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90章
  • 下载
  • 如果一亩田可以收一石稻谷,那就是4000石

    雷长夜心里的兴奋劲儿顿时平复了下来。这五色水固然不错,但是并非无限供应。五色珍珠树也不知道多久结一次果子,就算它一年结一次,一年也就催熟4000石稻谷。就算它能让稻谷产量增加三倍,也就是1万石左右。

    十万禁军一年消耗的军粮是两百万石。这一万石能养活的职业军士大概是500人,实际上算上各种损耗,大概也就能养300人。

    这点粮想要救济天下,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

    “等到收获之后再观察一下吧。”雷长夜深吸一口气。他总觉得在仙隐图这片荒气浓郁的土地里种出来的稻谷多少会再给他一点惊喜,或者惊吓。

    第两百七十五章 妲己的移情

    苏妲己简直快疯了。她又被同一个王八蛋干掉了。这是她第十五次被杀。这个雷公戏除了复活不需要玉符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和真正位面游戏一样无情。

    她已经连输上百盘,平均每盘被杀十次,这一盘格外凄惨,她被对面一个专门捉着她打的英雄杀得三魂出窍,七魄飞天。她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她拖累了己方的队伍。

    因为所有己方的英雄都劝她在泉水呆着就好,据说这泉水能长脑子。

    但是她可是牺牲了很多才获得这宝贵的三天时间体验游戏,总不能全用来泡温泉长脑子吧。再说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也不是那么需要再生长。

    最后一次她鼓足勇气杀向那个一直针对她的英雄,却被他养的宠物给叼起来。在被杀之前,她狂怒地嘶声尖叫:“为什么你总是冲着我来?”

    “咱们对线,我不冲你来还打防御塔是怎么滴!”这个英雄一刀捅死她,还多嘴说了一句,“我说,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用灵宠?”

    苏妲己欲哭无泪,她不知道在哪儿买灵宠,所有的钱买来魂核,就不知道干什么了。她虽然看了很久的直播,但是吞妖袋的操作基本上都是暗箱操作,不会显示在直播上。雷长夜也不想让人看到炼妖的实况。

    所以以吞妖袋炼妖的过程,除非是正式买了入画权的玩家,否则外人只看了一两天不去仔细打听,是不知道的。

    苏妲己比较倒霉的是,她是雷长夜施舍的三天试玩期,没有受到和普通玩家同等待遇的服务,包括简单的游戏介绍和炼妖小常识。她全凭看了一天一夜的直播体验来玩。明面上的东西都略知一二,但是暗地里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而且她也没有机会去会川使用吞妖袋抓巫兽,所以吞妖袋的神奇作用她都不知道。

    这一系列的巧合,让她成为了每一场雷公戏里最拖后腿的人。很多人排到她都不想玩了。这都导致她游戏体验极差。

    但是,雷公戏实在太好玩了,看别人打得热闹,打得精彩,打得陶醉,而她自己却体会不到,这种百爪挠心的感觉让她感到无比新鲜。

    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

    苏妲己暗暗对自己说,她一定要成为雷公峡谷里最靓的仔。

    下次她绝对不再用蜀山符宗的董畴了,每一次打神霄五雷符都无故熄火。

    “谁?是谁在排位赛里送人头,别让大爷找到你躲哪个单间里!大家都是青铜段位,就算是只猪也不能被人连杀十五次吧?”

    苏妲己心里这个不乐意啊。姐不就是不会玩吗?等到姐会玩的时候,我把你当猪杀!

    但是她总算还有一点点理智存在,没有一脚踢开单间的门,把这个骂街者的心脏撕出来。她毕竟还有妖神宗的身份要掩饰。

    “吵什么吵,再吵就滚下船。”虺娇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走廊上。

    “是何猪狗娇娇殿,我错了,我错了!”那个骂街的家伙好像看到了不得的东西,声音都岔了。

    “滚下船,立刻马上!”虺娇厉声道。

    “是是!”

    “我是说滚下船!”

    走廊里传来衣襟摩擦地面的细微声音,这位富家公子竟然真的在地上滚了起来。

    “咳咳,娇娇殿说了,遇到恶意送人头的玩家向她阿爷举报,不要在走廊骂街,影响别的大佬玩游戏,仔细了你们的脑袋!”一个粗旷威风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听起来格外耳熟。

    苏妲己仔细想了想,居然把这个人想起来了,这个人岂非是山塘帮帮主齐可追?他也在船上做事?这个雷长夜手段这么厉害,连苏州第一大帮的帮主都要在船上做小弟!

    苏妲己想要再进游戏,但是她毕竟还是要脸的。被人这么骂,再想到游戏里那么多队友都在劝她泡温泉长脑子,她现在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认清了现实,她被所有人嫌弃了。

    甚至连她的对手都嫌她太送,没意思。

    她苏妲己虽然曾经被万众憎恨,但是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嫌弃过。

    这感觉让她前所未有的振奋。从这一刻开始,她才真正体验到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生,进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她就算艳绝天下,到最后还是要靠本事说话。她那倾国倾城的美貌,再也不是她必须维持的人设,也不再是她两世都需要背负的包袱。

    她可以从零做起,走上菜鸟逆袭的崭新人生路。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全身心投入这一段人生。但是,她已经打了多久了,有没有三天?三天之后,她还需要续费才能继续玩。

    苏妲己转瞬之间下定了决心。去他的妖神宗,去他的药师,去他的半神军团,她要在飞鱼大娘船住下来,一直玩到天荒地老。

    苏妲己毅然推开单间大门,昂首挺胸走出房间,走过繁华的中层船舱步行街,从中部的阶梯朝船下走去。她要一个人回扬州,把自己攒的私房钱全都拿出来,狠狠砸到雷长夜的五花头上,成为他的大爷。

    就在这时,她的面前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挡住了去路。她凝目一看,此人正是雷长夜!

    苏妲己的上百盘败绩,雷长夜在出了船主室之后,就通过仙隐图内的神识知道得一清二楚。他稍微关注了一下她的动向,发现她不再玩了,而是离开了单间。

    现在还没有到三天时间,她竟然就这么直接离开,这让雷长夜感到有些异常,于是他直接跳到底层船舱阶梯处,恰好拦住了苏妲己的去路。

    “月姐儿,你这是要去哪儿?”雷长夜以蒲扇拦住苏妲己的去路。

    “我回扬州,让开!”苏妲己傲然昂起下巴。

    “月姐儿,你是崔大人以惊鸿舞赢回来的人,这件事我还要和崔大人商议一下再做道理。”雷长夜依然伸手拦住她。

    “你告诉那只会跳舞的猪,猪就算再会跳舞,也只能娶一只母猪,我单月不伺候了。”苏妲己脱口说出了自己换的新名字。

    雷长夜微微一挑眉毛。他知道苏妲己来到飞鱼大娘船的最初目的是魅惑他以及蜀武盟高层,将他们成为妖神宗的臂助,在未来与黄巢的对抗中拥有更多的胜算。甚至用他的飞鱼大娘船作为挡箭牌取得胜利。

    但是他发现苏妲己现在对于这个目的似乎根本不在乎了。她要直接离开是因为

    雷长夜眼睛一亮。

    苏妲己一上船就被雷公戏迷住。一开始他还有一丝顾虑,就是怕这是苏妲己的伪装,她伪装成迷恋雷公戏的模样,然后借此缠上他,施展媚术。

    现在她公然离开,还称崔钰是猪,显然是一点想要演戏的心情都没有了。这说明她一开始不是演戏,而是真的爱上了雷公戏。她的心现在应该全铺在雷公峡谷上。

    但是她为什么要走?雷长夜几乎想要拍一下巴掌,当然是去拿钱买会员喽。

    现在的离开,是为了将来永恒的守候。

    “月姐儿,你这样称呼崔大人未免有失尊敬。大人为东川劳心劳力,万民敬仰,连圣上都下旨赞誉。”雷长夜悠然自得地说,丝毫没有发现苏妲己的脸色已经变了。

    苏妲己并不知道,现在她已经患上了轻度的游戏成瘾症。在杀完上百盘雷公戏之后,她已经有一点受不了不能尽情施展技能和功法的现状。如果不能尽快回到雷公戏中,她会因为瘾症而暴露出她自己拼命掩饰的五品气息。

    “你就别扯了,那只猪哪儿会治理东川,是你功劳吧。”苏妲己脱口而出。

    “啧,啧,月姐儿,你身在青楼,却对巴蜀两道的吏治颇有见地,宛若亲见,甚是不凡啊。”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苏妲己浑身一颤,她感到自己已经到了暴露的边缘。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向后挪了一步。她的后背撞到路过的贵宾,令她失去了潜逃的最后机会。但是她一点都不慌,她还有一招杀手锏。

    虽然这个杀手锏有失她绝代妖姬的声誉,她绝不想用,但是现在,一切为了雷公戏!苏妲己去摸袖中暗藏的情蛊。只要让雷长夜爱上她,还需要什么续费,雷公戏就是她的!

    苏妲己的手摸了个空,情蛊不见了!不但情蛊不见了,她怀里揣的钱袋、一串打开簪花楼数个密室的钥匙、还有几张她珍藏的人皮面具全不见了。这些人皮面具中就有一张是苏月姬的面具。

    冷汗从她背上滚滚流下。

    刚才碰了她一下的贵宾们聚集到雷长夜身后,站成了一排。其中一位样子英俊逼人的老帅哥将一枚白瓷小瓶递给雷长夜。一位样貌妩媚的美妇人则拿出了她的绝密钥匙。而一位样子娇俏的小姑娘却冷笑着拿出了她揣得最贴身的人皮面具。

    雷长夜拿起苏妲己的人皮面具仔细看了看:“月姐儿,你这身份可真不少,这一张莫不是苏州乐云楼苏月姬的脸吗?”

    苏妲己感到脑子一片空白。

    雷长夜拿起白瓷瓶对着她晃了晃:“刚才是在找这个吗?”

    苏妲己抿住嘴,脸色铁青。她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再也玩不了雷公戏了!

    第两百七十六章 会审苏妲己

    武盟议事厅中聚满了人,武盟高层们全都来了,一大半都是大玩家。他们听说艳绝殷商的苏妲己被雷长夜逮到了,纷纷来看热闹。

    玩家也是分层次的。像子辛、妲己、白起、妹喜、董卓、吕布、刘秀、孙策这种帝王将相和一方诸侯那都是公会会长、副会长级别的存在。在位面玩家中的影响力举足轻重,和主线人物分庭抗礼。

    妲己身为半神军团的主心骨和会长,最近在江南出了那么大风头,正是各大公会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如今风水轮流转,直接被雷长夜给绑了,这个热闹看不到,他们会睡不着觉。

    江恣意已经第一时间就位,围着苏妲己左转右转,各种角度的拍,一定要把她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原来,苏妲己身为单月的这张脸,就是她真正的容貌,果然倾国倾城。

    光是这一点情报,雷长夜就感到非常满足。因为这说明半神军团在最近这段时间要玩一次大的。这一战结束,苏妲己就再也没有掩藏身份的必要,因为江南眼看就要归妖神宗所有。而黄巢和刘秀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苏妲己用了本来面貌,就是山雨欲来的征兆。

    雷长夜摸着桌子上那瓶情蛊,心里美滋滋。这个瓶子里不但装着情蛊,内里还有一个内胆,内胆里装着散播情蛊的心蛊飞蚁。这东西是虫子,也是能炼的,他准备整瓶丢进芥子袋看看能炼出什么样的好玩意儿。

    至于情蛊本身,他可以找师娘帮忙中和毒性,制成他需要的大规模化学武器,用于军事上。把情蛊用在江湖争斗这种规模的小打小闹上,太没意思。

    苏妲己真的一身都是宝。

    雷长夜笑眯眯地看着她,觉得他还可以深挖一下她的利用价值。感觉这样一个女人,就是个无尽的宝藏。

    苏妲己被他看得浑身发麻。她每天不知道被多少色中饿鬼看过,但是他们加起来都没有雷长夜的眼神瘆人。

    “你想把我怎样?”苏妲己忍不住气馁地开口问。

    雷长夜笑着张开嘴,刚要说话,身边一个人却哭了出来。他所有的话都被噎了回去。

    “月姬,为什么是你?”齐可追哽咽地哭出声来,“你为什么要为妖神宗做事?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雷长夜用手掌根揉着眼睛。齐可追把整个屋子的氛围都给带偏了。不过也难怪齐可追难受,他当初对于苏月姬那是真心喜欢,喜欢到患得患失,言语无灵的地步。如今发现心爱的人成了妖女,这打击不可谓不大。

    苏妲己看着齐可追,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她可以色诱齐可追来帮自己逃出生天。但是她现在却一点想要施展媚术的心思都没有。她对于这个位面的一切都感到了厌倦。她只想要回到仙隐图的世界中去,开始另一种激昂慷慨的人生。

    “追哥莫慌,月姬虽然在妖神宗做事,但是尚无大恶,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雷长夜放下手,吐了口气,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主上,你不用为了我放过她,我和她恩断义绝,绝不会对她姑息!”齐可追慷慨激昂地说。

    雷长夜再次洗脸,这货戏太多了。不过,这毕竟是唐传奇还是新鲜玩意儿的世界,齐可追对于侠义的追求还是很有古风的。

    “月姐儿,今天你已无路可逃,也无人相救。我呢,可以杀你,但是却查不出你的恶迹,又不可以放你离开,遗祸无穷。我们与其像现在一样大眼对小眼,互相斗气,倒不如做个交易吧。”雷长夜微笑着说。

    “哦?你这五花头对我还有什么非分之想吗?可以呀。”苏妲己在椅子上一靠大大咧咧地说。

    “”屋子里的蜀武盟成员纷纷摇头。他们并不鄙夷雷长夜,因为此人已经确诊为钢铁直男。他们鄙夷的是苏妲己:你的媚术呢?你的魅惑?你天生自带的好感度呢?怎么不用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苏妲己这话说得太掉价,让大玩家们对她的期待低了好多。

    只有鱼玄机、毕一珂和宣锦对于苏妲己如此恬不知耻地撩雷长夜感到不满。她们都觉得她侮辱了雷长夜

    雷长夜却欣喜若狂。苏妲己这么不顾形象地放话,是一种放弃的表现。她厌倦了这个世界。两世妖姬的人生让她腻味了,她想要换换口味,而她也找到了新的口味。

    “你喜欢这一口的话,那就要好好吊吊你的胃口。”雷长夜眯起眼睛,微微一笑。

    看着他微笑的样子,整个屋子的人都身子一冷。刚才人们对于苏妲己的鄙夷和愤怒全不见了,只剩下淡淡的同情。

    “我并非对你有非分之想,而是对整个妖神宗,对你们的饕餮仔有非分之想。”雷长夜柔声说。

    “你想要打饕餮仔的主意?做梦!”苏妲己鄙夷地冷笑。如今饕餮仔在药师的手中,他正组织整个妖神宗的高层合力炼制镇妖葫芦,试图让饕餮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真正的饕餮。

    连苏妲己这种核心人物现在都见不到药师和饕餮仔在哪儿,更何况雷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