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0章
  • 下载
  • “不过想要把这么多画炼成一副,再分开,这相当困难。”白荣摸着下巴思索。他当然不知道大九品天师制造的幻化符,本身就可以让一品法宝化身千万,更想不到雷长夜的画本身是五品法宝,也可以化身千万。

    在他的印象里,幻化符最好的效果,就是在不同的纸张上复制同样的图样。

    不过经他一提醒,雷长夜发现他完全可以在山河仙隐图上附加一张幻化符,复制万千分身。而且,他可以把这个操作再进一步发展一下,形成一个分身系统。

    “没关系,白宗主,这一点,我自有妙计。如果试制成功,会在第一时间请你来指正。”雷长夜振奋地说。

    “哦?你竟然真的可以?”白荣大喜,“那你弄完之后可要给我看一眼。这么新鲜的法宝,必然有趣!”

    “必当如此。”

    送走了白荣,雷长夜迫不及待地飞奔回飞鱼大娘船的船主室,关上门请出吴道子,把刚才白荣的想法说了一遍。

    “此人有点东西的。”吴道子用力一拍膝盖,“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样的幻化符不知道老吴你能做吗?”雷长夜忙问。

    “小菜一碟。我甚至连符都不用做,直接施法幻化术在山河仙隐图上即可,这是我画的法宝,可以直接接收我的符法,不需要靠符箓。”吴道子得意地说。

    “那我要赶紧画出分身来。”雷长夜摩拳擦掌。

    “等等。”吴道子说,“你这不是多余吗?画里已经有了你、石大嘴还有永强的分身,用他们不就完了。”

    “远远不够啊。”雷长夜嘿嘿笑着说。

    “”吴道子看着他嘿嘿直乐的样子,忍不住一阵恶寒。

    雷长夜从船主室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盟宝袋,将里面收藏的东西一一取了出来。这些每一张都是他费尽心血画的金色宝鉴符卡。在他的长夜牌社之中,这些金色符卡可是众牌客不惜一切想要拥有的珍品。

    在宝鉴卡里,他根据江湖传言画了不少战法独特的一流高手。包括各大派的著名宗主,江湖上拥有传奇的名家圣手,甚至不少是蜀武盟的成员。随着天下大势的来临,各路大玩家品阶的攀升,他随时准备给这帮玩家也来一个符卡充数。

    不过,这当然要让他们付出玉符的代价才行。

    这些符卡上的人物,他准备都复制到山河仙隐图上,形成一个人物群像,供有兴趣的玩家们选择。他还会把宝鉴符也附加在人像上,让这些分身在仙隐图上可以展示一些固定动作,吸引各位玩家的兴趣。

    到时候大家拿着入画匣,坐在飞鱼大娘船的小间里雷长夜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你这样不好吧。难道你对你们蜀山那个宗主有非分之想?”吴道子斜眼看着他。

    雷长夜低头一看,他发现自己嘴里的口水滴了一滴在薛青衣的宝鉴卡上。

    第两百四十三章 仙隐图系统

    吴道子进入仙隐图后,通过他自己的意念,为雷长夜制造出一个仙宫。仙宫的大殿内,是雷长夜准备放置所有人物分身的地方。

    在请了张萱上身之后,经过一天一夜的刻苦绘画,雷长夜终于把自己符卡上所有的人物形象,全都画到了仙宫大殿之中。总共大约三十多个人物,各具特色,都是如今江湖中叱咤风云的强者。

    出于对八大派掌门的尊敬,他并没有在符卡中包括他们,以免触怒他们后,被随手抹了。其他人都是宗主和各地豪强,并不怕他们生气。

    因为雷长夜曾经具体描述过他想要做的荣耀游戏,吴道子对他画出这么多人物多少琢磨出了一点玄机。

    “小雷,你做出这些人物,是否也要给他们赋予一些道行本领,否则与他们的形象不符啊。”吴道子兴致勃勃地说。

    “”雷长夜微微一愣。他设计这些人物,其实也是引为一乐,他下意识地以为,人的神识进入画中,即使附身在分身上,也只能使用本身具有的能力。

    “老吴,难道这些分身还能具备分身主人的能力?”雷长夜惊了。

    “这当然没有问题,只要是在画中世界,一切由我掌控。我要他们飞天遁地都是可以的,看!”吴道子突然一挥手。

    仙宫中这几十个人物全都飞到了天上,乘云驾雾,上下翻飞,犹如几十个神将。

    雷长夜都看呆了,一连串蓝海星特有的骚念头滚滚而来,不可遏制。

    “老吴,神识自带的道行和你赋予分身的能力不匹配怎么办?”雷长夜忙问。

    “神识可以控制分身,使用分身的道行和本事,入画人自己的能力,我只要不让,他在分身上就使不出来。”吴道子得意地说。

    雷长夜高兴得脑子一刹那间全是空白。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吴道子是山河仙隐图的创世神,但是他真的没想到他能力这么强大。

    “老吴,我给你介绍介绍我发明的雷公牌啊?”雷长夜把桌面上摊着的宝鉴卡糊撸到一堆,推给吴道子。

    “你说说看。最近看你开牌社那么热闹,莫非这牌还挺难玩?”吴道子一脸不屑的笑意。对于他这种大九品的仙人,整个大唐幻世就没有他玩不转的东西。

    “我这雷公牌分为英雄卡,仆从卡,技能卡,法宝卡,任务卡”

    “牌分五色阵营:藩镇、武盟、世家、西胡、南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

    “每一阵营有七到八个英雄不等”

    “符卡分橙紫蓝绿四色,橙色贵,紫色奇,蓝色稀,绿色是原谅色,新人可领免费牌包一套”

    “我要十套!”

    “好吧。”雷长夜发现吴道子和黄鹤真的很相像。

    接下来二人打了一天一夜的雷公牌。刚开始雷长夜绞尽脑汁让了吴道子好几十局,帮助他一点点熟悉起各种符卡的功能和用法。随着吴道子渐渐熟悉牌路,他的打法开始规范起来,并且有了自己的套路。

    可惜,他越有套路,反而让雷长夜越难相让,一不留神就把他打得一败涂地,反而不如乱拼的牌,还有点随机性。大败亏输后,吴道子当然不服,再次重燃战火,结果又被杀得片甲不留。

    一天一夜之后,吴道子已经对这套雷公牌彻底沉迷,眼看着就要尸解了就是不肯回画里,最后雷长夜只好一脚把他踹回去,因为他身上已经白光连闪。

    第二天,吴道子再跑出来,又和雷长夜打牌打到昏天黑地,终于靠自己作弊,再加上雷长夜绞尽脑汁的让牌,好不容易让他赢了几局。吴道子赢了牌,浑身舒爽,靠在坐塌上,笑得浑身抽搐,对于自己用仙术作弊,一点不惭愧。

    看他终于心情好转,雷长夜赶紧问他:“老吴,你看这雷公牌里面英雄使用的法宝和技能,能不能转化到仙隐图里去。”

    “你是想要在你所谓的那个战区里,让入画人以英雄分身和技能法宝来真正的作战?”吴道子兴致大增,兴奋地问。

    “正是如此。”

    “嗯”吴道子摸着下巴,望着雷长夜画的英雄分身们,“把他们的本领化为仙术,注入分身,这并不难。法宝就更简单了,你只要画出宝物形态,再注入我的仙术,就可以让他们在仙隐图里起到效果。不过,按照你的计划,我们好像要同时开好几百个战区才能容纳所有参战的入画人吧?”

    “是啊。”雷长夜点头。

    “几百个战区都需要战斗仲裁的话,我的神识可做不了这么复杂的事。”吴道子面露难色。

    “老吴,我可以呀。”雷长夜连忙说。

    “这个嘛”吴道子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我倒是能以意念制造出所有你需要的人物和战区。这些人物,你只要分出神识控制,倒也不是难事。不过战斗仲裁,不是人物来执行,而是一种纯粹的意念。这需要你也成为山河仙隐图的造物神才行。”

    “对了,就像芥子袋一样,你让我也与仙隐图的灵智建立一个链接,让我的神识和它的灵智融合,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共享仙隐图权限,成为主脑那个造物神。这样很多复杂的操作,就可以让我的神识直接完成。”雷长夜灵机一动,开口道。

    “对呀,既然芥子袋可以,仙隐图也该没问题。”吴道子顿时开怀一笑,“而且,你本来就是仙隐图主人,这也符合你的身份。”

    “多谢老吴成全!”雷长夜大喜。

    吴道子说做就做,他把山河仙隐图取出来,在图的左上角依样葫芦地画了一只雷长夜的眼睛。雷长夜立刻以眼睛与其对视。片刻之后,他感到自己神识一部分倏然钻入了仙隐图的乾坤法核之中,进入了一个犹如宇宙尽头般的黑暗空间。

    在这里似乎孕育着整个世界的法则。无数符箓和法阵的符纹在空中翻滚旋转,如涟漪一般层层扩散,形成无数精奥的图案。

    雷长夜感到无数个世界在这黑暗空间中默默成长,等待着孕育而生。

    “怎么样,感觉到了吗?”吴道子关切地问。

    “感觉到了,整个山河仙隐图的内里乾坤!”雷长夜感慨万千地说,“太神妙了!”

    “你的神识的确强大啊。普通人要是见到这乾坤法核的样子,很可能会神识崩溃。”吴道子笑着说,“不过我知道你必然无恙。”

    片刻之后,雷长夜感到自己的神识与仙隐图的灵智融为一体,神识的视野也渐渐超越法核内的乾坤之景,进入到山河仙隐图的俯瞰视角。

    “仙隐图好像已经认主。”雷长夜惊喜地说。

    “好了,你看看自己能不能用意念改变仙隐图的地形。”吴道子忙说。

    雷长夜闭上眼睛,把脑子里想到的王者农药战区在两川以西的无边沙漠之中一口气摆出了几百个。每一个战区都按照他记忆中王者农药的战场格局摆放,分毫不差。

    吴道子拿过一个仙隐图分身,用手划拉几下,把画面悬浮到了战区上空,仔细观看:“这战场好小啊,我还以为是个大战场呢。”

    “这个我只会画这个。”雷长夜不好意思挠挠光头。他目前的能力只能复刻蓝海星的记忆,要是想创新,那还要继续研究大唐幻世的风土人情才行。

    “你看看能不能造个人物出来打一架。”吴道子兴致勃勃地说。

    雷长夜闭目动念,顿时两座基地水晶中各自开始出现三股兵线,兵线中的士兵人人都有三品的品阶,分为持宝人、符法师和战士三种,各自在兵线上奋力厮杀。兵线上的防御塔也在轰轰地发射红莲雷法。战况异常胶着。

    “为什么他们只在三条路上打,不能让他们散进林子吗?那些符法师在林子里不是能发挥更大威力。”吴道子又问。

    “这林子是属于英雄的,士兵不需要进去。”雷长夜无奈地说。

    “哎呀,光看这些士兵打架就挺过瘾。还需要入画人吗?”吴道子兴冲冲地说。

    “老吴,你是不知道,有了入画人,这才给战场注入了灵魂。”雷长夜兴奋地颤声说。

    “好吧”吴道子虽然想象不出来有了入画人会如何精彩,不过却产生了莫名的期待,“我会依据你的雷公牌符卡把所有法宝画出来,然后按照法宝的特性和人物的技能替分身注入仙术。一切完事儿之后,我就用幻化术点化全图。这样所有的宝卷分身都会显示一套一模一样的分身和法宝。”

    “太好了,老吴你来做这些事,我会把战场之内宝物的得到和使用方法,以及战场搏斗路数做一个总体的法则,在战场内形成一个依据独特规则运转的小世界。”雷长夜兴奋地说。

    “你行不行,你神识真的能扛住这么多动静吗?”吴道子一听就觉得超级辛苦。

    “没什么,我现在的神识很强,而且越用越强。你就看好吧。”雷长夜笃定地说。自从控制三千宝娃依然轻松写意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神识还没有开发到极致。也许,做了山河仙隐图的服务器主机之后,他终于可以看到自己的脑域极限在哪儿了。

    第两百四十四章 充电仙隐图

    在神识和仙隐图灵智融合后的清晨,雷长夜在睡梦中忽然感到一阵针扎一般的腹痛。他从睡眠中惊醒,连忙闭目内视,却发现体内电真气澎湃如潮,就快要把丹田气海撑爆了。

    雷长夜吓得连忙运功试图把电真气和蜀山天一无极真气融合。但是,他融合的速度完全跟不上电真气积聚的速度。

    “到底发生了什么?!”雷长夜明显感到头顶吞雷符中的电真气滚滚而来,完全失去了控制。

    一直以来,他都是靠留头发改变吞雷符的符,以此来引发相对少量的电真气汇入丹田气海。然后再依靠电池符或者融合体内蜀山真气来将其消耗。

    但是今天,电真气的流入犹如惊涛骇浪,要不是他丹田气海因为各种硬功的关系练得坚韧无比,他可能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爆炸了。

    “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吗?”雷长夜迅速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

    从昨天到今天,最大的变化就是他把一部分神识与仙隐图的灵智融合,令他间接成为了仙隐图的造物神。

    但是这样的事,控制芥子袋炼妖的时候也经历过,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啊!雷长夜紧张地抿住嘴唇。他的丹田气海眼看着撑不了太久,不赶快找到问题,他就只能去操舵室再给飞鱼大娘船充一次电,否则自己就爆了。

    就在这时,他感到怀中的仙隐图分身开始变得炽热。他连忙把分身拿到手中,顿时感到了自己融入仙隐图的神识似乎在试图和主神识交流。

    他光顾着内视丹田气海,并没有来得及发现这个反馈。

    他连忙改变内视的对象,瞬时之间,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仙隐图的乾坤法核。宛若宇宙尽头的空间中,无数符箓和法阵汇合在一起,聚成一座巨型的屏幕。

    屏幕中,数百个战场都开出了六股兵线,与此同时,每个战场上都随机出现了十名英雄,他们正在战场上各自厮杀,并按照雷长夜昨天在每个战场定下的独特游戏规则,不断地进行着推塔和杀敌的博弈。

    雷长夜发现,这一切都进行得完美无缺,他的神识非常适应这样的工作。但是,仙隐图的能量却在惊人地消耗着。

    这是他的神识在他睡梦之中自行对仙隐图系统进行阿尔法测试!而且,它的确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仙隐图内含的能量无法支撑数百个战场的持续运行,必须由外界补充能量。

    它需要的能量,正是雷长夜体内的电真气。

    雷长夜的神识自从和仙隐图灵智融合之后,似乎可以和它进行某种神秘的秘语交流。它们在雷长夜睡觉的时候,不知怎地,竟然找到了一种可以直接从吞雷符里吸收电真气的方法。

    可惜,在从雷长夜的气海把能量传输到仙隐图的过程中,发生了阻碍,所有电真气都积累在雷长夜的丹田气海,无法传输。

    雷长夜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快爆炸了。因为他这个大坝的闸门还没打开呢。

    他连忙把身上的仙隐图分身平放在地,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王角丹墨和符笔,在分身的左下角,画了一个电池符。然后赶紧把右手大拇指少商穴和左手食指商阳穴放在天地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