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7章
  • 下载
  • “宗主求宗主开恩,雷师兄他”宣锦大急。在她看来,薛青衣这是把雷长夜逼上了绝路。

    “宣师妹,在下自有分数。”雷长夜连忙打断了宣锦的话,怕她和薛青衣吵起来。

    在气宗众弟子注视下,雷长夜走到练功场中央,盘膝坐下,收剑入鞘,闭目冥思。

    薛宗主说的:有辱气宗门楣的人,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不是指他,而是指崔横。

    薛青衣早就有意杀他,但是碍于掌门的面子,迟迟不肯动手,今天有了机会,想要借他之手,行替天行道之事。

    但是崔横是节度使之子,还是未来的继承人之选,他杀了此子,必然引发崔府报复。

    所以,不但要杀他,还要杀得巧妙,让他死了之后,崔府都不好意思来追责,甚至要和他划清界限。最好就是崔辟都不想认他这个儿子。

    这就是薛青衣“自求多福”的意思。

    该怎么做呢?雷长夜闭目苦思。真的好冤,不小心追猴跑错地方,惹这么大一摊祸事!

    子辛三级贵宾:哎呀,大家快来看热闹啊,雷长夜和崔横要比剑分生死。

    东方朔:不好,崔横不会被雷长夜干掉吧。我可是在他身上刷了好久哦。

    王莽:跟你说这是浪费时间,崔横哪像做大事的样子。

    东方朔:哥,你不也在人身边狂蹭吗?

    王莽:人傻钱多,不蹭白不蹭。

    子辛三级贵宾:嘿嘿,还是我慧眼识英才,雷长夜,绝对大男主!

    真的吗?你确定吗?我怎么觉得黑猴才是大男主?!雷长夜忍不住想吐槽。

    过了半个时辰,崔横终于从金顶下来,脸色红润,意气风发,手里拿着一把闪着青金色光芒的长剑。

    雷长夜暗暗计算了一下,从雷神殿到金顶,十五里山路,他半个时辰一个来回,轻功相当不错。

    这半个时辰,雷神殿已经聚集了一大堆气宗弟子。雷长夜扫了一眼,微微一凛,这里还有几个宝宗的弟子,其中汪芒,这位王莽化身,也在其中。还有紫馨也在。

    他毫不怀疑,东方朔也在围观的弟子之中。现在他可是直接在三位天灾的凝视之中。

    此时此刻,宣锦紧紧抱着黑猴,焦虑不安地望着场内的雷长夜。虽然她知道雷长夜一身横练,雷打不坏。但是,崔横用的可是崔家家传名剑夜光。

    传闻这把名剑一旦被内家真气激发,夜战时可发出曳光,耀人眼目,而且剑锋切金断玉,专破护体神功。

    “宣师妹,待我杀了此贼,再无人敢动你怀中的黑猴。”看到宣锦一脸焦灼,崔横潇洒地舞了一个剑花,自以为是地说。

    “你”宣锦想要开口怒喝,但是却看到薛青衣严厉的眼神。她只能咬紧牙关,闭上嘴。

    雷长夜看了一眼崔横看宣锦的眼神,眼皮一跳。这货往哪儿看呢!你下贱!

    忽然之间,一丝灵光涌入脑际,咦!这脑洞大开的感觉,好清爽。

    他凝目仔细观瞧了一眼崔横的眼睛,眼袋淡黑,眼白泛红,面庞蜡黄,此非久命之相也。

    雷长夜嘴角上扬,杀意已决。

    第二十一章 出剑诛人心(五一快乐为五位盟主加更)

    雷长夜缓缓站起身,右手扶大郎剑剑柄,朝崔横深深行了一个剑礼,随后还剑入鞘,双腿微曲,躬下身来,蓄势以待。

    崔横狞笑一声,夜光剑划了一个圈,脚底踩着八卦方位,在雷长夜周围急速游走。

    这是在蜀山剑气两宗都很盛行的八卦游身连环剑。脚踩八卦方位,用意不用力,以意行气,以气运身,以心运剑,剑随身行,步随剑动。

    如果练习纯熟,不用脑子就能踩准八卦方位,那么进退顺逆,皆出自然,或如行云流水,或如飞瀑直下,自有一番森然气象。

    如果蜀山弟子还能在八卦游身连环剑中夹杂一鹤冲心法,并能在急速运动中控制剑路,那么就能打出满室生光,虚电浮空的效果。

    威力极大不说,还相当帅气,有种以一敌百的威势。

    崔横的八卦游身连环剑和一鹤冲身法都修炼得炉火纯青,此刻打出这套组合技,满场剑影,电光横舞,简直不要太拉风。

    “哇!崔师兄威武!”围观的一大帮崔横的狐朋狗友们顿时发出一阵欢呼。观战的女弟子们也纷纷踮脚鼓掌,激动得不要不要的。

    崔横的游身剑本来就是他吸引异性的利器,犹如老虎的皮毛,孔雀的羽翎。

    相比之下,雷长夜就矬得多了,他左手握鞘,右手握剑柄,缩成一团,随着崔横的满场游走转动身体,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跟个指南车一样。

    “崔师兄,干掉他!”

    “崔师兄,出手啊!”

    “崔师兄,杀杀杀!”

    围观的狐朋狗友们不断喝彩加油,助长崔横的气势。

    但是崔横此刻却有点难受。雷长夜这个蠢姿势不漂亮,但是他实用啊。看起来周身都是破绽,但是剑不出鞘,就摸不到空门,逼着他必须出剑冒险先手。

    他连出几十剑虚招,人家不接,等他刺过来。

    他想要转到这货身后去,但是他站在原地转圈,比他八卦游龙步要快,总是转不到死角。

    哼!又转了几圈,崔横忽然杀心泛起,他左右一晃身,晃身过程中,长剑一抖,抖出两道平花,随着他身子的左右晃动化为两片曳光。

    夜光剑在空中划出一个螺旋圈子,看似指向雷长夜双眼和咽喉,其实螺旋的终点指向他的心口。

    这是八卦游龙连环剑的“斩仙连环剑”,气宗各门弟子剑法大成后,才能接触到的夺命连招。

    可惜,他没仔细看雷长夜的眼睛。

    此刻雷长夜的眼睛是闭着的,他在听崔横的剑音。崔横的真气贯在夜光剑上,会发出特有的颤音,真气激发越强烈,力道越大,颤音越响。

    这股颤音清晰地勾勒出夜光剑的真实轨迹,虚招实招一耳朵就听了出来。虚招颤音低,实招颤音高。连招出手时,声如雷霆。

    “走!”雷长夜双眼猛睁,拔剑出鞘,大郎剑出鞘的瞬间黏住了刺向心口的夜光剑,推着它往外门走。

    大郎剑和夜光剑剑刃贴合,发出金属摩擦的微弱沙音。

    崔横想要收剑回防,但是夜光剑被大郎剑黏住,挣不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到外门,他的门户大开。

    他想要退,就要弃剑走位。

    他还没来得及犹豫,雷长夜的大郎剑电光一闪,刺到他的下腹部。

    一股针一般的真气刺入体内,让他全身一阵麻酥酥的难受。他手一松,夜光剑脱手飞出,噗嗤一声打着圈,飞上天空。

    雷长夜收剑回鞘,朝崔横躬身行礼:“崔师兄,承让。”

    “你”崔横捂住腹部,觉得有一丝不妥,但是他想不出到底哪儿不妥。

    此刻的他头昏目眩,口苦咽干,腰膝酸软。

    铮!

    夜光剑回落下来,被雷长夜空手接住。他双手捧着夜光剑,躬身送还崔横:“崔师兄,你的剑。”

    崔横瞪眼看着他,咬牙切齿。他眼角余光看到了宣锦的表情。她看着雷长夜的样子,一脸毫不掩饰的敬佩。这神情,距离喜欢,只差一步之遥。

    他想要夺过剑,一剑捅死雷长夜。但是此刻的他,连这股力气都没有。

    “崔师兄,你看起来身体不妥,要不,让师弟我送你回精舍休养吧。”雷长夜看他不接剑,走到他身边,体贴地帮他还剑入鞘,还要伸手搀扶。

    “滚开!”崔横怒吼一声,甩开他的手臂。

    雷长夜应声后退,缓缓转过身来,朝薛青衣躬身道:“宗主,崔师兄用错了真气,情形不太好,最好尽快卧床休养。”

    “哦,是吗?”薛青衣阴沉沉地望着他,“只是用错了真气?”

    “是。”

    “雷师侄,果然好剑法。”薛青衣脸上露出既恼怒又欣赏的复杂表情。

    “宗主,崔师兄的脸色不太好,宗主一向爱徒如子,不如亲自送他回精舍歇息。”雷长夜淡淡地说。

    薛青衣眼皮跳了跳:好你个雷长夜,胆子不小。

    雷长夜面不改色地回望着她:既然让我做初一,你总要来做十五吧。

    薛青衣端起矮几上的煎茶喝了一口,深吸一口气,将披在身上的披帛甩在地上,露出她内里穿的半臂短衫,小半段香肩和白玉般的脖颈喷薄而出。

    “雷师侄说的不错,崔师侄毕竟是气宗有数的优异弟子,这样的弟子,死一个,少一个。我当好好用心爱护。”薛青衣轻移莲步,仪态万方地来到崔横面前。

    “崔师侄,本师伯就亲自带你回精舍休息吧。”薛青衣白玉般的手掌搭在了崔横的肩上。

    “师伯,我”崔横抬起头来,望向薛青衣秀丽绝伦的脸庞,感受到她搭在肩膀上的手掌,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一阵不可遏制的心猿意马。

    薛青衣虽然是他师伯,但是她那宛若双十少女般的美丽,一直偷偷在搅动崔横的心扉,他从未对薛青衣死心过。

    此刻佳人近在咫尺,崔横心头大跳,以前他轻薄蜀山女弟子的无数画面在脑中迅速翻过。

    突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子一软,下体不受控制地痉挛。

    “呸!畜生!”薛青衣迅速收回手,抡圆了手臂,啪!给了他一个耳光。

    崔横倒在地上,全身痉挛,口吐白沫。他挣扎着伸出手臂,指着雷长夜:“你”

    随即他双眼一翻,气绝身亡。

    “来人,把他抬下山,尸体用冰镇住,让崔家的人来领尸。”薛青衣淡淡地说。

    几名领班弟子立刻去雷神殿内找担架。这时候,围观的弟子们忍不住走近了观看崔横的尸体。

    “吖死色鬼!”一个身材微胖的女弟子捂住脸尖叫。

    “我天”男弟子们都惊呼了出来。

    “”崔横的狐朋狗友们纷纷后退,和他的尸体拉开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崔横的下半身湿漉漉的,这货竟然是色胆包天而死,而且色迷的对象竟然是峨眉宗主!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任何跟这货沾边的人都会留下一生的污点。

    领班弟子捂着鼻子,强忍恶心地把崔横粗暴地丢上担架,嘴里喃喃咒骂着,抬起担架,垂头丧气地朝山下走去。

    运完这货,他们都要洗一天的身子,才能除去这一身晦气。

    子辛三级贵宾:喂,这什么神操作,有没有大神给我讲解一下。

    东方朔:我去这雷长夜虾仁猪心,我血本无归,不但白刷了崔家,还要给自己洗白,亏到姥姥家了。

    王莽:我我有点心动。

    子辛四级贵宾:拼了。大神们给我讲讲怎么回事呀!

    一行红字在界面上空飘过:因为子辛升入四级贵宾,您得到了系统分红。

    东方朔二级贵宾:多谢辛姐,辛姐壕气惊天下。

    王莽二级贵宾:多谢辛姐,辛姐威武动人间!

    子辛四级贵宾:别废话了,来个复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