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9章
  • 下载
  • “雷坛主”白耀和白魁都紧张地开口。

    “放心,很快就回来。”雷长夜不动声色地说。

    “主上,还有第二件事”鱼玄机赶在他快出门的时候开口。

    “嗯?”雷长夜转过头来。

    “玉墟山上又有动静,扬州八锁探听到隆隆的喊杀声,他们尝试抵近观察,却被一股惊天的杀气逼退。巫王好像要有大动作。”鱼玄机紧张地说。

    雷长夜微微一惊,他稍微思索了一番,忽然笑了:“那个好吧。这事儿待会儿再说。我先给白母治病,人命关天。”

    “多谢雷坛主!”白耀和白魁露出感动的神色。

    “坛主放心,我和父亲会彻夜巡查会川城防,十二衙门就算想要打会川府的主意,也要先过我们这一关。”白魁慨然道。

    “有心了。走吧,伯母。”雷长夜领着刘采春朝着飞鱼大娘船走去。

    在船主室里,芥子袋果然轻而易举地就把疯得只剩下躯壳的刘采春吸入了袋中,开始了炼制。雷长夜通过神识监视了一下炼制过程,炼制的激烈程度比起当初的白耀来,远远不如。显然刘采春这种非先天的疯病,还是比较好解决的。

    雷长夜任由芥子袋炼制刘采春,自己则来到飞鱼大娘船的上层甲板上,观看远方玉墟山方向。

    玉墟山上开始竖起黑幡,这说明十二衙门的衙主降临,战斗变得激烈异常。

    “嘶”苍凉的蛇鸣声响遍山野,那是当初那条巫虺王的鸣叫。雷长夜看到漫山遍野的黑鸟遮蔽了天空中的黑幡。

    “啧、啧、啧”雷长夜伏在栏杆上,看得津津有味。巫兽和十二衙门到底谁更强,今晚上也许能有个答案。十二衙门虽然有九品至高者巫王坐镇。但是巫兽之王可不是好惹的,他的轨道枪配合三枚神霄五雷符都干不死这货。

    而且它还有好几个好哥们,当初躲在山林里没敢出来,今晚上却好像全来了。

    片刻之后,玉墟山上的黑幡全部消失。巫王似乎不想和巫兽群打个你死我活,撤退了。巫兽们开始在山上肆虐。

    雷长夜还想继续看热闹,但是芥子袋出货了。

    雷长夜回到船主室内,只见地板上躺着一位长发峨眉,风姿秀媚的三十多岁女子。刘采春原先形销骨立,满脸病容的样子,彻底消失不见。人看起来比白耀还要年轻一点点。

    她从地上缓缓爬起身,跪坐于地,再若白云出岫般冉冉而起,对着雷长夜深深一个万福:“采春谢过雷先生的救治。”

    “白夫人的头脑现在可清爽了一些?”雷长夜询问了一句。

    “这些年来的混沌沉郁,荒唐疯癫,一时尽消,前所未有的轻松写意,心情宛若尚在闺中,活泼有余,略失沉稳,让雷先生见笑了。”刘采春双颊红润,口齿伶俐,神态妩媚。

    当年曾令元稹迷醉倾倒的大唐第一歌女,终于重回人间。

    “如此甚好,随我来。”雷长夜点点头,心里也是一阵欢喜:这样一来,白家父子这对干将,未来必会为武盟尽忠效死。

    从飞鱼大娘船上下来,一路走向会川官衙,雷长夜听到会川城内到处都是兴奋激动的议论声。不时有一群群炼宝师结伴出城,朝着玉墟山方向飞奔,仿佛一群闻到鲜血的饿狼。

    雷长夜数了数,光是在他眼前跑出城南的宝师,大概就有一百多个。这可都是四品巅峰以上的高手。雷长夜几乎可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现在他必须把精神放在眼前的白魁一家上。

    回到白魁等人的客房之中,雷长夜发现鱼玄机已经不见了。屋子里只剩下白魁、白耀还有问询赶来的白荣一家人。看到他进门,众人都从坐塌上站起身。

    “幸不辱命。”雷长夜朝他们拱了拱手,让开身子。重回当年风韵的刘采春缓步进门。

    “采春,你你大好了?”白耀看着心爱的女子重归旧容,整个人激动得过电一般,双手筛糠似地抖动。

    “耀郎,我”刘采春深情地看着白耀,也是如在梦中,“我真的没想到,你也无恙了?”

    “采春”白耀眼中的泪水狂涌,想要冲过去抱住她。但是,一旁的白魁却第一个冲过去,紧紧攥住刘采春的手臂,咚地跪倒在地:“阿娘,你终于大好了!儿盼这一天,盼了十几年!”

    他哇地一声,放声大哭。刘采春立刻跪坐在地,一把抱住儿子,陪着他痛哭起来:“儿啊,这些年,苦了你了,苦了你了!”

    白耀冲过去跪在旁边,看着这娘俩抱头痛哭,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没有硬挤过去,只是在一旁偷偷抹泪。

    “雷师侄,我们白家欠你良多啊。”白荣感动得眼睛通红,对着雷长夜深深一揖。

    “白宗主言重了。我八派同气连枝,将来我要向你请教的事,也许更多,请万勿介怀。”雷长夜微笑着说。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白荣连忙郑重地说,“师侄若有任何炼宝上的难点,随时找我。”

    “如此,叨扰了。”雷长夜心中一喜。他正好有仙隐图上的难点想要请教。

    就在这时,白魁和白耀已经同时站到雷长夜的面前,一揖到地。

    “两位,这是干什么?”雷长夜吓了一跳。

    “主上。”白魁神色庄严地说,“刚才鱼局长说道玉墟山上巫王作法,可是要对会川府发动进攻?我白魁愿率安排局人马第一个上城厮杀,为主上保住会川城。”

    “主上,我白耀有一平生秘技,可以同时对付多个强敌,愿登城以此技破敌,还会川府一方清净。”白耀也郑重地说。

    “呃,两位战心可嘉,不过玉墟山上”雷长夜笑着说。

    “禀告主上,大喜,大喜啊!”他还没说完,鱼玄机已经再次出现在客房之外,一张俏脸激动得犹如红苹果。

    “玄机,何喜之有?”雷长夜问。

    “南巫国七大巫兽之王联手杀入玉墟山,和十二衙门展开大战。巫王暂退,避其锋芒,十二衙门撤兵之时被巫兽大潮裹住,死伤惨重。”鱼玄机欣喜地大声说。

    “哼哼,我看十二衙门的倒霉事还不止这个吧。”雷长夜笑着说。

    “主上英明!”鱼玄机一点都不惊奇雷长夜的准确猜测,因为已经麻木了,“会川城内的炼宝师闻战而喜,不少人摸上了玉墟山,趁着十二衙门溃败的时机,杀人抢宝,不但杀了不少巫师和上巫,还夺了他们无数摆万兽传檄令法阵的旗幡和法宝。玉墟山麓四野,遍地是十二衙门巫士的哭声。”

    “哈哈哈哈,便是要让这些巫族知道,唐人不可欺!”雷长夜仰天大笑,冲口而出。

    看到他的样子,白魁和白耀忍不住深深一礼,坚定了为他效力终身的决心。能够把为祸西南千年之久的十二衙门打哭的人,没道理不跟着他混到死啊。

    “雷师侄。”一直在屋子里沉默不言的聂隐娘忽然开口。

    “是,聂宗主。”雷长夜连忙转过头来。

    “会川之事,我会亲自向师父禀告,将来你若想要成为武盟的盟主,我云香派,会倾全派之力支持。”聂隐娘沉声道。

    “如此多谢聂宗主。我若成为盟主,当承贵派之恩。”雷长夜大喜。

    “不需如此。”聂隐娘摇了摇头,微微一笑,“你做盟主,必为天下之幸,云香派能共襄盛举,已是福缘。”

    屋里所有人都感到一阵肃然。聂隐娘从未对任何人有如此之高的评价,即使是对自己的师父,都无此赞叹。

    雷长夜的地位在众人心目中顿时变得更加高大了起来。

    第两百四十二章 妙用幻化符

    到了第二天早上,巫兽潮终于从玉墟山退去。安排局派出去的探马也抓回了几个掉队的巫士。经过鱼玄机和白魁的连夜审问,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终于清楚。

    原来这些日子,蜀武盟的成员们和宝师们一拨拨,一批批地深入南巫国群山,刮地三尺地寻找奇珍异宝,遇到落单的巫兽,更是一拥而上,扒皮抽筋,手段狠辣。

    巫兽族群面临灭顶之灾。寻本溯源,巫兽之王们认为发动万兽传檄令,打开了九黎之王结界的巫王和十二衙门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如果结界还在,它们何至于被唐人逼迫到如此田地。

    所以当天夜里,巫兽之王们发动了第二次兽潮,这一次是对着十二衙门去的。结果就出现了昨夜的精彩一幕。

    消息陆续传来,去玉墟山检查战场的探马们粗略点算了一下,十二衙门这一次死了数千巫士,四十名上巫,一百多个巫师,甚至还有三个巫主死于此役。这些还只是尸体残存的。也不知道被兽群吃掉的有多少。

    这一战之后,南巫国元气大伤,想要入侵大唐已经绝无可能。光是蜀山派派过来的宗主,就能会同会川城守军守住巴蜀前线。

    最要命的是,南巫国虚弱之后,难保西胡不会窥伺南巫之地。西番头陀和巫王难免一场夺地的恶战。到时候,说不定巫王还得来求大唐派兵支援。那时候,巫王的表情,估计会非常精彩。

    到此为止,雷长夜终于保证了会川城的稳定和安全。现在就剩下把它开发成一座冒险者乐园了。

    如今他手中资金充足,于是再次以重金调集巴蜀工匠,在城内兴建大批归于蜀武盟旗下的旅社、当铺和食肆,专门供应入南巫国探险的炼宝师和武盟成员居住和活动。

    尤其是武盟的当铺,雷长夜给每个当铺老板都配了一个宝娃,专门鉴别来典当的奇珍异宝,看看有什么好货值得收一收。

    他还让当铺老板为常来当铺的顾客登记,为他们积攒典当点,积攒到一定数量,就免费给一张天雷符,借此吸引宝师的光顾。

    等到他回到了两川,他还会联络巴蜀的粮商,帮助他们建立到会川的商路。会川府一旦钱粮供应充足,会持续吸引各地探险者的光临。

    南巫国坐拥无数名山,宝藏遍地,足够会川城开发个几百年。等到宝师们找到了相对稳定的资源,就能通过武盟的扶植,在城内建立特定的产业,诸如制药业、饮食业、匠造业和冶金业。

    等到这些宝师发家致富了,也会带动整个城市的经济繁荣起来。

    以前,巴蜀以一道之力独抗南巫国一国之力。现在雷长夜以一城之力开发南巫国一国的资源,人生就该这样大起大伏才有意思。

    随着当铺一间间的开业,在寻宝过程中耗尽资源的宝师们终于有了可以出货销赃的地方。他们把一些自己看着挺金贵,但是最终却没闹明白是啥的玩意儿一股脑卖给了当铺。

    这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儿后来都流入了雷长夜的仓库。他把它们和其他的奇珍异一样处置,都放入山河仙隐图,让他们野蛮生长,看看最终长出来是个啥。

    这段时间里,薛青衣、聂隐娘等人相继来和他告辞,准备回苏州为雷长夜看住武盟分坛。同时,他们认为江南的水土也许更适合彩蛋的孵化。

    雷长夜觉得是时候为下江南布置一下先手。他让鱼玄机带所有安排局成员到扬州开始秘密布局,严密监视扬州的一切活动,把所有值得记录的消息都记录下来备用。而会川城的防务,就全部交给了会川分坛的坛主余怀仁。

    送走这批人之后,他惊讶地发现白荣单独留在了会川城。

    “白宗主,为何不和聂宗主一起走啊?”雷长夜有些吃惊。

    “雷师侄,那天你说有事请教,我一直在等你开口,没想到你忙起来就是没完没了啊。”白荣感慨地说。

    “抱歉白宗主,”雷长夜连忙把白荣请到自己的居所,然后让阴将和虺娇的白骨姬守住门户,“我也计划在最近离开会川府,所以离开之前要好好布置一番。”

    “雷师侄,你是不是又钻研出什么新法宝了?”白荣的眼睛闪着亮光。最近他研究过雷长夜做的盟宝袋、吞妖袋和宝娃,每一个新法宝都让他大开眼界,感慨自己炼了这么多年宝,都白炼了。

    不过白荣这个人并非一个嫉贤妒能的人,他对于炼宝一艺无比痴迷,任何可以提高他技艺,让他更上一层楼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雷长夜的巧思,只是让他生出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在构思一个史无前例的新法宝。”雷长夜直言道。

    “嘶”白荣的眼睛大了,耳朵也大了。

    雷长夜并没有暴露山河仙隐图,只把入画匣的构思大致给白荣说了一下。

    “等一下,雷师侄,你是想要造一个装载人之神识的走笔成真图。这这岂非可以让人长生?”白荣忽然问。

    “当然,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雷长夜没有隐瞒。

    “哎哟,这个构想可很大胆啊。”白荣兴趣立刻来了。

    “白宗主,我已经设计出接引符箓,可以帮助凡人的神识转移到画中,但是在画中,必须有一个画中身承载这个神识。”雷长夜为难地说。

    “我有办法,可以直接画上要入画的人,让他把神识传到自己的人像中,这岂非就可以了?”白荣双手一摊。

    “这当然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我这个法宝,并非只是一个,而是要发给很多人,一个个画,费时费力,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画得像。”雷长夜无奈地说。

    “就像你的吞妖袋和盟宝一样?”白荣问。

    “正是。”

    白荣站起身来,激动地来回踱着步子。

    “雷师侄,走笔成真画一直是我非常沉迷的法宝。因为这种宝物拥有的潜力几乎无限。可惜,终我一生,都没有找到一副走笔成真图可堪炼制。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白荣忽然开口。

    “请说。”

    “你这些入画匣中的画,可否把他们炼成一副画?”白荣鼓起勇气大声问。

    “我天”雷长夜暗中惊呼一声。这白荣真的是古人吗?

    “一旦把它们炼成一幅画,你可以只在画中画一个统一的分身。然后再把这幅画分开,但以传说中的幻化符保持每幅画上都有同样图景,这样每幅画上不就都有一个分身了。”白荣激动地说。

    “白宗主,高啊!”雷长夜大惊失色,脱口赞道。这不就是他和吴道子以幻化术制造宝娃的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