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4章
  • 下载
  • 不过在他计赚饕餮仔之后,他就算到命中必有这一番煎熬。只是他没想到,这一番煎熬持续的时间,会如此长久。

    晨风吹面,风中带着水气的清冽,今天的江南,会有杏花雨。

    药师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着这碌碌浮生中片刻的宁谧和清新:扬州之风流,却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雷长夜竟然真的被你迷惑?”药师终于开口。

    在他身后的船舱内,苏妲己伏地跪拜,恭声道:“正是。”

    “我本以为江湖小一辈之中,雷长夜也算个中翘楚。没想到英雄终是难过美人关啊。”药师微笑着说。

    “他最终也不过是个情窦未开的小男人。”苏妲己狠狠地说。能在背后损损雷长夜都是好的。

    “他看上你什么呢?”药师淡淡地问。

    “弟子歌舞丝竹之艺俱都臻至化境,尤其是宗主传承的天狐舞,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挡这入骨三分的魅惑之力。”苏妲己沉声说。

    “据说你是随崔钰回的飞鱼大娘船,身为他人侍妾,却向雷长夜献天狐舞,难道飞鱼大娘船上其他人不疑心吗?”药师问。

    “雷长夜独断专行,自有主张,在飞鱼大娘船上拥有绝对权威。”苏妲己低头道。

    “我并没说他权力不高,我只是说他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他之所以下江南,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查宣剑鸿灭门。换句话说,他这一次是为了宣家姐弟而来。宣锦此人据传在巴蜀一战中威望极高,被雷长夜引为臂助。你要魅惑雷长夜,总要先过她这一关吧?”药师侧头望向苏妲己。

    “她没意见啊。”苏妲己脱口而出。

    “雷长夜抢崔钰的侍妾,与崔钰闹僵,影响到宣锦和宣秀继承节度使之位,她会没意见?”药师步步紧逼。

    “这个”

    “哼,雷长夜此人智慧高超,言语风趣,深谋远虑,才华横溢,传闻聂莺莺、薛青衣都对他另眼相看。莫非,你被他迷住了,想要来赚我上船?”药师身上杀气暴涨。

    “哈,我会喜欢他?药师,我特么早就看你不顺眼。姑娘我不香吗?你把我当工具人当了三年,就没喜欢过我?”苏妲己突然瞪眼说。

    “庸脂俗粉,我见犹嫌!”药师冷笑着一拂袖。

    “呸,气死我了!”苏妲己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上,尸横就地。

    “嗯?”药师吓了一跳,他还想要多审苏妲己几句,没想到她死得这么干脆。雷长夜手段如此犀利,竟然能让妖神宗的弟子成为他的死士?他转过身来,朝着苏妲己的尸体走了几步

    晨风吹面,风中带着水气的清冽,今天的江南,会有杏花雨。

    药师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着这碌碌浮生中片刻的宁谧和清新:扬州之风流,却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雷长夜竟然真的被你的媚术迷惑?”药师终于开口。

    在他身后的船舱内,苏妲己伏地跪拜,恭声道:“正是。”

    “我本以为”药师微微一笑。

    “启禀宫主,雷长夜本来看出我想要借崔钰接近他,将计就计想要把我擒住,但是却被我及时以情蛊制住!”苏妲己连忙说。

    “是吗?”药师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如果他到现在还猜不出罗娘就是他师娘花萝茵的大师姐夜萝婷,也是情蛊的继承者,那他就太令我失望了。”

    “我怎么把这个忘了。”苏妲己气得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天灵盖上,气绝身亡。

    晨风吹面,风中带着水气的清冽,今天的江南,会有杏花雨。

    药师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着这碌碌浮生中片刻的宁谧和清新:扬州之风流,却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雷长夜竟然真的被你的迷惑?”药师终于开口。

    在他身后的船舱内,苏妲己伏地跪拜,恭声道:“正是。”

    “我本以为”

    “雷长夜看我被崔钰逼迫,又誓死不从,仗义出手把我救下。我假装不堪受辱要跳船,趁他想要救我的时候施展媚术,他猝不及防”

    “是吗?”药师微微一笑,“你主动跟崔钰回船,却又在船上誓死不从,雷长夜就一点不起疑心?”

    “我切!”苏妲己一巴掌拍在脑壳上,一头栽倒。

    晨风吹面,风中带着水气的清冽,今天的江南,会有杏花雨。

    药师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着这碌碌浮生中片刻的宁谧和清新:扬州之风流,却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你看起来有点疲惫呀,月儿?”药师转头望着背后跪伏在地的苏妲己。

    “弟子还能挺住。”苏妲己有气无力地说。

    “所以雷长夜竟然真的被你的媚术迷惑?”药师淡淡地问。

    “是。”苏妲己老实巴交地说。

    “我本以为”

    “我其实也迷上了他的雷公戏。”苏妲己坦然道。

    “哦?”药师来了兴趣。

    “我一上船就被雷公戏迷住了,沉迷游戏不能自拔,崔钰来拉我都拉不动,就要对我动粗,雷长夜出现救了我。”苏妲己低头说。

    “这倒有趣。你怕是也把自己的使命忘了吧?”药师冷笑着问。

    “雷公戏太好玩了,我一时沉迷忘了一切。”苏妲己一脸羞愧地说。

    “各有所痴,这也是无可奈何。”药师似乎想到了什么,感怀地叹息一声,“后来呢?”

    “后来我一直缠着他问雷公戏的要诀,他一开始并不想理我。但是我持之以恒地缠着他,问的都是最让他自傲的关键问题,他尽心回答,还亲自指导我如何入戏,如何作战,如何布局,一来二去,就对我有了感情。”苏妲己颤声道。

    “那我看你就在船上继续玩他的雷公戏不就好了,回来干嘛?”药师冷冷地问。

    “雷长夜无意中透露出一个细节。他在雷公戏里的灵宠炼制,是基于他真正的炼妖经验。我在想,宫主正在苦炼饕餮仔,毫无进展,也许宫主去飞鱼大娘船上看看他的雷公戏,能看出一些灵感。”苏妲己忙说。

    “你是要让我去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玩玩他的雷公戏?”药师眉梢一挑。

    “真的,可好玩了,我已经发动了咱们宗内好多弟子去玩。”苏妲己老实地说。

    “你好大的胆子。如何不知雷长夜乃是我们在江南最大的对手。这么多人跑到他的地盘上去,万一有任何人露出马脚,必会陷我妖神宗于被动!”药师森然道。

    “雷长夜却没有把妖神宗当成对手。他的心思全在江南大营上。他对我说,八都兵才是心腹大患。”苏妲己直言不讳。

    “哦?他居然如此看轻妖神宗?”药师有些惊讶。

    “而且他说了宫主拐卖人口案,认为宫主只是占了点小便宜,却并没作什么大恶,不值得他花精力对付。他是武盟之主,想对付的都是天下的祸害。”苏妲己说。

    “一个名门正派的假道学,居然也能看出我只是顺势而为,而非逆天而行,倒也不负他的才智之名。这样的人物倒是可以找机会观察一下。”药师沉思了起来。

    “宫主,你不必担心,他身边有我,万一有危险,弟子也会帮助宫主化险为夷。”苏妲己拍着胸脯说。

    “真是个痴儿。”药师微微冷笑,“难道你没看出来,雷长夜只是在利用你把我引到他的船上。”

    “啊?”苏妲己想哭了,夹在两个智深如海的人之间做事,真是难上加难!

    “不过,若是他的雷公戏中真的暗含炼妖之法,我便去趟趟他这个龙潭虎穴又如何?”药师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炼妖进程已经卡到他生不如死,现在的他哪怕一丝希望都不想要放过。

    现在不只是妖神宗有动作,江南大营也有动作。神武派的几个宗主都已经被黄巢蛊惑,江南各地的左道宗门如云而至,浮生会似乎也透露出了和江南大营合作的意味。面对八都兵,妖神宗绝不能依靠其他几股势力,只能依靠自己的妖炼部队和饕餮。

    饕餮不出,大局不稳啊。

    第两百八十二章 药师上大船

    飞鱼大娘船上,紫馨躺在卧榻上半天起不来,心口疼得难受。最近排位虽然还是保持连胜,但是妖神宗这帮王八蛋开始对线单杀她了。

    以她无敌不败百胜碾压一切不服的体质,被单杀一次的精神伤害老大了。被连续单杀就离谱!

    最近,她居然被褒姒单杀了。这简直就跟鹰王被兔子踢一跟头一样,太丢脸了。有什么东西不对,肯定是雷公戏出了问题。

    她猛然坐起身:“这件事有必要让雷长夜知道,妖神宗居然能在雷公戏里作弊!这不能忍!”

    她嗖地站起身,猛地推开门,朝着雷长夜的船主室冲去。

    船主室面前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苏妲己、褒姒、妹喜、李密和侯君集全都在门外,一个个都搓着手,踱着步,还不停地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妖神宗的人已经把雷兄给制住了!”紫馨脑子一热,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喂喂,馨妹,你这是干嘛?”苏妲己看到她冲过来,吓得连忙阻拦。

    “你别拦着我,你把雷兄怎么了?你个狐猸子,你是不是对雷兄甩头发了,我拔光你的头发。”紫馨直接上手。

    “紫馨别欺人太甚。头发长我头上,我想怎么甩怎么甩,你放手!”苏妲己一把抓住紫馨的头发。

    “喂喂喂,紫馨,你别撒泼,现在不是闹的时候,快放手!”褒姒和妹喜都冲了上来,纷纷扯住了紫馨的头发。

    “呸,一打三我也不带怕的!”紫馨又抓住了褒姒和妹喜的头发。

    “喂,别打了!”侯君集急得冲了上去,却被李密拦住。

    “你干嘛?”侯君集怒问。

    “先观察一下。”李密咳嗽一声。

    “”侯君集缩回手去,静静地观察这一场乘风破浪。

    轰地一声,船主室的大门被守门的阴将打开,四个扯成一团的女人一起跌进了门。

    门内雷长夜正用手掌根揉着眼睛。

    他的对面,静静跪坐着一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男子。他的眉目精致柔和,笑容妖异恬淡,皮肤白皙洁净,宛若明玉,一身白袍,飘逸若神,一头长发简单打了个慵懒的高髻,敛起两鬓的头发,脑后的长发随意披散,宛若黑亮的瀑布挂在背部。

    “药师!”紫馨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她可是在论坛上没少看张角爆出来的药师照。

    雷长夜竟然和药师见面了!难道这就是妖神宗最近能够连续单杀她的原因。雷长夜和药师

    紫馨想要静静!但是她又有一点不想走。这药师比论坛里的爆照还要俊俏喂!

    “雷兄,我”紫馨连忙松开抓着褒姒和妹喜的手。

    “馨儿,既然进来了,就坐下一起聊聊。”雷长夜把手从脸上放下来,一脸无奈地说。

    “那我们”苏妲己忍不住问。

    “都坐都坐。”雷长夜摆摆手。苏妲己、褒姒和妹喜连忙喜滋滋地关上船主室的门,纷纷坐到药师身后。

    药师眉头微微一蹙。苏妲己、褒姒和妹喜完全没有征询他的意见,就坐在了屋子里,这显示雷长夜在他们之中的权威已经超过了他。这让他感到一阵淡淡的窘迫。

    雷长夜之所以敢在妖神宗环伺之下,直接和他对话,还不带一个随从,果然有所依仗。

    药师目光深沉地望着雷长夜,思索着他的心思。

    与此同时,雷长夜也在观察药师。

    药师被苏妲己直接带到船主室,丝毫不作伪装,仿佛胸有成竹,丝毫不慌。实际上,雷长夜从苏妲己的眼神暗示中已经看出,药师猜破了他想要引诱他带着饕餮仔上船的心思。

    这让他放弃了一切想要做局套路药师的心思。药师这一肚子坏水并不比他少。

    不过,他仍然有信心让药师按照他的计划走下去,因为药师是个聪明人。和聪明人做交易,特别舒服,只要自己思路清晰,那就一点意外都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