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3章
  • 下载
  • 只有雷长夜知道黄鹤飞起来是什么感觉,他可不想看到有人被吹到船下,乐极生悲。

    等到上层甲板清空,所有人都扶稳之后,黄鹤终于开始加速拖动飞鱼大娘船。

    “哈哈哈!好轻!”黄鹤仰天大吼一声,双翅一展,嗖地射向远方的地平线。

    船舱内顿时响起数万人的惊呼尖叫。他们这辈子从未感受过时速三百里的快感,突然加速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扭曲了。

    雷长夜紧紧抓住船舵,才没被高速掀飞。在他身后的武盟高层们都已经并肩贴在了墙壁上。

    从会川到嘉州船坞,黄鹤飞了一个时辰就到了。他也消耗尽了在仙隐图外的时间,到地点之后就倏然消失,悄悄钻入了仙隐图中。

    雷长夜操纵飞鱼大娘船一点点降落在嘉州船坞之中。船上的数万乘客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雷长夜在船坞中放下船梯,接引船中所有工匠和白银义从下船。这些工匠和白银义从有人要跟他一起下江南,有人则回巴蜀定居或者驻防。

    东方朔率领一千多白银义从回梓州复命,顺便看看崔钰有没有惹出乱子。雷长夜则把其他人安置在闪金镇民居和旅社中暂住,等待将来一起下江南。而搭顺风船而来的白荣也告别雷长夜,自行找了一条快船回苏州。

    在此期间,雷长夜还需要做一件大事,就是找崔辟聊一聊淮南节度使的事。

    在成都府的西川节府之内,崔辟早已经在恭候雷长夜的大驾。雷长夜在嶲州做的大事,通过东方朔的报牒,他都已经知道。

    之前雷长夜也许只是一个蜀山派能说会道,懂得筹谋的第三代弟子,而现在雷长夜已经是一位可以只言片语决定巴蜀存亡的霸主。

    尤其是他率领五千白银义从和飞鱼大娘船从天而降,还有一位八品黄鹤作为座驾供他驱使。光是这一个场面,就决定了西川话事人已经不再是崔辟,而是雷长夜。

    崔辟久经世情,在官场上打滚这么久,自然懂得进退,他已经做好了让位川西节度使的准备。他的牙兵面对蜀武盟,根本没法打,而且他对于西川也没有什么想法。他现在只希望活着回江南养老。

    当雷长夜进入节府之后,崔辟亲自出门迎接,两人一番客气之后,把臂进客厅,屏除手下,关门密谈。

    “不久前的会川一战,万兽狂潮和十二衙门都被先生轻易化解,此真是济世救民的壮举啊。雷先生请受我一拜。”崔辟关上门后,立刻站起身来躬身拜下。

    “节帅何须如此。这都是节帅运筹帷幄,派兵镇压所致,我只是居中策划,从旁协助而已,不值一提!”雷长夜连忙伸手将崔辟扶起。

    崔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雷长夜在巴蜀显示出如此强势的实力,竟然没有想要逼迫他让位的心思。巴蜀两道,天府之国,他不想要吗?

    “节帅,我意不在巴蜀,还请放宽心。”雷长夜温言道。

    “先生,莫非”崔辟一身冷汗,压低了嗓音问,“巴蜀太小,容不下先生的羽翼?”

    “非也。”雷长夜笑着摆摆手。

    “还请先生指点迷津!”崔辟拱手正色道。

    “节帅,敢问你对淮南节度使被杀一事作何看法?”雷长夜不动声色地问。

    崔辟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淮南节度使宣剑鸿被杀一事,虽然他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但是看到中央朝廷和地方节帅都对这件事听之任之,不敢插手,任凭何昌接手节度使一职,就知道这其中的水非常深。

    他崔家虽然也是名门望族,但是势力还没强大到能管这种闲事的地步。

    “此事颇为让人震惊,但是份属我职权之外,我也鞭长莫及啊。”崔辟无奈地说。

    “节帅此言差矣。节帅刚刚为大唐定鼎蜀南,以数千兵力击溃十二衙门数万巫兵,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实乃朝廷柱石也。若是节帅进言朝廷,彻查宣剑鸿被杀一案,并让宣剑鸿的遗孤继承淮南节度使之位,想来朝廷念及节帅的功勋,当加以安抚才是。”雷长夜微笑着说。

    “先生莫要害我!”崔辟大急,“我以两川节度之身,妄自追究淮南节度使被杀之案,此灭族之祸也。”

    “节帅何须惊慌。巴蜀尽在节帅掌握,无人敢对节帅动一根指头。我蜀山派乃是节帅背后的强援。更不用说,我派掌门师祖最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已经成为了八派第一人。任何想要对节帅不利的势力,休想靠近巴蜀一步。”雷长夜淡定地说。

    崔辟浑身发冷。雷长夜刚才的话,与其说是安慰,更像是威胁。他是在说,蜀山派是雷长夜的后盾,蜀山掌门也要为他背书,你不想死,就老老实实按我说的做。

    “”崔辟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左也是死,右也是死。但是,死在雷长夜手里还好,因为他做人毕竟还有底线。死在杀死宣剑鸿那帮狠人手里,那才是惨,动辄就是灭门之祸。

    崔辟闭上眼睛连连摇头,只是不说话。

    “节帅的顾虑,我都知道。”雷长夜微微一笑,“节帅曾经求我指点迷津。我便把我想要的给你交个底。”

    崔辟立刻睁开了眼睛。

    第两百四十八章 同乐享长生

    雷长夜拿起自己的蒲扇微微扇了扇,笑着望向崔辟的眼睛:“节帅将到耳顺之年,坐望古稀岁月,然,终日碌碌,公务繁忙,这人间景致,天地风光,十亭中怕是难见一亭吧?”

    “唉”崔辟长叹一声,神色郁郁。

    他今年五十九岁,一生梦想是骑鹤下扬州,但是在西川蹉跎岁月,眼看已经六十岁的人,就算能活着下江南,又能有几日悠闲的时光。眼看着这一生,便是如此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在这纷繁乱世,能这样胡混到死,都算不错啊。

    “先生可是想教我蜀山的修行之法?我终日困于官场,俗务缠身,于修行之道早已荒废。当年承蒙蜀山祖师不弃,为我看过面相,直言我终生无望矣。”说到这里,崔辟眼圈一红,差点没哭出来。当年吕岩对他说的话,太打击人了。

    “节帅此言差矣。我岂会强人所难,去学那终生无望之法。再者,就算天赋异禀,若不能修大功德,积大道行,想要成为九品至高都难,更不要提长生不老。”雷长夜微笑着说。

    “先生可是发明了什么仙丹神药?恕我直言,这些金丹灵药我都是不信的。我大唐历代君王,不知多少中了金丹之毒。就算是金丹教的九转还阳丹,我也是绝不会服用。”崔辟毅然道。

    出过几朝元老的崔家,祖上的确见过几位大唐朝帝王误服丹药,死得凄惨无比。代代相传之下,崔家人已经对金丹什么的有心理阴影了。

    雷长夜微微一笑:“节帅见解独到,让在下耳目一新。”

    “先生言下之意,是还有什么别的长生之法吗?”崔辟果然忍耐不住,试探着问道。

    “节帅,我观你眉间有竖纹,印堂发红,鼻梁有横纹,可是时有心绞痛,且心悸夜惊,常有头痛?”雷长夜反问。

    雷长夜在蓝海星的时候,他的父亲常常会隐瞒一些自己的病情,防止他担心,为了及时给父亲治病,他常常偷偷上网查一些老年人常见病的表征,好提前带父亲去看医生。

    所以他一看崔辟的脸,很多已经非常鲜明的心脑血管供血不足的病症都能看出来。

    “先生怎知我心悸夜惊?心脑疼痛?可是有了隐疾?”崔辟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大唐百姓平均寿命27岁。崔辟活到59岁,已经算是福寿绵长。换句话说,随时完蛋都算有福。

    “节帅勿慌,人生百岁,难逃一死,人到年纪,身体衰竭,难免如此。若说是隐疾,倒不如说是大限将至,去日无多矣。”雷长夜叹了口气,温声道。

    “先生可有法救我?”崔辟立马慌了。雷长夜一眼看出他多处病征,令他彻底信服,下意识地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立刻死死抓住。

    “不知节帅可想要体验一下身体康泰,生机勃勃的感受?”雷长夜不置可否,继续反问。

    “先生可有妙法?”崔辟忙问。

    雷长夜从怀中取出一副入画匣,双手奉送到崔辟面前:“我在蜀南与南巫国交战之下,不知是否是积了功德,在一日夜晚领悟到这入画匣法宝的制法,还请节帅一同鉴赏一番。”

    崔辟连忙双手郑重捧起入画匣,放在眼前,就着灯火,仔细观看:“这道家法宝好生别致!”

    入画匣匣盖上的辨身符此刻已经分辨出崔辟的气息,自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仙隐图小分身。此刻仙隐图分身内的画面是一处雷长夜精心挑选的川西道绥山镇附近的区域。

    这里祥云萦绕,青山绿水,风景宜人,比起现实世界中的绥山镇风景还要秀美得多。雷长夜早已经通过神识在此地造出了类似于闪金镇一般的楼宇市集。市集之中活跃着无数他幻化出来的工匠和小贩。

    这里的民居也是装潢精美,造型典雅,富丽堂皇,舒适宜人,看着就想要进去游历一番。

    “这这里是?”崔辟并非孤陋寡闻,走笔成真画他也略有所闻。但是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一幅,此时看到,顿感大开眼界。

    雷长夜微微一笑,手指伸过来在仙隐图画面上划拉了几下,拖过来一座仙宫,空空荡荡的仙宫大殿内,只有一个孤零零的人影。崔辟凝神一看,这个人赫然有几分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

    “这是我吗?”崔辟难以置信地问。

    “正是。”雷长夜咳嗽一声。这个人物是他照着崔横和崔钰的样子想象出来的,与崔辟确实有几分相像。

    “先生这是何意?”崔辟看着画中的“自己”,新奇之余,又感到莫名的恐惧。

    “节帅,可想要进来看看?”雷长夜微笑着问。

    “这”崔辟对于仙隐图中的一切,一见之下就着迷不已。雷长夜很能理解这种感受,当初他第一次看到山口山世界的时候,也是无比着迷。如果当时有人问,想不想真的去一趟艾泽拉斯,他一定是一口答应。

    每个人都想要一个能够摆脱现实,沉迷其中的世界。更何况崔辟早为现实所苦经年。

    “我想!”崔辟咬牙道。就算雷长夜想要骗他,他也认了。毕竟,以雷长夜现在的实力,想要杀他,易如反掌,根本不用费那么多力气。

    但如果真能在这样一个神仙世界逛一圈,死了都值!

    “节帅,闭上眼睛,放开心防,让我的接引符引导你的神识入画,万勿抗拒,以免出差错。”雷长夜柔声道。

    “好!”崔辟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放松全身,来吧。

    片刻之后,崔辟的身子突然一软,躺倒在坐塌之上。雷长夜闭上眼睛,神识入画,进入了画中身雷长夜身上。

    此刻崔辟已经附身年轻崔辟的身上,正在东张西望,抬手抬脚,一脸狂喜不已的表情。

    “恭喜节帅,贺喜节帅青春再盛,返老还童!”雷长夜悄无声息地来到崔辟身边拱手道。

    “先生,此法宝真乃天授神作,我感到活力充沛,全身康泰,心中快美异常,如饮佳酿!”崔辟激动得热泪盈眶。

    “不若我带节帅到这画中的闪金镇逛上一圈,看看这里的山川景致?”雷长夜微笑着问。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崔辟喜形于色,躬身行礼。

    在雷长夜带领下,崔辟与他一起进入画中的闪金镇,他们先在镇中花园游览一番,又在镇中集市逛了一圈,最后跑到镇中民居略作停留,看了一眼民居内豪华舒适的房间,和充满了生活情调的厅堂与庭院。

    这些厅堂、庭院和卧室,都是雷长夜依照后世的复古家居布置,不但符合唐风,而且具有现代人居家生活的理念,远比唐代居所要别致和舒适得多。

    崔辟出了民居庭院,用力呼吸了一下仙隐图中清新沁脾的空气,忍不住陶醉地说:“此乃真仙所居也。”

    “节帅,此法宝只需由我蜀山派代代维护,可以长存天地千年万年之久,居于画中之人千秋万载,永如今日。”雷长夜沉声说。

    “嘶”崔辟猛然倒吸一口凉气,浑身鸡皮疙瘩狂起,心脏差一点跳出腔子。

    他意识到了雷长夜言下之意,这就是他所提的长生之法。

    崔辟转过身去,不敢去看雷长夜的脸,生怕被他看到自己脸上的端倪。他当然知道活在画中的问题。他的真身该如何处理,这法宝如何维持,在画中待久了会出现什么问题,雷长夜的话是真是假。这些都有待验证。

    但是,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岂非历代君王费尽心血,梦寐以求的长生之术?他的魂魄可以在一个仙法创造的世界得以永生,这和白日飞升根本没有区别。不!更好。飞升之后,不需要在天庭中继续当官,伺候一堆仙班和玉帝。

    他终于可以在这个神仙世界,过上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岁月。相比之下,骑鹤下江南都只是孩童的把戏。

    “我我的真身?”崔辟猛然回过头来问。

    雷长夜看了一眼他的表情,顿时心头一宽:稳了。

    “节帅的真身自然会被我雷长夜妥善保存。”

    其实真身保存也真的很简单,直接装盟宝袋里,反正里面隔绝空气,非常保鲜。

    “如果我想要出去”

    “只要你提出请求,我会立刻送你的神识返回你的真身。”

    “如果我的儿孙想要见我”

    “如果你想要见他们,可以返回真身相见。如果你想要在画中见他们,我可以为他们安排画中身,让你们可以在画中相聚。”

    “如何才能在这里长居久住,还请先生不吝赐教。”崔辟几番盘问之后,终于忍不住心头热望,脱口而出。

    “节帅。这画中界我不只想要请节帅暂居,这天下所有想要长生的贤者们,我都会请他们来这里定居。所以,入画者需要向我申请入画籍。”雷长夜微笑着说。

    “何谓入画籍?”

    “我会在之后推出入画筹。凡是筹措到一万入画筹者,当以此兑换入画籍,成为永世的画中人。”

    “却不知一枚入画筹所值几何?”

    “一千贯。”雷长夜的声音斩钉截铁。

    “这,入画籍莫非要一千万贯才能买到?”崔辟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