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7章
  • 下载
  • “第五步,杀蔚蓝石像,补充功力。”雷长夜的话再次在脑海里响起。

    苏妲己踏月飞星,漫天花雨,然后幽鬼缠身绝杀术,瞬间带走蔚蓝石像。温暖的真气如春风化雨,流满四肢百骸,刚才横穿野区杀怪透支的功力全部复苏。

    “第六步,杀暴君。”

    苏妲己飞奔着冲向全身赤黑色的暴君龙王,勇敢地一头撞了上去。

    片刻之后,她披着一身猩红色的龙血杀到了上路。龙血让她力量暴增,动作比平时快了一倍。她犹如一位复仇女神般冲出草丛,把对方正在上路乱杀的薛青衣一刀捅死。

    苏妲己这一方的对抗路上趴着对方两个英雄,自然把这位可怜的己方英雄黄功道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苏妲己一上来就杀了薛青衣,这一番强势表演,把另外一个敌方英雄白荣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兵线进塔,她又和己方英雄黄功道一起快乐地杀兵,又把对方外塔推平。

    这个时候,时间正好到了一盏茶的时候。

    “一盏茶时间过后,重复抓人、杀蟹、反野、拿龙的循环,不要管自己人,不要管敌人,按照自己的思路走,思路不要断。”

    苏妲己杀了一轮己方的野怪,悍然重归己方发育路。

    “怎么又是你?”线上的董畴和洛修贤同时惊呼。但是苏妲己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上去就是踏月飞星、漫天花雨和幽鬼缠身三连击。

    董畴当场去世。洛修贤好不容易逃回防御塔下,却被毕一珂全力突刺一招干掉。毕一珂和他同时躺倒在地,死于塔下。

    苏妲己再次杀兵推塔,返回中路。

    惨叫声在中路响起。中路防御塔轰然倒下。中路的紫馨屁颠屁颠跟着她,快乐地杀入了对方的野区。

    “哎呀!”对抗路的薛青衣和白荣双双横死。苏妲己跨过他们尸体,快乐地推塔。她的身后屁颠屁颠跟着紫馨和黄功道。

    嗷!刚刚复活的暴君再次屈辱倒下。披着一身龙血的苏妲己杀入下路。

    “何方猪狗!”董畴和洛修贤双双倒下。防御塔在他们尸身之后一座座倒下。

    苏妲己半步不停,再次杀向中路。她身后屁颠屁颠跟着紫馨、黄功道、余怀仁和毕一珂。

    当他们推到中路高地塔的时候,敌方基地内的五个英雄已经互相骂成一团。

    “你对抗路怎么回事,养出这么个爹来?”

    “这事儿怪我们?我们都快推塔了,你们发育路怎么回事,一开局就被杀回基地?”

    “我们好歹没死啊,怪中路送人头。”

    “我至少没送俩吧?你们俩俩的送,买一送一就离谱!”

    “你才离谱!”

    余怀仁大吼一声:“兄弟来!”

    巴山帮八大香主全都奋勇冲进了泉水。被泉水机关炮一一点名。趁着他们排队送死的瞬间,苏妲己的鱼蕙兰一头扎进泉水,瞬间拿了五杀。

    与此同时,基地水晶爆破。苏妲己大获全胜。

    “好”在大剧院里观看的观众们都开始鼓掌喝彩。药师心情愉悦地猛然站起身,大声叫好。刚才看雷公戏的郁闷一朝尽消。

    苏妲己的胜利实在太过于行云流水,水到渠成,令他看得心旷神怡。

    这一瞬间,他几乎忘了横亘心间的所有忧愁和烦恼:原来雷公戏是这样玩的。

    药师兴致勃勃地想着:可惜对方根本没有一个英雄和苏月姬一样基于野区的资源来发展,并以此为契机在小范围内形成多打一的局面。显然,每一次的击杀都可以给英雄积攒“功德”和金钱升品买灵宠,形成更大的优势。

    他兴奋地踱着步子,仔细思索着苏妲己胜利的全过程。她的玩法也有提高的空间,她专注于夺取“功德”却没有把注意力转移到花费金钱购买魂核来炼制灵宠上。

    因为她的胜利来得太快,灵宠的优势没有来得及体现,如果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她对灵宠的忽视,会为她带来惨重的损失。

    “这个雷公戏明显还没有被入画人们开发到最精彩刺激的玩法。如果是我来玩,不,我在想什么!”药师连忙摇了摇头,“如果是我和宗主一起来玩的话嗯?”

    药师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想一些他根本不可能去想的念头。

    “先生,我家坛主让我来通知你,你要的货,出货了。”一个精明干练的汉子朝着药师拱手道。

    “哦”药师的眼睛还被吸在大屏幕上,半晌没有回味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先生,喜欢这雷公戏?”这个汉子笑嘻嘻地问。

    “呃嗯。”药师有一丝不好意思地应了一声。

    “哈,这些也就普通,如果你的形象能和我一样作为被选英雄,你的战斗力还会上一个台阶。这些都是小场面。”这汉子大咧咧地一摆手。

    “哦?你也被选做了英雄?”药师一惊。雷公戏里面的英雄都是选自蜀武盟战功赫赫的高层和江湖知名的豪杰,这个汉子其貌不扬,他没见过这样的英雄。

    “那当然,你看那个是我!”汉子指了指大屏幕上新一场的比赛。

    药师抬起头去只见屏幕上正好显示出余怀仁的战斗。

    “这个不是巴山帮余帮主吗?”药师奇怪地问。

    “对,你看!那个是我。”汉子激动地一指大屏幕。余怀仁身边果然冲出了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汉子。

    “哦所以”药师张口结舌,“你是余帮主的二技能。”

    第两百八十六章 烫手的饕餮

    船主室的门打开了,药师在巴山帮嘉州香主王岁的引领下,走进门来。王岁本来应该在会川城效力,但是因为在之前计赚鬼王蛆的行动中表现出色,雷长夜让他进了安排局任职,这一次随着鱼玄机一起到了江南来。

    在最近蜀山萌的大玩家们都开始沉迷游戏的空档里,王岁和扬州八锁等大唐土著渐渐被委以重任。这个王岁和常驻大剧场里的松公子和布公子一样,是一位只喜欢看直播的嘴强王者。

    在楼道里,雷长夜就通过阴将听到他向药师吹嘘雷公戏的各种奇葩打法。最让雷长夜感到意外之喜的是,药师居然听得津津有味。如果他这个样子不是装的,有发展潜力啊。

    王岁将药师带到屋里之后立刻机灵地告辞离去。

    等到他离开房间,药师才跪坐到雷长夜的桌前,拱手道:“雷先生说是出货了,莫非在这一个多时辰里,你已经炼出了饕餮?”

    “正是。”雷长夜点点头,转身从背后拿出了药师的镇妖葫芦,砰地放到桌上。

    “嗷”一个隐隐约约的嘶吼声在葫芦里传来,充满了愤怒、郁闷和狂躁。镇妖葫芦的肚子突然鼓起一个小包,然后又缩了回去。

    片刻之后,本来竖着放的葫芦咚地一声横躺在桌上,开始翻滚。雷长夜一把抓住葫芦腰,将它摇了摇,将里面乱折腾的饕餮摇昏过去,这才重新把它竖放到桌上。

    药师看得口干舌燥,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咽口水的尴尬动作。

    “幸不辱命啊。”雷长夜拿起蒲扇扇了扇,一脸的笑意。

    药师在他的笑容里读出了满满的不怀好意。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药师眼神凌厉地望着雷长夜。

    “镇妖葫芦一旦收了妖魔,就不能再装别的妖魔。所以这葫芦里的肯定是原装货。如果你怀疑它还没有被炼成饕餮,可以打开看看,不过就请不要在这里打开了。”雷长夜微笑着说。

    药师看着镇妖葫芦里仍然在昏昏沉沉挣扎的饕餮,心里自然清楚明白,要不是饕餮仔升了品,不可能如此不安分。

    一旦他打开葫芦,他真的不确定这个镇妖葫芦还能把饕餮给收回去。但是,就算不打开葫芦,也非高枕无忧。任何镇妖葫芦都镇不住升到小八品,已经进化为上古凶兽完全体的饕餮。

    它挣脱镇妖葫芦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这只饕餮已经变成了烫手的热山芋。他本来还需要周详策划的行动,现在要被迫加速进行。本来,他还要做出对付雷长夜和黄巢的两方面准备,但是现在,时间紧迫之下,他不得不立刻展开行动。

    已经没有时间管雷长夜和他的大娘船了。也许这就是雷长夜炼制饕餮的初心。他早就知道,一旦饕餮被炼成,镇妖葫芦就要成为摆设。可惜,药师却因为心存侥幸,一直刻意忽略掉了这个最可能的后果。

    药师感到自己自从上了飞鱼大娘船,就被雷长夜算得死死的。

    “按照雷先生对妖魔巫兽的了解,这只饕餮还有多久才能破葫而出?”药师并没有花费时间谴责雷长夜的算计,只能尽可能从他身上多得一些情报。

    雷长夜对药师的应变也是暗暗称赞。明知道被算计,还愿意折节下问,这养气的功夫还在其次,他的心术却着实了得。

    “依我之见,大概天之内的事。如果想要绝对的安全,八天之内,必须以这只饕餮做宫主想做的大事,否则自保艰难。”雷长夜沉声说。

    “”药师凝神望着雷长夜,细细思索着江南大局。但是,他始终对于雷长夜的意图捉摸不透,也没人能琢磨透。

    “先生,此去我当联和各家势力与江南大营决一胜负,定夺东南八镇之归属。”药师眼中神光一闪,“既然先生认定我妖神宗必然失败,当知江南大营若是胜出,天下必将陷入纷争。”

    “然也。”雷长夜点头。

    “先生欲领武盟之权柄,需知武盟成立之初衷,薛宗主和聂宗主青睐阁下,也是因为阁下以武盟之精神为行动根本。”药师沉声道。

    “确然如此。”雷长夜赞赏地点点头,“我若想为武盟之主,自当维持江南之安宁,救百姓于水火。”

    “若是我妖神宗赢了此役,必为先生之劲敌。到时我愿尽起妖神宗高手与先生约战飞鱼大娘船,以武功定江南归属,不害百姓,不动刀兵。”药师继续道。

    “甚好。”

    “敢请先生在我妖神宗与江南大营对决之际,帮我妖神宗看住浮生会。”药师终于说出了他最想要的目标。

    如今黄巢的诸家势力,药师了若指掌。唯有浮生会势力若隐若现,若即若离,无从捉摸。因为饕餮的关系,妖神宗和浮生会已经不共戴天。现在妖神宗要和江南大营血拼,浮生会的介入,决定了大事的成败。

    “浮生会乃邪道宗门,乱世人乃举世之奸贼,我自当为宫主解忧,不让他在大战之日,生出事端。”雷长夜微笑道。

    “多谢先生。”药师拱手作礼。

    “宫主客气,这饕餮若是让宫主释放出来,而非它自己挣扎而出,它会听从宫主最后一个指令,我只希望,这个指令,并非针对我飞鱼大娘船。”雷长夜笑着说。

    “先生既能将其炼出,自有破解之道,这么珍贵的指令,在下绝不会轻易浪费。”药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苏妲己玩了整整一个上午,也赢了整整一个上午。以前把她杀得哭鼻子的蜀武盟老玩家被她杀得躲在泉水里不敢出来。

    这种舒爽痛快的感觉,她两辈子都没有过。她感觉死了四次才引来药师的体验,值了。

    唯一令她遗憾的是,蜀武盟里她最想打败的几个高层,全都没来。难道他们知道自己变厉害了,全都躲着她?

    苏妲己玩爽了,但是褒姒、妹喜、李密、侯君集等人都看得快变形了。这样的乱杀他们也想要啊。

    苏妲己一从单间里出来,就被这些人团团围住,不给攻略就堵着她不让走。

    “好啦,反正你们看过也就都会了。你们就需要记住几个步骤”苏妲己心情畅快之下,嘴巴也痛快起来,干净利落地把雷长夜传授的打野之道倾囊相授。

    她不是笨蛋,知道这样的手法也就新鲜个几天,很快所有人都会摸到门道。她可不想因为这点小风头而败坏了作为半神军团会长的权威。

    果然,经过她耐心指点的几个心腹手下顿时战绩彪炳起来。可惜,他们始终比她差了一点点。那当然是因为她把千万不要组队入画的秘密给吞了。她毕竟是会长,一定要在手下们面前强势一点。他们如果战绩比她强,那她多没面儿。

    这个小秘密苏妲己决定暂时保住,等到半神军团的大玩家们整体水平提高了,这个秘密说不说已经无所谓的时候,再说出来不迟。

    就在他们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阵清脆动听的短笛声在飞鱼大娘船上倏然响起。苏妲己等人同时从单间里跳出来,朝着笛声响起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们之所以全体都是四品巅峰和五品的功力,那都是因为在妖神宗里吃了妖炼之药。服食妖炼之人一听到药师的短笛,立刻会无条件听从药师的指示。就算他们有多想要打雷公戏,都无法抗拒这种妖炼奴性的支配。

    说白了,他们是以成为药师奴仆为代价而获得的强大。

    即使是苏妲己这位半神军团会长也无法抗拒妖炼对意志的支配。

    不过药师平时很少用这种强制的手法驱策门下弟子,以他的个人魅力就足矣。

    今天事情有一点不一样。纷纷跑到上层甲板之上的半神军团众人面面相觑,都暗自担心他们偷偷加盟武盟的行为被发现了。

    在大剧院的入口,药师缓缓收起短笛,看了一眼这群人人挂着黑眼圈的弟子,冷哼一声:“我看你们玩雷公戏都快要玩疯了。不用短笛召唤,你们就不知道出来见我这个宫主吗?”

    “弟子不敢!”众人轰地单膝跪倒在地,一起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