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5章
  • 下载
  • 从中四品直接升到中五品,连续跨越三个小境界,这在以前他根本不敢想象。

    “难怪我卡壳卡了这么久。这是体内的求生欲在阻止我升品。”雷长夜抹了一把冷汗。如此直接进阶到五品,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修行者,都会直接走火入魔而死。这就是天地不仁,难容世间英物的最好证明。

    幸好,他转过头来,一把抓起芥子袋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又拿出入画匣,狠狠亲了一口。他知道,要不是自己把神识分到芥子袋和仙隐图中,掌握了最关键的炼妖和启动电真气的功能,他这一次就完了。

    “到最后,能救我的只有自己、宝宝和朕。”雷长夜小心翼翼地收起入画匣和芥子袋,将地上的巫核糊撸到一堆收进盟宝袋。随即他心满意足地坐在地上叹了口气:芥子袋和仙隐图的新功能非常完美啊。

    “长夜,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下山去吧,你的缘人已经来到峨嵋山下。”蜀山道宫之中传来掌门的千里传音。

    雷长夜一激灵,连忙躬身行礼:“谢掌门引导!”

    蜀山道宫恢复寂静无声。雷长夜连忙站起身,掸了掸衣物,深吸一口气,步履轻盈地走出宫门,朝山下奔去。

    令他感到震惊的是,他刚走到洪椿坪,就看到一个浑身是汗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朝他奔来。他的奔跑姿势实在太丑陋太笨拙,引发了洪椿坪上练武的气宗弟子强势围观。

    这个身影跑到雷长夜面前,咚地一声双膝跪地,整个人犹如一枚湿口袋一般拍地上,溅起一圈汗珠子。

    “雷先生,救我一救,救我一救啊,啊呜”

    “啊,这就是我的缘人啊”雷长夜看着眼前这货,顿感有些伤胃口。

    来人正是崔辟的大儿子崔钰。

    令雷长夜吃惊的是,这位好吃懒做,功从来不练,身体从来不养,还酒色成性的家伙,居然一口气爬上了峨眉山的洪椿坪,从山脚到这儿正经二十里山路啊。

    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浑身汗出如浆,汗臭味老远都能闻到。天知道他从梓州是怎么快马加鞭过来的。

    雷长夜严重怀疑这货跟自己说完话之后,精神一泻,很可能会猝死。

    “原来是崔公子,好久不见,一向可好?”雷长夜微笑着说。

    “雷先生,念在你我一向交好,你一定要救我一救。我命不久矣!”崔钰放声大哭。

    “却不知公子何事惊慌?”

    “朝廷令我兼任监察御史,要我到江南去彻查宣剑鸿被灭门一事。淮南节度使何昌就是杀了宣剑鸿才上台的叛将,我去江南,必然一命呜呼矣!”崔钰啜泣地说。

    “公子不想去,就不去嘛。”雷长夜欣慰地一笑。朝廷的反应果然在他意料之中。宣剑鸿看来并非仇士良所杀。这也符合天下大势在江南爆发的规律。若是仇士良是幕后真凶,只是朝纲的震荡,而非天下大乱的契机。

    “阿爷忠于朝廷,必然不愿为我违抗皇命。除了我,他还有八个儿子。”崔钰哭着说。

    “不是七个吗?令弟崔横已过身。”雷长夜问。

    “阿爷又生了一个,呜”

    第两百五十一章 决意下江南

    雷长夜对于崔钰身体的估计没出差错,他果然还没哭完就昏死了过去。雷长夜只好扶他在洪椿坪附近竹亭里稍作休息,并且以他新练的新先天一气为崔钰舒活血脉。

    这新先天一气果然好用,稍微注入一丝,崔钰就舒服的嗯地一声醒了过来。

    “呜”崔钰把昏迷前没哭完的一声哭完,睁开了眼睛,看到雷长夜的光头,顿时一阵亲切,“先生,圣上收回成命了吗?”

    “君无戏言,敕旨一下,谈何收回啊。”雷长夜笑着说。

    “唉,我命休矣”崔钰半死不活地哼唧了一声。

    雷长夜扇着蒲扇,在竹亭中陷入思考。他本来以为仇士良的手法是命崔辟兼职监察御史,亲自到淮南扬州查案。逼迫他直接率兵去和何昌激斗,引发潜伏的诸方势力纷纷冒头,来一个敲山震虎。

    没想到仇士良比他狠多了,他要崔辟出一个儿子去送,然后引发江南势力与巴蜀势力的仇怨,令其互相牵制。

    当然这想法是挺美,如果崔辟真的是自发的写了这个奏章,为了作表率,为了野心必然让崔钰下江南查案,同时自己暗中调度跟进,和江南杀死宣剑鸿的势力斗一斗。这时候仇士良派个北门长上的高手把崔钰一杀,这仇就算结下了。

    雷长夜觉得杀这个崔钰真挺简单的,靠吓就能吓死。

    不过仇士良毕竟是常在宫中做事的阉人,并不知道崔辟真正的品性。他对于崔辟的判断多从他的报捷奏章而来,难免失之偏颇。

    而且对于宣剑鸿之死,仇士良也是心中有恨。

    宣剑鸿虽然名义上算是王守澄一党,但是仇士良夺权之后,江南歌照唱,舞照跳,税赋照给,把神策军喂得饱饱的,自己的位置坐得稳稳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仇士良对他并不反感,反而还有点点喜欢。

    事实上,大多数没有称霸意向,一心守成的方镇都是这个态度。长安朝廷随便闹,自己管不着。每个节帅自己都一摊子烂事儿,没工夫搭理皇上。

    郑注和李训死后,恶名四传,一半是仇士良加意污蔑,一半是方镇把这个当成既成事实,帮助传播。这样民间士林也不会对他们不顾仇士良杀戮朝臣生出怨言。

    宣剑鸿死了之后,仇士良也没管这事儿。没想到何昌上台就断了赋税。要不是巴蜀、汉中还有京畿道尚有岁赋供上,神策军就要哗变。

    所以仇士良也想要让江南乱一乱,最好何昌给闹下台,换一个肯交税的方镇上台。宣剑鸿的后代说不定真的可以。

    雷长夜让崔辟上这个奏章,就是想让仇士良来点动作,为宣锦姐弟下江南造势。没想到效果这么好,仇士良转手送来神助攻。这都让他有点小内疚,未来杀这个老贼的时候,还是要温柔一点才行。

    咚!

    雷长夜从沉思中惊醒,发现崔钰挣扎着又跪倒地上,一头磕在竹亭内的青石板上。

    “先生救我一”他又晕了。

    远处传来气宗女弟子咯咯的笑声。却是不少气宗弟子都躲得远远的旁观好戏。

    雷长夜注视着崔钰昏厥的紫猪脸微微叹息一声,这一次下江南,自己恐怕要牺牲一下颜值了。

    第二日清晨,雷长夜精神抖擞地来到闪金镇三脚金蟾楼,指示书武盟高层鸣响楼前八面聚英鼓。

    隆隆的鼓声传音百里,凡是在闪金镇内暂住的蜀武盟成员和白银义从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三脚金蟾楼前的广场,排成队列,静待指示。

    自从蜀南数战,雷长夜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在众人心目之中。他所到之处,必有大量好处便宜跟随他的士卒。所以一旦他登高击鼓,立刻应者云集。

    看到广场人山人海,所有人都已经到齐,雷长夜登上高台,以千里传音大声道:“各位,承蒙圣上垂注,赐我东川崔节帅兼任监察御史,即日起下江南查处宣剑鸿一家被杀之案,务求还宣帅一个公道。我蜀武盟与节帅同气连枝,自当追随左右,东进淮南,随同办案!”

    “”广场上的蜀武盟成员和白银义从们面面相觑,都一时没有回过味来。很多大唐土著都在想,宣剑鸿之死,干我屁事啊?

    “趁此天赐良机,我当入主扬州,传檄八派,再次会盟,正式重建武盟总舵!”雷长夜扬声道。

    “耶啊”所有懵懂的武盟成员和白银义从都回过味来了。雷长夜这是要趁机登上武盟之主的宝座,一统江湖。

    大家都欢呼了起来:好!真的很好!你来你来!

    此时的大唐幻世,天下争霸仍然是斗争的主流。江湖霸主,怎么说呢,就像一个学校里学生会主席这个职位。确实很多人会去争,但是争夺的激烈程度,远远不如校长席。

    雷长夜对这么个职位乐此不疲,还能不停为大家发福利,那就帮他当上呗。所有人都没把这当成多大一事儿。最重要的是,跟着他混,不但杀得爽快,而且有肉吃。

    “自今日起,有意随我下江南者,到米竹司库处报到,到嘉州船坞登飞鱼大娘船待命。”雷长夜扬声道。

    众人顿时又是一阵欢呼,一哄而散,纷纷回去收拾行李,找米竹报名去了。

    雷长夜此刻看到了人群中的葛尚川,连忙和他聊了几句,求他帮忙寻找六千名工艺娴熟,年富力强的巴蜀工匠,随船前往江南。葛尚川欣然领命,自去筹措人手。

    当一切安排妥当,雷长夜朝宣锦和宣秀招了招手,让他们跟着自己到三脚金蟾楼的书房密谈。

    此时宣锦和宣秀脸上都兴奋得满是红晕。雷长夜宣布的消息,对于别人只是花边新闻,对于他们却重逾千钧。

    开成帝终于决定为他们宣家洗雪冤屈,他们回江南有了圣上的眷顾,就多了一重声势,这对他们士气是前所未有的加持。

    一来到雷长夜的书房之内,宣锦主动回身把书房门关紧,随即来到他的书桌前,双手扶案,直视雷长夜的双眼:“雷兄,圣上的敕旨,怕是出自兄之手笔吧?”

    “啊?”宣秀大吃一惊,忍不住叫出了声。

    “锦儿何出此言?”雷长夜微微一惊。

    “仇士良对于家父被害之事,三年不置一词,如今突然令圣上发下敕旨追究此事,恰在兄回巴蜀期间,这其间的关联,难道还不明显吗?”宣锦沉声道。

    “锦儿,这件事还是因为崔辟崔节帅对于宣节帅之死,生出物伤其类之心,才发出奏章请求彻查。”雷长夜笑着说。

    “雷兄能让崔节帅写出这份奏章,所付出的代价,怕是不低吧?”宣锦丝毫不让地追问。

    “”雷长夜微微一笑,坐到书桌之后,拿起蒲扇扇了扇,“锦儿如此苦苦追问,自是存了有恩必报之心。”

    “正是。雷兄,自你决定出山以来,所作所为,锦儿皆看在眼中。兄每一步棋,都在为下江南而设。如今,崔节帅一纸奏章,将崔氏一族置于风口浪尖处,无非出自雷兄的筹谋。雷兄,锦儿日夕惶恐,即使报得大仇,兄之大恩,宣家怕是无以为报。”宣锦说到这里,声音暗哑,透出无限感伤。

    “姐,何出此言,雷兄所做之事,他日大仇得报,姐与雷兄可自行解决”宣秀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阿弟,雷兄雅量高致,莫要以凡俗之事,污了雷兄出尘之心。”宣锦正色道。

    “知我者,锦儿也。”雷长夜瞪了宣秀一眼,吓得他连忙低下头。

    “锦儿与宣师弟他日必将登临淮南节帅之位,到时你们掌握东南财源,引领东南八镇,我希望你们能以东南之财,支撑我未来的大计。”雷长夜沉声道,“当然,这并非是我帮助你们的初衷,但是以此作为交换,我足感盛情。”

    “雷兄所谋乃大,不知兄最终所图,是为何物?”宣锦勇敢地昂起头,直言不讳。

    “是啊,大师兄,你到底图什么呢?”宣秀也忍不住问。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是我只希望天下太平。”雷长夜叹了口气,淡淡地说。

    宣锦和宣秀互望一眼,都露出震惊的神色。雷长夜看着他们的脸色,心里一阵惭愧。他实在无法解释,这天下如果让玩家们乱搞起来,必然水深火热,无论九品至高还是市井小民,都苦不堪言。

    他只有使尽手段,让天下大乱无从发生,让大玩家们无从斗起,这才能保证天下太平,自己不至于被卷入乱流,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底,他就是为了自保。

    但是在宣锦和宣秀看来,雷长夜就是一个救世主,一个拯救苍生于水深火热的大侠。

    “雷兄生性谨慎,小心翼翼,锦儿本以为雷兄只是善于自保的妙人,没想到雷兄竟然有一颗悲天悯人,兼济天下之心。锦儿和舍弟必当誓死追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宣锦正色道。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宣秀也跟着大声说道。

    雷长夜笑着摆摆手:“何至于此。你们只需按我心意行事即可。”他看着宣锦眼中动人的神情,心中一阵感怀。

    他的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他初遇宣锦,从谨慎提防,到交心倾谈,引为知己的一连串回忆。

    有些人,不一定要和她发生什么关系,只需遇到就已经是一番福缘。金风玉露一相逢,不一定胜却人间无数,却可以激发人想要做得更好,变得更强,成为更加完美的人,获得更加无憾的一生,或者最终鼓起勇气展开自救。

    在遇到宣锦之前,他只是一个穿越到大唐幻世,混吃等死,能拖一时是一时的混子。但是遇到宣锦之后,被她激励,他才终于决定奋起反抗命运。

    这就是宣锦的出现,对他的意义。如今,他终于有机会答谢宣锦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机缘,这也算是他对自己的一次救赎。

    第两百五十二章 开船向东去

    “这一次去江南,我会改扮成崔钰前往,这一点我希望你们姐弟先知道一下,其他人暂时不要告诉。”雷长夜压低了声音把这次下江南最关键的布置说了出来。

    “啊?”宣锦和宣秀同时叫了一声,声音拖得很长,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崔钰的形象决不能说玉树临风,和他的小九弟崔横没得比的,但是他的言行就更加不堪,可以说是躯壳丑,灵魂更丑的典型。扮演这样一个人物,挑战的不是人的演技,而是人的底线。

    雷长夜也不喜欢演崔钰这个人,他的计划里本来他想要扮演的是崔辟。谁叫仇士良这么狠呢?

    但是崔钰如果真的和他一起下江南,第一这个人不好控制。如果不让他去寻花问柳,真的只能宰了他。

    第二这个人不好预测。苏扬两地可是妖神宗潜伏多年之地,随便一个道观或者一个烟花柳巷里,就能有个狐狸精躲着。崔钰不知道被哪道枕边风一吹,嘴巴一哆嗦,什么事儿都能被抖出来。

    所以,即使不想,雷长夜无论是用画中身,还是用宝鉴符和人皮面具,都必须把这个人扮演下去,绝对不能让真人到达江南。

    幸好崔钰最近在巴蜀名声转好了很多。因为他把雷长夜平定东川的功绩揽到自己身上,再加上东方朔从旁协助,把东川治理得极好,当地百姓对他感恩戴德。

    结果他天天在梓州东岸寻花问柳,被当地百姓说成了体察民情。他天天出入道观与女冠嬉戏,被人说成是解救坠入道籍的良家妇女。反正只要把地方治理得风调雨顺,地方官就是满地乱爬扮狗叫,都有人伸大拇指,赞他有精神。

    所以雷长夜觉得崔钰的形象在不了解他的江南人士眼中,还是有一点发掘潜力的。

    “这是不得已之事,崔钰身为监察御史,必须到江南坐镇。至于如何处理他的事,我自有分寸。”雷长夜无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