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8章
  • 下载
  • 片刻之后,苏妲己以一身蓝衣绿裙的朴素形象出现在二楼,背后还背着一个蓝包裹。雷长夜的目光在包裹上扫了一眼,心想不会有情蛊在包里吧。

    雷长夜携起她,嬉皮笑脸地跟花厅里一脸沮丧的富家子们挥手告别,在画中身和二十五名阴将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簪花楼。

    这一次除了拐了苏妲己回船之外,他也得到了极为重要的情报:妖神宗在苏妲己的联络之下,已经迅速和其他几股争霸势力形成了合作意向,共同面对黄巢。这也是为什么簪花楼里有这么多各路势力玩家的原因。

    褒姒、王伯当等人也得以脱出黄山会馆,在簪花楼里上蹿下跳。

    毕竟,天下并非他一个人是聪明人。贾诩、董卓所在势力必然能想到对抗黄巢和刘秀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妖神宗结盟。吕布、韩馥、刘玄、严白虎和潘凤这一股势力在会川府已经和刘秀不对付,这一回自然更不会犹豫。

    周瑜、大小乔这一股纯阳宗势力,在润州丹阳坐山观虎斗,如今风头火势,他们更不会在黄巢和刘秀眼皮底下动妖神宗。

    只剩下张角、白起、李信、萧铣为首这一股妖魔联盟势力比较扑朔迷离。他们有一个极其恐怖的大主线乱世人,和妖神宗的神秘宗主并立于世。饕餮仔成了他们之间结仇的导火索,也是半神军团和妖魔联盟势不两立的诱因。

    但是在会川城,刘秀和张角曾经为了彩蛋而起过一次争执,甚至还联和贾诩坑了张角一笔巨款。这就为刘秀和妖魔联盟的合作埋下祸根。

    张角的黑蛋应该已经孵化了吧,如果孵化了,估计他要完蛋,而妖魔联盟也会恨刘秀入骨。最大的可能是,妖魔联盟和纯阳宗这股势力一样,坐山观虎斗。

    这样的话,扬州就是黄巢、刘秀对抗妖神宗和另外两大势力联手。妖魔联盟和纯阳宗坐山观虎斗。

    想到这里雷长夜忍不住好奇光明宗和妖神宗到底是什么关系。说起来光明宗的掌门韩湐还和蜀山掌门有交情,必然不是个会和妖神宗同流合污的人。黄山会馆藏污纳垢,他会不知道吗?

    就在他思忖之间,由阴将们驾驶的快船已经到达了停泊在太湖之北的飞鱼大娘船。此时天色已经是深夜了。而这个时候,正是飞鱼大娘船上最热闹的时候。

    在大娘船船头,正在升起一座巨型的三维大屏幕,上面十名排位赛杀到铂金分段的参赛英雄正在雷公戏的大峡谷里疯狂杀戮,不停有虺娇充满威严和妖娆气质的电子音响彻四野。

    “二连击破!”

    “锋芒毕露!”

    “三连决胜!”

    “无坚不摧!”

    “无人能挡!”

    “天、天、天、天下无双!”

    苏妲己看呆了。

    第两百七十二章 苏妲己入坑

    苏妲己上船以后,基本上已经记不得自己来是干嘛来了,而是直接跑到飞鱼大娘船上层甲板的大剧场观看雷公戏现场直播。至于崔钰干嘛去了,她已经无暇顾及。

    雷长夜趁此机会带着画中身来到崔钰的贵宾舱,让画中身钻入仙隐图,再让崔钰画中身钻出来伪装崔钰,然后他撕下假发和幻真宝鉴符,换身衣服,重新变回自己,走出了房间。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控制住苏妲己,不要让她迷住任何一个蜀武盟的人。同时想办法利用她帮助妖神宗升级饕餮仔,以对抗即将到来的惊天大战。

    但是当他走进上层甲板,却发现苏妲己已经彻底被雷公戏的游戏直播给吸引住了。他之所以一眼看出来苏妲己入迷,是因为她就坐在两个比崔钰还肥的富家公子中间。

    这两个富家公子是扬州著名大地主的长子,一个姓布,一个姓松。雷长夜非常熟悉他们,因为他们是飞鱼大娘船上的常客。他们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年的雷公戏游戏权,但是却一次都不玩,每天就在这里看游戏直播。

    世上是有这种人,光是看别人打架,就看得极度上瘾。而这两位公子则是成瘾者中的极品。他们已经连续好几天就死守在剧场里最好的座位上,每天看累了就睡,睡醒了就看,连厕所都懒得去,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骚臭味。

    雷长夜怀疑他们的裤子已经黏在座位上扯不下来了。

    这几天来剧院看直播的贵宾,很多人都把他们两个当成了雷长夜放在剧场里的蜡像。他们张嘴叫好的时候还曾经吓昏过人。

    苏妲己居然魂不守舍到坐到这两个人身边也不觉得恶心,可见她有多入迷。

    雷长夜看着这三个并肩看直播的人,觉得是不是应该搞一个直播平台什么的。

    此刻的仙隐图投影大屏幕上,毕一珂已经完成个人八杀和一个五杀,在虺娇电子音的隆重庆祝声中,一枪轰塌了敌方水晶,取得胜利。天上的祥云瞬间聚集在她身上,凑出“胜利”两个字。

    布公子和松公子同时发出舒畅无比的吐气声。苏妲己竟然也和他们一样舒爽无比地吐气。

    直播结束后,三维投影黯淡了下来。苏妲己如梦初醒,往周围一看,闻到身边的臭味,顿时恶心得站起身,还小小地尖叫了一声。

    布公子和松公子看到苏妲己的美貌,眼睛一亮,同时想要站起身,但是却没站起来。他们在苏妲己嫌弃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翘起二郎腿,望向别处。

    “月姐儿,这大娘船上闲人不得到处乱跑,还请回崔大人的寝室休息吧。”雷长夜来到苏妲己的面前,淡淡地说。

    “闲人?”苏妲己顿时感到受了冒犯。

    “自然是闲人。姑娘是崔大人带回来的姐儿,没有注册成为雷公戏会员,也没有雷公戏参赛资格,这艘船上的设施对你是不开放的,非常抱歉。姑娘不如去找崔大人要点钱来注册啊?”雷长夜微笑着说。

    “狗眼看人低!”苏妲己此刻已经忘了她来这条船是来魅惑雷长夜和蜀武盟的。因为她已经发现了更好玩的游戏。争霸天下的游戏她玩过,体验也不是那么好。现在她眼前的这个游戏感觉更刺激。

    现在她又不是想玩,而是想看看,雷长夜居然连看都不让她看,这绝对是仇家!

    “老娘我有的是钱。”苏妲己从包裹里摸了一枚玉如意出来,犹如丢破烂般丢给雷长夜。

    雷长夜一把抓住玉如意,在手里掂了掂:“破砖烂木痒痒挠一枚,作价二十贯。”

    “你开当铺的?这是前朝古玉制成,头镶金,尾镶银,珐琅围身,放于珠宝肆,可值钱千贯。”苏妲己气愤地说。

    “做工略差呀。”雷长夜装模作样地看着。

    “雷先生,总能让我玩上一晚上吧。”苏妲己眼看着新的一场直播就要开始,顿时失了方寸。

    “看在月姐儿是崔大人的朋友,那就先在这里待一晚上吧。明天之后,还请拿金铜或者扬州的飞钱来交易,否则你我难免有一人吃亏。”雷长夜一边说一边顺着苏妲己的眼神往屏幕上看,此刻毕一珂再次登场作战。

    她刚一亮相就迎来了整个大剧院里一片鼓掌声。观看的富家子们简直被她的英姿迷住了。苏妲己的眼珠子也不转了。

    “多谢雷先生,那我就在这儿待上一晚再说。”苏妲己犹如梦游一般飘回去,继续坐下来观看。这一次她还是想都不想,挤坐在布公子和松公子之间。没办法,就这个位置视角特别好。

    雷长夜收起玉如意,微微一笑。小妲己注定难逃王者峡谷的召唤啊。

    回到自己的船主室,雷长夜坐到卧榻之上舒活了一下筋骨。今天跳惊鸿舞还是挺费关节的。

    就在这时,他怀中的入画匣内霞光一闪,吴道子钻了出来。

    “小雷,你终于回来了。”吴道子贼眉鼠眼地说。

    “老吴,难道说有好消息?”看着他那样子,雷长夜顿时了然。

    “难道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成,确实有好消息,快随我来。”吴道子一拉雷长夜的手,就一头撞进了仙隐图中。

    雷长夜只来得及刚一凝神,他的神识就整个进入仙隐图画中身里,被吴道子拽着腾云驾雾而去。

    绕开仙隐图里打得火热的战区,还有蜀山附近的画中闪金镇,雷长夜被吴道子带上了隐藏在深山大泽中的画中飞鱼大娘船中。

    刚一上船,雷长夜就发现有什么不对。船里面居然有不少人。蜀绣零食店和自助餐的店员,长夜牌社的唱牌员和发牌员,白银义从甚至还有白骨姬。

    “虺娇经常到这里来玩,总要画些人陪她才是。”吴道子看到雷长夜奇怪的表情,连忙尴尬地说。

    雷长夜笑笑没说话。这分明是吴道子在画里呆得寂寞,又不敢出来玩,就在画里画了这许多人物来伺候他和黄鹤而已。至于这白骨姬

    “阿爷!”清脆的电子音从船头传来,虺娇扭动蛇躯,欢天喜地地一路游来,嗖地一声跳到雷长夜的肩膀上。果然,这些白骨姬本来就是虺娇的。她也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娇儿,你果然在这儿,玩得可好?”雷长夜笑着拍拍她的小肩膀问。

    “坐着阿爷的大娘船飞到战区头顶上观战,那才真的过瘾。老吴和老黄也对我可好了。”虺娇一脸可爱地说。

    “调皮,要叫吴爷爷和黄叔叔。”雷长夜笑着说。

    “哎哎,别论这个辈分,就叫老吴和老黄,听着舒服。”吴道子一摆手。

    “黄鹤兄呢?”雷长夜问。

    “它呀。”吴道子气不打一处来,“学坏了,居然敢教你女儿喝酒,被我一脚踢出船,现在不知道躲哪儿去哭了。”

    “娇儿,你可别这么早喝酒啊,有害健康。”雷长夜也吓了一跳。

    “阿爷,放心,我喝不醉的。倒是那个老黄,喝酒的时候才是最顺眼的时候,它要不找我喝酒,我们现在还在打架呢。”虺娇笑眯眯地说。

    雷长夜哈哈笑了起来,看来黄鹤也被虺娇打怕了,只能拿自己最爱的美酒来求饶。

    “行了,闲话休提,我带你去看好东西。”吴道子上了船,立刻学着雷长夜的模样在操舵室里操纵舵盘。只不过,这艘船本来就是他画的,自然使用自如,直接飞了起来,根本不用充电。

    他转着舵盘操纵飞船瞬间穿越几道高高的山脊,一头转入被林莽环绕的山中谷地之中。雷长夜认出了这片地方,这正是他和吴道子选择的几片孕育南巫国奇珍异宝的洞府谷地之一。吴道子还特意将其起名为育英谷。

    因为这里土壤、荒气和气候都与上古巫之世界最为接近,南巫国收来的“垃圾”里,有八成都被放到了这里。

    这育英谷占地极广,又被数十万里的原始丛林环绕,空气清新异常。最让雷长夜感到惊奇的是,他发现了很多奇异灵兽在林莽中活动。

    “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灵兽?”雷长夜失声问。因为在仙隐图中,以前基本上只有植物,动物绝迹。

    “自从上一次仙隐图巨变之后,不但你的战区里多了很多异兽,而且在仙隐图其他的林莽海洋洞府之内,也多出无数奇珍异兽。不知是否是你的神识和仙隐图灵智结合后产生的异变,这里更加生气勃勃了。”吴道子感慨地说。

    雷长夜恍然想起了原因,这应该是自己充电仙隐图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就记得仙隐图在充电之后仿佛激发了一些其他的能力。原来,它现在孕育生命的力量更加强大了,里面的生灵开始了进化。那么,那些在南巫国收来的奇珍异宝,应该也能享受到这一波福利!

    “这么说我们的那些异宝?”雷长夜惊喜地望向吴道子。

    “正是要跟你说这个。”吴道子眉花眼笑,“那些奇珍异宝在这番巨变之后,都产生了变化,或者进化。绝大多数才刚刚开了个头,不过一种上古灵株现在已经完全长成,开始结子。你来看看。”

    第两百七十三章 五色珍珠米

    吴道子拉着雷长夜踩着祥云降落到山谷之中的田野里,落到一株闪烁五色珠光的灵株面前。

    这本来是一株仿佛满天星一般的野草,只是结的子疙疙瘩瘩犹如癞蛤蟆背后的凸起,奇丑无比。雷长夜对其依稀有点印象,这是宝娃们发现的最丑的植物之一。

    越丑,雷长夜就越喜欢,所以他特意把它种在了谷中比较开阔的地方,阳光雨水充足,每一天夜晚还能吸取日月精华。

    这灵株如今长得极其壮硕,并且抽出九根穗,每一根穗上都是闪烁五色珠光的种子,雷长夜蹲到近前一看,这些种子不再是癞蛤蟆的疙瘩,而是一颗颗像珍珠一样的谷粒。

    “这是什么?”雷长夜惊喜地问。

    “你可听说过炎帝曾经得到过丹雀献上的九穗禾,食之则老而不死?”吴道子问。

    “拾遗记中的记录难道是真的?”雷长夜一惊。

    “老而不死可能言过其实,不过这的确有点像九穗禾,或者说上古巫之世界的珍珠米。”吴道子严肃地说。

    “这”雷长夜感到一阵极度的狂喜,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之所以要先去一趟扬州,第一是为了替宣锦宣秀探路,第二就是为了打通扬州的关系,能够取得在江南买田的便利。结果没曾想刚到扬州就被黄巢来了个喋血节帅府,把他的行程全打乱了。

    他买田,就是为了在江南大规模种粮,以充足的粮食供应消弭饥荒诱发的天下大乱。如今虽然田没买到,但是田里的产物居然先找到了,这真是意外之喜。

    “老吴,这珍珠米是否能大面积种植?”雷长夜连忙问。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这珍珠米可以在仙隐图里大量种植,那岂非连田都不用买了?

    “当然不行。”吴道子摇头道,“这五色珍珠米是异种,无法大量养殖。上古巫之世界因为荒气浓郁,异种极多,但是像五谷杂粮这样的田产却极难存活。五色珍珠米是因为人族的改良,代代变异,最后才成了今天的稻米。”

    “原来如此。”雷长夜顿时了然。看来想要把仙隐图改造成随身粮仓还是有着重重的难度。

    如今人类世界的五谷杂粮,如果放到巫之世界,估计也会被巫族们认为是奇珍异宝,因为能量产,喂饱整个部族。

    “还以为这种五色珍珠米可以拿出来解决粮荒问题和军粮问题。”雷长夜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那本墨子五行记里莫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改良五色珍珠米?”吴道子忍不住问。

    “”雷长夜其实已经在脑子里把墨子五行记过了一遍,一时之间没有思路,所以没有找到什么合用的道法和阵法。

    “可惜。”吴道子一看雷长夜的神情就明白了,“有没有炼制的方法,把五色珍珠米炼一炼?”

    “嗯?”雷长夜顿时瞪大眼睛。

    对呀,现在他手里有了稻谷之祖,这可是天下稻米的祖宗。如果拿去芥子袋里炼一炼,说不定能炼出杂交水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