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6章
  • 下载
  • “雷兄,辛苦你了。”宣锦苦笑着说。

    “大师兄,你去过烟花柳巷吗?听说里面门道可多了,千万别露馅啊。”宣秀担心地说。他从未去过青楼,那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异常神秘。

    “放心,我环境还算熟悉。”雷长夜在苏州和成都府都经常出入青楼花坊,当然是为了自己的雷公自走牌铺路,不过巴蜀江南的盛景,他都是见识过的。

    “”宣秀看着他严肃地摇着头,一副“你不纯洁了”的表情。

    “回到江南,我需要帮助白魁接管扬州缉捕司,整合江南所有武侯和不良人,开始彻查宣家灭门之事。所以最初,我会落脚苏州布置一切,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才会进入扬州。这件事我必须先跟你们说一下,以免你们报仇心切,直接去扬州,打草惊蛇。”雷长夜神色严肃地说。

    “大师兄放心,我绝不会打乱你的布置。”宣秀断然说。

    “雷兄放心,我和舍弟并非沉不住气的蠢人,自当等待雷兄部署完毕,才雷霆出击。”宣锦神色自若地说,“而且,我和阿弟都到了升品的关头,这些日子正好沉心练功,加强实力。”

    “哦?我要提前恭喜你们了。”雷长夜微微一笑。

    “雷兄你自己也要”宣锦欣慰地看了弟弟一眼,还想要鼓励雷长夜一句,却看到宣秀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雷兄”宣锦惊异地看了雷长夜一眼,忍不住惊呼。

    “我昨日突然顿悟,直升中五品,大概是蜀南积累了一些功德,又得了掌门的引导之故,不值一提。”雷长夜笑着摆摆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会川一战,雷兄功德深厚,理当如此!”宣锦释然一笑。

    “大师兄,你快和师娘的功力相当了。”宣秀却冲口而出。

    雷长夜顿时感到背后发冷。师娘花萝茵本来就因为师父升品有了点小郁闷,现在自己又连续升品,这双重打击,她怕是要情绪失控。

    “这个”雷长夜差点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他想了好半天才终于开口,“等到我找到灭门的真相,还了你们家人一个公道,真正的较量才会真正开始。到时候,按照敕旨,我会扶你们升任淮南节度使之位,但是,想要真正掌控淮南牙营,那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宣秀和宣锦脸色立刻严肃起来。他们出身节帅世家,自然知道牙营治理有多难。

    “军饷不用担心,我自会帮你们解决,但是军心如何安定,牙将如何收服,军纪如何整肃,这些我都不会管,你们自行处理。这三年,你们跟在我身边,所学所见,在未来几个月内,即将有用武之地。”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完这番话,深吸一口气,“我希望,江南成为白银义从的新兵源。”

    “雷兄放心,即使没有永大侠,我和阿弟也能帮雷兄建起一座全新的白银义从司。”宣锦眼中神光灿灿,意气昂扬地说。

    “好,未来,像会川那样的大战,将是一场接着一场,我就靠你们经营的江南了。”

    “一言为定!”宣锦和宣秀兴奋得满脸放光。

    第二天早上,葛尚川带领的巴蜀工匠们已经来到嘉州船坞找到武盟在船厂的接待人员报到。

    这一次因为需要长途跋涉去苏州,飞鱼大娘船需要顺江而下,载重无法承载那么多人,所以雷长夜让米竹提前为工匠们安排了民船乘载他们南下。

    雷长夜把一纸书信交给了葛尚川,让他带着书信到苏州找齐可追,让他安排巴蜀工匠们在苏州暂住。每一个登船去江南的工匠都收到了雷长夜给的十贯预付的工钱,让他们可以在苏州安顿生活。

    这一天,嘉州船坞里里外外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中晚唐时期,各地节帅割据,粮饷自给,所以各地节帅都非常注重经商,工匠商人的流动也比大唐其他时期更加频繁。

    这些巴蜀工匠经历过被掳掠到南巫国的日子,远走天涯的生活对他们不再陌生,反而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常态,再加上巴蜀风气对于远走他乡没有原来那么抗拒,所以工匠们对去苏州谋生不但没有担忧,反而充满了憧憬。

    尤其还能跟着恩主雷长夜一起行动,这给了他们坚定的主心骨。这些工匠们成群结伴,乘坐乌篷船沿江而下,浩浩荡荡朝着江东而去,情景壮观,宛若后世的民工潮,雷长夜看在眼里感怀万千:也许他在这里打开了大唐幻世历史新的一页。

    一直到下午,所有六千巴蜀工匠才终于全部离开嘉州船坞。雷长夜率领已经整装待发的蜀武盟高层们,在大娘船上武盟成员的欢呼声中登船。

    片刻之后,东方朔率领一群东川牙将护送着东川节帅崔钰步履蹒跚地登船。

    这个崔钰是雷长夜以画中身伪造的。因为崔钰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普通人,所以雷长夜可以通过充值几百玉符让这个画中身在外面呆上几个月。只需要以神识控制,这个画中身言语举止,都极似崔钰。

    但是,等到真正下江南与诸方势力对峙时,崔钰必须由雷长夜扮演,否则一旦受到攻击,画中身烟消云散,这就会暴露仙隐图的真相。

    控制神识令崔钰进入上层甲板的贵宾楼之后,雷长夜就让画中身进入仙隐图分身休息。东方朔率领牙将在贵宾楼周围住下,保护节帅,同时也随同雷长夜下江南一行。

    这两年来东方朔在东川加意培养幕僚团,已经聚集了一批才华和能力都足以胜任日常幕府工作的士人,即使他不在,这些人也能自行维持东川运转。而雷长夜也和崔辟交代了一番巴蜀布防。崔辟时常会到东川督导,让两川地方清净无事。

    会川府由余怀仁、欧阳雄烈和画中身永强看住,也是固若金汤。闪金镇仍然由黄彦师兄把持,收入依然在稳步增加。

    当雷长夜上船的时候,他随身带的金钱足足上百万贯。盟宝袋装着都费劲,他是直接把这些金银珠宝装进了仙隐图设置了严密结界的洞府之中。

    这一次他下江南不是腰缠十万贯,而是百万贯。不过他深深知道,这点钱对上江南即将被炸出来的大鱼们,还是远远不够。

    幸好,他已经有了新的吸金手段。

    当日黄昏时分,飞鱼大娘船挂起金白色风帆,开启气垫船模式,缓缓滑出嘉州船坞,顺着江流朝东驶去。几座巨大的风帆被晚春的晚风吹动,涨得鼓鼓的,推动大船轻盈滑开水面,向前疾驰。

    雷长夜让一名阴将帮他掌控舵盘,带着自己的女儿虺娇,朝着大船的上层甲板走去。

    上层甲板之上,数千白银义从和武盟正式成员正聚集在甲板上观看江景。看到他走上甲板都热情地向他打招呼。

    雷长夜走到上层甲板一处贵宾楼前,登楼而上,走到二楼的阳台上,运足千里传音之术:“各位,欢迎来到飞鱼大娘船。在我们顺江而下的时间里,我为大家准备了一个新的消遣,暂且就叫它:雷公戏。”

    第两百五十三章 入画雷公戏

    米竹率领着一群阴将走上甲板,按照司库名册向所有白银义从和武盟正式成员颁发入画匣。这些匣身都是雷长夜以车间图赶制出来的。他又以幻化术制造了同样数量的辨身符。

    依靠吴道子的群体道法,匣身和符箓各自相合,批量制造出数千入画匣。雷长夜此刻已经以神识将武盟人员数据从司库名册中完整复制到仙隐图神识之中。

    现在每一枚入画匣都和一位特定的武盟成员对应。只要匣上的辨身符辨认出成员身份,那么他们就能够进入仙隐图分身中。

    船上数千武盟成员看着这精致的入画匣,都爱不释手,纷纷打开匣盖,贪婪地滑动着仙隐图图面,看着仙宫中或坐或站的三十多个英雄人物。

    每当他们的手指滑动到一个人物头顶,这个人物就会站起来,在仙宫中做出一套超级酷炫的动作,还能说出几句极为上头的台词。

    根本不用进入所谓的“雷公戏”,光是这个仙宫的界面,就已经把所有武盟成员给迷住了。

    雷长夜扯开嗓子嚷嚷了好几次,才终于让沉迷观看三十多个英雄动作的武盟人勉强把精神集中到他身上。

    他花了一炷香的时间简略讲述了一下雷公戏的战斗规则和入画匣的进入方法。然后他的声音就彻底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惊呼声和议论声盖过去了。

    他发现地上已经躺了一堆人。

    “大家注意,在中层船舱,我为大家安排了很多单人小间,也专门有侍者帮助大家护理入画之后的躯壳,大家到单人小间里去玩,不要在上层甲板上直接进去,容易被踩踏,我再说一遍,容易被踩踏!”雷长夜一边说,一边调动仙隐图内的神识把入画的人先都踢了出去。

    他把闪金镇已经训练的极为专业的侍者、唱牌员、都知发牌员和食肆掌柜、工匠、伙计都安排到了船上居住,经营船上的商铺和牌社。他还调集了闪金镇库存的大量食材,并在船宫中开启了食坊图,准备继续蜀秀自助餐的伟业。

    上层甲板上的武盟成员们纷纷欢呼着朝几个楼梯口飞奔,争相抢占中层船舱的小间,瞬间把小间挤满。

    雷长夜不得不提高嗓音,施展遍及全船的千里传音:“找不到小间的可以去牌社和自己的房间玩。”

    终于,躁动的大船中,喧嚣声一点点消散,而在仙隐图中的数百个战区,大战已经全面启动。

    雷长夜感到怀中仙隐图的分身变得火热起来。那是仙隐图的神识在向他发出充电请求。数千人充斥在数百个战区,已经让仙隐图的能量运转捉襟见肘。这让雷长夜颇为担忧,如果未来全国数十万玩家进场,那岂非真的有可能吸光他这个核电站?

    与此同时,他怀中的芥子袋也变得温热起来。同时有数千个玩家在以赚得的金钱购买魂核,接通芥子袋的炼妖系统,通过各自的选择组合主副魂核,随机炼制彩蛋。

    原来的芥子袋炼妖系统,都是芥子袋依靠自己的灵智筛选主核和副核炼制新的灵宠,基准取自它内部的天地熔炉图。

    但是它创造出来的,只是一种进化的最大可能性,并非最优可能。炼妖过程中,任何奇迹都可能发生。实际炼妖过程中,芥子袋不会浪费珍贵的魂核,随意炼制灵宠来进行测试。

    但是在仙隐图的虚拟体系中,玩家花起魂核一点不心疼,看什么顺眼炼什么。芥子袋的虚拟系统则按照他们的随机输入炼制,依照天地熔炉图的进化准则看看会出什么。

    很多人炼出来的灵宠相当可怕,坑得可怕。在接战的时候,说不定会一口先把自己主人的胳膊咬下来一只。

    雷长夜就亲眼看到好几个入画人被自己的灵宠追得到处跑,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还有人的灵宠见到敌人就扑过把对方的灵宠抱住,被打成筛子还不松手。它往往会引得自己的主人因为抢救它而被同样打成筛子。

    雷长夜脸色渐渐变得僵硬。他对试制的新灵宠系统早就有了坑的心理准备,这是一开始必须要过的坎儿。在经过几轮测试之后,入画人都变聪明了,自然能找到优秀的魂核配方。这就是一个非常吃经验的过程。

    但是他现在发现,这需要的不是几轮测试,而是几百轮测试。绝大多数入画人们对魂核的选择实在太烂了,比起芥子袋差得太远。

    如果他是一个蓝海星位面的游戏制造商,眼前的情景只能以惨不忍睹来形容。但凡是市面有任何一个竞品,他就会破产。

    幸好没有。在大唐幻世,雷公戏就是独一份。

    整整一晚上,没有一个战区打出任何精彩的战斗。人们沉浸在敌人、幻化士兵、防御塔、野怪和灵宠的共同追击中不能自拔。

    雷长夜发现他们打的不是王者农药,根本是吃鸡。灵宠炼制简直就是毒圈,出来的灵宠是造成英雄减员的最大因素,甚至超过了防御塔和暴君主宰。

    整晚的大娘船里都充斥着刺耳的骂娘声。

    雷长夜发现船上的大唐土著,一夜之间骂人水平增加了不知多少,从沉闷的猪啊、狗啊、猪狗辈、鼠狗辈、田舍奴、死狗奴瞬间进化到问候对方十八辈祖宗,对方女性家庭成员,以及死全家,死全族,死一手薄本等等。

    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雷长夜双手扶住栏杆,望着远方的夜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但是骂归骂,今夜无人入睡。

    尽管很多入画人死得格外憋屈,还连死了无数次。但是,也有很多入画人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二连击破,三连决胜,四连超凡,五连盖世,甚至是天下无双。

    这让他们对于雷公戏的热爱一瞬间激发到了极致。而被他们终结了的入画人则卧薪尝胆,渴望再找到他们一决胜负。

    不过雷长夜植入的灵宠系统还是在这一整夜受到了一致的恶评。凡是花钱炼妖的入画人没有不说灵宠坑的。甚至有人打怪赚到钱什么都不买,居然最后还能五连盖世,比起买了灵宠被坑得体无完肤者强出一圈。

    雷长夜开始担心起来。如果按这个趋势继续发展下去,他好不容易开发的灵宠系统就要下架了。眼看船就要到江南,他还得紧急搞出一个新的系统来留住入画人,这太难了。

    但是,在凌晨时分,一个惊人的信息突然传遍了全船。毕一珂炼出了一只神宠!她靠着这个神宠大杀四方,已经获得了十九连胜。

    雷长夜连忙把她率领神宠大杀四方的战区投影到飞鱼大娘船的船头大剧场之上。

    毕一珂骑在神宠身上,在战场中纵横四方的威猛形象顿时吸引了上千人挤坐在剧场里观看。

    毕一珂的神宠身如虎,肋生翼,十尾人面,威猛无俦,却是一只小天吴。雷长夜感慨万千,毕一珂和天吴果然有缘,随手炼妖,就能再次把她最熟悉的坐骑炼出来。

    如今的毕一珂,在雷公戏里找到的就是自己的英雄分身,操作熟悉。坐下骑的也是她最熟悉的小天吴,手里用的都是她最熟悉的技能和武功。

    相比之下,和她对战的其他入画人,手里都是坑货灵宠,上的还是不熟悉的英雄分身,无论武力值和灵宠力都差出十万八千里,被她追得满地图乱跑,来来去去地乱杀。

    毕一珂笑得就像神经病一样。

    一旁围观的上千名武盟成员都直流口水,并非馋她的美貌,而是馋她的英雄分身和神宠!

    凌晨之后的时光,雷长夜发现无数开始选择毕一珂作为英雄分身,并寄希望于她的幸运属性能够给他们带来隐性的炼妖提升。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很多有心人已经通过旁观毕一珂炼妖学到了一些她的魂核选择组合。可惜她选择的手法太快了,几乎没有人记全她的组合全攻略。

    但是这些一星半点的经验,已经让整个大娘船的炼妖水平有了一个质的上升。至少,大部分人在经过学习交流之后,已经渐渐开始有能力炼出不咬自己,不带偏自己的灵宠了。

    这些灵宠可能会给他们提供一个轻身术,或者让他们免疫一些特殊符法,或者帮他们挡住一次伤害,并对战局的走向产生积极的影响。

    再加上富有经验的武盟高层们在最初的矜持之后,终于一点点把他们之前积攒的灵宠合成经验教给知己,或者七八好友。

    这帮家伙是最早体验灵宠系统的玩家,虽然也被坑过,但是他们玩的次数多,所以也有了一些自己的经验组合。

    这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灵宠炼制上走入正轨,渐渐有人炼出了高阶不坑的灵宠,大大增强了战力。

    最让雷长夜感到欣慰的是毕一珂。她在大胜二十场之后,感到没意思,决定回去休息,结果刚睡了一个时辰就忍不住回来接着大杀特杀。

    但是,这一觉让她把配制小天吴的配方给忘了干净。她并没有沮丧,而是另开一局,直接从头开始重炼,又炼出一只七彩九凤,照样骑着它大杀特杀。

    被她干死的入画人破口大骂,直说这雷公戏是她家开的吧!其实并没有说错,小师妹一直以来都被雷长夜当妹妹看,可不是她家开的吗?

    这样,第二条炼制神宠的炼妖路线又被她探索了出来。雷长夜连忙让芥子袋神识把这两条线都牢牢记住。

    第两百五十四章 雷长夜来了

    飞鱼大娘船顺长江而下,到达瞿塘峡口,因为江道太窄,不得不升空,依靠黄鹤的拖曳,下到长江中游,然后再靠风力前行,沿江而下,数日之内,便抵达了长江与京杭大运河交汇的润州。

    雷长夜以幻真宝鉴符改变面容变成了崔钰,与当地的都水监交涉,以告身过所,打通了飞鱼大娘船停泊江南的所有官方环节。之后,在所有都水监官员瞠目结舌之中,雷长夜启动飞鱼大娘船升空,在五色祥云托举下,大娘船悠悠然飘入空中,被一只黄鹤的拖曳,向太湖方向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