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2章
  • 下载
  • 黄巢连忙一挥手,阻止了杀出血性的陌刀手们继续狂砍。他亲自走到一地血泥之中,一个一个地捡出这些牙营都将们的人头,一排排放到雷长夜面前的地上,然后单膝跪地:“御史大人,这些人面兽心之徒今日在朝廷威严之下,全部授首,我等终于可以祭告宣帅一家在天之灵。”

    “宣帅,我等为你报仇了!”他背后的陌刀手们纷纷跪倒在地,扬声呼喊。

    雷长夜看着这些低头跪地的陌刀兵和一脸激动的黄巢,寒意差一点将他全身吞没。他从小和师娘学习毒功,却仍然没有防备到节府的茶水里居然含药。而且这个药是江湖上最常见的蒙汗药,分量极少,少到雷长夜都没尝出来。

    但是他目光犀利,在龙进祥和严中正临死前最后一个动作的迟钝上,终于猜出来了茶中的蒙汗药。这种蒙汗药只会让人在做极限动作的时候,出现精神上的迟滞。如果不激发全身功力时,根本感觉不到。

    这药保证了龙进祥和严中正等将领在对抗黄巢和陌刀队的时候,不会因为功力爆发出现任何反转。

    正是这茶里面的药证明了黄巢进入主厅的时候,龙进祥等人已经被判了死刑。陌刀队的变节也只是一场戏。

    江南牙营的这帮将领本以为能通过陌刀队来恐吓擒杀雷长夜,分食飞鱼大娘船的金银珠宝和长生之地,却不知道,黄巢早已经黄雀在后,准备将他们一口吞掉。

    如果雷长夜不是花萝茵的徒弟,黄巢这场大戏他根本看不出破绽。那么黄巢就会凭借为宣剑鸿一家人报仇雪恨的功臣身份成为淮南道的大英雄,理所应当地被牙兵们哄推为首领。

    而亲眼看到他为宣剑鸿伸冤的崔钰,自然也会向朝廷写一篇充满溢美之词的奏章,让开成帝对他另眼相看,说不定还能一激动授予衣带诏什么的。

    夺得淮南大权的黄巢扫平了自己所有的障碍,下一步就是向天下发布檄,讨伐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仇士良。

    唐朝末年藩镇清君侧的常规操作就是杀光宦官集团,逼迫皇帝发布罪己诏,禅位给他。如今的黄巢有了八都兵作为骨干,只要再有一笔资金扩军备战,招募天下无业流民在淮南建新军,这个梦想已经不是遥不可及。

    这个起事路线比起农民起义军可高多了。身为藩镇军阀在以武勋为贵的大唐,更容易得到地方乡绅豪强的支持,甚至还有武盟八派的支持。到时候,天命所归,改朝换代也顺理成章。

    黄巢这位主线人物,必然有高人指点。

    雷长夜左思右想,突然想起刘秀和阴丽华来了。一直以来他都知道他们身边有一个其貌不扬的主线人物。但是一直都不知道这个主线到底是谁。这件事都快成雷长夜一个心病了。后来鱼玄机也说有一个其貌不扬的豪强在扬州买下整条街安排手下居住。

    这很像是黄巢的手笔,毕竟是盐商世家,这些钱还是有的。

    刘秀辅佐的主线原来是黄巢啊。

    雷长夜感到屁股沟一阵阵发凉。老实说既然看出来黄巢的安排,雷长夜本可以直接动手就把他给宰了。他现在绝对有这个实力。

    但是他不敢动黄巢。因为这就帮了刘秀一个忙,等于帮他上位。黄巢已经把路都铺好了,他只需要继承黄巢未竟的事业,让自己当主线,接着打天下就完了。这也是各路大玩家最终会做的事。

    如果雷长夜想不开也和其他人一样图谋雄霸天下,加入到诸侯争霸的游戏中来,基于这个游戏的零和准则,到最后蜀山萌也必然会和他分道扬镳,甚至反目成仇。因为皇权只有一个,这是吃鸡游戏。

    而且杀了黄巢,他就直接和刘秀站在对立面上。刘秀的几百万玉符他还没消耗掉十分之一,这么悬殊的实力差距怎么打?天降陨石直接能把他的大娘船打爆。

    幸好,目前无论是黄巢还是刘秀,他们的注意力并非在雷长夜身上,而是在妖神宗身上。黄巢买下一整条街驻扎他秘密聘请的高手们,也不是为了杀崔钰,而是为了对付妖神宗的饕餮仔。

    雷长夜震惊地发现,自己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和妖神宗联手。他整个人都有点懵圈。

    这游戏太难了。

    雷长夜想明白了诸般关键,立刻用手偷偷伸到喉咙里挠了挠,然后弯下腰,对着地面疯狂呕吐了起来。

    没办法,这是崔钰面对如此血腥场景的必然反应。他现在必须把崔钰演到底。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呕吐居然引发了连锁反应。站在后面的尚香和紫馨同时弯下身呕吐了起来。毕竟几十个人被砍成泥的场景太刺激人了,姑娘家家的,都受不了。

    “哇”

    雷长夜感到头顶一热。

    站在他身后的毕一珂也吐了,还吐在了他的头上。呕吐物渗入官帽,散在他的假发上。雷长夜强自忍住一把扯掉假发的冲动,生怕毕一珂下一口再吐在他的秃头上。

    黄巢抬起头来,神色古怪地看着他,这个情景他是千算万算都没想到。

    “哎哟,往哪儿吐呢?还不给我擦擦!”雷长夜捂着头别扭地尖叫。

    “呸!”毕一珂鄙夷地看着他,翻着白眼。她不知道这个崔钰是雷长夜扮演的,还以为是真的崔钰呢。

    雷长夜无奈,只能控制自己的画中身过来用手帕替他又擦又抹。

    他抬起头看着不知所措的黄巢:“哎哟,就没个有伶俐劲儿的?赶紧把这里抹干净,不知道待会儿簪花楼的人要来献艺吗?”

    黄巢连忙站起身:“御史大人,是在下疏忽了,我立刻找下人来处理。”

    片刻之后,他招进来一群手脚麻利的牙兵,他们瞬间把主厅内的呕吐物和血迹肉块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看着他们手脚的麻利劲儿,雷长夜猜测这帮人应该不是真正的牙兵,而是一群经常清理黑道搏杀现场的行家。

    就在大厅里刚刚变得干净之时,龙进祥派出去请人的牙将兴冲冲地跑回来,身后跟着一堆迤逦而行的丽人和乐师。

    “将爷,人来了,将爷”牙将进屋一看:地上摆着几十个人头。他要找的人全在。

    “拿下!”黄巢头也不转,淡淡地说。两名陌刀兵一左一右猛地一夹,一下子就把这名牙将摁住了。

    “御史大人,这名牙将也许知道这些叛将受何人指使,不如让末将好好审讯一番。”黄巢沉声道。

    “不用了,我来吧。”雷长夜懒洋洋地朝着画中身打了个响指。

    第两百六十三章 再遇苏月姬

    画中身雷长夜悠然地扇着蒲扇,轻轻一抬手,四个阴将同时走上前,小五品的气势一碾压过来,立刻让押解牙将的两名陌刀手连连后退,浑身肌肉紧绷,动作走形僵硬。

    四名阴将来到牙将周围一裹,不露痕迹地将他强行拖到画中身雷长夜的身后。

    黄巢的注意力立刻被画中身吸引了过去,再也没有注意崔钰。毕竟,他心目中第一想要结交和对付的人,就是这个神秘莫测的蜀武盟话事人。

    刚刚走到门口的簪花楼舞姬们闻到厅内弥漫的血腥味,纷纷捂嘴犯呕。幸好现在还是她们睡懒觉的时间,都是刚被牙将从床上叫起来的,还没吃早餐,干呕也呕不出什么红花绿叶。哪像毕一珂,早餐吃的是蜀秀自助餐,吐出来的都是素材!

    “诸位姐儿们莫要害怕,这里无非刚刚经过一场小小的厮杀,几十位江南大营的将爷不幸被砍了十几二十刀,没啥大不了,这血腥味,它一会儿就散干净了。”雷长夜忽然以崔钰油腻慵懒的腔调开口。

    簪花楼的舞姬们挤成一堆,颤巍巍地排着队进了主厅,在雷长夜面前排成队列。

    在舞姬们的身后,一排青衣歌女列队而进,整齐排在乐师们身侧,合成雁翅型的阵列。

    每个人都哆里哆嗦的。鼻子中的血腥气太重,比屠肆还臭,闻者欲呕。

    就在这时,一位窈窕美妇身着绿色罗衫,披着米黄色霞帔,一溜小跑着走进主厅,朝着雷长夜盈盈拜下:“簪花楼罗娘参见御史大人。”

    “嗯”雷长夜做出一副好色的模样打量着这位“罗娘”,心里一阵踏实:果然来了。

    来人正是他毒功上的师伯夜萝婷。此人真是厉害,从苏州夜奔扬州,转手就当上了簪花楼的楼主。妖神宗在苏扬两地青楼上下的功夫,真的好深啊。

    雷长夜忍不住想到药师曾经经手过的人口拐卖案。看来妖神宗能够拥有如此众多的青楼,必然和人口拐卖案有密切关系。

    大唐最受欢迎的娱乐明星,自然是各大青楼教坊的舞姬、歌女和都知。无论是舞姬、歌女还是都知,都需以才艺动人,非仅以美貌著称。所以,教坊中对于雏妓的训练和教化是青楼产业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产业链的源头自然是雏妓的数量。拥有最多雏妓的青楼,就拥有最高的成才数,也就具有最强的行业竞争力。

    妖神宗通过人口拐卖,牢牢掌控大唐四十八方镇最优秀的雏妓源,自然也就有挤掉其他产业的实力。扬州簪花楼也因此落入他们手中。

    夜萝婷没有失去乐云楼的时候,妖神宗靠别的老鸨执掌簪花楼,如今夜萝婷到了扬州,自然会以罗娘身份重掌簪花楼大权,全权管理扬州最大的情报集散处。

    她的出现,暴露了妖神宗除了黄山会馆之外的另一个重要据点。雷长夜的投石问路,现在收益巨大。

    此刻的罗娘虽然表面上看着雷长夜扮演的崔钰,但是眼神却在偷偷打量画中身。雷长夜知道,她也在暗自评估他这位蜀武盟之主的实力。

    “罗娘来了,那位应该也不远了吧?”雷长夜不由得想到了那位曾经让齐可追神魂颠倒的苏州第一名妓苏月姬。

    此刻的“罗娘”已经换了一张脸,仍然是徐娘半老,妩媚动人,艳得快要滴出水来,和“叶娘”颇为相似。不过这也是所有青楼老鸨都有的风范,并不容易让人生疑。

    “罗娘是吗?这就是簪花楼最美的姐儿?”雷长夜流里流气地问。

    “回禀大人,这些只是伴舞的,正主还在路上,马上就到。”罗娘恭敬地说。

    “还在路上?”雷长夜一脸不满。

    “大人,不如趁这段时间,让奴婢帮大人换换这屋子里的污浊之气?”罗娘柔声问。

    “那敢情好。”雷长夜也渐渐感到这股子杀猪味对他的人设是一种威胁,他可不能老这么吐下去。他背后的毕一珂也可能随时再吐他一脑袋。

    罗娘直起身来,轻轻拍拍手。四名身穿黄衣女冠衣装的美姬迤逦而来,对着雷长夜媚笑连连,扭动着腰肢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在厅中飞转,瞬间在厅内几个角落摆好了十几盏香炉。

    她们以火熠子一一点燃香炉,青色的淡淡烟雾萦绕主厅,一点点驱散了冲鼻的血腥味。

    渐渐地,厅中被一股清冽醇厚的奇香所有萦绕,令人心旷神怡,陶然欲醉。

    雷长夜做出一副陶醉状,用力吸吮着香炉中冒出的青烟,内心却无比紧张。毒手蛇心夜萝婷,每一次出手都是尸横遍野。这一次如果她心怀歹意,想要杀光雷长夜一行人,这香炉中必然有奇毒。

    不过雷长夜反复吮吸品尝了香烟中的味道,里面并没有他从师娘那里知道的任何毒物,反而感到一股异常舒适的奇香。这奇香味道他也知道。那是苗疆莫笑花的香味。

    莫笑花的花粉有一种奇异的效果,在与血腥味混合的时候,会散发出一股异常醇厚的奇香味。仿佛花粉吞吃掉了血气,变化为一种散发奇香的新物质。

    因为莫笑花的花粉只会在血腥杀戮之所大放异彩。苗成贵取自古诗“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诗意,把这种奇花命名为“莫笑花”。

    苗疆蛊神苗成贵昔年杀心极重,曾经客串过刺客杀手,在各大藩镇供职,一出手往往尸横遍野。为快速清理身上污秽,掩藏身份,莫笑花被他用来处理身上血污,效用如神。

    后来这个莫笑花的配方就传给了夜萝婷和花萝茵。

    花萝茵把这方子告诉了雷长夜,所以他现在知道夜萝婷麾下四个黄衣女冠其实袖子里早就藏了莫笑花的花粉包,接着犹如穿花蝴蝶般游走的时候散遍整个房间,吃光了血气,散发奇香。

    点燃香炉只是掩人耳目,假借香炉味道掩饰莫笑花粉的奇效,不让她苗疆蛊神继承者的身份曝光。

    “好味道,嗯,至少比刚才血腥味好闻了百倍。”雷长夜抚掌赞道。

    “好叫大人得知,我们家那位红姐儿,鼻子最灵,受不得腌臜味道。要是不把这味道散一散,你怕是享受不到她的舞姿。”罗娘笑眯眯地说。

    “哦,有个性,我喜欢。”雷长夜搓着手,一副兴奋不已的猪哥样。

    就在这时,一直在东张西望,悄声议论的乐师和歌女们纷纷整容肃立。乐师举起铜钵、筝、箫、笛、箜篌、筚簟、笙等金石丝竹乐器,严阵以待。歌女们双手上下合拢,挺胸昂首,气运丹田。

    乐音轻柔,管弦悠扬,一曲迤逦曼妙的抒情乐章倏然响起。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栏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歌女们空灵妩媚的嗓音,配合轻缓的丝竹之音,直击听者心田。

    人们仿佛在这一瞬间,穿越千万光年,进入遥远岁月一个温暖芬芳的夏夜,看到一位孤独而幽怨的女子,遍拍栏杆,迤逦而来。

    扬州节府的主厅门口,一位身穿金红青三色花间裙,肩批月色烟罗衫,腰系金红花九丝罗的绝世美人悄然出现。

    来人芙蓉玉面,头梳半髻,发丝拢面,眉峰如黛,杏眼含春,玉鼻娇俏,红唇半笑,脸颊上镶着精巧别致的如泪花黄,眉目间透着楚楚有致,说不尽的雍容典雅。

    雷长夜看得倒吸一口凉气。此人虽然改了一张面容,但是他还是一眼认了出来,这就是苏月姬!

    因为她脸颊上贴的花黄位置,仍然和昔日在乐云楼时一模一样,眉宇之间的楚楚风情,也丝毫未变。而她全身透露出来的雍容气质,更是她身份的招牌。

    雷长夜转念一想,顿时释然。这位苏月姬并非土著,而是一位大玩家,还是曾经艳冠商周的绝世美人苏妲己。她身上的气质,是两世沉淀下来的,刻入了灵魂,想改是办不到了。而她对于美的追求,也丝毫未变。

    至于会不会露陷,她应该是不会担心的。知道她长相的,全都是土著,稍微支付点玉符刷一下好感度,自然全都会对她怀疑尽消。

    除了他雷长夜。

    苏月姬此刻右手拿着一把崭新的团扇,左手拎着一坛半开的酒坛,步履轻浮,身若飘柳,一摇一晃,走入主厅。

    她走着踉跄错落的猫步,在众目睽睽之下,步步紧逼雷长夜,一双朦胧的醉眼,斜望着他,嘴里咬着一段发丝,充满了无声的挑逗。

    她来到雷长夜的侧前方,忽然张开嘴,吐出发丝,扬声曼唱:“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月已斜。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

    唱到“更持红烛赏残花”之时,她的身子忽然一倾,软绵绵地倒在雷长夜的怀中,一把抓住他脸上效仿崔钰留下的短须。

    惊心动魄的俏脸几乎贴到了雷长夜的脸上。

    雷长夜的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激烈跳动起来。他下意识地想要侧过脸去,甚至想要调动内息压下心跳。

    但是他猛然惊醒。他现在是崔钰,美人送上门来,他没道理推出去啊。

    他连忙伸出手,朝着苏月姬的腰部搂去。但是苏月姬却犹如一条泥鳅一般从他的身子里钻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