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3章
  • 下载
  • 看完这些场比赛,雷长夜心里一阵颤栗。如果这个世界有另一个相同的游戏,这帮妖神宗玩家肯定会弃游去玩雷公戏的竞品。游戏体验太差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游戏里受虐呢?

    但是,幸好这个世界只有这么一个雷公戏。这帮半神军团玩家在被狠狠削了一顿之后,在界面里破口大骂,苦恨难当一番之后,又乖乖地重新进入雷公峡谷,再次被蜀山萌大玩家狠狠羞辱一顿。

    雷长夜在议事厅外的走廊里都能听到紫馨忘乎所以的大笑声:“啊哈哈哈哈嗝!”

    雷长夜不禁会心微笑:“效果出来了!”

    第二天,又有一群半神军团的大玩家陆陆续续上了船。他们一上船就被妲己、褒姒和妹喜亲自接到她们花巨资租住的上层甲板贵宾楼。

    雷长夜感觉这些人的气息都很强大,应该接近了四品巅峰。妖神宗的大玩家似乎普遍比其他公会玩家的品阶要高。这大概是药师的妖炼灵药起到的作用。

    他有空就溜达到这间贵宾楼附近去偷看界面信息。他果然没猜错,苏妲己输急了,现在正在召集所有半神军团的会员研究如何打好雷公戏,如何给蜀山萌一个迎头痛击,长一长自己公会的威风。

    这个游戏已经开始激起了半神军团和蜀武盟之间的竞争意识。这就是雷长夜最想要的效果。半神军团将会成为他的实验对象,他想要看看这个有意争霸天下的玩家组织在沉迷雷公戏之后,还会不会想在大唐幻世继续争霸。

    毕竟,都是游戏,没有谁重要谁不重要之说,就看哪个更好玩。雷长夜觉得雷公戏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一个崭新的念头再次在他脑海中冒出来。

    当天晚上,在喧嚣热闹的大剧场中,所有关于游戏的直播都停了下来。在观众们的鼓噪和叫嚣声中,雷长夜推出了一个全新的投影。

    这是他通过搜索自己神识的记忆,再以仙隐图的灵智为配合,花费了极大时间和精力筛选出来的神识记忆。

    每一段记忆都是蜀武盟大玩家在超级大腿的加持下,对妖神宗玩家的精彩击杀。除了三杀四杀五杀之外,还有很多匪夷所思的随机击杀画面。

    比如神宠凤凰的凤鸣九霄,一道凤凰火焰穿越整个雷公峡谷,打在暴君坑内,让坑内正在围杀暴君的五个妖神宗玩家同时去世。

    又或者神宠超级祸斗,到处拉粑粑,这些粑粑全变成了地雷一般的火符道法。一旦不小心踩中祸斗粑粑范围之内,就会引爆。很多妖神宗的玩家被蜀武盟玩家越塔追击,好不容易逃掉之后,一脚踩在祸斗粑粑上,螺旋上天,悲愤辞世。

    又或者神宠超级宰父一把抓起一位妖神宗玩家,投掷向另一位妖神宗玩家,两头相碰,一起归西。

    最精彩的莫过于紫馨和毕一珂在超级神宠大玄武的玄武龟罩笼罩之下,温泉冲浪,反复击杀复活的妖神宗玩家。两人犹如凌波仙子,在温泉的圣光中翩翩起舞,杀得飞起。这其中的快美滋味,简直赛过活神仙。

    雷长夜还给这一系列精彩瞬间配上了大唐时代最流行的舞乐:秦王破阵乐。顿时把场下看热闹的观众给迷得五迷三道,疯疯癫癫,发了疯一般叫好鼓掌。

    偶尔出来吃东西的妖神宗玩家看到这个精彩集锦,都傻了。他们没想到自己的羞耻击杀还能被反复重放,这简直惨过鞭尸。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很快就有好几个妖神宗玩家把这件事通报给了正在苦苦研究雷公戏玩法的苏妲己等高层。

    苏妲己气得当时就掀了桌子。雷长夜,欺人太甚!

    第两百八十章 雷公戏攻略

    当天晚上,雷长夜在仙隐图里观察完改良稻米的长势,刚一出来,就通过守门的阴将发现苏妲己带着褒姒、妹喜气鼓鼓地朝船主室走来。

    他连忙坐到书房的坐塌里,做出一副刚准备为自己沏茶的模样。

    “雷长夜,让我进去,我有话说。”门外的苏妲己扯开嗓子就喊。

    雷长夜让阴将们打开了房门。苏妲己、褒姒和妹喜立刻犹如三位复仇女神,瞪着眼睛就冲了进来。

    “月儿,什么事啊?”雷长夜做出一副亲昵的样子。毕竟苏妲己现在还在扮演和自己狼狈为奸的狗男女,他至少要尽心演好自己的角色。

    “好啦,别演了。”苏妲己放弃一切地举起手,“我都跟大家说了,我已经是武盟的临时成员。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想要加入武盟。”

    “这么直接的吗?”雷长夜笑了,“怎么突然想要加入武盟啊?”

    “因为我们想赢!”褒姒和妹喜一脸悲愤地齐声说。

    “这个雷公戏的输赢,各凭本事,我也无法控制结果啊。”雷长夜双手一摊。

    “一次就好,我就想赢武盟那帮王那群同伴一次!”苏妲己可怜巴巴地伸处玉葱般的食指。

    “这样啊,你们可以多玩几次,靠经验累积,大家都是武道高手,交手经验都很丰富,雷公戏应该难不倒你们才对。”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雷长夜,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根本就是那帮王八蛋不停虐杀我们的幕后黑手。他们的灵宠比我们厉害,他们的打法比我们高明,我们总是在以少打多,总是品阶落后,总是被他们四杀五杀,我和他们的本事根本没差那么多。是你,一定是你!”苏妲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把他们打败我们的画面反复在大剧场重放,这不是鞭尸吗?不地道!”妹喜也忍不住抱怨。

    “我们妖神宗和武盟没那么大仇恨吧?”褒姒已经是变相的哀求了。

    “天地良心,我创立这个雷公戏是为了让人开心,可不是要和妖神宗作对啊。”雷长夜笑了,“你们技不如人,总不能怪我吧。而且,咱们说老实话,武盟毕竟还在悬赏捉拿妖神宗。我没把你们送到苏州分坛,已经是格外开恩。这完全是一番接纳之意。你们这还要怪我,未免让我心寒。”

    苏妲己、褒姒和妹喜都沉默了下来。现在他们的心思全都在雷公戏上,已经忘了武盟和妖神宗还有这一番纠缠。现在仔细一想,雷长夜没把她们抓起来送分坛去折磨,的确是有想要合作的诚意。

    但是,这诚意现在在她们看来,绝对不够!她们想赢!

    “雷长夜,咱们都冷静下来,好好谈谈。”苏妲己坐到雷长夜的桌子前,身子探到桌面上,“你还想要我们怎么做你才能让我们赢?”

    “各位,雷公戏是一个公平的游戏,输赢全凭本事,我是无法操控胜败的。这就像围棋、象棋一样,只有对双方棋手公平,才能支撑住游戏的玩法。”雷长夜无奈地摇摇头。

    “这不是我想听的!”苏妲己双拳狠狠砸在桌面上。

    “姐姐!冷静!”“妹!冷静!”她的暴躁终于吓醒了褒姒和妹喜,她们连忙拉住她的胳膊,防止她激怒雷长夜,把她们都给踢出游戏。

    “不过嘛,就算是围棋和象棋,只要读点棋谱,人的棋艺就会多少上升一点。”雷长夜端起桌上刚沏好的煎茶,喝了一口。

    “这么说,坛主有这样的棋谱?”苏妲己醍醐灌顶,顿时清醒过来,连忙伸手拿起茶壶,为雷长夜再倒了一碗茶。

    “棋谱倒没有,类似的东西我有。不过这些东西没有写下来,只在我的脑子里。”雷长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苏妲己和褒姒、妹喜三人面面相觑,都露出觉悟的神色。

    “坛主,我们愿意把妖神宗在光明宗和扬州的布局全部向你坦白。”苏妲己下定了决心。

    雷长夜拿起桌上蒲扇扇了扇,随即摇了摇头:“光是这些不太够啊,因为没办法证实。这样吧,你只要想办法把药师和饕餮仔送到船上来,我自然可以替你们量身定做一套雷公戏攻略,包你们能连胜。”

    “我在妖神宗地位没有那么高,做不了决策。药师怎么会听我的?”苏妲己急了。

    “这很简单,我们保持狼狈为奸的关系。你再回去告诉药师,就说我有炼妖的方法。可以帮他把饕餮仔炼成饕餮。现在我迷上了你,自然一切听你的吩咐。”雷长夜微笑着说。

    “什么?”苏妲己、褒姒和妹喜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雷长夜。

    “你们没听错。我的确有这个办法。你们也看到雷公戏里的灵宠炼制,其实这都是基于我炼妖的经验。”雷长夜微笑着说。

    “药师不一定会相信我”苏妲己说到这里脸上一阵落寞。她努力了三年都没有让药师对她看上眼,这让她相当受打击。

    “这就要看你自己真正的本事了。药师到我的大娘船上来,我立刻奉上最好的雷公戏攻略,这个攻略就相当于棋谱。”雷长夜淡淡地说。

    “我可以去试一试,但是这一试可是会冒生命危险,就凭你红口白牙一句话就让我用命去搏,说不过去吧。”苏妲己冷冷地望着雷长夜。

    “啧,啧,月儿疑心岂可如此之重,真让我伤心啊。”雷长夜胸有成竹地一笑,“不如这样,我先讲一个小技巧,你看看好不好用,如何?”

    苏妲己、褒姒和妹喜脖子都长了一截,迫不及待地伸头望向雷长夜。

    “这个雷公戏的中路是一对一的英雄对抗,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中四品,之后靠杀兵升级。在大四品的时候,英雄会拥有第二个技能,本领比中四品时要上升了一个台阶。这个你们知道吗?”雷长夜问。

    “知道”苏妲己、褒姒和妹喜齐刷刷地点头。

    “这里有个技巧,就是抢升大四品。你们在和对方英雄作战时,要想办法先杀后排的两个符法师,杀够两个符法师就能到大四品。但是如果你浪费时间去杀战士的话,就需要杀三个兵,速度慢了三四息左右的时间。”雷长夜低声说。

    “”苏妲己、褒姒和妹喜开始严肃地思考起来。

    “在这三四息时间里,你们可以抢升大四品,学会二技能,一波斩杀对方英雄。杀了对方的英雄,再把兵线推进防御塔,让他们亏一波兵的经验和金钱,你们就能压着他们打。”雷长夜继续说。

    “怎么会亏一波兵的经验呢?”妹喜追问。

    “因为防御塔击杀兵不算经验。”苏妲己面露喜色,用力一拍桌子,“走,去试试!”

    三个人连招呼也不打,直接冲出了船主室,朝着单间飞奔而去。望着她们的背影,雷长夜微微一笑,这点技巧也许能让她们获得一次从未有过的宝贵击杀,但是想要赢一场雷公戏,她们还差得很远。

    第二天早上,雷长夜在船主室的卧榻上朦朦胧胧醒来,忽然听到走廊里紫馨和苏妲己的争吵声。

    紫馨:“我的五杀厉不厉害?”

    苏妲己:“我单杀了你一次。”

    紫馨:“你知不知道这场你们输得多惨?听没听说过玲珑塔?你们这场就是玲珑塔!”

    苏妲己:“我单杀了你一次。”

    紫馨:“你也没把优势扩大呀,最后还不是让我温泉虐杀得不要不要的。”

    苏妲己:“我单杀了你一次。”

    紫馨:“我杀了你多少次你不记得了?最后你还没一个小兵值钱。”

    苏妲己:“我单杀了你一次。”

    “馨姐!馨姐!”汪芒和东方朔惊呼的声音悠悠传来。

    雷长夜猛地坐起身。最近紫馨膨胀了。

    片刻之后,船主室的门被阴将打开,苏妲己、褒姒和妹喜一脸满足地走进门,仿佛三只偷吃了一百只鸡的狐狸精。

    雷长夜此时已经坐在坐塌上等着她们进门。

    “三位昨天好像打得不错嘛?”雷长夜笑着问。

    苏妲己懒洋洋地坐到他的对面,闭上眼睛摆了摆手,一脸不值一提的表情。褒姒和妹喜连连点头,美得不行。

    “刚才一局战况如何?”雷长夜凑趣地问。

    “玲珑塔。不过我单杀了紫馨一次。”苏妲己得意地说。

    “至少不是零封,还不错。”雷长夜笑着说。

    “现在我还记得她被单杀时那脸死样子,哈哈哈。她用的还是自己的画中身,真是加倍的丢人!”苏妲己眯着眼睛,一脸邪魅的笑意。

    “咯咯咯”妹喜和褒姒笑得像两只小母鸡。她们显然是被紫馨虐杀得太久了,看到她被杀一次就跟逆天弑神了一样兴奋。

    “坛主,如果我真的带来了药师和饕餮仔,你真的让我连胜?”苏妲己忽然渴望地问。

    “我不能做百分之百的保证,我只能说,如果月儿你有中人以上的才智,勤于练习,并且注意细节,连胜紫馨问题不大。”雷长夜微笑着说。

    “我干了!我就算身历百死,也要把药师和饕餮仔拉到飞鱼大娘船。”苏妲己神色一肃,眼中露出晶亮的光芒。

    听到她决绝的言辞,雷长夜心头一跳,难道说她终于要用到他一直暗自猜想的一种大玩家骚套路?

    第两百八十一章 怒刷无限流

    保障湖的一艘画舫之上,药师默默伫立在船头,放眼眺望湖边被晨雾笼罩的绿树小桥,和优哉游哉在岸边踱步的老叟小童,几个月来一直沉郁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

    自从他和罗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与河东节度使王宰、魏博节度使何进涛以及宣武军节度使卢钧弘三大势力结盟,妖神宗在扬州的活动范围不再限制于黄山会馆。

    在武盟势力和薛青衣、聂隐娘都集结于苏州之际,他终于可以在扬州保障湖上欣赏一下人间的景致,呼吸一下清晨湖上的空气,让自己炼妖炼得七荤八素的脑子回复一下清醒。

    饕餮实在不愧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一旦成型便会出现大因果,所以在炼化之时,药师屡次因为即将出现天变而不得不立刻放弃。他已经做了各种各样消除因果的尝试,摆设法阵,制造结界,将炼妖之所藏于地下,还做了很多为农田行云布雨,为流民广施粥饭的恩德。

    他甚至发动了妖神宗的弟子们到各地广施恩惠,好好一个左道旁门都快成善堂了。

    然而一旦炼妖到了关键时刻,仍然还会有黑云聚集,雷霆隐隐。

    药师并没有炼制妖兽的经验,所以他是把镇妖葫芦直接放到炼宝炉中炼制,颇有点像雷长夜和吴道子炼制巫神天吴的方法。但是,雷长夜炼制的是三品的降妖葫芦,只需要将其炼成四品镇妖葫芦即可让天吴升品。

    而药师则是要把四品镇妖葫芦炼到准五品,这需要消耗的宝材量是异常巨大的。尤其是在炼宝条件并不优越,同时缺乏三品炼宝炉和高阶炼宝师的形势之下,宝材量的消耗,令药师这样心理素质强悍的人都有点承受不了。

    而一到关键时刻就会有天变的征兆,又逼得药师频频放弃即将成功的炼宝进程。这样损失的宝材量就更让他难以承受。可以说,每一次炼制都是对他的灵魂和意志的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