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9章
  • 下载
  • “张兄当听说过冰蚕这种东西吧?”雷长夜眯起眼睛。

    “哦?!”张角的眼睛立刻睁大了。

    冰蚕可是大唐幻世数一数二的珍兽。宝师们以宝气和本身的异兽气息为珍兽分品,冰蚕只要能破茧而出,直接就上六品珍兽。成年冰蚕是公认的八品珍兽,人间至宝。

    因为它第一可以产生一种至寒的奇毒,名为长长久久,又名长生丹。一旦中毒,人全身化为玄冰,历百年而不化。皇室宗亲往往喜欢用这种奇毒来保存自己将死的身体,期望将来有高人大能来将自己复活。所以一瓶长生丹,值钱万贯。

    第二,冰蚕吐的丝闪烁五色之光,织成锦缎可防水火道法,而且色泽光鲜艳丽,穿着于身,可让平常女子若天仙下凡般出众,所以冰蚕锦尤为皇室和贵族所中意,一寸冰蚕锦值钱三千贯。

    “你是说这只火鼠竟然和冰蚕等量齐观?”张角急切地问。

    “本来是这样的。”雷长夜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你别大喘气啊。”张角急了。

    “好吧。”雷长夜无奈地摇摇头,“可惜你不来我这里做售后的咨询啊。生了灵宠宝宝,却完全不会养,这怎么能行。你看看它这个样子,只有二品的气息,那肯定是降品所致啊,这就是养而不得其法。”

    “哎呀,我这说出来都是眼泪,我不是不想好好养它,是没有这个资源和能力啊。”张角想到这小家伙出生后自己受到的歧视和打击,心里就委屈。

    “这需要什么资源啊?你穷到生不起火吗?”雷长夜问。

    “啊?”张角愣了。

    “对,它刚出生的时候,需要在火里面养,这才能让它长高长大。你把它抱在你怀里,那点温度不够嘛。现在就有点晚了。”

    “我嚓!”张角恨得一把抓住自己仅存的一半头发,悔恨不已。

    “所以跟你说过要来售后的”

    “你就别提售后的咨询了。”张角都快哭出来了。他被白起守尸了半个月,哪有时间去售后咨询啊?

    “不过嘛,现在也有补救的方法。那就是用不尽木之火将其炼制一番,恢复它的元气。不过,这个就需要大量的宝材和资金。”雷长夜叹息一声说。

    “哦?你说说,需要多少钱?”张角充满希望地问。

    “嗯,这个需要炼制九个月以上才行,每个月消耗的宝材大概价值五千贯。”雷长夜道。

    “四万五千贯”张角算完直接郁闷了,他现在只衬四十五个铜子的身价。

    “张兄手头有点紧?”雷长夜看着他。

    “雷兄,请问这我家小黄炼好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啊?”张角忍不住好奇地问。

    “炼成之后,体重一千斤,毛长三尺,可做火鼠裘,穿在身上不惧火攻,此谓鼠裘不知火也。”雷长夜摇头晃脑地说着。听得张角心里直向外伸小手。

    “另外,这是金毛火光兽,乃是其中最好的变种,它的胸前黄金毛可以不断再生,每根毛发在黑暗里都会自动发光,犹如夜明珠。可以用它做夜照之灯。”雷长夜继续说。

    “夜照之灯夜明珠?”张角听得悠然神往。难怪火鼠和冰蚕齐名,果然浑身都是宝啊。

    雷长夜抿嘴一笑。他还没说火鼠最强大的功能,那就是十根黄金毛聚集在一起,以道法点燃,那就是一颗超级闪光弹,能让敌人永久失明。

    这些知识,都是他在操纵芥子袋虚拟炼制各种魂核时无意中发现的。其中有一场雷公戏中,就有一位入画人用金毛火鼠闪光弹照瞎了敌方英雄的眼睛,赢得了比赛。那个场面雷长夜牢牢记住,所以他对于火鼠的炼制和使用,了若指掌。

    张角的这只火鼠虽然品阶确实差了一些,但是好在是一只变异的珍种,放到芥子袋里回炉一下,然后再放入仙隐图的火山口里养一养,应该就能养好养大,全面恢复它金毛火光兽的风采。

    至于不尽木之火,以及宝材的消耗,都是雷长夜漫天要价的伎俩。不尽木之火不就是火山口嘛。

    “雷先生,在下还有话想说。”张角眼中精光一闪,再次抬起头来。

    “嗯?”雷长夜满怀期待地打量他。

    “我在浮生会,有些同伴,他们虽然不是妖将和宫主,但是却身手不凡,知道浮生会更多机密,而且还没来得及做出多大的恶行,没有犯武盟的禁忌。”张角眼中充满了豁出去的精光,鼓足勇气说。

    “那又如何?”雷长夜明知故问。

    “我愿意去替雷先生招降他们到武盟,说不定能供出浮生会更多的情报。”张角热切地说。

    “嗯,所以作为交换条件,你要我帮你炼制火鼠?”雷长夜问。

    “行吗?”张角满脸渴望地望着雷长夜,这已经是他最后的筹码了。浮生会内,他至少还能把张宝、张梁这两个兄弟找回来。

    “当然可以。”雷长夜就等着他这句话了。

    张角这个人,做大事那是不怎么行的。但是做直销,那可是一把手。雷长夜早就为他想好了将来的职业发展。其实,这些能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声名的大玩家,都不是废物。

    这世上本就没有废物,你就算是个鬼,也可以拿去吐鲁番给人消消暑嘛。

    “但是嘛”眼看张角要走,雷长夜又开了口,“你召回来一个两个那可不行。”

    “”张角一下子顿住了身子。他真的只能找回两个。其他人就算想,也会被白起给镇住。

    “不过嘛,张兄,我有一个小玩意儿,最近在江南非常火,你可能没见识过,不如一同赏鉴一番如何?”雷长夜笑眯眯地走到张角身边,揽住他的肩膀。

    张角心里哪有赏鉴玩意儿的心思,但是现在穷途末路,有求于人,他也只能强忍烦躁,苦着脸点头称好。

    然而不到一个时辰,他已经缠着雷长夜大叫真香了。

    在雷长夜的刻意操纵之下,张角在雷公戏里排到的大玩家全都是雷长夜的神识分身,说白了就是智能陪玩。这在蓝海星位面手游里,那可是游戏厂商劝氪入坑的一宝。

    新玩家入坑,必然排上一堆机托,杀得巨爽无比,直接手一抖,就氪了。氪完就入坑,进坑了就会来一堂生动的大课,品尝到人生先甜后苦的感伤。

    第两百八十九章 直销入画匣

    张角在雷公戏里大杀特杀,把眼前好些成名大英雄杀得哭爹喊娘。这种体验和在大唐幻世受到的挫折一比较,简直天差地别。什么大唐幻世狗位面,他不要了,他要活在雷公戏里做大爷!

    “雷先生真乃神人也,这雷公戏太妙了,妙极妙极!”张角玩得浑身舒爽,心神俱醉,甚至感到花冤枉钱买到黑蛋,被守尸半个月,穷困潦倒,走投无路,被鱼玄机和白魁抓上大娘船,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他打雷公戏做铺垫,这是主神在关照他!

    雷长夜微微一笑,这张角是真够笨的,他控制九个演员居然还能和他打得有来有回这么久。等到将来他不再关照,张角很快就能在雷公戏里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张兄,让浮生会的人加入武盟,这件事恐怕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嘛,我是生意人,只要有生意做,无论是浮生会还是武盟,金饼子都是一个样。”雷长夜淡淡地说。

    张角此刻脑子加倍灵活了起来:“雷先生的意思是,你要我帮你做雷公戏的生意?”

    雷长夜微微一笑:“正是。张兄,这入画匣可还好用?”

    张角连连点头:“可称绝妙。”

    “如此妙物,当与好友共享,你说是不是?”雷长夜眯起眼睛。

    张角眼珠直转,理解能力爆棚:“浮生会内诸公每日里被宫主和掌教盘剥,私下里还要听从衙前小鬼的指手画脚,心中苦闷,不足为外人道也,能有此入画匣一解忧烦,实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也。”

    “来了来了,苍天当死,黄天当立的内味有了。”雷长夜欣然点头,心里暗自高兴:“这入画匣,只需你发给浮生会内的人即可。我会在法宝之内计算人数,每多一百人,我就帮你再多炼火鼠一个月,若是你能发出去一千枚入画匣,我保证给你一个重达千斤,毛长三尺的金毛火光兽。”

    “雷先生,不收钱的吗?”张角居然还替他担心起生意来。这一刻,他完全是为了梦想要去做直销。他想要这个雷公戏火遍整个大唐。他想要在游戏里乱杀白起。

    “张兄无需担心,只要这些人入画,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乖乖交钱。”雷长夜说到这里,一脸关切地拍了拍张角,“倒是张兄莫要太过于沉迷此物,以免伤身。”

    张角用力点点头:“我做事之时,当然不会沉迷画戏,雷先生放心,你给我多少入画匣,我就会发出去多少。不发完,我不回来。”

    “好。”雷长夜从怀中取出五枚盟宝袋,“这里面加起来有两千五百个入画匣,若是你都能发完。我可以给你雷公戏五年贵宾会员,就是在上层甲板给你安排一间看得到天景的贵宾楼,专门用来入画。”

    雷长夜拿出来的两千五百个入画匣是经过他改造过的特殊入画匣,辨身符上的禁制被取消,任何人只要看一眼辨身符就可以入画。相对的,辨身符会附加给他们身上一道标记,注明他们是张角招揽的人。

    这些被招揽的人里,绝大多数必然都是张角认识的大玩家。做直销生意嘛,肯定从宰熟开始。这些人,在江南大战前夕是一股绝对不容轻视的力量。

    张角忽然忍不住开口问:“不知道那蜀秀零食”

    “哈。”雷长夜微微一笑,“凡是贵宾会员,蜀秀零食管够。”

    张角用力一拍膝盖,眼中精光四射,如此生活,夫复何求。

    “张兄,你也不用光靠自己去发。”就在他准备站起身离开的时候,雷长夜忽然微笑着说。

    “嗯?”张角微微一愣。

    “你可以发展一下下线。”雷长夜道。

    “什么是下线?”

    “下线,就是你可以把入画匣交给你信任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帮你发,这样不是快一点吗?”雷长夜笑着说。

    “他们凭什么帮我啊?”张角挠头。

    “”雷长夜叹了口气,张角活得也是真实,“你告诉他们凡是发了一百个入画匣者,都可以获得一个月的贵宾会员。这件事交给我,我会提供相应的服务。”

    “啊?”张角有点不大乐意。这明明是他的活儿,凭什么让给所谓的“亲朋好友”?

    “张兄,你只要发完两千五百枚入画匣,五年贵宾会员就到手,火鼠也能炼到最高,你的下线所做的一切,都不需要你来付钱,而是由我来提供服务。他们的存在,只会让你这位上线,更快更多地拿到好处,这就是发展下线的意义。”

    “哦”张角思索了半天,终于扭过弯来,想明白了,这是雷长夜间接帮他加速完成指标啊。这一瞬间,他甚至有点感动了。三十万贯买黑蛋,值了!

    送走了满怀憧憬和斗志的张角,雷长夜微微一笑,对张角的直销能力稍微期待了一下。

    现在浮生会、妖神宗基本上都被他安排上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最大的问题要处理,那就是黄巢和刘秀这股大势力。黄巢也就罢了,但是他一想到刘秀就不禁瑟瑟发抖。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从刘秀手里赚到成规模的玉符数,这对于未来和刘秀的对决来说,是个极大的问题。用过玉符的人,自然知道玉符的好。

    雷长夜目前为止所有的骚操作,七成都是玉符撑起来的。他只要想想几百万玉符能怎么安排他,他都睡不着觉。

    现在,他必须依靠自己从张角那里连猜带蒙得到的情报,去尝试和刘秀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先把他的玉符消耗一波。

    雷长夜回到船主室,从仙隐图中把黄鹤召唤了出来。

    “鹤兄,最近练功进展如何?”雷长夜笑嘻嘻地问。

    “哎呀,就差一点就能化为人形了,但就卡在这儿动也动不了,烦死人。”黄鹤无奈地说。

    “鹤兄,总是这么苦思冥想,反为不美。不如带我去一趟江南大营玩玩,也散散心嘛。”雷长夜温声道。

    “我就知道你又要骑到我脖子上那啥那啥,我现在马上就要变人了,不能再这样被骑来骑去的。”黄鹤傲娇地说。

    “鹤兄,我这一去,可有大功德,惠及东南八镇”雷长夜笑着说。

    “还不上来,磨磨蹭蹭的,你害羞啊!”黄鹤曲腿瞪眼睛。

    等到雷长夜爬到它背上,它嗖地从船主室的门口钻出去,跑上甲板,翅膀一展,振翅高飞。雷长夜只来得及用手捂住脸,就感到身子犹如被打出去的炮弹,嗖地射入天空,三百里的时速向前猛蹿。

    黄鹤修炼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一听到有功德,连命都不要了。雷长夜暗暗后悔把话说得太满,这要是万一功德没跟上,黄鹤可是会闹情绪的。

    几刻钟之后,黄鹤已经驮着雷长夜来到了扬州江南大营的营盘上空。他让黄鹤围着江南大营的营盘飞了一整圈,然后长鸣一声,落到扬州节帅府的门前。

    雷长夜刚一落地,刘秀和阴丽华已经在梁统、邓禹、窦融等大玩家的簇拥下快步走出了府门。

    刘秀和阴丽华在会川的时候就见过雷长夜的灵宠女儿虺娇骑着黄鹤大战百万兽潮的风光。一看到天空上黄鹤飞过,江南大营其他人就当是野生动物,只有刘秀等人知道,这就是个飞爹。

    看这只黄鹤,刘秀何等聪明,自然想到是雷长夜这股势力来人了。

    但是他委实没想到,雷长夜竟然亲自来到了节帅府门前。

    “雷兄,久违了,月余未见,甚是想念啊。”刘秀健步走到雷长夜面前,一把攥住雷长夜的手,用力摇了摇。

    刘秀的手掌温暖而有力,让人有种错觉,他的欣喜是发自真心。雷长夜也相信,刘秀这个时候,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一代雄主的过人之处。

    “刘兄,事态紧急,我不得不以鹤兄为引,就是为了见你一面。”雷长夜沉声道。

    “哦?何事能够劳动雷兄大驾?”刘秀惊讶地问。

    雷长夜看了一眼刘秀身后的大玩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