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5章
  • 下载
  • 宣剑鸿的悲剧,只是这乱世晚唐中一个经典案例而已。

    但是,牙兵暴动,绝不该是无缘无故,应该有一个幕后的推手。这个推手,估计就是真凶。

    雷长夜咳嗽一声,引发何昌注意,随后开口道:“何节帅,当日你麾下的校尉出门大喊,是受何人驱使,你可知道?”

    “我怕是永远不知道了,因为乱兵过后,他们全都莫名其妙地死在宣府门前,身上还被扯得乱七八糟,应该是乱兵抢财时,发生内讧,他们被同僚杀死。”何昌脸色惨白地说。

    “做得如此精细?”雷长夜暗暗吃惊。他基本上已经锁定了凶手的身份,但是此人一点线索都不留,手段毒辣,委实难以对付。

    “你既然不是和乱军一路,他们得手后,为什么不杀了你?”宣锦忽然开口。

    “而且你还做了节帅,可以说你是最大受益者!”宣秀充满怀疑地望着他。

    “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我根本不是掌握实权的人。”何昌苦叹着一摊手,“那帮牙将天真地以为他们才是最终受益者,但是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坐上节度使之位,因为坐上去就等于成了替罪羊。于是我这个真正手刃了宣帅之人,被众人推上了节帅之位。实际上,江南大营不归我,也不归他们”

    “牙营永远只归牙兵。”雷长夜淡淡地说。

    “”何昌、宣锦和宣秀都沉默了下来。宣家的悲剧,其实从三代之上就已经注定。

    “后来呢?黄巢如何能够说动牙兵集团为宣帅复仇?”雷长夜淡淡地问。

    “这我也一头雾水。我只知道,牙兵集团迟早要对付江南诸将,所以我只能假装炼丹求道,还以此为名遣散了我的妻妾家人,这才能勉强保住性命,也能勉强约束牙营。但是,这帮叛将是真的不怕死,还以为自己是牙营之主,在扬州横行不法,巧取豪夺,聚敛了大量资财。我看这黄巢怕是又一个被牙兵推上台的倒霉鬼。”

    何昌说到这里苦笑了一声:“我听说少爷小姐与雷先生交往深厚,你又要来节府,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一切,想方设法与他们相见。如今能说出宣帅之死的前因后果,虽死无憾。”

    “何节帅这些年来,辛苦了。”雷长夜温声道。

    “”何昌摇了摇头,满含期待地看了一眼宣锦和宣秀,却发现他们看着他的眼神依然冰冷,不禁叹了口气。

    “宣帅之死因,扑朔迷离,节帅嫌疑未去,想要在这里久住,我不得不给一些限制,还望包涵。”雷长夜沉声说。

    “这是当然。”何昌昂首道,“事到如今,我也无路可去,任凭雷先生处置。”

    雷长夜将一枚药丸递给何昌:“这是一枚断肠丹,上面的蜡衣三日化尽。三日之后,找我要解药。此毒难解,只有我有解药,节帅万勿离船太远。”

    “好!”何昌一口吞了断肠丹。

    “请跟阴将去贵宾舱暂住。”雷长夜伸手一引。两名阴将来到何昌身后,押解他向中层船舱的贵宾舱区走去。

    雷长夜在他们身后轻轻把门关上。此时的屋内,宣锦和宣秀并肩而坐,都感到沉重得喘不过气来。他们渐渐意识到一件事,这件事让他们感到犹如五岳在身。

    “杀死宣帅的凶手”雷长夜缓缓转过身来,望向他们二人。

    “是鼓动牙兵造反的那个人!”宣秀忽然开口,“是黄巢!一定是他!我们杀了他!他是我们的仇人!”

    “阿弟”宣锦低着头喝止了他。

    “阿姐,难道要放过他?”宣秀颤声问。

    “杀死宣府满门的,是八都兵。”宣锦鼓足勇气开口。

    “啊?”宣秀心底其实也在想这件事,但是他没有勇气说出来,也不敢相信。

    “没有黄巢,也会有黑巢,红巢,乌巢出来鼓动他们杀阿爷。八都兵是我们宣家养出来的蛊,是他们反噬了我们宣家。”宣锦咬牙切齿地嘶声说,“每一个八都兵,都是凶手。”

    “大大师兄,是这样吗?”宣秀第一次对于阿姐的话感到疑惑,忍不住抬头望向雷长夜。

    “我同意锦儿的想法。牙兵集团事实上就是一个强盗雇佣集团。谁能喂饱他们,谁就是他们的主子。我的想法是,黄巢也许是三年前鼓动牙兵的那个人,也许不是。三年前渗透到八都兵中的势力也许不止一个。但是,牙兵杀帅是早有预谋,谁带的头反而不重要。”

    雷长夜说到最后,神色冰冷。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宣秀还是不敢相信。

    “凡是八都兵,都是凶手。”雷长夜叹息一声道。宣秀张口结舌,宣锦也沉默了下来。直到此时,他们才知道复仇之路是如何的艰巨。

    “如果你们信任我,这件事我会来处理。八都兵覆灭之后,我希望你们能够选出一人继承宣府家业,重建新的江南大营,执掌东南八镇大权,为我武盟平定天下铺路。”雷长夜严肃地说。

    “我来!”宣锦和宣秀同时站起身。

    “阿姐,你别跟我争,你回蜀山与薛宗主继续修道吧,那才是你喜欢的生活。”宣秀着急地说。

    “阿弟,你当我不知你的心思?你根本不想趟这锅浑水,而且你生性良善柔弱,无法硬下心肠治军,还是让我来。”宣锦决然说。

    “阿姐,我可以的,我杀过很多人了,一点也不怕杀更多。”宣秀急得红了脸。

    “阿弟,杀敌和治军是两回事,你杀过束手就擒的属下吗?”宣锦厉声说。

    “好了,你们两个不用争了。”雷长夜连忙阻止他们,“治理江南大营不是死路一条啊,看你们两个慷慨赴死的样子,唉,辣眼睛。”

    “”听到雷长夜的调侃,宣锦和宣秀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刚才听说八都兵全是仇家的沉重和绝望一下子烟消云散。

    “我看,就锦儿来吧。你治理嶲州分坛的水平很高。你当节帅,宣师弟当都指挥使,基本上稳了。”雷长夜笑着说。

    “谨遵主上号令!”宣锦和宣秀同时说。

    这一句主上,叫得雷长夜微微一愣。

    “雷兄,我看玄机师妹已经开始叫你主上,想来你也答应了要为她复仇。我们一路以来,全靠你的帮助才能走到今天,我和阿弟当为你尽心效力,以报恩情。”宣锦严肃地说。

    “这”雷长夜心里一阵感叹,微微摇了摇头,“你我相交之时,并无功利之心,乃是倾心为友,这和玄机不一样。还是别叫我主上,生分了。”

    “这”宣秀望向宣锦。

    “好吧,折中,人前我们叫你主上,私下里我们延续旧称。”宣锦微微一笑。

    “也罢。”雷长夜点点头,“你们二人最近在船上最好别露头。现在非常时期,我也不知道黄巢是否安排了后手,甚至他和八都兵的关系也不知道。一切都需要小心应付。这也是我把人全都带出扬州的原因。最近扬州肯定会有一场惊天龙虎斗,你们最好不要陷入斗争的漩涡之中。”

    “是!”宣秀和宣锦齐声道。

    第两百六十八章 探查妖神宗

    从宣锦房间里走出来,已经是三更时分。雷长夜心情沉重地走上飞鱼大娘船上层甲板,朝着扬州方向望去。此刻上层甲板上已经有了不少上船游玩和排位的富家公子在朝着扬州方向张望。

    他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扬州方向亮起几处隐隐约约的火头。雷长夜看了看火势,发现并非扬州全城起火,而是几处府邸。显然是牙兵们开始烧毁牙将的居所,抢劫财物,甚至屠杀牙将满门。

    扬州再次成为牙兵的天下,或者说黄巢的天下。现在掌控牙兵的,应该是黄巢。但是任何人掌控这只牙兵,都无法逃开一条铁律,就是必须喂饱牙兵。现在他喂给牙兵的是牙将的积蓄。这大概能撑个月。

    但是,他如果想要凭借八都兵征伐天下,个月够吗?雷长夜望着笼罩在橘火光焰之下的扬州,陷入沉思。

    黄巢一个人的财力自然是不够的,但是他手下有刘秀啊。现在,应该是刘秀和黄巢开始博弈的时候。

    刘秀暂时不会资助黄巢,这是肯定的。因为刘秀蓝海星位面就曾经干过这事儿,自己发展完之后,转头一击把刘玄干掉,自己成了东汉建立者。

    而且阴丽华曾经在界面里明确表示过:他们不靠主线的。

    雷长夜预估刘秀最骚的操作,应该是在牙营里溜达,一个一个地刷玉符增加好感度,把他们招揽到自己的麾下。他那430万玉符,大概足够招揽五万八都兵。

    所以他基本上不需要考虑去算计黄巢,刘秀肯定把他算得死死的。他只需要想方设法安排八都兵全都战死,这样刘秀的玉符投资受到重创不说,还能借八都兵打击其他势力的称霸计划。

    最好把那些想要在大唐兴风作浪的主线全都闷杀在扬州,这样天下大势自然而然就没了。

    现在扬州唯一强大到能够对抗黄巢刘秀势力的,应该就是妖神宗了。既然今天罗娘已经和“崔钰”定下了簪花楼之约,为了维护崔钰人设,也为了给刘秀添堵,还是应该赴约的。

    雷长夜扶着栏杆沉思片刻,定下了应对的方略。

    第二天中午,雷长夜扮成崔钰的模样与自己的画中身再次出门。这一次他只率领二十五个阴将随行。他们坐上快船,一路北上进入扬州保障湖。

    在保障湖西面,是一片扬州最风光的青楼台阁区,其中扬州位居第一的簪花楼,就在这一片台阁区的正中央,紧靠吴家砖桥。

    从保障湖西南岸下船,穿过长长的曲廊,进入这片台阁区,再走几步,就能到达吴家砖桥畔的风光第一楼簪花楼。

    雷长夜带着自己的画中身,被二十五名阴将簇拥,雄赳赳气昂昂,走进簪花楼,顿时吸引了花厅中满堂的客人注意。

    雷长夜透过崔钰的面具,悄无声息地观察着这里的贵客,发现了不少熟面孔,都是曾经在会川城里并肩作战过的临时成员。他们看到他的画中身,纷纷走避,不再像会川城里时那样见到他就过来攀交情。

    从他们的这番举动,雷长夜感到了扬州如今局势的紧张。同时,他也感到了自己身份的不祥。他来到江南刚到扬州节府坐一屁股,节府就瞬间爆炸了。如今他又到了簪花楼,鬼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此时已近黄昏,簪花楼内高堂满座,坊内灯火通明,几大画舫之内已经摆上丰盛的酒席,几名打扮得素雅清新的都知已经开了酒令,无数风流公子和富豪巨贾围在酒桌之前争相奏对,情趣怡然。

    雷长夜扮的崔钰刚一进楼,就被罗娘看到,她立刻惊喜地尖叫一声,举着绣帕一路小跑而来,说不尽的妩媚殷勤。

    “崔大人,真是想不到,昨日节府一别,今天你就赏脸到簪花楼来做客,莫不是想见月儿吧?”罗娘眉花眼笑地问。

    “对对!”雷长夜连连点头,一脸色迷心窍。

    忽然他做出一副东张西望的样子:“那个黄巢没来吧?”

    “大人想要见他?”罗娘问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雷长夜身边的画中身一眼。

    “不想!”雷长夜干脆地说。

    “黄将军没来,他还在整肃江南大营,昨夜闹了一夜,扬州公子们都吓得魂不附体。这不天没黑就全跑到这儿来消愁忘忧来了。”罗娘笑着一指生意兴隆的簪花楼和保障湖上的画舫。

    “哈哈,江南公子真是死也不忘找乐子。”雷长夜嘿嘿一笑。

    “大人,月儿还在梳妆,等会儿才能下来,你且在花厅稍待,我这就去催她。”罗娘笑嘻嘻地说。

    “且慢!”雷长夜抬手拦住了她。他这一次来,是想要探查簪花楼内有多少妖神宗之人潜伏。

    苏妲己应该是妖神宗重点培养的后起之秀,而且是半神军团的骨干,甚至可能是会长。在她身边,必然有大玩家环绕。他要是能想办法凑到她身边,就能探查到更多妖神宗的信息,包括那饕餮仔。

    “罗娘,”雷长夜做出崔钰经典的色鬼相,“还记得昨天我说过什么吗?”

    “这个哦”罗娘一拍手,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人今天来是惩罚月儿来了。”

    “大人”画中身伸手拦住了雷长夜。这是他预设的双簧表演。

    “哎呀,雷坛主,我这一路都老实规矩,现在连宣府的案子我都帮你结了,是该让我享受一下了吧。”雷长夜以崔钰的惰懒劲头说。

    画中身微微一笑,摆了摆蒲扇,随他去了,那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你现在死活无所谓。

    罗娘看在眼里,暗暗冷笑。现在扬州看起来似乎一切正常,歌照唱,舞照跳,实际上暗潮涌动。黄巢表面上为宣家洗脱冤屈,更摆出等待朝廷封赏的姿态,实际上贼心昭彰,绝非安分之人。

    而扬州想要对付他的人大有人在。好几股势力已经透出了想要联和妖神宗的意思。罗娘和妖神宗各宫宫主们都在紧张评估事态发展。

    有一点可以肯定,崔钰若是死了,黄巢必然哭死,妖神宗自然乐见其成。江南大营本来就该归罗娘,若不是三年前兵变突起,她就得手了。现在她把所有的账都算到了黄巢身上。

    不过现在绝不是坑黄巢的时候。她自然更不会在自己的簪花楼里弄死崔钰暴露身份。

    这一点,雷长夜也算得死死的。

    “大人请这边走。”罗娘举手一引,头前带路。

    雷长夜做出一副色与魂授的模样,踉跄着上楼。画中身率领阴将在楼下划出警戒线,静静等待。

    褒姒十一级贵宾:妲己姐,来了来了,那个男人来了。

    妲己十五级贵宾:谁?

    褒姒十一级贵宾:崔钰啊,那只色猪来了。

    妲己十五级贵宾:哎,果然把那只色猪引来了。罗娘是要他在外面等着吗?

    褒姒十一级贵宾:哎呀,姐姐呀,你可低估了这大唐幻世的色鬼哟,他直接摸上来了。

    妹喜十四级贵宾:这么急色?罗娘也没拦着?

    褒姒十一级贵宾:她拦着干嘛?本来就要在崔钰身上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