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8章
  • 下载
  • 东方朔二级贵宾:是这样,雷长夜,他就是个孤儿,怎么敢杀身份显赫的崔横?但是,崔横要杀他,他不反杀,何称大丈夫?于是刚才比剑

    王莽二级贵宾:他刺坏了崔横的横骨穴。

    子辛四级贵宾:

    东方朔二级贵宾:就是下级穴,控制那个地方的。

    子辛四级贵宾:哦!呃!哇!这雷长夜好,这个好

    王莽二级贵宾:很难用甲骨形容吧?

    东方朔二级贵宾:所以,他才会求薛宗主去扶崔横。因为崔横对薛宗主,嘿嘿嘿,懂?结果就悲剧了。他因为色迷薛宗主而死,以下犯上,行悖伦之事,就算是崔家都要跟他划清界限。

    王莽二级贵宾:此事一旦传出,崔家必然迅速斩断和崔横的关系。至于崔横怎么死的,不会再有人追究,所有和他有关的人只会想尽办法埋掉和他的关系。包括小朔和我!

    子辛四级贵宾:这真是何等的

    王莽二级贵宾:卧槽?

    东方朔二级贵宾:卧槽?

    “雷师兄,崔横色胆包天,咎由自取,你不必为他可惜。”宣锦清越迷人的语音在雷长夜耳边响起。

    他睁开眼睛,看到宣锦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

    “唉,可惜了他一身好武功,却因为心术不正而死,怕是蜀山门楣,要因之而蒙羞啊。”雷长夜拿出别在背后腰带上的蒲扇,轻轻扇了扇。

    “是啊,我刚才还要和他对练。想到要和他拳脚相碰,我便有点恶心。”宣锦身子微微一颤。

    “幸好他先找上了我。”雷长夜微微一笑。

    “噗嗤”宣锦忍不住笑了。

    PS:之前永远的小鸟盟主之力,帮本书上了签约总榜的13名。当然这也是五位盟主大人齐心合力造成的完美结果。五一节之际,为五位盟主大人加更,同时望所有书友劳动节快乐,身体健康。也希望这本书能够陪你们度过一段美好的阅读时光。

    第二十二章 同去长夜社

    峨眉气宗的早课,因为崔横的猝死而宣告提前结束。气宗和其他各宗来看热闹的弟子叽叽喳喳,兴奋无比地议论着,迫不及待地散去,要把这震撼人心的大八卦,传播到五宗山头,蜀道全境。

    喧嚣热闹的雷神殿,片刻之后,变得安静了下来。宣锦放下怀里的黑猴。黑猴在地上一坐,看到雷长夜就在对面,立刻瑟瑟发抖,转身又跑到宣锦的怀里,缩着不出来。

    “雷师兄,我有个不情之请。”宣锦忍着笑说。

    “看在宣师妹面上,我发誓以后不再刺这猴儿就是。”雷长夜无奈地说。

    “多谢雷师兄”宣锦偷眼看了看雷长夜,“雷师兄,这般称呼彼此,太过繁琐,不如师兄以后叫我锦儿”

    “”雷长夜犹豫了一下,看到宣锦担忧他拒绝的可怜表情,心中一软,点头答应,“那个锦儿可以叫我”

    宣锦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他。

    “雷兄。”雷长夜尴尬地说。

    宣锦看着他的表情,想了想,噗嗤一笑,点点头:“雷兄也好。”

    雷长夜看人差不多都散了,站起身朝宣锦拱手:“锦儿,既然此间事了,为兄当回符宗去了。”

    “雷兄,让小妹送君一程。”宣锦殷切地说。

    “你不练功吗?”雷长夜问。

    “崔横早坏了我练功的兴致,今天索性旷了功课。”宣锦大方地扶住雷长夜的手,“况且,兄今日显示的剑法,煞是厉害,竟然一招破了八卦游龙剑,还望雷兄有以教我。”

    “此养剑诀乃家师秘术,待我秉明师父。”

    “那今日索性去乐山一趟,和兄一起见过令师。”

    与宣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雷长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和愉悦。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从未有过的心境。

    从雷神殿披着小雪花下山,到了清音阁,却又能遇到初秋的暖风和未谢的山花。这一路仿佛走过了四季般的山景,雷长夜已经不再放在心上,如今却如初见般易感。

    雷长夜闻到风中的花香,甚至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享受。

    他脑中的界面发生了变化。原来玉符的数量是:肆。现在变成了拾叁。

    这应该是紫馨刚才升级贵宾的时候,给密友们的分成,他因为神秘原因,成了她的密友,也有了分成。莫非这成了他的金手指?

    突然,异变陡生。玉符数量从拾叁,一下子变成了叁拾!

    这什么情况?!雷长夜傻了。

    “所以,那些猢狲竟真的向兄扔粪便?”宣锦的声音传来。

    “嗯?啊,是的。”雷长夜正和宣锦聊起他追猴的经历。

    坐在宣锦肩膀上的黑猴,仿佛对这段经历极其敏锐,忍不住叫了两声。

    “难怪再见雷兄的时候,会闻到一股臭味。我还以为”宣锦俏脸微红。

    “有几块没躲开。”雷长夜苦笑。

    就在这时,紫馨突然从转角的山道突然出现:“咦,两位,好巧!”

    “馨姐!”宣锦连忙热络地叫了一声。

    雷长夜发现紫馨看自己的神情有古怪。那是一种不怕你不喜欢上老娘的自信和得意。

    结合界面里突然增加的玉符数,他立刻警觉起来。莫非紫馨氪金刷了自己的好感度?

    雷长夜立刻开始自查自己对紫馨的观感:一点都没变。除了界面上玉符数的增加,让他对紫馨有一种珍惜壕动物的感情。

    雷长夜的冷汗森森而下。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情况。按理说,紫馨氪金刷好感度,必然会有回馈。

    比如,她在三级贵宾的时候刷了掌门的好感度,立刻有了在金顶训练使用法宝的机会。只是,不知道她刷了多少玉符才得到这样的关照。

    按照他的界面显示,她对自己刷了至少17枚玉符。这是假设她刷的所有玉符都转化为雷长夜脑中界面的玉符数。如果还有个转化率,只多不少。

    她为什么要刷他的好感度?17枚玉符算多算少?他要表现出多大的好感才达标?

    现在他和宣锦正在谈笑风生,如果他贸然向另一个师妹表达好感,会不会让他有变成诚哥的风险?

    万一他表现不达标,会不会被系统发现,引发再一次的雷灾,甚至更可怕的灾祸?

    “紫师妹”这些念头像闪电在脑子里翻过,雷长夜迅速拱手行礼。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带上我啊?”紫馨兴冲冲地说。

    宣锦有点尴尬地望向雷长夜。他们正准备去乐山,怀着想要拜师学艺的心思。

    这是比较私密的事。宣锦不想跟外人说。雷长夜也不想。

    “我正想带锦儿去我的长夜牌社去玩一局雷公牌。紫师妹有兴趣吗?”雷长夜心念电转,不动声色地开口说。

    宣锦长出一口气,去乐山拜师的事算是隐瞒下来了。她感激地看了雷长夜一眼。

    “锦儿?你们”紫馨指着雷长夜和宣锦,一脸值得玩味的表情。

    “锦儿和我都觉得这样称呼亲切简约,如果紫师妹不嫌弃,我也可以叫你一声馨妹,希望你莫嫌僭越。”雷长夜淡淡地说。

    “那我叫你”紫馨指着他笑嘻嘻地说。

    “叫雷兄就好。”雷长夜抢着说。

    “噗嗤”宣锦低头笑了。雷长夜闭上眼摸了摸额头。

    子辛四级贵宾:哈哈,我就刷了点好感度,雷长夜已经叫我馨儿啦。

    东方朔二级贵宾:你叫他什么呀?

    王莽二级贵宾:夜郎可还行?

    子辛四级贵宾:哈哈哈。

    东方朔二级贵宾:姐,你刷雷长夜的好感度图啥呀?

    子辛四级贵宾:

    东方朔二级贵宾:辛姐,这个世界和蓝海星不一样,玩家不是分批分时段进场,而是合服,一股脑全都在同一个时段放进来,到时候竞争极其激烈。你的资源,省省用来和主线人物拉关系吧。

    王莽二级贵宾:是啊,好钢要用刀刃上。咱们现在是内测,头一批玩家,优势得天独厚,一定要分秒必争。我听说战国的,隋唐的,对了,还有三国的,全都要来,还有公会呢。

    子辛四级贵宾:哎呀,这帮家伙干嘛来呀,破坏游戏体验。

    王莽二级贵宾:这可不是恋爱养成游戏!

    东方朔二级贵宾:是啊,姐,创世神升级了这个世界,肯定是想创收啊,这大唐幻世,会有打不完的仗,这雷长夜虽然不俗,但他不是主线,被那帮氪金大佬碰一下就碎了。

    子辛四级贵宾:你们别管啦,我刷他好感度自有理由。

    雷长夜睁开眼睛,正好见到紫馨笑眯眯地看着他,心情十分复杂。刚才的高能对话已经给他留下深深的远虑。

    但是现在近忧也难消解啊。

    紫馨这么看重他,必然会在他身上花大把玉符刷好感度。怎么反馈她将会成为一个持续,且难以解决的问题。除非,雷长夜放弃掩藏身份,直接暴露给系统,祈祷自己能挺过系统的抹消。否则,他将不得不和紫馨虚与委蛇。

    好处就是她可以为雷长夜提供相当数量的玉符。如果他决定吃这口软饭,也是真香。

    “雷兄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就是想雷兄带我去长夜牌社玩玩。”紫馨兴冲冲地说。

    看着她真心喜悦的表情,雷长夜微微一愣,从她的对话来看,她不像心机深沉的人神,但如果这表情是装出来的,这绝对是影帝啊。

    今天的长夜牌社还是小师妹毕一珂替雷长夜看店。看到他和宣锦、紫馨一起进来,她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宣锦对她而言就代表取之不尽的好处。紫馨对她来说就是神仙姐姐。雷长夜能把这两个人一起带进来,她心里只剩一句话:不愧是大师兄。

    “小师妹,给锦儿,馨儿一套新手牌。”雷长夜一进门就说。

    “哇,大师兄,都这种称呼了?”毕一珂眯起眼睛搓着小手,“你还叫我小师妹呢。”

    “要我教你珂儿吗?”

    “呃,味都不对了。千万别!”毕一珂一哆嗦。

    “还不快去拿牌。”

    雷长夜招呼宣锦和紫馨在牌社内一张牌几前跪坐。

    “雷兄,我已经有新手牌了,但是缺你知道”紫馨眨了眨眼睛,伸手搓了搓,“橙卡!”

    “哦”雷长夜大松一口气。这才是紫馨刷好感度的原因。

    在牌社主打雷公牌里,雷长夜安排了一堆骚操作。

    到了大唐幻世,没了互联网和电脑,他要把这些游戏还原成桌游,每局牌局都必须安排一个唱牌员。

    因为各个阵营的英雄会和特定的卡牌兵种产生联动,卡牌之间又有互动,卡牌自己达成特定状态时,也有变化。

    这些规则必须有一个唱牌员来厘定和监督。否则牌局玩家,哪怕是老手,很多时候都算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