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7章
  • 下载
  • 完成了这番神奇操作,飞鱼大娘船成功抵达苏州西面的太湖之上,停泊在了太湖岸边。它的出现,让太湖上一堆画舫吓得立刻作鸟兽散。很多画舫上的富家子都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飞鱼大娘船停稳之后,船上立刻放下数艘小艇。小艇上都是银盔银甲的阴将。自从雷长夜变为中五品之后,他的阴将也上了一个档次,全体变成了小五品的功力,神完气足,每一个都和当初雷长夜带到江南力抗巨弥猴的阴将等量齐观。

    这些阴将将船排成一列,在湖上划出警戒线,驱赶开周围看热闹的船只。这时候大船上再放下数艘乌篷船,雷长夜在蜀武盟一众银盔银甲的高层护卫下,威风凛凛地站在船头,缓缓朝着苏州阊门码头驶来。

    这时的苏州城内,早有眼尖的小乞儿飞也似地跑到山塘街乐云楼,把看到的盛况告诉了正在售卖苏绣的齐可追。

    这个时候薛青衣一行人已经回到苏州,雷长夜其实是石大嘴的事情,已经闹得苏州人尽皆知。而雷长夜率军收复会川府,击败南巫十二衙门,还杀了上百万巫兽的壮举,也因为各路大玩家的回归而传开了。

    如今雷长夜在苏州地面上,声名如日中天,甚至压过了薛青衣和聂隐娘。

    齐可追本来就隐约觉得石大嘴不一般,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石大嘴竟然是“国之柱石”,能让十二衙门哭成狗的绝世奇才。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齐可追不但为雷长夜感到高兴,还为自己感到高兴。他等于是水涨船高,与雷长夜合伙做生意,当然比和石大嘴做生意更有面儿,江湖地位也更高。

    雷长夜还没来的这些日子,已经有无数蛰伏在江南的世家派人向齐可追递帖子,折节下交。齐可追诚惶诚恐,一一上门拜访,生怕得罪了哪个不知名的大世家,在官场上遇到针对。

    现在石大嘴变成了雷长夜,齐可追山塘帮总坛的门槛儿都被踢断了,来的人乌央乌央的。他不得不在乐云楼摆酒一口气把各大世家代言人都见一面。当时的盛况,他到现在都还在回味。

    如今雷长夜挟西南大胜的余威来到苏州,别管他来干什么,都是给他提气来了。齐可追大喜过望,大吼一声,把整个楼里所有管事的都叫出来,让他们跑遍苏州,把各地香主全都叫来迎接山塘帮恩主雷长夜驾临。

    齐可追又把雷长夜最关注的得意手下楚小岳叫过来,带着他亲自去迎接雷长夜。

    “小岳,记住,石大嘴其实就是即将要来的这位大人物雷长夜假扮的。你受的是雷长夜的恩惠,到时候不要叫大嘴叔,要叫长夜叔,万万不要忘了。”齐可追一边走一边反复叮咛。

    楚小岳和他最近在苏州合作默契,隐隐然已经取代了石大嘴的地位,帮助齐可追照看着苏州好几条街的生意,苏绣的生意也在他的维持下,做的有声有色。只可惜石大嘴最近消失了,所以零食生意陷入停滞。

    齐可追也按照雷长夜的许诺,让他做山塘街一间大绣店的掌柜,算是成了小老板。楚小岳已经把雷长夜和齐可追视为亲人,如今听说雷长夜要以真面目来苏州,高兴得雀跃不已。

    “决不能忘。追哥放心。”楚小岳激动得握紧了小拳头。若是没有雷长夜,他楚小岳还是个小乞儿,何曾想过能做一间大绣店的掌柜。不到十五岁就是掌柜,这都算是业内传奇。他至少要把雷长夜的名字叫对。

    在齐可追带着一堆人朝着阊门码头飞奔的时候,武盟苏州分坛也热闹了起来。鱼玄机带着一批她搜罗出来的左道名家,还有白耀和钱幂就要去迎接雷长夜大驾。

    钱幂不干啊。她可是雷长夜的师叔,论辈分她也该在分坛等着雷长夜来参见她才对。

    然而白耀竟然二话不说就跟着鱼玄机走了。这就让钱幂很踌躇。白耀的江湖地位是大过钱幂的,如果他都去了,钱幂不去,那就是不自量力。

    钱幂叹了口气,很没有劲头地站起身,也跟着出了门。鱼玄机走到她身边,小声说:“师父,你的彩蛋到现在都孵不出来,不想问问怎么回事吗?”

    钱幂的眼睛顿时亮了,她健步如飞,跟着众人朝着阊门码头飞奔而去。

    此刻的阊门码头上,各大世家的牌面人物全都闻风而至。这些人物手眼通天,自然听说了飞鱼大娘船来到苏州的气派。

    那可是一艘驾着五色祥云飞来太湖的飞天宝船。而这艘飞天宝船的主人就是雷长夜。光是这一艘船的价值,就足以买下整个苏州。稍微有点生意头脑的人想一想这艘船能干的事,就多少能掂出雷长夜的份量。

    这样的人物就算不结交,也要混个脸熟,否则他看你不顺眼,灭了你可能会花些手尾,但是灭了你的生意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雷长夜乘船刚登上阊门码头,立刻和来迎接他的众位世家人物打成一片,聊得火热。他也颇为惊讶这些世家消息的灵通程度,他还准备到了苏州分坛,这些人才会陆续赶来,没想到他们直接把他堵在了码头上,动作着实迅速。

    一番攀谈之后,立刻有世家公子建议大家去松鹤楼摆酒,继续畅谈。但是雷长夜却拱手笑道:“各位公子,在下此番来苏州,正要向苏州地界的诸公展示一些蜀中独特的玩意儿。明晚酉时三刻,恭请诸公来飞鱼大娘船上一叙,届时好酒好菜,免费供应,众位一起到天上畅游一番如何?”

    “妙极妙极!”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此真神仙事也!”

    “不才定当秉明家严,举家前来!”

    “此飞鱼大娘船真乃神仙居所,我当好好畅游一番。”

    在阊门码头上的世家子们不但口舌利索,而且心中确实想要去飞鱼大娘船上见识一番,自然舌绽莲花,连声称善。

    就在此时,齐可追带着山塘帮众香主,以及楚小岳齐刷刷地来到雷长夜面前,倒头就要下拜。雷长夜上前一把托住他:“追哥,你我相交莫逆,绝不可行此大礼。”

    “大雷坛主”齐可追激动得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雷长夜。

    “叫我长夜吧,追哥,当日我为了隐瞒身份,哄骗于你,你不责怪,足感盛情。”雷长夜温声道。

    “长夜兄客气,你是为了狙杀鬼王蛆,不是故意相瞒,我岂会如此小气,而且,你帮我山塘帮一飞冲天,成为苏州第一大帮。薛宗主说,将来你要做武盟盟主,我山塘上下当誓死效力。”齐可追激动地说。

    “追哥抬举。若是能得你臂助,何愁大事不成。”雷长夜用力抓住他的胳膊摇了摇。

    “大嘴长夜叔!”一个激动的童声在齐可追身边传来,却是楚小岳激动不已的声音。

    “小岳!”雷长夜转过头去,将他一把拉过来仔细观看。楚小岳也热切地望着他。

    “小岳,抱歉,苏州这些日子,我不得不掩藏身份,你怕是认不出我了吧?”雷长夜苦笑着说。

    “不会!你的味道,我认得!”楚小岳冲口而出。

    他的话顿时让雷长夜和齐可追一起大笑起来。雷长夜当初开蜀秀零食店,身上总有一股零食的香味。他开大娘船到苏州之前,又做了海量的蜀秀零食准备接待苏州当地的大户和世家,身上还在散发各种零食的芬芳,所以楚小岳一闻就闻了出来。

    “小岳,听人说你在苏州有店了?”雷长夜笑着问。

    “嗯,山塘绣店。追哥给我开的。”楚小岳用力点头。

    “有没有兴趣把店开到我的飞鱼大娘船上来?”雷长夜问。

    “有!有!有!”楚小岳激动得声音都岔了。齐可追嘴皮子一颤,差点冲口而出:“我也要!”

    “追哥,我这飞鱼大娘船地方宽阔,中层船舱有一条商业街,我为咱们苏绣和蜀绣零食店都留了一间店面,如果追哥有兴趣”

    “有!”齐可追两眼放光。雷长夜邀请众世家子进船的话,他都听见了。这些世家公子如果在雷长夜的船上玩高兴了,随手在他的店里花一笔大钱,那就是几个月的收入啊。而且,在船里的收入苏州官吏管不着,还不用交税,岂不美哉?

    “追哥,叫上兄弟们上船吧,我会让阴将带你们去预留的店面,咱们将来在苏绣上还有更多的合作。”雷长夜振奋地说。

    “好嘞!”齐可追拉着楚小岳,带着一众山塘帮香主们兴冲冲坐着小艇,朝太湖划去。

    “主上!”鱼玄机清脆的声音在雷长夜耳边响起。

    他转过头去,惊喜地说:“咦,你们全来啦。”

    第两百五十五章 扬州势力图

    从鱼玄机的口中,雷长夜知道薛青衣、聂莺莺和她自己的彩蛋已经孵化。薛青衣得到一只全身赤金毛发,狐狸犬状的变异祸斗。

    传说中的祸斗专门吃火,排出火粪,引发火灾。但是,这只祸斗却爱吃素食,性情温婉,不喜食火。它身上气息强大,足以碾压其他四品灵宠,但是却还没有显示出斗性。

    因为这只祸斗样子极其可爱,薛青衣对它喜爱异常,经常亲自去阊门码头为其购买素食。传闻蜀绣零食店的各种零食是它最爱的美食。

    聂莺莺的彩蛋化为一只重明鸟,双眼四瞳,全身金红,鸣叫声像凤凰,样子像一只山鸡。目前还不能飞,但是飞扑之时,快逾闪电,嘴抓力大无穷,可撕裂砖石。

    鱼玄机的彩蛋也孵化了,是一只黑头白身的小犬,背上长有一对羽翅,神骏异常。目前还没有认出它的种类,但是却可以确定,它能飞。

    只有钱幂的蛋还没孵出来,这些天她已经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越晚孵化,越显珍贵啊,钱师叔。”雷长夜开口安慰。

    钱幂无奈地叹息着,大家都是这么劝她的,但是她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主上,安排局中已经招收了一批江湖左道的好手,都是白师伯亲自收服的道上名家,经过我的反复核查,心性本领都无问题,只需好好安抚,必堪大用。”鱼玄机以传音入密道。

    雷长夜看了一眼她身后站着的十来个黑衣汉子,每一个人的眼中都神采飞扬,充满自信,神态不卑不亢,非常得体,显然是常在江湖走动,见惯名士高人,养出了静气。

    “在下雷长夜,见过诸位。”雷长夜朝他们拱手,温和地一笑。

    众人一起抱拳拱手,并没有争相行大礼,显然还没有完全认可雷长夜的主位。雷长夜更加满意了,这种有傲气的手下才是真正有本事的人。他也不怕他们以后不顺从,明晚之后,为他做事的职位,必会遭到疯抢。

    “玄机,白师伯,辛苦了。大家今晚一定要到飞鱼大娘船上来。船中盛事,万勿错过。”雷长夜微笑着说。

    “诺!”鱼玄机和白耀率众同声道。钱幂没精打采地点点头,还在想她的宝宝。

    雷长夜看了她一眼,觉得有必要看看她的彩蛋出了什么问题,莫非是放在寒冰洞府太久了,冻坏了?

    在阊门码头寒暄完毕,他在鱼玄机引路下朝着蜀山会馆走去。鱼玄机还想要向他汇报最近扬州的动向,但是在人多嘈杂的阊门码头不便细说,只能带他回蜀山会馆。

    会馆之中,聂莺莺、聂隐娘和白荣纷纷出来迎接。薛青衣并没有来,她还在喂她的祸斗宝宝。

    雷长夜亲眼看到聂莺莺肩膀上立着的重明鸟,顿觉此鸟将来非同凡响。它的身上似乎有一种木之雷法的气息。

    五行雷法中木之雷法最是玄妙,它不直接发动攻击,却可以给施法者诸多增益,速度、力量、回复力和生命力都可以在木之雷法中得到提升。能够拥有木雷气息的战宠在战场上最为得宠,因为一口木雷轰在战友身上,就能救下一条命。

    不过这只重明鸟眼瞳中充满了傲气和杀意,身上的木雷应该是注重自身属性增强的,诸如速度和力量。

    “还不是极品啊。”雷长夜心里叹了口气,但是表面上却对聂莺莺连连恭喜。

    聂莺莺撇着嘴看着他。自从知道是他假扮的石大嘴,她觉得对雷长夜最起码的信任都没了,虽然后来雷长夜多番举动消解了她的自尊受挫带来的愤慨,也让她重新恢复了当初结交养出来的那点情谊,但是副作用是雷长夜说啥她都不信了。

    雷长夜看她的神情,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这隔阂只能靠时间来抹平。

    雷长夜与聂隐娘和白荣聊了几句,了解了他们一家的近况之后,就和鱼玄机来到蜀山会馆主厅,在阴将护卫下开始聊起扬州的布置。

    “扬州的势力盘根错节。兵胆社几宗宗主率了一批武兼备的高手住进了魏博会馆。神武派的宗主们则带了一批高手住进了长安会馆。金丹教在扬州的教坛里住满了新面孔的门下弟子。还有一批从长安各地武馆来的一批高手,在一位地方豪强率领下买了整条街的民房住下。”鱼玄机沉声说。

    “买了整条街?扬州缉捕司、不良人和武侯不出面吗?”雷长夜忙问。

    “这位豪强好生厉害,上下打点,疏通了一切环节。据说扬州那条街上正好有一个扬州最强的地方帮会,因为和这位豪强起冲突,被他纠集官府一夜之间镇伏。如今这位地方帮会的帮主成了豪强麾下的一员。”鱼玄机说到这里脸色凝重。

    “此人可是其貌不扬?”雷长夜追问了一句。

    “没人见过。”鱼玄机摇头,“很奇怪,就算见过他的人,都记不住他的长相。”

    雷长夜冷汗暗生。这听起来很像是一种精神控制的法术。能使用这种法术的人,大概只有玩家了。

    “纯阳宗的人呢?”雷长夜问。

    “他们没有入扬州,而是在润州丹阳县驻扎了一批高手,似乎存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思。”鱼玄机道。

    “嗯丹阳。”雷长夜想了想润州丹阳县的位置,距离蓝海星位面吴国国都建业不远。莫非这里呆着的人会是周瑜那一群大玩家。毕竟人都喜欢待在熟悉的地方。

    纯阳宗势力就是周瑜、孙策一系势力?雷长夜暗暗记下了这个关键。

    “光明宗如何?”雷长夜问出了最关键的一股势力。

    “错综复杂,光明宗掌门和宗主之间似乎出现了隔阂。宗主最近都被调回了黄山接受训导。现在黄山会馆里住着的人身份神秘。而且最近我在黄山会馆附近追踪到浮生会的人马。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即使白师伯都渗透不进去。”鱼玄机面有难色。

    “不用担心这个。在周围布防即可。白魁近况如何?”雷长夜又问。

    “他最近精神得很,天天在扬州巡查,震慑宵小,一副想要凭一人之力维护天下安宁的样子,唉,还是太年轻。”鱼玄机冷笑。

    她比白魁还小几岁,但是已经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可以啊,小伙子有精神头就行。”雷长夜笑了。

    经过鱼玄机的一番汇报,雷长夜大致掌握了扬州各势力的分布形态。神武派、金丹教、兵胆社想要入场谋夺妖神宗的饕餮,这是已经有了争霸天下的意向。光明宗被妖神宗渗透,一场内斗将起。

    浮生会强势进入扬州,想要找回苏州的场子,麾下高手众多,尤其有一位杀人魔王领队,不能轻忽。

    拥有刘秀坐镇的神秘势力所谋乃大,显然一点不在乎扬州诸侯环伺的恶劣局势,随时准备搞事情,也不知道他们是要和哪个门派合作搞事。

    雷长夜觉得依照刘秀的本领,神武派、金丹教和兵胆社都被他收买也不是不可能。他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在扬州重建武盟的时候,要面对五大派联和讨伐的困境。这就是二十多位大七品往上的大能人物,甚至包括九品至高者。

    目前他的战力还差一点点才能压过所有人。

    今晚盛会的重要性在这一刻凸显无疑。雷长夜扇着蒲扇陷入沉思,仔细思索着今晚布局的关键。

    “嘿嘿,我说,长夜师侄,你看事儿都聊完了,要不你看看我的彩蛋怎么总是孵不出来啊?”钱幂谄媚的话语在雷长夜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