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0章
  • 下载
  • 这顿时让世家宿老和富豪门主们都垂涎三尺。这些人都是风烛残年,苟延残喘的人,虽然保养得极好,但是谁都知道,身体垮下只是一眨眼的事儿。他们已经等不及想要长生了。

    于是,第一批购买一百入画筹的人也在这股热潮中涌入飞鱼大娘船。

    第两百五十九章 筹划去扬州(本章为星辰之海29盟主加更)

    寂静安详的山河仙隐图中多了个相貌特异的青年男子,他们在画中仙境纵情奔跑,欣喜若狂。这个男子都是花费了十万贯进入画中仙境畅游一年的江南富豪世家掌门人和元老。

    有三个是商贾巨头,四个是累世的土豪大地主,还有一两个是大唐著名世家的元老。这些人都是大唐财富的持有者。大唐商税较低,所以商贾巨头极其容易敛财。土豪大地主则沾了两税法的光。世家元老更因为朝中荫护,分税钱不交。

    这些财阀家主都是势力雄厚的主儿,而且沆瀣一气,即使新任的淮南节度使何昌,也不敢把手伸入他们的兜中摸钱。

    但是守着万贯家财,就算富可敌国,到最后也难逃一死。这群老头儿都是土没脖颈子的人,平均寿命六十八,去日无多的典型。他们比起崔辟可急多了。

    就算是崔辟,为了长生都宁可手书一封破家奏章,就为了搏个长生不老。更何况这些大限将至的老人家。十万贯对他们而言,就算能延长一年的阳寿,都是值得的。

    雷长夜看着在画中闪金镇内又蹦又跳的人们,微微阴笑。等到一年之后,期限到期,他自然还有别的敛财手段劝氪,这帮肥羊落到他手里自然一滴血都不会给他们剩下。

    现在他的问题就是钱太多了,要尽快花出去。

    在江南最烧钱的,除了养土团之外,就是买地。江南淮南道和江南东道两道合共约150万户,占耕地约为千万亩左右,这还是入籍的田地。加上没有入籍的良田,田产怕在1亿亩以上。比起剑南道2000万亩耕地多出五倍有余。

    而且这些江南富豪占的都是好田,水好渠好肥好,土地肥沃,灌溉能力发达。这些良田的产出支撑着江南的富庶,还有余裕供应全国。

    如今苏绣还没有成规模,桑田的数量还没有开始侵蚀农田,只要掌控了江南的土地,就等于控制了大唐全国一半的口粮。

    宣家当年也知道这个关键,所以为了坐稳淮南道节度使的位子,宣家训练了一只精锐无比的江南牙营八都兵。八都兵都是由富家有才力者、退伍军人和无业农民组成。

    从宣剑鸿父亲宣宠开始,养了三代,养出了许多牙将世家,这些牙兵代代在江南大营受训,继承保卫宣家的意志,令东南八镇的节度使无人敢对淮南节度使的意志有丝毫反抗。

    虽然两税法之后,土地买卖合法化,但是这只是对方镇当地的藩府和与藩府势力勾结的富豪权贵。这帮人不但可以逼穷人贱卖土地,还能让他们地去税存,最后全家流亡,就算死了,税债也背在他们的坟头上。富人不但有地,还不交税。

    想要从富豪手中买好田,买家首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没有藩府的庇护,买到田产第二天就会被强逼贱卖,最后田没买到,钱也没了。

    所以外来户在江南大规模买地,必须打通淮南节府的渠道。江南东道的浙西观察使和宣歙观察使的职位基本上都由淮南节府一言而决,朝廷以前还能插句嘴,现在有了何昌坐镇淮南道,那是谁都插不进嘴了。

    没有江南大营的默许,私自买卖田产,只会被当地权贵和军阀分食干净。

    其次,想要卖地还要看看人家江南富豪们愿不愿意卖给你。这些世代大地主们都把良田土地当成立家之本,如何肯把土地拱手让人,就算要卖,也是天价出售。

    雷长夜感觉现在有必要去扬州一趟,第一是为宣锦宣秀回故里踩踩盘子探探路,看看扬州势力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分布,第二是打通必要环节,实现他江南买田的理想。

    至于江南富豪们想不想卖地,等到渠道打通之后,就由不得他们了。

    而且,买田也是一个很好的投石问路的借口。动一动江南最大的一块蛋糕,看看有谁跳出来阻拦,正好可以看看各方势力的成色如何。

    但是,这一次去探路,绝对不能带上宣锦和宣秀两姐弟,这让雷长夜比较头疼。因为他虽然大致摸清了江南各方势力的分布,却不知道到底是哪股子势力做掉了宣剑鸿一家。带着他们去江南第一是会危及他们生命,第二是会危及他自己。

    所以他必须想办法把宣锦姐弟劝留在飞鱼大娘船中。

    这一天晚上,雷长夜满怀心事来到宣锦休息的船舱,敲门而进。

    此时的船舱之中宣锦和宣秀都在,正在商谈着什么,听到雷长夜一起开门,望着他的神色都异常复杂。

    “宣师弟也在?聊什么呢?”雷长夜随口问。

    “大师兄,我们在聊什么时候去扬州的事。”宣秀有点激动地说,“眼看着大师兄的计划都实现得异常顺利,我和阿姐都有点呆不住了。”

    “雷兄,可有任何进展?”宣锦也急切地问。

    “嗯,我就不瞒你们了,我要去扬州一趟。”雷长夜神色严肃地说。

    “带上我们吧!”宣秀顿时兴奋站起身。宣锦一把按住他,将他硬生生按坐在坐塌上。

    “雷兄,你不想带上我们?”宣锦看着雷长夜的表情,微微皱眉。

    “没错,现在还没查出谁是灭门真凶,贸然带你们去扬州,不知道要防备谁。扬州势力太多,错综复杂,如果不明真相,死无葬身之地矣。”雷长夜叹息一声,摇了摇蒲扇。

    “我不用担心,阿姐你也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全力护住她的安全。”宣秀急切地说。

    “莫要忘了妖神宗还有一只饕餮在扬州。”雷长夜苦笑一声,“饕餮之下,谁都不安全。”

    宣锦和宣秀都沉默了下来。

    宣秀想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大师兄,我愿意冒险。”

    “阿弟,我们去了,你大师兄也会出危险。”宣锦思忖了片刻,废然叹了口气。

    “唉!”宣秀用力一挥拳头。

    “这一次我去,并非是要查宣家灭门真相,而是要去买江南的田地。”雷长夜淡淡地说,“不过,我会以查宣家灭门真相的名义去。”

    “那我们”宣秀又生出希望。

    “你们会被我作为棋子严密保护起来。他们如果想要动你们,就会到飞鱼大娘船上来,这就是我们的主场,我会随时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看到底有谁来害你们,有谁来护着你们,这才能大略知道真凶是谁。”雷长夜说到这里拍了拍宣秀的肩膀,“即使在船上,你也要随时护住你阿姐。”

    “是!”宣秀用力点头。

    “你去江南,会把仇人引到船上?”宣锦也感到一丝振奋。

    “很有可能。因为你们也许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是凶手不想让人知道的。我会让阴将随时在你们身边防卫,不过关键时刻,还要靠你们自己的力量存活。”雷长夜故意把敌袭的可能性说得极大,不让他们闲下来胡思乱想。

    “雷兄用心良苦,我和阿弟自会小心防卫。”宣锦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显然看出了他的苦心。

    雷长夜有些尴尬,咳嗽一声道:“我今天来还有一样东西给你们。”

    他从怀里取出两枚入画匣,放到宣锦和宣秀手里。

    “雷兄,这个虽然很好玩,但是现在如此关键时期,我和阿弟实在”宣锦笑着摇头。

    “我记得你们说过你们卡在冲大四品的关口,至今未过?”雷长夜问。

    “正是!”宣秀和宣锦眼睛同时亮了。

    “这里有你们专属的画中身。”雷长夜指了指入画匣仙隐图界面仙宫中的两个人物,“以神识进入这个画中身,我的法宝会引导你们去一个练功的洞府,在那里练功无人打扰,事半功倍。不过你们姐弟两人必须一人在外,一人在内,不停轮换,绝不可同时进入洞府练功,以免遭遇敌袭”

    这是雷长夜新近开发出来的另一个仙隐图小功能,把特定画中身以另一枚接引符引渡到仙隐图中一处设下结界的洞府之中,依靠洞府中浓郁的荒气辅助画中身领悟境界。

    一旦神识突破,它回到身体之中,可以引导身体二次突破,轻易冲破大四品的境界。

    这样做虽然需要连续突破两次才能完满,但是却把突破速度提升了数倍,十分划算。宣锦和宣秀都是他着意培养的主线人物,现在正是他们一展所长之时,必须加紧时间快速突破。

    “此法绝妙!”经过雷长夜详细解说,宣锦和宣秀都感到这个入画匣练功的功能太逆天了,犹如发现了新大陆,忍不住现在就试试。

    雷长夜让他们自行研究,告辞出门。他们如果能够快速突破,当然是大喜事,就算不能,这段时间能在船上呆住,就是胜利。

    他出门之后,特意把虺娇叫了出来。最近虺娇又长大了一点,坐在他肩膀上都沉甸甸的。

    “阿娇,阿爷明天要出门办事,我离开这些天,你一定要保护好锦儿姨和小秀叔,别让坏人欺负到他们。”雷长夜小声嘱咐。

    “居然有坏人敢欺负我锦儿姨和小秀叔,他们死定了!”虺娇大怒。

    “对,这帮坏人该死,你用白骨姬时刻守护他们,阿爷的阴将也会帮你。守到阿爷回来就是胜利。”

    “阿爷,你去哪儿?干什么?”虺娇好奇地问。

    “去扬州,买好地,将来咱们做江南最大的地主。”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好嘞,阿爷,有土地可以圈养巫兽吗?这样有足够的肉吃。”虺娇问。

    “这个嘛,可以考虑。”雷长夜笑了。

    第两百六十章 崔钰到扬州

    雷长夜回到自己的船主室,望着在船主室中静坐的崔钰画中身,陷入了沉思。这一次去扬州颇为凶险,他在考虑是用崔钰的画中身和自己的真身,还是自己扮作崔钰,而用自己的画中身陪伴比较稳妥。

    他思忖良久,觉得还是自己扮作崔钰最为安全。首先崔钰去江南是作为监察御史,毕竟身上有个朝廷的告身,直接干掉他,那就是造反,谁都不想扛这个锅起事,白白给人讨伐他的名义。

    所以最大可能就是毒杀。画中身崔钰就是个脆皮,一杯毒酒直接死了,雷长夜也来不及救。画中身一死,瞬间消失,这伪装就破了。崔钰到扬州决不能死,那扮演他的人必须能抗才行。

    雷长夜一身解毒的绝技,只要不是夜萝婷出杀手锏,他绝对死不了。就算夜萝婷毒杀他,他至少能熬到回飞鱼大娘船,然后用芥子袋炼一炼自己,也就活过来了,说不定还能美个容。

    而他自己的画中身,只要充上百玉符,就能挺个七天,中五品的实力很难被算计,比较让人放心。

    想到此处,他下定决心,戴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崔钰幻真宝鉴符,换上崔钰的脸,在镜子里看了看。如今天下唯一的照妖镜在自己人白荣手里,等于无人能看出雷长夜的伪装。反倒是用了人皮面具,到了扬州还要过药师和夜萝婷这两关。

    雷长夜望着镜子里那张猪公脸,叹了口气,真没想到世上竟有比自己的五花头还不中看的东西。

    他从抽屉里拿出二十张充了25玉符的神霄五雷符放到画中身雷长夜的兜里,随后让画中身崔钰钻入仙隐图休息。几日之后就是崔钰和雷长夜并肩闯天下的大日子。

    雷长夜和他的飞鱼大娘船早在数天前已经在扬州家喻户晓。船上的游戏好玩,美食好吃,景致都比凡间优美。整个江南的贵族军阀圈里全都传遍了。

    淮南幕府中位居高位的众将也议论纷纷,各种巧取豪夺的念头都在营中暗涌。

    当消息传来,雷长夜和崔钰不日将拜访扬州节府,淮南节府中人欣喜若狂。

    本来他们还想着如何调兵谋夺飞鱼大娘船,如今大娘船船主自己送上门来,这岂非任他们摆布?飞鱼大娘船上百万金银,还有传说中的长生之地,都要归他们了!

    然而,作为淮南节府之中最高权力者何昌,却对于这个消息并不在乎。他居于节府后堂,在花费重金雇佣的后院兵环绕之下,深居简出,对于外界之事不闻不问。传闻他迷上了炼丹之术,整日里都在炼炉的浓烟萦绕之下,飘飘欲仙。

    就连长安朝廷传出要派东川节度使崔钰来彻查宣府灭门的大事,他都左耳听,右耳冒。

    府中众将想要找他聊聊如何应付朝廷派来的监察御史,他一句“没兴趣”就直接回后堂继续炼丹了。

    何昌如此处事,淮南节府众将只能自行商议对策,最后决定让都知兵马使龙进祥和都指挥使严中正这两位淮南幕府最高权威的都将接见监察御史崔钰和蜀武盟之主雷长夜。

    都知兵马使龙进祥年轻时曾在神武派学艺,以骑战槊法著称,后来又修炼步战铁枪,达到了槊枪双绝,上马持槊,下马舞枪,巅峰五品的修为,却能以百战杀气力敌小六品的修行高手。

    他自创的魇龙枪法曾在神武派主持的中原枪法大赏中夺冠,在江南大营号称龙太子,可以说是淮南八都兵的一面旗帜。

    都指挥使严中正则是擅使金华钺的小六品高手,出身京畿道第一武馆兵王馆,是兵王馆馆主鲁太章的狰斧传人。狰斧杀气极重,是终南武道中少有以罪业积功力的绝技。严中正传得此斧法,在沙场上履历战功,每次出战,必杀得人头乱滚。

    他麾下的八都兵之首横闯都,人人都是斧钺高手,骑乘重甲战马,横扫战场,所向无敌,是江南大营首屈一指的名将。

    龙进祥和严中正平时一副一正,在何昌不理事的时候,总揽牙营事务,事实上也掌控着整个淮南乃至东南八镇的幕府,麾下牙将、都将全都能听他们的调遣。所以即使没有何昌,江南大营调度也井然有序。

    龙进祥和严中正自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麾下几十名大将更是贪婪成性,这一次何昌不理事,正和他们心意,正好可以好好收拾收拾崔钰和雷长夜,刮一刮他们身上厚厚的油膏。

    每一年需要供给江南大营的军饷和犒赏,让各都都将伤透脑筋,牙营之间已经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就算想要打发牙兵回家都打发不了。

    如今看到财源到家门口,众将都按耐不住心头的欲念了。

    但是身为众将主心骨的龙进祥和严中正却不能被欲念左右了神智,他们还是要摆出一副迎接朝廷御史的仪仗,率军出迎崔钰和雷长夜。

    江南大营合共五万牙兵,名为江南八都兵,每一都队对应东南一镇,全部为大唐精锐,各有悍将引领。虽然宣家自己没什么野心,但是为了自保而建造的这只兵马,足以威震大唐各镇。

    如今龙进祥和严中正率领八都悍将挑选八都精锐八百人,甲分八色,在节府门前广场整整齐齐站成八列,犹如刀剪斧裁,肃杀异常。这是他们要给雷长夜和崔钰一个下马威。

    但是,当他们看到崔钰的卫队时,全都愣住了。

    这一次雷长夜点齐了两千白银义从,率领二十五名阴将护卫崔钰而来。阴将和白银义从全部都是银盔银甲,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白银义从中全部都是大玩家,一个土著牙兵和江湖好汉都没有。这是雷长夜仔细过了好几遍,才终于敲定的人马,就为了防止兵变的时候白死人。

    这25名阴将则每人配备了20张雷长夜新画的雷甲符。中五品雷长夜画的雷甲符,拍在身上可以防止四次致命打击而非一次,大大增加了阴将们的存活能力。

    而且升品之后的雷长夜,神识能力更强,操纵的阴将虽然是小五品,但是发出的雷法已经有中五品的实力。

    因为新先天一气在体内的生成,雷长夜的神霄五雷法和五行雷法也都有了惊人的进步。尤其是神霄五雷法,即使不充玉符,打出去也可以造成恐怖的片杀伤,比手生金雷要厉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