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8章
  • 下载
  • “即刻随我回扬州,不得有误。”药师厉声道。

    “”半神军团的弟子们偷偷摸摸地望向站在药师身边的雷长夜。

    “宫主既然说话了,那就随宫主效力吧。”雷长夜微笑着淡淡地说。

    药师虽然已经多少猜到了一点,但是看到这帮妖神宗弟子和雷长夜眉来眼去的那股子劲头,他心里只能长叹一声: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他转头望向雷长夜,又看了看大剧院里的人山人海,不禁仰天长叹一声:“善战者,无赫赫之功。雷先生好手段,我不如也。”

    “宫主何必感伤,想来宫主想要的东西,也非善战之名。”雷长夜微笑着说。

    药师微微苦笑,这个雷长夜特么眼睛有钩子。他摸了摸怀中噼里啪啦乱跳的镇妖葫芦,也来不及追思这一番较量的得失,只能带着这些三心二意的妖神宗弟子飞速下船。

    饕餮烫手,江南之战,迫在眉睫。

    第两百八十七章 寻找浮生会

    送走了妖神宗的众人,雷长夜心里开始警觉起来。药师的话提醒了他,最近浮生会的动静成迷。自从妖神宗成功走出黄山会馆,浮生会的行踪就不见了。安排局的人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追踪到浮生会的情报。

    他们在干什么,想要干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妖魔联盟的会长是白起,这个人杀起人来和黄巢完全不一样。他是有组织,有效率,有目的的杀戮,这是他完成人生抱负的一种最直接的手段。

    现在大唐幻世的藩镇割据,和战国末年的形势略有相似,白起难免会再次祭出杀杀杀套路。

    这个人不把他按住,非常危险。

    雷长夜回到船主室以后,立刻找来鱼玄机,让她发动所有安排局的高手,在苏扬两地寻找浮生会的人。他还画出了张角、张宝等人的头像,让鱼玄机分发给众人,帮助他们尽早锁定目标。

    鱼玄机感受到了形势的紧张,当天晚上就带人进入扬州与白魁和扬州八锁接头。钱幂和白耀也被她动员起来,到扬州进行排查和搜索。

    第二天下午,就在雷长夜焦灼地在船头等待消息之时,白魁和鱼玄机乘着一叶轻舟,顺着大运河漂流而下,穿过绵密的船河,轻盈地停靠在飞鱼大娘船左近。

    白魁和鱼玄机犹如两道电光,提着一个人冲到了雷长夜所在的甲板之上。

    雷长夜摸了摸被两人带出来的强风吹麻的脸叹了口气,这两个人一起行动就肯定是要比一下轻功的。

    他看了一眼被他们带上船的人,微微一乐:这不是张角吗?

    张角此时的样子格外的落魄。头发一半秃了,一半花白了。身体好像也衰弱了好多。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一只和他同样瑟瑟发抖的金毛小鼠。

    “张兄,好久不见。”雷长夜微微一笑。

    “”张角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低头不语。

    “这就是黑蛋生出来的灵宠吗?”雷长夜凑到张角面前。

    “你这奸商!”张角终于愤怒了,“这金毛小鼠有何特异之处?品阶只有二品,我花了三十多万贯的财富,竟然只买到这种瘦骨嶙峋的废物。”

    “既然是废物,你怎么不扔了呢?”雷长夜笑了。

    “我我”张角紧紧抱着金毛小鼠,眼神闪烁。这可是三十万贯买到的灵宠,哪怕只有二品,总比没有强,而且说不定

    张角对于这个金毛小鼠始终存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嗯,张兄,你花了三十万贯买了我的彩蛋,怎么也不在我这里做一下售后的咨询?我的大娘船到了江南这么多天,你都不来问一句,这不是把灵宠给耽误了吗?”雷长夜叹息着说。

    “哦?我我这灵宠还有救?它是不是异宝?还是异兽?有什么好吗?”张角大喜过望,连忙询问。

    “这个嘛,来来来,到我的船主室来说。”雷长夜笑眯眯地用手揽住张角的肩膀。

    鱼玄机和白魁望着张角的背影,连连摇头。他被雷长夜带进船主室,出来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会成什么玩意儿,但指定是雷长夜的玩意儿了。

    进了船主室,雷长夜殷勤地为张角上了茶,还端过来一盘蜀秀零食五件套。张角看起来是好久没吃东西了,就着茶埋头一顿吃,差一点连怀里的灵宠都忘了。

    吃到最后,金毛小鼠可怜巴巴地叫了几声,他才幡然醒悟,连忙把最后一块肉松饼喂给了小鼠。小鼠一边吃一边发出轻轻的咳嗽声,感觉像是吃哭了。

    雷长夜有一种突出的感觉,张角在这个大唐幻世混得比蓝海星位面还惨。不过,谁叫他去请白耀他们来偷彩蛋呢?

    “张兄慢点吃,别噎到,想吃还有。”雷长夜温声说。

    “雷先生,嗝”张角打了个饱隔,顺了顺气,“敢问我这个小鼠有何特异之处,是否可以做灵宠之首啊?”

    雷长夜忍不住笑了:这货还在抱着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是谁说你买的黑蛋是灵宠之首的?”雷长夜有些诧异的问,“我反复强调过,这些彩蛋里的出产都是随机的。”

    “”张角微微一愣。这话是贾诩那个老阴批说的。他还资助了三万贯给他来拍下的黑蛋。因为是真金白银,张角从未想过贾诩说的是谎话。如今一想,妈卖批!

    “是那个该死的和”张角牙齿直咬,仿佛想要把贾诩直接吃了。随即他猛然一拍坐塌,“还有那个刘秀!他们合伙算计我!”

    雷长夜沉默地扇着蒲扇。难怪张角起势不到一年就崩盘,怎么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呢?

    “刘秀与阁下的过节,我不想过问。我只是对我出产的彩蛋负责。张兄应当知道,彩蛋出产很随机。这只金毛小鼠虽然只有二品,但是要知道我给刘夫人的彩蛋里出产的可是一只紫凰,一出生就是大四品,得天独厚。”雷长夜一脸自得。

    “先生,既然你能把它炼出来,它总有一点过人之处吧?哪怕一点点都好。”张角急切地说。现在他在大唐幻世的指望,就剩下这只灵宠了。它一定要争气啊。

    “嗯”雷长夜拿起茶杯开始喝茶,故意晾一晾张角。

    “雷先生,你派两名高手来找我,莫非是冲着我的灵宠而来?”张角突然眼睛一亮,“因为它很特异,我没看出来?”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雷长夜笑了。

    “呼”张角的希望顿时被点燃了,“那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兄不想知道我找你的第二个原因吗?”雷长夜悠然自得地问。

    “呃”张角茫然抬起头。

    “张兄在浮生会里混得不是很好啊。”雷长夜眯起眼睛。

    “”张角咬牙低下头。混得不是很好?是混不下去,还被守尸了半个月。现在他身无分,玉符告罄,再死一次,就永远告别这个世界了。要不是为了守住手里的这只金毛小鼠,他真的不想在这个位面混了。

    “啧,啧,莫非张兄已经不是浮生会的人了?”雷长夜柔声问。

    “我你怎么知道我曾经是浮生会的人?我和浮生会根本没关系!”张角嘴硬。

    “也罢。那张兄尽管带着金毛小鼠离开,祝你好运。”雷长夜站起身来。

    “且慢,且慢!”张角一听到金毛小鼠立刻急了,“雷兄,我好歹也付了三十万贯买彩蛋,看在这笔生意结下的善缘,你帮我一把。”

    “我可没有拿刀逼你买啊。”雷长夜摆摆手,“不过咱们之间,那肯定是有善缘的。只要你给我浮生会的消息。你找人偷我彩蛋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那彩蛋不是我找人偷的。我对天发誓!”张角急得脸色发青。

    “白耀现在为我做事,要不我找他来对质一下。”雷长夜淡淡地说。

    “慢慢慢!我说我说!”张角汗立刻下来了,“这件事跟我真的无关。我只是接到命令联络白先生,一切交易都是乱世人亲自经手的。他才是真正控制了白先生的人。”

    “哼。”雷长夜眼神一冷,“这么说来,你果然是浮生会的人。”

    “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张角苦着脸说。

    “浮生会的人想要改邪归正,除非是不想活了。”雷长夜冷冷地说。

    “我唉,我可以把浮生会在江南的布局全部跟你说,你派人一一查证即可。”张角苦着脸说。

    “嗯,你说。”雷长夜用蒲扇一指张角。

    “我若说了,你一定要告诉我这金毛小鼠有何特异啊。”张角急切地说。

    “就看你给的消息可不可靠了。”雷长夜微微一笑。

    当天晚上,鱼玄机和白魁坐船火速赶回扬州。当日子夜时分,白耀亲自出马,按照张角描述的几处浮生会巢穴搜索。然而,这些巢穴里早就人走楼空。显然白起驱赶张角之后,就做出了一番安排。

    可惜,白起是大玩家,有些秘密他是无法告诉浮生会高层的。张角此人虽然在妖魔联盟里听从白起指挥,但实际上在浮生会高层眼中,他和白起是同等级别的弟子。

    有些事情,张角知道,白起却不知道。还有些事情,张角知道,白起却不知道他知道。

    靠着这些零零碎碎的蛛丝马迹,白耀从这些巢穴里遗留下来的物品和痕迹里,一点点拼凑出了浮生会的动向。浮生会四十八堂口,一百零八分舵的高手此刻都已经暗暗躲藏在江南大营四周的民居之中,隐藏得极深,动向不明。

    当白耀把浮生会势力隐藏地点画在扬州地形图上,呈现给雷长夜时,时间已经到了第三天。

    再过五天,扬州大战就要爆发。

    雷长夜把所有武盟高层和安排局高层都聚集到议事厅里,一起讨论浮生会的动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乱世人想要协助江南大营共抗妖神宗。

    雷长夜也觉得很像浮生会有仇必报的作风。毕竟,妖神宗的饕餮就是从他手里抢走的。

    但是,乱世人这种布局,太像群狼捕食前的队形。雷长夜从他们的布局中,隐隐感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嗜血渴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绊住了乱世人的心神,他必然想要得到。

    从张角的口供中,雷长夜知道乱世人把全国各地的浮生会帮众全都调到了扬州,倾整个浮生会之力就为了复仇妖神宗?乱世人不是这么冲动的个性。一定是扬州有什么他极为想要的东西。

    天下的权柄?长生?还是

    雷长夜忽然想到了乱世人的融妖炉。

    这个祸害!他一拳砸到桌面上,心惊肉跳。

    第两百八十八章 笑谈火光兽

    从议事厅出来的武盟高层们一个个脸色铁青,神色肃穆,他们迅速召集白银义从司的三千义从,以及安排局全体成员,按照雷长夜与众人指定的计划迅速开始了行动。

    在门口,雷长夜一把拉住宣锦和宣秀。

    “雷兄,何事?”宣锦正要去组织白银义从的行动,被雷长夜拉住胳膊,立刻转过身来。

    “这件事,我们暂时要和八都兵站在同一立场,希望锦儿不要介意。”雷长夜关切地说。

    “雷兄,我和阿弟不是八都兵,祸不及家人,这是武盟的规矩,我们都懂。”宣锦毅然道。

    “这一次你带队,一定要把事情干得漂漂亮亮的,这也是为你以后做淮南节度使铺路。”雷长夜沉声道。

    “雷兄布置如此周详,我若是再让乱世人多杀一个人,愧为宣家后代。”宣锦严肃地说。

    “阿姐说的是,幸好大师兄机智,若让乱世人得手,天下必将生灵涂炭。”宣秀一脸的后怕。

    “事不宜迟,我和阿弟要去尽快布置。”宣锦和宣秀齐刷刷和雷长夜拱手作别,飞身而去,身影快若闪电。

    雷长夜望着他们的身影,欣慰地一笑。他们两个最近在飞鱼大娘船上哪儿都没去,光练功。依靠雷长夜给他们轮流练功的仙隐图洞天福地,他们如今已经双双达到了大四品,并且朝着四品巅峰迅速突破。

    江南一战之后,雷长夜相信这对姐弟必然可以站到四品巅峰,接下来就需要学传承武学才能更进一步。这件事,他需要和薛青衣好好商量一下。

    在送走所有的高层之后,雷长夜来到大娘船中层的质押房中。张角正在房中抱着金毛小鼠坐卧不安。看到雷长夜进门,他连忙站起身,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张兄,我代江南的百姓,感谢你提供的浮生会消息。这可是救了不少的人命啊。”雷长夜微笑着说。

    “这不重要,消息有用就行。你看看我这宝贝”张角可怜巴巴地抱着怀里的小鼠说。

    “好吧。这金毛小鼠虽然不是战斗灵宠,但是却价值极高,恭喜张兄了。”雷长夜自然知道他想要听什么,笑嘻嘻地说。

    “哦?它到底是个什么异兽啊?”张角其实心里已经做了心理准备,知道这货肯定不是能打架的玩意儿了。雷长夜这句话他顿时信了七成。

    “此乃火光兽的雏形。张兄当知火鼠不知暑一说。”雷长夜轻摇蒲扇,摇头晃脑。

    “没听说过。”张角老老实实地摇头。

    雷长夜立马闭了嘴,“火鼠不知暑”好像是苏轼说的,张角确实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