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8章
  • 下载
  • 他抬起头来,看到钱幂已经挤到他眼前,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鱼玄机被挤到身后,直翻白眼。

    “好吧,我帮钱师叔看看。”雷长夜转念一想,自己全部布置都箭在弦上,如今细思无益,反倒不如转换一下心情。

    在钱幂带领下,雷长夜来到了她在蜀山会馆的客房之中。客房朝南的窗子下有一个以金黄稻草铺成的窝,窝里端端正正放着一枚彩蛋。此刻正在接受着晚春艳阳温暖的照射。

    雷长夜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彩蛋的彩色纹路中多了一些蛛丝一般的黑色细纹。他炼出这么多彩蛋,近距离观察过很多彩蛋的纹路,从未见过这种黑细纹。

    “钱师叔,你发现这些黑色的细纹没有?”雷长夜连忙问,“这些是以前就有吗?”

    “当然没有,最近突然出现的,我觉得这是晒太阳晒多了才会出现的吧。”钱幂迟疑着说。

    “不会是晒坏了吧”雷长夜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子。他凑近了去摸彩蛋的壳。

    “别、别、别、别!”钱幂吓得连忙伸手去拨拉他,“别给摸坏了!”

    但是雷长夜的手已经接触到了彩蛋壳上的黑细纹,他感到有一丝不对,连忙抬起手来,却发现有一枚蛋壳黏在了手上。

    “吖”钱幂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尖叫,这惨叫堪比她发现空空儿宝藏没有了三分之二的惨叫,震得屋内众人纷纷捂着耳朵跑出门,生怕晚点脑袋被震碎了。

    第两百五十六章 共赏入画匣

    雷长夜被钱幂的灵魂惨叫搞得差点失聪。他一边捂着耳朵一边看手上的蛋壳,突然醒悟:“这灵宠已经孵化了!它只是把蛋壳又重新粘起来,躲回了壳中。”

    “钱师叔,别吵,听我说。”雷长夜忙叫道。

    “你、你、我、我的”钱幂已经急得说不出整句子。

    “听我说,你最近有没有一天十二时辰都守在彩蛋边上没睡觉?”雷长夜忙问。

    “我还是要保证睡眠的,养颜啊。”钱幂抹了抹自己的脸。

    “这灵宠已经孵出来了,但是看到你在睡觉,又钻回了壳里,还把蛋壳糊起来了。”雷长夜飞快地说。

    “啊?”钱幂惊了。

    “对,现在我出去,你自己敲敲蛋壳,看看能不能让灵宠出来。”雷长夜一边说一边出门,然后回头把门轰然关上。

    门外的白耀、鱼玄机看着雷长夜都是一脸忍笑的表情。雷长夜揉着耳朵,苦笑一声,扶墙而立。钱幂这尖叫绝对是高音炮,足以列入战争序列了。

    屋子里陆续传出钱幂各种奇奇怪怪的叫声和自言自语,雷长夜的耳朵没缓过来,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不过她这情绪起起伏伏,很不正常。

    过了好久,屋子的门被打开,钱幂抱着自己的灵宠走了出来,一脸的五味杂陈:“各位,这就是我的宝宝。”

    众人凑近了观看,发现这是一只长相敦厚的小灵兽,狮子头,小狗一样大小的身子,长着漂亮的麒麟脚,灰白色的毛发,身上长着龙鳞,憨态可掬。它最突出的特征是长着一只血盆大口。张嘴打哈欠的时候,嘴就像巨蟒的大嘴一样,能把几个人的脑袋吞下去。

    “这是”白耀和鱼玄机欲言又止。

    “是貔貅吗?”雷长夜忍不住问。

    “正是!”钱幂咽了口口水,一脸又是喜爱,又是尴尬的表情。貔貅只入不出,是守财聚财的象征,倒是特别符合钱幂的喜好。不过,按照什么样人养什么样宝宝的理论,钱幂要是带着貔貅出去见人,肯定会让人笑话。

    “”鱼玄机和白耀互望一眼,都借口有别的事,溜了。

    “恭喜钱师叔,这貔貅样子特异,和普通的貔貅不一样,肯定有特殊的功用。我就留给师叔自己发掘了。”雷长夜飞快说完,自己也溜了。

    钱幂对他的话倒是信以为真,抱着小貔貅用脸一阵乱蹭,喜爱不已。

    苏州一切事务都打点妥当后,雷长夜在蜀秀零食店和乐云楼都派人张贴了飞鱼大娘船夜会的宣传告示。同时,他让楚小岳再次召集他的两百个得力小店员,让他们把消息散入苏扬两州,让消息闭塞的富家大户都能知道。

    明日子夜,乘船飞天,一览太湖美景。这个消息通过雷长夜的一番操作,不胫而走,在正午时分已经引得江南地面满城风雨。

    下午时分,雷长夜大洒金钱,高价雇佣了全部苏州画舫作为摆渡苏州富豪去飞鱼大娘船的工具。

    每一座画舫都被山塘帮帮众看管,凡是上船者,只要有红笺泥金字写成的名帖,无论是何人,都会被帮众迎上船。

    这一次晚宴,雷长夜准备接待的是江南所有的富豪,无论大小。这名贴只是为了区分富豪公子和市井小民。

    凡是能用红笺泥金字名帖者,非富即贵,都是雷长夜锁定的客户。其他百姓,雷长夜以后还有其他操作关照,至于今夜,大娘船上将是富豪的天下。

    飞鱼大娘船被他停在了太湖西山岛的石公山附近,并放下了一道设计巧妙的巨大浮动竹台作为临时上船用的码头。船身侧降下七八道扶梯,与竹台码头紧密链接,让人从码头上无缝衔接,一路走上飞鱼大娘船的中部船舱入口。

    第二天黄昏酉时,苏州码头百船竞发,无数江南富豪闻讯而至,争抢挤上雷长夜雇佣的画舫,朝着西山岛驶来。

    为了照亮太湖航路,雷长夜放飞了上千只孔明灯,每只孔明灯上都有红莲符火照明,照得太湖之上一片红光,宛若朝霞初生。

    成千上万百姓围在码头前,争相观看天空中的孔明灯,踏歌欢舞,一派喜气洋洋。

    雷长夜本身的号召力,加上能够飞上云霄的飞鱼大娘船,足以吸引江南世家和土豪的关注。

    在苏扬两地居住的富人们这辈子还图什么?能见的,能玩的,能用的,都经历过了,每天除了勾心斗角,保住自己的财产之外,就是想着还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能够飞到天上去的玩意儿,他们死之前是一定要见识一次的,否则棺材板都盖不住。

    到了酉时三刻,登船的世家公子和富户豪强已经超过了两千人,占了江南富户的七成。很多扬州的富豪都各展神通,或以快船,或以快马来到苏州,一定要赶上这一次盛会。

    没能来的都是家里有事的,或者主事人正好在外地经商的。

    这一晚,雷长夜上层甲板大摆露天宴席,曾经在会川府大受欢迎的蜀秀自助餐再次登场。经过会川城供应数万巴蜀工匠的考验,如今再摆一场供应两千人的夜宴,雷长夜感到游刃有余。

    两千名富豪公子被侍者迎到上层甲板的宴席桌前跪坐,每人颁发一个托盘和一副餐具,自行去船头船尾的餐桌前取食。这种新颖的模式,引发了他们极大兴趣。

    这些人虽然锦衣玉食,但是唐朝饮食单调,还从未吃过这种酱香烧烤,如今闻到这美妙的烤肉香味,顿时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人活到他们这种层次,还能发现新的美食,这太难得了,他们都兴致大增,热烈谈笑着凑到船头船尾,争相长见识。

    雷长夜在他们酒足饭饱,谈兴勃发的时刻出现在上层甲板中央的贵宾楼二楼阳台上,运起千里传音,大声道:“各位贵客,在下雷长夜,乃是这艘飞鱼大娘船的主人,感谢各位大驾光临,令蓬荜生辉。”

    “雷先生”两千名富贵公子同时站起身,纷纷拱手施礼,各自说着客气话,汇成一股隆隆的音浪。

    “各位,在下今天邀请各位上船,除了让大家领略一下这船上景致,还有一个小玩意儿要送给大家把玩鉴赏一番,请大家不吝赐教。”说完这番话,雷长夜微笑着拍了拍手。

    上百名侍者排着队走上上层甲板,在托盘里托着厚厚一堆入画匣,来到各个食桌前,躬身送到食客们中间,任凭众人取用。

    整个上层甲板顿时被喧嚣躁动的议论声和惊奇声淹没。两千名富豪公子好奇地打开入画匣,看着里面仙隐图里面的仙宫。此刻的仙宫之中,只有一男一女,都是青春正盛,容貌端正。

    “这是何物啊?里面的东西能动!”

    “难道是画里乾坤?”

    “这是走笔成真图吗?”

    “从未见过如此神奇之物。”

    “这里可是神仙居所?如此祥云萦绕,曲径通幽。”

    两千人交头接耳,讨论不休,心头火热。这种宝物,光是能动这一项,就已经超出了大部分人的认知,只有知道走笔成真术的八派世家子弟才略知其中的巧妙。

    “此乃入画匣,是我在蜀山悟道时随手制出的法宝。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偶然创制的小玩意儿,直到有一天我得到仙人托梦,告诉我此乃改天换地的大功德,必须与众位德公分享,否则必遭横祸。”雷长夜扬声道。

    “入画匣?!入画”很多思维敏锐的富家公子都震惊地睁大眼睛。

    “雷先生此言何意?”

    “莫不是”

    “雷先生莫要危言耸听,此事太过荒唐”

    “入画,难道是进入画中?万万不可啊”

    “为何万万不可?要是能进去玩玩,千金不换!”

    “雷先生莫非会邪术?”

    “仙家宝物,岂可如此分发众人?”

    “大言不惭,若能入画,乃是仙家上宝,岂可落入我等之手。”

    众人顿时嗡地吵开了。

    “各位,大家稍安勿躁,此地距离凡间太近,俗气萦绕,入画匣显不出效力。各位贵宾有何质疑,可待会儿再说。现在请大家坐稳,莫要站起。”雷长夜扬声道。

    他的话音刚落,飞鱼大娘船微微一跳,随即隆隆震动。

    所有正在吵得不可开交的富贵公子们都吓得稳稳坐在坐塌上,用手扶住食桌,万万不敢松手。他们感到气流在头顶贯下,吹得他们衣襟作响,整艘船随着气流越来越强劲,震动也越来越厉害。

    远处的太湖岸边传来百姓们震天的惊呼和欢叫。

    紧接着,天空中突然灯火通明。本来距离湖面很远的孔明灯,此刻忽然降落到他们头顶上空不到一丈处。

    飞鱼大娘船的震动缓缓消失。晚风渐强,吹得众人衣衫翻卷。

    “好了,大家可以随意走动了。”雷长夜的话语声再次传来。

    众人迫不及待地扑到大船边缘的围栏处朝下方观看。一见之下,很多恐高的公子直接像面条一般瘫在甲板上。

    飞鱼大娘船此刻正在一朵五色祥云的托举下,飞在太湖上空,整个苏州城犹如一只镶金的黑乌龟壳,俯卧在船下。

    “呼”没有人叫出来,只有急促和激动的喘息声。极度的激动和紧张让人们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肌肉在急剧的痉挛。

    “这就是上天的感觉吗?”无数人的心中都冒出这句话。

    在绝大多数唐人心目中,上天就是行神仙事。他们现在,已经成了神仙的一员了!

    “各位贵客,景致如何?可还入眼否!”雷长夜淡然问。

    咚咚咚之声不绝,那是扶着栏杆放眼瞭望苏州城和太湖的富家公子终于耗尽了最后的力气,身酥腿软地跪坐在地之声。

    第两百五十七章 推行入画筹(祝贺星辰之海29荣登盟主位)

    “各位,如今远离尘嚣,绝尘而脱俗,入画匣已经可以启用。如果有哪位公子想要见识一下画中景致,就请举手让侍者来服侍。因为一旦神识入画,肉身会失去控制,处于睡眠状态,需要有人照顾。”雷长夜朗声道。

    “妙极妙极,正要一试!”船上无数被飞天景象震慑的富家公子,纷纷大声呼喊,并举起手来。

    刚开始的时候,雷长夜的入画匣还会有无数富家公子提出质疑,毕竟要让这些养尊处优的豪门公子任人摆布,进入画中,这多少有点匪夷所思,颇像邪教的手段。大家都是身家殷厚之人,见识过的骗子不少,对于雷长夜抱有本能的提防之心。

    但如今身入天上,云烟过眼,天风抚体,居高临下,俯瞰众生,那种超脱凡尘的出世感油然而生。再想到入画匣,就不再是难以置信,需要提防之事,而是理所当然的举动。

    船上至少有一千五百名富家子举起手来,在船上待命的侍者和白银义从纷纷来到这些人身边,扶住他们的身子,以免神识入画,身子咣当落地,磕碰出个三长两短。

    这些富家子养尊处优,一个个都养得跟个鸡蛋壳没啥区别,真有可能一碰就碎。

    很快的,仙隐图内的闪金镇中,多了一千五百多名样貌相同的男男女女。有些富家公子把神识附了男身,有些则附了女身。附了女身者大多是富贵世家的女公子或者大小姐,也有一部分想要体验一下别样人生的奇情男子。

    这些人成群结队,在仙隐图闪金镇内四处游览,有些进入了闪金镇民居里体验神仙居所中的种种,有些则进入了闪金镇优雅的亭台楼阁中寻幽访胜,有些甚至来到江边领略未被人类砍伐林木而败坏的江水如何的清澈可人。

    清冽的晚风吹拂而来,带来混合强烈荒气的空气,闻在众人鼻中,有种特有的仙味,令人流连忘返。

    很多人快活地纵跳奔跑起来,享受着全新躯体带来的青春活力和强健机能。

    这里大多数的富家子都有富贵病。因为从小养尊处优而得的各种慢性病和因为寻花问柳而落下的风流病,还有虚耗精力而犯的心血管疾病,让他们的身体处于几乎是一滩烂泥的状态。

    除非这些富家公子有人进了八派修道,身体状况还算好点。但是能够在今晚来到飞鱼大娘船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家族里最游手好闲的一群,所以身体都不是很好。

    如今入了仙隐图,不但病态全消,而且返老还童,变得青春正盛,活力无穷,这等于是让这些富家子获得了一次重生。他们简直高兴疯了。

    “如此良辰美景,若能永世留存,岂不美哉?”

    这个贪心的念头一下子出现在几乎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雷长夜通过仙隐图的神识,监测着所有入画人的精神状态和活动模式,对于他们的心态,都了解得非常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