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3章
  • 下载
  • 雷长夜长长松了口气。比不要脸,女人怎比得过男人。

    第两百六十四章 一舞动人心

    苏月姬的歌舞,改编自婆罗门曲,与霓裳羽衣舞曲调颇为类似,只是霓裳羽衣舞是大曲,有散序、中序和曲破三部分,犹如一场大戏,从丝竹渐起到最后,层层递进,有条不紊。

    苏月姬的婆罗舞却开门见山,进门既唱,简单明快,直达胸臆,省却了前三分之一的铺垫和入境。这也符合晚唐时代纸醉金迷的娱乐氛围。人们只想要快点醉生梦死,至于从现实到梦境的铺垫,真的不必了,凡是有闲心听歌舞者,人已在梦中。

    这也是在晚唐之后,霓裳羽衣舞渐渐被更加令人目迷神乱,奢靡绮丽的舞蹈代替,原谱甚至一度失传的原因。

    苏月姬手中自始至终都拎着那坛象征醉酒的酒坛,凭借精湛的柔术,摆出各种醉倒,醉倚,醉靠,醉卧的姿态,醉而不倒,癫而不乱,放而不狂,醉态可掬,音容秀丽,舞姿绝美,把一位醉酒丽人的刻骨美态,展现得淋漓尽致。

    就连雷长夜这种被蓝海星各种姐姐妹妹的女团舞洗脑万遍的穿越者,看着苏月姬这路艳舞都感到把持不住,差一点就迷乱其中。

    他身边和他一起观看的黄巢简直看呆了。整个人看得身子前倾,双手紧紧扶住膝盖,生怕一松手上半身就飞出去了。

    舞到分时,丝竹管弦俱断,突然寂静的大厅之中,只剩下苏月姬自舞自唱。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苏月姬以抑扬顿挫的清音把众人带出温暖空灵的仲夏夜,来到阴郁多雨的江南清晨,空无一人的江面上,只剩下她独自一人在画舫之中独舞。

    忽然之间管弦齐鸣,钟鼓加入,本来的慢拍变成了快板,繁音急节,乐声铿锵,洗却之前的糜靡低沉,整个舞蹈变得热烈奔放,犹如从晚唐时代穿越回盛唐美景。

    苏月姬一把丢开手中拎的酒坛,酒坛落地,轰然破碎。

    她身上披的月色烟罗衫凭空裂开,露出她穿在里面的裥衣抹胸,她半胸外露,玉肩乍现,然而就在那一刹那,碎裂的烟罗衫被苏月姬拉直化为月色长绫,在她双手巧妙的舞动中,宛若绕体而生的惊虹,令她刚刚露出的肌肤,变得宛若云层中掩映的明月,若隐若现。

    她的舞姿也从原来动人心魄的醉步,变为轻盈飘逸的惊鸿之舞。她身上被月色烟罗衫遮蔽的七色花间裙此刻犹如孔雀开屏,彻底展现出其惊艳之处。

    随着苏月姬化为惊鸿飞天而起,花间裙在空中展开,宛若一道长虹挂于凡尘之上,令人意乱神迷,不知今日何时,此身何世。

    她的舞姿时而轻盈,时而矫健,脸上安详,脚下迅捷,上身若云,下身如风。纵跃凌空之时,体态舒展,神情慵懒,落地飞旋时身腾如龙,脸上却是恣肆醉态,虽是快舞,然快而不乱,急而不猝,让人看得心旷神怡,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

    这段快舞,终于还是到了曲终人散去的萧索处。苏月姬在曲破将尽的刹那,突然飞出长绫,轻巧地圈住雷长夜的脖子,另一头却被她一口咬住,用力一拉。

    雷长夜感到脖子一紧。他连忙身子前扑,干脆连手也伸了出去,来一个色狼扑食。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他下定决心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自己扮的崔钰。

    眼看雷长夜就要扑到身上,苏月姬突然收回长绫,在空中一抖一掸,长绫化为七道圆环,层峦叠嶂,盘在她身上,竟然合回了她一出场穿着的月色烟罗衫。

    雷长夜失去了支撑,啪地一声扑倒在地。

    她扇着手中握着的团扇,拢着紧紧裹在身上烟罗衫,斜眼看着地上的雷长夜,一脸浅笑地迤逦走出主厅,竟然就这么直接走了。

    雷长夜在地上伸了伸手,想要抓住她拖在地上呈喇叭状的花间裙,但是没抓住,顿时做出一副很尴尬又意犹未尽的样子。

    他这个蠢样子让所有人都对他另眼相看。这色中恶鬼崔钰果然名不虚传。

    雷长夜控制画中身把自己扶起来。他感觉这就好像在演漫才一样,而他自己扮演的正是那个傻瓜。

    “那什么罗娘!”雷长夜被画中身扶回座位,立刻开嗓。

    “是,御史大人,可还喜欢月儿的歌舞?”罗娘眉花眼笑地凑到他身边。

    “就、就走了?”雷长夜问。

    “月姐儿就是这个德行,大人想要赏赐的话,有空去簪花楼小坐如何?”罗娘笑眯眯地问。

    “赏赐?!就这么走了,这是无视我。我要罚她。”雷长夜做出一副不满状。

    “那月姐儿自然就在簪花楼等着大人的惩罚。”罗娘丝毫不以为许。

    “嘿嘿,这个好,有趣,你们簪花楼好生有趣,这里所有人统统有赏。”雷长夜看了一眼自己的画中身。画中身扇着蒲扇回望他,笑容温和,神情坚定。

    “好,我自己出钱。”雷长夜从怀里掏出一叠金饼子塞给罗娘。

    “多谢大人赏赐。”罗娘做出大喜的样子。

    “等一下”雷长夜数了数人数,从罗娘手里拿回了一个金饼子。

    罗娘愕然。

    “看什么,多给了一个金饼子,怕你们分不过来。”雷长夜神色不变地说。

    “大人思虑周详,不愧是东川父母!”罗娘尴尬地说。

    “过奖,愧不敢当。”雷长夜这是真心话。

    “崔大人,若是你有兴趣,末将愿做主在簪花楼再摆大宴,宴请大人一次,席上请月大家再来一段新舞助兴。”黄巢此时才好不容易从苏月姬的歌舞中拔出来,连忙开口道。

    “哎哟,不用啦。我自去找月姐儿商量这惩罚之事,你在一边多有不便。”雷长夜不耐烦地说。

    黄巢嘴巴张开就合不上了。他委实没想到这监察御史居然是这副德行。

    “咳咳!”画中身咳嗽了一声。雷长夜看了画中身一眼,闭上了嘴。

    “黄将军所言甚是,御史大人自当与将军在簪花楼把酒言欢,畅言未来大计。江南之未来,天下之安危,都在将军身上,我们应该好好亲近一下。”画中身悠然道。

    “是,正是。”雷长夜点头。

    黄巢目光闪动,自然看出了雷长夜和崔钰的主次之分,微微一笑,朝着画中身拱了拱手,以示善意。

    “黄将军,如今杀死宣府的真凶都已经伏诛,这些人头当悬挂在节府之外,以儆效尤,也向天下宣布黄将军如今是淮南节府的掌舵人。御史大人这一次的差使,就算完成了。”画中身朗声道。

    黄巢神色不动,但是眼神中多了一丝暖意,透露出他对这番话的中意。这也是他在御史大人和雷长夜眼前演出这场戏的初衷。

    他不但想要朝廷的认可,而且想要雷长夜背后武盟的支持。尤其是雷长夜名动江南的财力,正是他扩军备战最大的刚需。

    “既然如此,挂人头的事就交给黄将军办吧,我才想起来这堆人头还在这儿,好不丧气,要不咱们先走吧?”雷长夜问画中身。

    画中身自然无奈点头。雷长夜立刻站起身,和黄巢行个礼,迫不及待地直接走了。

    画中身站起来的时候,所有随从才开始列队出厅,显示出雷长夜在崔钰护卫队中绝对的权威。黄巢看在眼里,自然牢牢铭记于心。

    “黄将军,有空到飞鱼大娘船上一聚。我有预感,御史大人向朝廷报上的奏章中,必有将军今日灭杀江南叛将,威震扬州的英雄事迹。”画中身微笑着说。

    “承雷先生吉言。”黄巢拱手道。

    出了扬州节府,无论是雷长夜还是随行的两千白银义从都松了一口气。即使是这帮大玩家都受不了扬州节府诡谲难测的气氛和凶险难当的杀意。

    雷长夜如今可以确定一件事,黄巢必然和宣剑鸿一家灭门有关系。他比较好奇黄巢是如何做到的,是否和刘秀有关?

    这个大唐幻世中,黄巢加入天下争霸,比蓝海星要早很多。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兴起过科考的念头,而是靠关系直接加入了牙营。

    以他的野心,他自然不会甘于做一个教练使,连军职都是散虞侯,一点实权都没有。他是如何绕过牙将集团,直接控制牙兵的呢?

    压下对这些细节的疑惑,雷长夜一边走一边想之后的部署。妖神宗肯定是要在崔钰身上下功夫。而黄巢在找到饕餮仔之前,绝对不敢起事。还有妖魔联盟、纯阳宗、金丹教、兵胆社和神武派这些门派和公会的势力会如何应对扬州节府发生的突变,这也是值得关注的事。

    此刻他的界面中早已经聊得热火朝天。蜀山萌这帮家伙因为跟着他混,所以对天下争霸暂时一点兴趣没有,但是他们对于看人争霸天下还是很感兴趣的。

    以紫馨、汪芒等为首的看热闹不怕事大派人士,已经开始把黄巢如何干掉江南大营牙将集团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个通透。

    第两百六十五章 阴将多一人

    第两百六十五章阴将多一人

    蜀山萌对于黄巢杀将事件的描述,引发了几乎所有玩家的兴趣。

    张角、张宝、李信、萧铣等人代表妖魔联盟表示关注。

    周瑜、小乔等人代表纯阳宗玩家表示关注。

    严白虎、刘表、刘玄、韩馥、潘凤等人代表本公会未知势力表示关注。

    和、李傕、郭汜、华雄、牛辅代表他们老大表示关注。

    只有半神军团的一帮大玩家一声不发,闷声不响。现在他们正被全城搜捕,自然不敢做声。

    蜀山萌的大玩家们开始竞猜今后黄巢的行动。但是其他势力却没有任何玩家有兴趣参与。频道里只有蜀山萌的玩家嗨得上天。

    雷长夜看在眼里,多少猜出来江南大营的牙将集团中已经被各大势力渗透。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帮牙将竟然被基层出身的黄巢干净利落地一锅端了。

    黄巢毕竟潜藏属性是农民起义领袖,杀官造反,流程熟悉,思路清晰。

    这样其他势力的布置很大程度上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这让各路势力玩家如何有心情和蜀山萌的看热闹派聊天。

    频道里全是蜀山萌的玩家在讨论,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热火滔天。其他势力玩家偶尔来一句“哦!”“吖!”“嗯!”,然后就无声无息了。

    雷长夜有种感觉,为了对付黄巢势力,会有势力愿意和妖神宗结盟。

    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平衡江南的诸势力,让他们没有一个势力能够强大到足以揭竿而起,率先举起反旗。如果说,这意味着要和妖神宗合作,他都会捏着鼻子去做。

    如今黄巢得到八都兵和淮南节度使的大位,还有刘秀一脉的倾力支持,人强马壮,如果没有妖神宗的饕餮,真的治不了他。

    唯一让黄巢略显单薄的,是他身边的大能数量太少。不像妖神宗拥有药师、夜萝婷这样的七品巅峰来改变战场的走向。

    雷长夜忽然灵机一动,这岂非是刘秀不顾一切组建灵宠兵团的原因?他们现在有八个灵宠,比各大势力都强。一旦灵宠成型,品阶激增,就可以勉强压制药师、饕餮和夜萝婷了。

    当然,前提是他们的灵宠都得成长属性极高才行。

    想到这里雷长夜轻轻拍了拍胸口,幸好他卖给刘秀的彩蛋都是次品,出极品的概率低得可怜。

    他一边想一边率队从陆路返回飞鱼大娘船。一路之上,他总觉得自己想漏了什么东西。

    一直到他看到飞鱼大娘船之时,他才终于恍然大悟,用力一拍大腿:“何昌呢?”

    在扬州节府发生了一连串的大事,他脑子都不够使了,算来算去,结果把存在感低得爆棚的何昌算漏了。

    黄巢杀光了牙将集团,下一个要祭旗的,怕不是何昌吧?

    雷长夜扭过头去,越过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向扬州方向望去。

    何昌这个人,他一直比较在意。因为他虽然聘请了能召唤宰父的冥衙上巫参与截杀宣家姐弟,但是出手的时间太晚了,直到他们逃到蜀山境内才出手。

    如果不是蜀山掌门决意不管武盟之事,这只宰父会被掌门一掌直接抹杀。因为上巫在蜀山地面上召唤巫魔,这犯了蜀山的大忌。

    这有点像想放宣家姐弟一条生路的举动。所以雷长夜对于何昌总是摸不太准,不知道他是干嘛的。

    就在雷长夜回望扬州陷入沉思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丝不对。他的阴将护卫中,多了一名阴将。

    他因为被黄巢杀将的事占据了全部心神,而且还要一人分饰两角,对于阴将共享的视野没有太留心,居然让人滥竽充数,混到了队伍里!

    这名阴将穿的银甲式样和阴将们不是特别一样,显然不是同款。但是同样是从头到尾的银色,看起来似模似样。

    尤其让雷长夜感到震惊的,是这名阴将身上透出的气息。他和其他阴将的气息极其相似,就仿佛孪生兄弟一般。雷长夜控制他身边的阴将偷偷闻了闻,连身上洋溢的淡淡豆味,都一模一样。

    雷长夜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去,不让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异常。

    等到大部队回到飞鱼大娘船上之后。他让画中身支开众阴将,和画中身一起回到崔钰专属的贵宾舱。在贵宾舱中,他迅速摘下幻真宝鉴符,摇身变回雷长夜,让画中身雷长夜赶紧回仙隐图。

    然后他把崔钰的画中身召唤出来,丢在屋子里充数。他换下崔钰的衣服,摘掉他的官帽,撕下头上的假发,统统丢进盟宝袋,然后换上一身和自己画中身一模一样的衣服。

    在这个过程中,他让数名阴将和一群宝娃以各个角度秘密监视这名多出来的阴将,防止他东跑西颠,窥探出飞鱼大娘船的诸多秘密。

    等到雷长夜从崔钰的贵宾舱出来,却发现这名阴将径直朝着走上上层甲板透气的宣秀走去。

    “不好。”雷长夜立刻控制秘密跟踪的阴将突然出手。四道水之走地雷闪电般滚到这名阴将身边,结结实实轰在他的身上。中五品威力的水之雷法连续命中,令他浑身酥软。这名阴将闷哼一声,咚地一声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