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6章
  • 下载
  • 苏妲己瞪大眼睛看着他,恨不能帮他托托碗底,把茶一口气怼进他嘴里。

    “雷公戏开戏这么久,我就没见到几个好好利用野区资源的入画人。我今天教给你的,就是打野之道。”雷长夜放下茶碗,沉声道。

    第两百八十四章 妙手炼饕餮

    当苏妲己从雷长夜的船主室走出来的时候,她感到自己发现了雷公峡谷一个全新的天地。一直以来她和几乎所有入画人一样,沉迷在战斗最激烈的兵线上,和对方英雄玩命死磕,一条线上从头打到尾,最后打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经过雷长夜的敦敦教导,她发现自己以前真的太傻了,真的!原来还能有如此快捷地走向胜利的道路。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试试这全新的打野之道。

    走廊尽头,褒姒、妹喜、李密和侯君集等人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

    “怎么说,怎么说,姐,看你的样子,必得真传啊!快教教我们啊。”褒姒看着苏妲己容光焕发的表情,贪婪无比地开口。

    “别挡我道!”苏妲己一把糊撸开他们,迫不及待地冲向自己的单间,迅速把门关上。褒姒、妹喜等人站在单间门外,面面相觑。

    “哇!从没见过姐的脸这么容光焕发,雷长夜教的这个法门必然绝妙无比。但是她怎么也不给我们说说呢?”褒姒急得直搓手。

    “难怪妲己妹不想跟我们说,毕竟是她牺牲了那么多才拿到手的。要我我也不说。”妹喜抿着嘴说。

    “也许这法门也就那样。但是雷长夜这个人估计是学了双修之法。”李密摸着下巴说。

    “真的有这种传说中的道法吗?”侯君集眼睛顿时亮了。

    “显然没有啊。”褒姒和妹喜狠狠地瞪视着他。

    就在这时,他们的入画匣同时变得炙热无比。

    “妲己姐入画了。”褒姒手最快,闪电摸出入画匣,点开自己关注过的好友列表,立刻进入了观战苏妲己所在战区的视角。

    “在这儿看干嘛?去大剧院看呀。”侯君集心急火燎地朝中层甲板的楼梯跑去。

    “去吧去吧,替我们陪药师大人好好看雷公戏哈。”褒姒头也不抬地说。

    侯君集站住了。现在的半神军团玩家们,没一个敢走近药师身边十丈范围之内。生怕他那洞察一切的眼睛一瞥之下,就发现他们已经叛变妖神宗了。

    四个人无奈地凑到褒姒身边,一起观看她手中的入画匣。

    教完打野之道,雷长夜拿起桌案上的镇妖葫芦,用力伸了个懒腰。应付完妖神宗和药师,现在是他专心炼制饕餮的时间了。

    这么多天在雷公戏里虚拟炼妖,芥子袋炼妖的经验暴涨了好多,反映在雷公戏里,就是炼制高阶宝宝需要的虚拟魂核越来越精简,分类越来越鲜明。芥子袋内的雷长夜神识已经记录下来上百条经过不断试验,证明最优化的炼妖之路。

    这些炼妖之路被他的神识在脑海中自动编辑成一本炼妖谱,成为指导雷长夜未来炼妖的行动指南。

    这其中,就有一条专门为饕餮量身定制的炼妖之路。现在的饕餮仔已经七品巅峰,又被药师炼制多日,突破到小八品只差临门一脚。只需要一枚小六品的巫兽魂核或者十五枚五品巫兽魂核就可以达到理想的效果。

    因为药师喂给它的宝材已经足够多,它被生出来甚至不需要吸收巫核来进化身体,完全就能自给自足。

    雷长夜的芥子袋中正好有一枚小六品的巫兽魂核,这还是宣锦和宣秀合力打到的。虽然有些舍不得,不过喂给饕餮仔正好可以让他进化到真正的饕餮,还是值得的。

    雷长夜心里也知道,饕餮仔如此接近进化的门槛,资源丰厚的药师早该能够自己炼成饕餮。他之所以没有炼成,除了不通炼妖之法之外,还因为他是连着镇妖葫芦一起炼制。

    当镇妖葫芦随着进化的饕餮升品到准五品的节点上,会引发天变。这大概是世界主神的一种监察和审核机制。被镇妖葫芦装载的饕餮仔被升品到八品,这说明有人想要控制饕餮做逆天之事。这当然要受到天谴。

    这也是药师炼妖卡壳的最大原因。

    雷长夜觉得如果用芥子袋直接炼饕餮仔就不会有这个担心。因为饕餮仔在芥子袋的天地熔炉之中的进化过程,和自然进化区别不大,很可能会骗过主神的监察。

    不过,为了双保险,他还是会在仙隐图中炼制,这样就彻底屏蔽了主神的监视。

    他抚摸着这枚流光溢彩的镇妖葫芦。作为四品法宝,它的光芒比起收纳巫神天吴的镇妖葫芦还要耀眼,已经将将接近了准五品。

    “虽然接近了,但是还不够接近。这样的话”雷长夜脸上露出阴损的笑意,“正合我意。”

    他先从仙隐图中请出了吴道子。

    “你确定真的可以吗?”吴道子已经和他聊过炼妖的程序,但是现在他真的看到饕餮镇妖葫芦,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当然,除非你这大九品是装的。”雷长夜笑着说。

    “胡说,我这货真价实大九品。”吴道子顿时不乐意了。

    “那我来了?”雷长夜问。

    “咳咳,好,来吧。”吴道子用力咳嗽一声。仙隐图里黄光一闪,黄鹤嗖地飞了出来。

    “鹤兄,你来干什么?”雷长夜有些惊奇。

    “我哪儿知道,恩父叫我来镇场子。”黄鹤翻了个白眼,“本来我还在修炼,差一点就能变人了。”

    “什么镇场子,我分明是叫你来观赏一下我降妖的威风,你也好从中领悟一点道行。”吴道子吹胡子瞪眼。

    “切,我怎么那么不信呢?”黄鹤斜眼说。

    “行了,大家注意,我拔盖子了啊。”雷长夜用手按住镇妖葫芦的葫芦塞。

    吴道子和黄鹤的神色都肃穆起来。他们虽然品阶高贵,但是实战经验太少,面对鬼王蛆诈尸变成的饕餮仔,他们心中都不是很有底。

    雷长夜猛然拔掉盖子。一声凄厉的啸声从镇妖葫芦里传出来。饕餮仔那张着血盆大口的人脸猛然从葫芦里钻出来,猩红的舌头犹如一条锦缎凌空抖开,腥臭的口水四外飞卷。

    “嚓!”黄鹤看到这么丑的脸忍不住伸出长嘴一嘴夺上去。

    “吼!”饕餮仔发出一声怒吼,身子闪电般从葫芦里钻出来,凌空一口,竟然把黄鹤的脑袋给吞了进去。

    黄鹤大急,双腿咚咚两下,狠狠踹在饕餮胸口上,脑子往外拔了一尺,但是嘴还是被饕餮仔咬住。

    就在这时,吴道子从背后悄没声地掩上来,噼里啪啦,七八掌狂灌在饕餮仔背上。

    “嗷”饕餮仔惨叫一声,筋断骨折,一口吐出黄鹤的嘴,整个身子犹如面口袋,啪地平摊到地上。

    屋子里一时静悄悄的,只剩下吴道子和黄鹤紧张的喘息声。

    “我把它给噎昏过去了!”黄鹤喘了半天气才终于邀功道。

    “你能要点脸吗?以后你可别说是我的鹤儿子。明明是我把它打昏的。”吴道子生气了。

    “我早不想当你的鹤儿子了。”黄鹤用翅膀整理着头上饕餮仔的口水,“要不是我把他的嘴牵制住,你就被吞了。”

    “我怎么想到把你给叫来的,就离谱!”吴道子愤然一甩袍袖。

    “两位慢慢啊,这饕餮仔快死了,我得赶紧炼妖,否则就是炼尸了。”雷长夜用芥子袋一卷,把濒临死亡的饕餮仔卷入袋中,一头钻进仙隐图。

    吴道子和黄鹤对望一眼,连忙跟着他一起进了仙隐图。

    雷长夜在仙隐图里找了一处四外无人的荒漠,将芥子袋放入沙地中央,通过袋中眼启动了芥子袋灵智,配合自己的神识开始炼妖。

    因为有了雷公戏炼妖谱的指引,这一次炼妖雷长夜感到格外驾轻就熟,举重若轻,神识和芥子袋灵智都运行得格外轻松,完全没有一丝测试、观察、试错、排列组合的烦恼,炼妖的每一个过程都进行得犹如锦缎般丝滑顺畅。

    片刻之后,芥子袋啵地一口,直接将炼好的饕餮仔吐出来,连多余的巫核都没有要。

    此时的饕餮仔已经和原来的形象大不一样。原来它是人脸巨嘴,头上长着血红色羊角,看起来犹如一只大头狮子。

    现在它的巨嘴之上长出了另一只半人半豹的头颅,头上的两只血红巨角长到了这颗新头颅之上。新头颅之下长出了脖颈和小半截身子,两只新手臂从身子上长出来,手上长着颀长的三根锋锐骨刺,小臂上长满铁甲般的鳞片。

    它的巨嘴长在了新身躯的小腹之上,时刻咧开张大,仿佛随时想要吞噬天地。

    “哈哈哈哈!我终于觉醒了。这个世界,即将被我吞噬!”饕餮仰天大笑,挥舞着全新的手臂,发出得意忘形的豪言壮语。

    “狍仔?”雷长夜举起镇妖葫芦叫了一声。

    “嗯?不要”饕餮下意识地开口应了一声,随即惨烈地嘶吼着,被雷长夜的镇妖葫芦发出的金光吸了进去。

    它在葫芦口进行了决死的挣扎和蠕动,但是黄鹤和吴道子一起凑上来,又是用嘴夺,又是用手掐,好不容易才把它给按了进去。雷长夜迅速把镇妖葫芦的葫芦口给塞住。

    镇妖葫芦收下饕餮之后,开始不断地扭曲变形,还在地上不停地上下跳动,东倒西歪,来回乱滚,就好像肚子里装了一把燃烧的爆竹。

    “哎哟,这看上去不大妙啊。”吴道子担心地看着这滚来滚去的镇妖葫芦,“四品镇妖葫芦镇不住八品的饕餮吧?”

    “什么镇妖葫芦都镇不住。”雷长夜笑着说,“不过,这不是该我们担心的事儿。”

    第两百八十五章 野爹苏妲己

    药师已经在大剧院里坐了一个时辰,雷公戏大战在他眼前开始了又结束,结束了又开始,无数个英雄崛起了又战死,复活了又失败。一个又一个水晶基地在他的眼前粉碎。他的心随着那些苦苦死守基地高地的英雄们起起伏伏,绝望挣扎。

    每个人在看戏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找到自己共情的目标,心情会和那些共情的人物一起跌宕起伏,承受着戏中人生的辛酸苦辣和悲欢离合。

    药师并非从未看过戏,从未听过评书传奇的人。但是,他最近实在太忙了,没有一丝一毫闲暇的时光享受。

    当他坐在大剧院里看雷公戏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自始至终都在关注那些一开始就受尽屈辱,死了又死,失败了又失败,最终被平推基地的英雄们。

    他从未有过一次为胜利的英雄欢呼过。因为他觉得在这些叱咤风云的英雄们上,找不到一丝一毫自己的影子。

    这种压抑和绝望感,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心慌意乱。他开始认为,这是雷长夜在向他使手段,他在依靠雷公戏的法宝,向他灌输失败的情绪。

    他猛地站起身,想要毅然决然地扭身离去。但是,一场全新的雷公戏突然在大屏幕上拉开了序幕。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入画人名字:苏月姬。

    “是她?”药师微微挑了挑眉毛。在所有在飞鱼大娘船上玩的妖神宗弟子中,他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个女孩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是她介绍自己上了船。

    苏月姬选择了一位出场率极高的刺客英雄鱼蕙兰,然后毅然决然离开了兵线,一头钻进了野区。

    “嗯?”药师感到一阵新鲜。这是他看到的第一个不对线,直接钻野区的入画人。他的心里开始有了一点对苏妲己的期待。他发现这是第一次,他在战斗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对一位入画人产生了寄托。这种轻松写意的心情让他不由自主回到了座位上。

    雷公峡谷的林野之中,苏妲己以鱼蕙兰的一技能踏月飞星术,闪电般地冲刺着。

    “第一步,先杀猩红石像,得到猩红石像精魄附身,升到大四品。”雷长夜的敦敦教诲在耳边回荡。

    猩红石像疯狂地嘶吼着,在苏妲己的来回穿梭之下,不甘心地倒下。苏妲己感到身上活力四溢,刚才被石像打伤的地方犹如被不老泉水抚慰,一点点恢复原状。她手中的匕首上,闪烁着猩红色的闪光,似乎涂了一种奇异的血毒。

    “第二步,到发育路杀人。杀没杀到英雄都没关系,把人赶走,然后杀兵。”

    苏妲己毫不迟疑地一头钻进发育路,逮到谁就杀谁。对方发育路上是董畴和洛修贤在和己方的余怀仁和毕一珂对打。

    她毫不犹豫地绕后,踏月飞星术飞过来,然后瞬间激发二技能满天花雨术,噗噗噗扎得洛修贤一身都是刺。董畴连忙以金刚力士符挡住了所有后续伤害,掩护洛修贤一溜小跑钻进防御塔。

    两个人背对苏妲己,被她一顿胖揍,都成了重伤,并肩朝着己方的基地落荒而逃。

    苏妲己转过头来,想也不想,与队友地杀光了对方的兵线,推兵线入塔。

    “第三步,中路去抢河蟹!”

    苏妲己在脑海里默默念诵着雷长夜的口诀,犹如一道闪电般杀入中路,正好看到中路的两个英雄纠缠在一起,都试图抢夺这只经验丰沛的河蟹。

    她冲过去一刀杀了河蟹,顺手给了对方英雄一刀。这个跑过了头的敌方英雄聂隐娘当场逝世。

    “第四步,杀光中路兵线,逼己方英雄保护自己进敌方野区反野。”

    苏妲己杀到中路兵线之前,开始以满天花雨术狂杀小兵。

    “喂!”中路的己方英雄紫馨生气地叫了出来。这个人叫出来的嗓音是男声。让苏妲己听得很不舒服。

    “你这货好没道理,兵都给你杀光了,我怎么升品?”紫馨粗豪地大叫。

    “跟我来杀野怪呗!”苏妲己头也不回地钻进对方野区。

    这位己方英雄万般无奈,只好跟着她钻进野区,看到什么杀什么,多少能够补点经验和经济。

    杀完野怪,苏妲己也不管这憨货,直接回自己的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