个界面突然变清晰了。一直闪烁在界面上的一行红字在这一瞬间,格外清晰。

    这一行字是用符术中特有的云篆写成。雷长夜精研符箓之术,所以一眼就看明白了:“数据删除成功?!”

    “数据?删除?成功?”雷长夜的脑子开始飞速运转。二十一年没有接触到这么21世纪的词了,他都有点理解困难!

    数据是指这不是真实的世界吗?他只是一个数据包?一个NPC?

    删除是指天雷轰顶?原来这个世界已经发现了他的穿越身份,一直在试图抹消他!

    雷长夜感到了全世界的恶意!

    成功?难道说,他钻到怪物怀里,天雷轰死了怪物,让主神认定目标被清除。也就是说,怪物代他死了?

    这意味着什么?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害怕雷灾了?

    哇雷长夜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抒发一下从雷灾中解脱的喜悦。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笑出声,界面中央的红字发生了变化:宣剑鸿被杀,天下大势将成,数据已修复,系统更新完毕,欢迎光临。

    这是什么意思?

    雷长夜浑身冷汗。他意识到了这背后的无边恐怖!

    他宁可再顶一万年的雷灾!

    就在这时,界面上突然跳出一行行云篆。

    灵剑山上小狐仙:“喂喂喂,有人在吗?”

    开局一只流浪虎:“哎哟,拜见大佬。姐,怎么又到这儿玩了?”

    只肝不氪用命玩:“萌新求抱抱,举高高。”

    开局一只流浪虎:“都是大佬啊。哥,你在这儿也不充值?”

    只肝不氪用命玩:“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灵剑山上小狐仙:“不氪没关系,你看这里有写,只要用蓝海星位面的账户注册,就直接十八岁,同时把蓝海星上人物的属性转到这儿来,还可以用原来的角色名。”

    界面里忽然间沉寂了下来。

    片刻之后

    子辛:“竟然把庙号给我当了角色名,好吧。大家都弄好了吗?”

    东方朔:“弄好了,用回自己的名字感觉好骚。”

    王莽:“还行,良心了这次。”

    “我去!”雷长夜吓得一抬头,啵儿,从举父残躯中冒出头来。

    他顾不得一身污秽,只是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出来。在脑中界面里看到的东西,让他三观全碎了。他只想要逃出这里,找地方好好静一静。

    往外爬的时候,他明显感到了阻力。举父残躯上的筋啦,皮啦,膜啦,都非常柔韧,他往外爬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在他身上绷得直直的,非常妨碍他的运动。

    他只能拼命扭动身体。

    在他的周围,一片安静。刚刚到来的武盟六位高手,毕三泰和毕一珂,两个护卫和两位少主都在看着他死命往外爬,全傻了。

    雷长夜爬到一半,整个人被举父残躯上的腹膜裹住,怎么也挣扎不出来,只能用指甲抠破膜壁,脑袋先冒出去,然后整个人倒挂着蠕动,从腹膜中钻出来。

    “各各位,不用害怕,这不是举父拉生出来的小孩,这是我大师兄。”毕一珂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雷长夜身边,转身对众人解释。

    “没有没有”武长卿连忙摆手,一脸尴尬。

    “不,怎么会,我”厉纯迅速转过头去,干呕了几下。

    “笑话”岳麟一脸淡然,仿佛把雷长夜看成举父之子无比可笑。他手一收,不动声色地把拔出一半的横刀赶紧塞回去。

    聂莺莺早已经闭上眼睛,听到这话才睁开眼。

    “咕咚”松博彦咽了一口不知是什么东西,脸色苍白,感觉很是不好。

    “蜀山师侄以身犯险,力杀举父,壮哉。”玉虚子一边夸奖,一边把一枚小玉剑藏进怀中。

    雷长夜好不容易才终于爬了出来,他掸了掸身上的污秽之物,看了一眼毕一珂:“师父呢?”

    “这儿,在这儿!”毕三泰朝他举手打了个招呼。

    “没事?没事我先撤了。”雷长夜掉头就走。他现在一分钟都不想耽误,好多事情必须好好想一想。

    “且慢!”周围的六个武盟高手同时出声阻拦。

    “各位,现在宣大将军出事,淮南不稳,天下将乱,如何厘定乱局,还需共同商议对策。”武长卿抢先说,“请借一处安静所在,大家从长计议。”

    “正该如此。老夫徒儿在绥山镇开了一间牌社,地方宽大,适合落脚,各位请!”毕三泰开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