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6章
  • 下载
  • 妹喜十四级贵宾:罗娘不是才收到消息,雷长夜的师娘是花萝茵吗?雷长夜还在下面,咱们哪敢对崔钰下情蛊?

    妲己十五级贵宾:哎哟,有我在,还用得着情蛊吗?你们放心,只要我成了崔钰的人,再被他带到飞鱼大娘船上,我必然让整个飞鱼大娘船里的人,无论男女,都成为我的崇拜者。我就是情蛊。

    褒姒十一级贵宾:姐,商量个事儿啊,我听说宣秀挺俊俏的,他能归我吗?

    妹喜十四级贵宾:妹妹,也给姐姐我留一个呀。

    妲己十五级贵宾:姐,要不你把雷长夜领走?

    妹喜十四级贵宾:我不喜欢花和尚。

    “特么”雷长夜有点生气,我这可不是花,是符箓!懂不懂符法?

    不过他大致明白了妖神宗的计划。药师训练出苏妲己、褒姒和妹喜这些绝代妖姬,是想要承袭之前夜萝婷魅惑宣剑鸿的计划,不过他们这一次看中的,是雷长夜和他的飞鱼大娘船。

    在他们看来,黄巢虽然拥有八都兵,却远远没有雷长夜的潜力大。

    苏妲己在节府魅惑崔钰,是为她捞到长期在飞鱼大娘船上的机会,也只有崔钰这种色鬼才会被一照面就迷住。

    不过只要能长期相处,苏妲己似乎有办法把所有遇到的人都迷倒。也许这是她本身具有的先天气质。因为雷长夜知道光靠刷玉符,是刷不出感情线的。

    雷长夜站在楼梯口,陷入了沉思:现在他基本上已经探明了妖神宗在簪花楼的人手罗娘、苏妲己、褒姒和妹喜。或者说,这里的姐儿都是妖神宗训练出来的情报员和刺客。

    而且,会川也有妖神宗的人去过,所以看到了花萝茵,不过很可能是土著而不是大玩家。

    他本来想要进一步打探妖神宗饕餮仔的消息,但是他无意中发现了妖神宗对他和飞鱼大娘船的图谋。她们对他的图谋反而给了他一个机会,可以帮妖神宗一把。

    不过,他并不知道苏妲己魅力全开威力有多大,还需要小心应对。他准备以崔钰之身稍微试试她有多能撩。

    第两百六十九章 丑拒苏妲己

    雷长夜贼头贼脑地走过二楼走廊,朝着簪花楼深处的梳妆阁走去。一路上不少舞姬衣着不整地在走道上来回奔跑,看到他立刻发出高八度的尖叫声。

    “嘿嘿嘿”雷长夜用崔钰的形象浪笑,渐渐进入角色。他必须让苏妲己知道她成功撩到他了,否则就要面对情蛊之毒,但同时他又必须保持心境,不能真的被她撩倒。

    更关键的是,他必须表现得让苏妲己认为不需要牺牲色相就足以控制住他,否则就尴尬了,这中间的分寸需要好好琢磨。

    面对艳绝殷商的苏妲己,如何小心都不过分。

    一群群的莺莺燕燕在雷长夜眼前作鸟兽散,绣帕、丝巾,霞帔,长绫还有绣花鞋掉了一地。空气中充满了沁脾的女人香。雷长夜闻得心旷神怡,随即张开嘴,用嘴呼吸而不用鼻子,阻止了香味对自己的侵袭。

    他感觉这香味似乎是苏妲己散出来蛊惑他的技巧,同时也是指引他找到自己的手段,一举两得,颇为精妙。

    追着这香味,雷长夜扑到苏妲己独有的梳妆阁,在她的房间里,还有两位令人惊艳的秀丽女子,都是高挑身段,白皮大眼,蜂腰长腿,迷蒙性感的桃花眼中,似乎能够滴出水来。

    在这两位性感大美人的衬托下,苏妲己裹着一件素白披帛,正在对着镜子小心地用嘴咬住马蹄型的点唇箔,将箔上的朱砂染在唇间。她那凝神专注,旁若无人的样子,果然更加让人心动。

    “嘿嘿,月儿,我来了!”雷长夜把崔钰这张猪公脸在门口一亮,苏妲己身边那两个惊艳美人同时缩肩挤胸,双手乱晃,以又甜美又娇柔的甜音尖叫了起来。

    雷长夜一阵感慨:专业!

    这要真是崔钰在现场,能够心脏骤停。太撩人了。完全是最正统的女团范儿。

    这种集体尖叫要是一个女孩子做出来,也许会被男人看出是在装,但是两个女孩同时做出来,那种强悍的视觉效果,会让任何男人的脑子停转。脑子停转的同时,他的魂自然就没了。

    面对这两位大美人,男人就算理智上知道她们在故意撩他们,也会心甘情愿被撩,要钱给钱,要房子给房子,要命拿去。他们只希望享受这两位美人给的那种灵魂冲浪的感觉。

    但是,在这两位专业女团的中间,苏妲己的表现却不一般。她是丢下手中的点唇箔,右手拉住裹住身子的素白帛,紧紧挡住胸口,却在急促的护胸过程中,扯落了左边肩膀上的白帛,把一半香肩露了出来,光芒万丈。

    她的脸上一种又气又羞,却又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一双晶亮深邃的大眼睛深深盯着雷长夜,显出一种娇柔却又倔强的傲娇气。从头到脚,满满的都是戏。

    任何男人看到她这副模样,除了最本源的渴望之外,还会激发征服欲,占有欲,甚至对真爱的诉求。

    “崔大人,这里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苏妲己以清丽磁性的嗓音充满不满地朗声说。她那满是诱惑却又凛然不可欺的声线,把在她形象上展现出的魅力进一步放大。

    “苏老师!请收下我的超级火箭。”雷长夜看在眼里,忍不住想要为苏妲己点个赞,高!实在是高!这么高级的演技,值得他为此付出。

    雷长夜暗运内功,将一丝真气钻入鼻中,噗噗,两股鼻血从他鼻孔中滚落。

    “月儿,你好美嗝!”雷长夜发出了猪叫声。

    “”站在苏妲己身边的,自然是绝世妖姬褒姒和妹喜。她们都把手垂了下来,愣在原地。

    崔钰的形象本来就不讨喜,还来一个鼻血长流,这就很难顶。褒姒和妹喜虽然都是撩男人的一把手,不代表她们是人就撩,她们对男人还是有最起码的要求的。

    “吖”她们同时用拿起团扇遮住脸,一溜小跑从雷长夜身边挤过去,飞奔而逃。

    妲己十五级贵宾:喂,宝妹,喜姐,别跑啊,你们不是也想要一个,这个给你们如何?

    褒姒十一级贵宾:妲己姐,你加油,我先撤了。

    妹喜十四级贵宾:哎呀,妹呀,你是知道我的,猪血豆腐我都觉得恶心,这货你自用吧。要不,那个雷长夜交给我,好不好。

    妲己十五级贵宾:你们别忘了我可是会长,仔细我开了你们。

    褒姒十一级贵宾:妲己姐,你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怪你,真的,我去厕所吐会儿。

    妹喜十四级贵宾:你快一点,我也撑不住了。

    雷长夜心里对自己感到满意:对,只要引起她们身体的不适,应该就不会对崔钰进行更进一步的色相勾引了,那个真心受不了。

    他现在有点感谢崔钰的形象,他在大唐幻世见到的色鬼中,他算是鬼中极品了。

    “哎呀,你看看你们这簪花楼的梳妆阁,不通风啊,这么热,我鼻血都出来了,月儿,来来,有什么东西给我擦擦吗?”雷长夜嬉皮笑脸地凑到苏妲己身边,盯着她身上的素白披帛紧着看。

    “崔大人”苏妲己一副气恼委屈的样子,“难道人家的衣服是来干这个的吗?你把人家当什么了?请给我一点尊重。”

    “对对对,尊重,我会好好尊重你嘿嘿!”雷长夜笑着用袖子擦了擦鼻血,他身上的袍子顿时血迹斑斑。

    “哎呀,月儿,你看这地方热的,袖子上也是血,我先脱了啊!”雷长夜贼兮兮地盯着苏妲己的肩膀,直接脱外衣。

    苏妲己捂着披帛,低着头,一副娇弱不胜羞的可人样子,脸红得直到耳根。

    但是雷长夜在界面里却看到完全另一幅情景。

    妲己十五级贵宾:额滴神哦,要不我退出妖神宗吧,我对跨种族的事情,是拒绝的。这分明是猪啊!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褒姒十一级贵宾:姐,稳住,能赢。

    妹喜十四级贵宾:别慌,妹,这货看起来那么虚,又留了那么多鼻血,你坚持跟他聊三句,只要能让他动一下脑筋,他一定会供血不足昏掉。

    妲己十五级贵宾:哎哟,这游戏太难了,早知道我去洪荒位面玩,那里至少没猪。

    褒姒十一级贵宾:千万别去,那里动不动就被吃掉,人人是猪。

    雷长夜以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把外袍往一旁一丢,结果外袍卷回来裹住了他的头。他开始笨手笨脚地挣脱外袍的包裹。

    苏妲己一边看他忙活,一边现场直播。

    妲己十五级贵宾:姐妹们注意,有转机,这货眼看着要把自己闷昏了,呃好吧,差一丢丢。

    雷长夜丢开外袍,涎着脸就要去搂苏妲己的玉肩。

    “崔大人!”苏妲己从桌上拿起一把剪金箔的剪刀指住他,“我在簪花楼可是卖艺不卖身的,请你自重。”

    “我知道!我也没打算买呀,嘿嘿嘿”雷长夜伸手去抓她,却被她用剪刀戳开。

    “喂,”雷长夜缩回手,“你这就过分了。当日你献艺之后,夺路而走,罗娘当时就跟我说,让我随时来簪花楼惩罚你,你这是认罚的态度吗?”

    “认罚?我哪里错了?”苏妲己已经不太有心情勾引崔钰了,因为她知道就算不勾引,这只猪也会咬住她不放。

    “哪里错了,当然是”雷长夜做出一副说不出话的样子,做崔钰不该太聪明。

    “哼,你让我们来献艺,我们献了吧。献完艺我们这些伶人在节府可有栖身之地?”苏妲己一脸幽怨地问。

    “这个”雷长夜挠了挠头。

    “没有吧。那我不走,更待何时?”苏妲己冷冷地问。

    “我明白了,我懂!”雷长夜决心速战速决,“你想要一个名分。不过原配身份必不能给你,不如你就做我的妾室,随我回巴蜀享福去吧。”

    “这”苏妲己愣了愣。她现在是真的不想跟崔钰有任何关系。

    雷长夜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好,自己的戏有点过了,苏妲己这是嫌弃自己啊。她因为这份嫌弃,已经想要放弃妖神宗这条主线了。崔钰的形象果然太刻骨铭心,已经引发绝世妖姬们深深的不适。

    雷长夜深感无奈。苏妲己不上船,他就没有机会以雷长夜的身份和她接触,变着法帮助妖神宗加强饕餮仔。

    眼看着扬州这形势,黄巢和妖神宗马上就要正面冲突,再不赶快点,他们很难两败俱伤。妖神宗虽然高手不少,但是综合实力远不如黄巢方。

    难道还要挽回一点崔钰的形象?这游戏太难了。

    “怎么,难道你对做本官的妾室,有何不满吗?”雷长夜故作不满地问。

    “崔大人,我们身在青楼的女子,其他不求,只求一心人。大人虽然权势熏天,但是并非我等良伴,恕难从命。”苏妲己一脸冷若冰霜。

    “哎哟,我的宝贝,既然要做一心人,我便从你就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原配夫人,跟我回巴蜀,我乃东川节度使,就算家严也只是和我平级,我的婚配,自己做主即可。”雷长夜干脆地说。

    “崔大人,你既然声称喜欢我,至少要知道我名字叫什么吧?”苏妲己一脸嫌弃地问。

    “嘶”雷长夜心里连连摇头,刚才自己的戏果然有点太过了,这一下子把人恶心住了,“这个嘛”

    “大人,你只知道我叫月儿,连我的全名都不知道,就要娶我,还要我做原配夫人,这未免轻浮,此事莫要再提。”苏妲己抿着嘴说,她显然也想要找地方吐一会儿。

    第两百七十章 崔钰惊鸿舞

    望着苏妲己嫌弃的神情,雷长夜差一点脱口说出“你不是叫苏月姬吗?”不过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苏妲己显然不会再用“苏月姬”这个身份了。她的玉符也不是多得没处花。

    雷长夜只能深吸一口气,沉下心来,用心应付:“敢问姑娘贵姓芳名?”

    “哼,大人若是真的有意娶我,那就先去问过罗娘,定下纳彩问名之期再做道理。”苏妲己翻了一个白眼。

    她之前还以妖神宗的绝技隐障术屏蔽了自己的品阶,现在她竟然把隐障术一点点给撤了,直接透出一股淡淡的小五品气息,用来压制雷长夜的精神场。这是铁了心要把他赶走。

    雷长夜感到了苏妲己偷偷释放出来的气息,心里也有点着急:不要这么早放弃治疗嘛!我觉得自己还是能挽救一下滴。

    “罗娘那里,我自会分说。只要姑娘你点头,我一定风风光光把你娶入巴蜀,生生世世,做你的一心人。”雷长夜沉声说。

    “啊?”苏妲己有点惊奇。崔钰出了名的好色,如今口口声声要做一心人,莫不是还真爱上了她。她开始勉强有了点奇之心。

    “大人莫非真的对奴婢钟情?”苏妲己半推半就,一脸抗拒却又忍不住好奇地问。

    “敬业!”雷长夜看她这番作态,不禁感慨了一句。她这姿态就是想着即使拒绝了崔钰,也要他对自己一辈子痴迷。迷死人不赔命的妖姬人设死也要维持住。

    “这是当然,昨日我见过月儿的惊鸿舞,哎呀,我顿时觉得我遇到知音了。”雷长夜无奈地说。

    “就你我是说大人居然知道惊鸿舞?”苏妲己脱口而出。

    “那当然,哎哟,惊鸿舞我熟着呐。月儿你固然跳得不错,但也并非没有进步的空间。嫁给我之后,你可以跟我多交流,互相提高嘛。”雷长夜坐到房间中的坐塌上,懒洋洋地说。

    妲己十五级贵宾:那个宝妹,立刻给我密王伯当。

    褒姒十一级贵宾:妲己姐,你找他干啥?

    妲己十五级贵宾:让他带上双枪,待会儿上来把这只猪给活活戳一百枪。

    妹喜十四级贵宾:老妹,别冲动,放下那头猪。他又怎么惹着你了?

    妲己十五级贵宾:他居然质疑我的惊鸿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