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5章
  • 下载
  • “我看我门下的弟子对于雷兄的雷公戏,很是着迷啊。”药师微笑着说。

    “他们是妖神宗的弟子,耳濡目染,总是要受一些药宫主的影响,都是心有所痴之人。雷公戏只是恰好投其所好罢了。”雷长夜笑得同样不愠不火。

    “雷兄是说我心有所痴吗?”药师眼皮一跳。

    “宫主在江南展现的才智手段,让在下大开眼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天下豪杰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样一位大才,却是妖神宗里宗主之下第一人。”雷长夜说到这里拿起茶碗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妖神宗宗主是谁,却是谁都不知道,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宗主性不喜招摇,些许杂事,都由我代为料理。倒让雷兄见笑了。”药师面不改色地说。

    “宫主行事风格舍我其谁,笑傲天下,却从来不怕妖神宗宗主对你猜忌吗?”雷长夜问。

    “宗主雅量高致,任人不疑,容得我放肆。”药师不在意地说。

    “能够容得下这样一位功高震主的手下,妖神宗主不是一位旷世高人,就不是一个男人。”雷长夜笑着说。

    “雷兄未免过于武断。”药师也拿起了茶碗饮茶。

    “宫主一点都不生气啊。”雷长夜笑着说。药师端茶的手微微一顿。刚才的反应,已经暴露了妖神宗宗主的性别。

    “雷兄,你把我引到飞鱼大娘船上,是存了要让我妖神宗对付江南大营的心思吧?”药师转移了话题。

    “并非存了妖神宗对付江南大营的心思,而是妖神宗避无可避,与江南大营未来必有一战。”雷长夜笑了。

    “雷兄何出此言?”药师把茶碗放回托盘,抬起头来凝视雷长夜的眼睛。

    “妖炼既然能在苏州流行,没道理不在扬州遭到追捧。八都兵里,不知道有几人听到宫主的短笛会站起来为妖神宗而战?”雷长夜笑着问。

    “”药师沉默不语。这个秘密他从未告诉任何人,但是雷长夜却能从他在苏州的表现推断出来。他叹了口气,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想要得到鬼王蛆,他只能暴露一部分他的手段。

    “宫主,你认为黄巢对那些染指八都兵的人,会轻易放过吗?”雷长夜沉声问,“此人心怀天下,又正当扬威之时,妖神宗正是立威的契机。若是他能将妖神宗和饕餮连根拔起,天下豪杰自当闻风景从。左手八都兵,右手天下名,此帝王之兆也。”

    “然,武盟对这样的人,会轻易放过吗?”药师微微一笑。

    “嘿嘿”雷长夜低下头,为自己倒了一杯新茶。

    “黄巢坦然承下为宣府复仇之美名,实际上他却是灭门宣家最大的疑凶,此事我等旁观者都可想见,以雷兄的智慧,难道想不明白吗?黄巢对雷兄的忌惮,恐怕还胜过对我的杀念。”药师沉声道。

    “诚然如此。可惜,此时黄巢若撇开妖神宗不理,兵伐武盟,攻杀我的飞鱼大娘船,第一于理不合,无法传檄天下,占据大义。第二胜负不明,相比妖神宗,我麾下蜀武盟的威名要强盛许多,战而难胜。第三主次不分,八都兵中有多少服了妖炼之人,只有在对抗妖神宗时才能看出来。对付除妖神宗外的任何人,都是自爆其短,徒然给了妖神宗搅局的契机。”

    “哈哈哈,雷兄思虑周详,在下佩服。”药师温儒雅地一笑,“只是雷兄放着黄巢不管,可能说服自己的手下?我听说宣锦和宣秀姐弟在武盟之中威名极胜,传闻宣锦还是雷兄的红颜知己。红颜知己的灭门血仇,岂可假手于人?”

    “等等,我打断一下。”紫馨突然从旁插口。

    “嗯?”雷长夜和药师同时望向紫馨。

    “雷兄的红颜知己是我,锦儿只是普通朋友,这是有区别的,嗯,就是这样。”紫馨抱臂点头说。

    药师和雷长夜互望一眼,同时去抓茶碗,咕咚咕咚,屋子里静静的,只有喝茶声。

    “红颜知己,自当与我同心同德,而不是对我指手画脚。”雷长夜放下茶碗,“不过,我乃俗人也。并非和宫主一样的性情中人,能够为了红颜知己,不顾一切,不惜己身,放弃身前生后名。”

    药师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碗,将手缩入袖中,沉默不语。

    “我不知道宫主这样的人介入这天下的争霸中图什么。不过,我能看出来,宫主身不由己,不得不尽力一搏。唯有在江南胜出,宫主才能罢休。而我,只有一件事想做,就是控制局势。”雷长夜淡淡地说。

    “哦?”药师低头问。

    “无论江南势力如何纠结拼斗,我会保证谁都不能坐大。所以,我现在希望帮助妖神宗。”雷长夜坦然道。

    “你以为没有饕餮,妖神宗就赢不了?”药师再次抬起头来。

    “不,我认为就算有了饕餮,你们也赢不了。”雷长夜微笑着说。

    药师的眼皮不受控制地再次一跳。

    “当然,这只是我这种俗人的一己之见。宫主雅量高致,对局势自然有自己的判断。但是,请一定相信我,我想要帮助妖神宗的心思,绝对真诚。”雷长夜温言道。

    第两百八十三章 喜得饕餮仔

    药师走出船主室的时候,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一直以来,他挣扎着,努力着,拼搏着想要做到的事,在另一个和自己一样智慧明澈的人眼中,竟然如此不值一提。

    未来,妖神宗应该走向何方,他竟然出现了片刻的迷茫。他迅速摇了摇头,将这一瞬间冒出的软弱念头都抛诸脑后。通过他的判断,雷长夜的确真诚地感到妖神宗在黄巢的八都兵面前不堪一击。

    但是,新制妖炼之药的效果,以及饕餮的强大,都是雷长夜无法预测的。所以,药师决心孤注一掷,就赌一把雷长夜的帮助绝对真诚,同时他对局势的判断绝对错误。

    药师轻叹一声。黄巢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本来八都兵就快要在他的控制之下,扬州大势他能占八成。现在不但优劣逆转,他还不得不和几大势力结盟,并力抗衡。这其中增添的变数数之不尽。

    局势复杂到他这样的人都不得不靠赌搏来决定未来。

    “雷公戏到底是怎样的?”这一瞬间,药师感到一种急迫的想要散散心的需求,他身不由己地走上了飞鱼大娘船的上层甲板。

    雷长夜看着桌案上静静伫立的镇妖葫芦,心里一阵舒畅。江南各大势力龙争虎斗,各展奇能想要夺取的饕餮仔,如今就在他的指掌之间,这份成就感确实让他享受。

    屋里屋外的妖神宗弟子和紫馨也都看得两眼发直。江南鬼王蛆之战以来,江湖公认的头号老阴批药师居然在和雷长夜一番答对之后,双手奉上饕餮仔,任其处置,这应该算雷长夜嘴强,还是算药师胆粗呢?

    无论如何,今日之后,在众人眼中,雷长夜在手段和实力上,都已经正式压过药师一筹。这简直是一个超级大腿,抱住包赢。

    苏妲己、褒姒和妹喜等人虽然略微有一丝惆怅,但是很快就被欣喜和愉悦的心情取代,因为他们终于完成了雷长夜交给的任务:药师和饕餮仔成功上船。他们眼看着就要得到雷长夜的雷公戏攻略啦。

    紫馨却格外有危机感。这一次雷长夜完全靠苏妲己这种“外人”的帮助赚了药师上船,她身为蜀山萌公会的会长,蜀武盟的大头头,完全置身事外,这让她感到特别失宠。

    “呃,雷兄,你最近和妖神宗做这么大交易,怎么也不跟我们说说啊。”紫馨抱怨道,“我们都可以帮忙呀。”

    “唉,你们啊,全都沉迷雷公戏,找你们做事可太难了。”雷长夜假意不满,“你先出去,好好反省一下,我和苏姑娘等人有事相商。”

    “啊?好吧”紫馨无比沮丧地退出了船主室。

    雷长夜的话让她忽然明白了过来,雷公戏从来没有出任何问题,是自己出了问题。最近她实在太沉迷了,整天泡在雷公戏里杀得热火朝天,誓要成为排位赛的王者。

    结果最近雷长夜找人办事都找不到人,全都是他自己办的。要是这个情况持续下去,他很可能要全力培养另一批势力来为自己办事了。半神军团的这些阴货们,正好赶上他的需求。

    “完蛋呀,最近真的不能再玩雷公戏了。”紫馨抓了抓头。

    就在这时,船主室突然打开,雷长夜探出头来:“馨儿。”

    “哎,雷兄!你要我干什么?我什么都可以!”紫馨连忙转过头来,无比殷切地说。

    “我就是提醒一声,你的小玄武多久没喂了?”雷长夜一脸严肃地说。

    紫馨如遭雷击。她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关注过她的龟儿子了。它还要自己这个妈吗?不会变成妈卖批吧?!

    紫馨腿一软,咚地坐在地上。初醒地爬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朝自己的船舱飞奔。

    看着紫馨的样子,雷长夜苦笑着摇摇头,随即回身关上大门。

    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李密和侯君集,他们和褒姒、妹喜、苏妲己坐在一起,兴致勃勃地低声密语着。看到雷长夜终于转回身,大家都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雷长夜看着众人殷切的样子,微微一笑,回身坐到了方桌之前,拿起桌上的蒲扇摇了摇:“苏姑娘,我该叫你单月还是依然叫你苏月姬?”

    “苏月姬吧。反正你已经习惯叫我苏姑娘了。”苏妲己不以为意地说。

    “嗯,苏姑娘留一下,其他人退下。”雷长夜淡淡地说。

    “啊?”褒姒、李密等人都是一愣。

    “怎么?赚药师到飞鱼大娘船,是苏姑娘一个人的功劳,你们几个都留在船上没日没夜地玩,我没记错吧?”雷长夜抿着嘴问。

    褒姒等人顿时低下头去,一脸惭愧。

    “这个这些妖神宗弟子和我同气连枝,我知道了,难免他们都会知道。”苏妲己这个时候还是义气了一把。

    褒姒等人顿时连连点头,心里大赞会长威武。

    “这个嘛,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管。我的攻略,只传一人。”雷长夜两眼一翻,慢条斯理地说。

    “”褒姒、妹喜、李密和侯君集的神色顿时暧昧了起来。孤男寡女传道受业,这里面有章!

    苏妲己连连摇头,雷长夜这个死五花头果然还是脱不开臭男人那一点点低俗的追求,她觉得以前自己竟然还讨厌过他,这都是浪费感情。

    “那个月儿姐,我们待会儿聊哈。”李密和侯君集第一个溜了。都是男人,他们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挡了雷长夜的道会是什么结果。

    “姐啊,悠着点。”褒姒趁着苏妲己回头扯她头发的功夫跑了。

    “妹,哎一切为了胜利。”妹喜举起小拳头挥了挥,溜了。

    雷长夜站起身,把门关上,闭上眼睛透过内视守门阴将,观察走廊里面的动静。

    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也非常安静,只有紫馨哭唧唧的道歉声和拼命亲小玄武的吧唧声。

    片刻之后,中层船舱的贵宾舱外传来咚咚咚咚的敲门声。

    紫馨撕心裂肺的大吼响彻走廊:“都特么别玩了,别忘了喂孩子!都给我出来,灵宠别给饿死了!”

    开门声,惊叫声,灵宠的吵闹声,哭爹喊娘声瞬间淹没了走廊。紫馨这种忘了喂孩子的情况,非常的普遍。

    雷长夜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一直以来在都替这帮网瘾少年照料着他们的灵宠宝宝,不过他没跟这些人说,就为了增加他们的负疚感,帮他们戒一戒网瘾。

    这帮家伙仗着自己是正式的武盟成员,不需要充会员,玩起来没日没夜,昏天黑地,已经开始影响武盟的正常运转。

    最近他不得不依赖山塘帮和跟船过来的安排局成员的力量才能维持住飞鱼大娘船的维护和运营。

    现在还不是把这帮家伙彻底黏在仙隐图里的时候,雷长夜还需要他们替自己打仗冲锋陷阵。

    今天传授苏妲己攻略,也是他进一步要破坏蜀山萌这帮家伙游戏体验的计划。让他们不要陶醉在五杀六杀的狂欢中不能自已,开始认识到雷公戏的残酷,并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为自己誓死效力。

    想着蜀山萌和半神军团你追我赶,在合作和竞争中,拼命对自己狂刷玉符的情景,雷长夜心里就满是憧憬。

    “苏姑娘,这一次我之所以要将这个攻略单独传给你,是因为这个攻略只适合一个人单排,绝对不能和其他人组队,我会详细告诉你为什么,呃你躺着干什么?坐起来听!”

    雷长夜回到自己的坐塌上正襟危坐。

    苏妲己以光速坐起身,俏脸一阵通红,心里暗骂妖神宗几个王八蛋误导了她。

    “我就说雷长夜不像是个好色之辈。”苏妲己对于自己之前对雷长夜同样的怀疑彻底无视了,所有的锅都推给了自己的同伴。

    “你说我为什么不能和其他人组队啊?”苏妲己好奇地问。

    “因为排位赛的机制就是这样,凡是组队的人必然遇到另一组组队的人。换句话说,你永远会碰上蜀武盟的老成员。因为他们天天都是组队去打雷公戏。”雷长夜说到这里,忍不住为自己倒了杯茶。

    紫馨可把妖神宗这帮新人给折腾惨了。他看着都替他们难过。可惜这帮人是越输越要组队一起打,这样输了还能有个甩锅的人在。

    结果就是越组队越输,越输越组队。

    “啊?你的意思是说,我只要一个人单排,就不会遇到紫馨那帮组队戏耍人的王八我是说同僚?”苏妲己大喜过望。

    “没错。”雷长夜点点头。

    “不过”苏妲己输到现在,已经输怕了。她有点怕没人甩锅,自己一个人干输,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啊。

    “苏姑娘,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啊。”雷长夜微笑着说。

    “”苏妲己咀嚼了几遍雷长夜的话,终于有了一丝云开月现的感觉。

    “坛主所说极是,但是”她又变得担心起来,“你说的攻略,不会就这么点吧?”

    苏妲己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她可是死了四次才好不容易把药师这里的。

    “当然不是。接下来我就教你一个人带领全队走向胜利的法门。”雷长夜说到这里,拿起茶来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