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8章
  • 下载
  • 第四幅兽皮上他画了两只手,一只手拿着天雷符,一只手拿着盟宝袋:蜀武盟收购南巫奇花异草,奇石怪菌。凡是被宝娃认可的东西,每三百斤,可获一千拍卖点,或者宝娃另一个月的使用权。

    第五幅兽皮上他画了小纸人抱住一只千年灵芝的图案:凡是宝娃发现的高品异宝奇珍,归宝人所有,蜀武盟绝不染指。

    第六幅兽皮上他画了一个九黎之王的高大威猛形象,他一只手抱着已经化身人形的万年魔参,一只手扛着万年铁精制成的开山钺,嘴里叼着镶满黑曜石的匕首,脚下踩着堆积如山的金银玉石: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可以全部给你,去找出来吧,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在那里!

    在大厅里排队领取蜀武盟上新法宝的大玩家们,在漫长的排队过程中,都要一点点挪过大厅中这些兽皮告示。这些告示里的画面,就跟洗脑一样一遍遍在他们眼前过着。

    刚开始排队的时候,玩家们心中想的,只是看看蜀武盟新法宝啥样。但是,排到桌案前的时候,他们一点点意识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什么样的机遇。

    巫王以万兽传檄令打开了九黎之王布置的结界!巫兽狂潮消失,南巫大泽防御洞开。这正是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机遇。宝师们可以长驱直入进入南巫国,以最佳状态杀入深山大泽寻找宝物!

    这就是为什么会川府来了这么多宝师的原因。他们都要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去寻宝!

    最关键的,是雷长夜还提供了一个新法宝,帮助他们去寻宝。

    再加上雷长夜画出来的九黎之王发的骚话,他们已经准备好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去吧,去南巫国的深山大泽,去寻找九黎之王的宝藏,成为宝之王!所有的大玩家都在心底给自己强行加了一段戏。

    “宝娃是怎么用的?在哪儿呢?”此刻排在队伍前列的大乔正在好奇地向雷长夜询问。

    “哎呀,这个很简单的,我告诉你”紫馨忍不住热情地抢先说。

    “嗯?馨儿,你和这位姑娘很熟?”雷长夜装作不知情。

    “啊?呃!不是不是,只是看着顺眼,嘿嘿。”紫馨尴尬地说。

    “这样啊。这位姑娘,宝娃在这里。”雷长夜抓起桌上的盟宝袋,往桌面上一倒。一个青底红纹的小纸人嗖地冒了出来。

    “哇,好可耐!”紫馨和大乔同时奶声奶气地开口。

    雷长夜从怀里拿出一枚长相奇异的石头,放在桌上。宝娃突然扑过去,抱住石头,然后对着石头连连点头,并向大乔以各种肢体语言,疯狂暗示。

    “哦”大乔恍然大悟,“原来宝娃可以自动辨识这些奇异之物。”

    “对,不过它认得的大部分东西都不是真正的宝物,只是有着宝物的外观。在搜集了它们之后,我蜀武盟还会雇佣专人进行辨别整理,筛选出值钱的东西。”雷长夜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你们如果有意到南巫探险,宝娃可以帮你们辨认寻找真正的异宝。其他上交的东西,你们可以当成是宝娃的租金。”

    “这样啊,也就是说雷坛主这么做,是想要借我们之手,搜刮南巫山中的至宝,断了十二衙门强大的根源。”大乔思索片刻,眼睛一亮。

    “正是如此。这样,会川城才能长治久安啊。”雷长夜微微一笑,一脸我很伟大,但是我不说的表情。

    “哇,雷兄,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大乔一脸倾慕的动人模样。

    紫馨看到大乔这种状况,下意识地把身子往雷长夜身前凑了凑,挡住了他的脸:“姐姐慢慢把玩新品哈,下一个!”

    经过雷长夜不厌其烦的详细讲解,各路势力玩家都明白了这个法宝的玩法。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异宝探测器,一旦发现任何类似异宝奇珍的东西,就会被锁定。到时候寻宝人可以自行选择,觉得真是宝物的,就自己收了,觉得不像的,装进盟宝袋上交,换来下一次的宝娃使用权。

    当然,比较吸引人的还有拍卖点的累积。一旦累积了足够的拍卖点,下一次还可以继续以拍卖点兑拍卖金争夺驱灵师资格。

    大乔把宝娃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头一个出了南门,开始了她一个人的寻宝之旅。紧接着,一个又一个领了新法宝的大玩家在宝娃们的陪伴下,都在城内拉帮结派,准备开始南巫国寻宝之旅。

    就在整个会川城渐渐进入一场寻宝热潮中的时候,会川分坛突然响起了一阵震天动地的欢呼声。

    各路大玩家连忙凑到周围打听消息。原来,欢呼的人都是蜀武盟的正式成员,他们都可以免费使用宝娃,不需要每个月交三百斤的奇珍异宝。他们可以把采来的所有破烂都兑成拍卖点。而且正式成员还能在蜀武盟内尽情消费这些拍卖点。

    以雷长夜这种宝藏坛主的属性,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内部购买到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些蜀山萌公会的成员一脸幸福满溢的样子,其他势力玩家们嫉妒得都变形了。

    在蜀武盟发送新品法宝宝娃的几天之后,整个会川城都爬满了宝娃。几天前进山的大玩家们,也纷纷传来捷报。有人发现了成精的人参,有人发现了长腿的灵芝,有人发现了可以呼吸的玉石。

    这些东西交给各大派的宝宗和药宗,都能炼出极品的法宝和金丹。

    在城内隐藏行迹准备大发横财的宝师们都傻眼了。他们隐藏行迹就是为了防止别人来抢生意。但是这一下子多出几万人抢生意,怎么破?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会川分坛,既然竞争不过,那就加入吧?!

    第两百四十章 巧思入画匣(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在四月初的时候,蜀武盟法宝上新过去了半个月,头几批进入南巫国深山大泽的大玩家和宝师都已经满载而归。

    在这半个月里,陆续到蜀武盟注册成为临时成员的宝师多达数百人。这个人数放到任何门派或者势力中,都足以引发强烈关注。因为这可是数百个四品巅峰以上的强者。

    但是,没办法。雷长夜的宝娃忒好用了,谁用谁知道。第一个拿到宝娃的大乔,这半月三次进山,带回来一千两百斤奇珍异宝,全都交给蜀武盟,就为了换四个月的宝娃使用时间。

    人们耳口相传,会走路的灵芝,成精的人参全都大乔靠宝娃拿到的。雷长夜知道这个消息暗自好笑,大乔这就是在会川不走了的最好例子。

    像她这样的大玩家,要的不是称王称霸,也不是成仙修道,而是那种每天面对未知,寻找人生新刺激的乐趣。她是典型的探索者。

    这种有“作弊利器”相助的寻宝,不但迎合了她探索的诉求,还给了她一种投机取巧的快感。

    其他真正属于大唐幻世土著的宝师,更是再也走不出南巫国的深山大泽。这可是上千年除了十二衙门无人踏足的仙山宝地。他们在这儿住下了。

    没有了九黎之王的结界,宝师就如一群嗜血的狂徒,看到了无边的血海。雷长夜在分坛主厅里的九黎之王画像和海贼王的名言,更把他们心中的贪婪和热血拉满。

    再加上雷长夜分发的蜀武盟法宝宝娃。这个宝娃虽然只是有了雷长夜的神识分身,能够依靠吴道子的指点,多少看出来一点上古巫之世界异宝和奇珍的品相。

    但是,宝师们却对它另眼相看。因为,它能看出来他们都看不出的好货。比如一枚相貌奇异的山石,一断枯萎干裂的丑陋树根,一块浑身是绿泡的块茎。他们都会一眼掠过。

    但是宝娃会抱住不放手,直到他们一点点擦掉上面泥垢和灰质,他们才会发现,这山石是通灵的璞玉,树根是千年的黄精,满是绿泡的块茎谁都不知道是啥玩意儿,那就装进盟宝袋里当垃圾好啦。

    一来二去,人们对于宝娃鉴宝的眼光,开始产生了依赖。甚至每次进山,没有宝娃,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仿佛连宝师都不会当了。

    当然这些宝师不会知道,宝娃其实就是依照一个很简单的原则辨别宝物:奇形怪状。

    越丑越怪,丑出新境界,怪出新层次的东西,都被宝娃所珍爱。

    现在,会川分坛的仓库里堆满了装得满腾腾的盟宝袋。这半个月来,总共收得的奇珍异宝达2500石左右。这还都是宝师和大玩家们挑剩下的垃圾。

    雷长夜每天都在做奇珍异宝的搬运工,把收到的盟宝袋装入山河仙隐图,在吴道子的指引下,或种植或放置在特定的仙山洞府中。

    这些仙山洞府在仙隐图中所在的位置,和现实中大唐幻世的南巫国位置一模一样。不过,这里的仙山还保持着当年巫之世界的荒气。

    雷长夜把这些奇珍异宝放进这片仙山洞府之中,很多东西立刻开始了肉眼可见的变异,显示出它们真的是上古遗种。

    当然也有很多东西就是真丑而已。不过,一石垃圾中,有一斤宝,已经赚到天崩地裂了,何况这里宝物比率足足有两成有余。每一袋盟宝,都有一座隐藏的宝藏。

    雷长夜虽然没有享受到寻宝的乐趣,但是开奖的乐趣却能尽情享受。

    这半个月来,他已经在山河仙隐图中拥有了数十亩珍奇药草的田圃,还有爬满整整一个山头的天生异宝。

    等到仙隐图里的仙气把它们浸润充足,它们就会产生无数令人激动的异变。

    不过,雷长夜已经忙得没有时间去期待奇珍异宝的养成,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和吴道子合计如何开始实施下江南的行动。

    一旦接触到宣锦和宣秀杀父仇人的真相,天下大势必成,这是他们身为主线的意义。具体是谁杀的宣剑鸿,其实对雷长夜来说,并不重要。世界大战的爆发,往往是因为一场毫不相干的事件。

    在诸侯争霸的乱战之中,玩家当然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本就应乱而生。

    但是土著主线们却不一样。在这个大唐幻世,他们被两种渴望折磨,一种是对绝对权力的向往,一种是对长生不老的热望。这两种渴望是等量齐观的。

    经过会川府的一番操作,雷长夜已经建立起自己宝藏坛主的形象。

    江湖上开始有了关于他的传说。他的炼妖和制宝工艺广为人知。他如果在这个时候推出长生计划,应该有很多的受众。

    他需要抢在天下大势发生之前,抢先把长生权的争夺提上日程,吸引所有潜在的想要争夺皇权的主线,把他们引到对长生权的竞争上。

    皇权的争夺是零和游戏,赢家通吃,征伐一起,便脱离人力的控制。而长生权则是人人有份,争夺的时候,可以通过规则来把控。这天下想要作妖的人,在长生面前,都要老老实实坐好按规矩来。

    因为死亡,是任何人心头最深的恐惧。

    贩卖雷长夜版的长生术,是雷长夜消弭天下大势的超级武器。而想要这么做,山河仙隐图就是他需要使用的核心法宝。

    这些日子他都在和吴道子讨论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把山河仙隐图的分身升级,令其可以产生一个神奇的效果:接引使用者进入山河仙隐图的特定区域。

    在未来,雷长夜的计划是把山河仙隐图中类似于西川道绥山镇的地方,预设成一个类似于闪金镇的市镇,可以收留一批来自凡尘俗世的入画人。

    入画人的选择,以特定入画筹为凭,满足一万筹者入画,帝王将相,富可敌国者都可入选。

    一旦拥有入画权,就抛弃凡尘俗世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过上神仙日子,再也不担心生老病死。

    在山河仙隐图永恒存在的神识,被雷长夜当成了长生不死的象征,经过一番包装,就是变相的长生。

    当然凡尘俗子并不会知道吴道子在仙隐图中的感受,那就是不出来逛逛,是真心不爽。等到他们产生出这个心思的时候,雷长夜又可以从他们身上捞一票。

    在雷长夜看来,他就是把山河仙隐图当成一个赛博世界,凡尘俗世想要长生不老的人都可以在这里以另一种形式永恒存在。

    如果以后这里人多了,拥有了人气,他还可以划出更多的区域进行建设,把山河仙隐图打造成是一个赛博都市。

    无论吴道子还是旁听的黄鹤都被这个念头迷住了。他们在这个山河仙隐图里待久了,偶尔才能出来透透气,见见人。其实他们都想要在画内有帮人吹牛打屁,无条件崇拜自己。这些入画人都是潜力股啊。

    如果还能有个画中都市游览,那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他们也可以顺便向着凡夫俗子显示一下他们的画中飞鱼大娘船。

    看着他们两个的心动表情,雷长夜暗自好笑。他计划中最重要的是在仙隐图中划出一个战区。这个战区一半是为了争霸的主线们准备,一半则是为了大玩家们。

    他计划中推出的入画筹,价格极其昂贵,任何人想要筹足一万筹,都不太可能。所以,他要推出另一批入画筹的入手方法。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在山河仙隐图内开辟战场,给入场的玩家们一次为大唐荣耀而战的机会。

    这可是一个从大玩家们身上赚取玉符的杀手锏。

    每一次征战都以胜点计算排位的升降。排位还分青铜、白银、黄金、白金、钻石、星耀、王者七等,王者以星数计算排位高低。每一赛季的第一王者得到入画筹和彩蛋作为大奖。

    到时候,山河仙隐图里比外面都热闹,也不知道老吴和黄鹤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想法。

    不过,要想让这些想法实现,首先一个问题要解决,就是如何随时随地让拥有山河仙隐图分身的玩家进入特定区域。

    当初雷长夜进入山河仙隐图是靠神识进入吴道子画的雷长夜分身上。但是世上那些诸侯富豪,虽然坐拥千万金银,沙场上也是威武无比,但却没有这种转移神识的本事。需要帮助他们引导神识进入分身。

    这就需要创造一个帮助凡人引导神识的道法,或者一个法宝。

    吴道子和雷长夜经过半个月的讨论,终于把方案定在法宝上。雷长夜先做了一个作为样品的木盒。吴道子把这个盒子叫做入画匣。匣中安放一个山河仙隐图分身。

    吴道子在山河仙隐图上画了一个特殊符术接引术。当仙隐图化身千万时,所有分身之上,都会附着吴道子的接引术法力。

    当接引术与入画匣上安装的身份符箓互相印证后,会形成针对特定入画人的接引道法,接引他入画。

    但是每个入画人都必须有一个专属分身来供其神识使用,这个难题吴道子和雷长夜都还没有办法解决。

    就在他们所有心神都集中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鱼玄机传来两个重要的消息。这让雷长夜立刻终止了入画匣的制作。

    第两百四十一章 十二衙之泣

    鱼玄机带来的第一个消息是:白魁父子回来了。

    在做完驱灵师资格拍卖大会的保安之后,白魁带着白耀第一时间跑回了扬州去接他的母亲刘采春。刘采春见到白耀之后,神智略微清醒了一些,但是维持了不到半日,就又变得歇斯底里。

    白耀当年的心疾显然给了刘采春极其严重的心理阴影,她脆弱的精神无法再次承受关于当年的回忆,再次陷入疯狂。

    白魁和白耀无奈,只能轮流背着刘采春,以最快的轻功跑回会川。这一路上二人本想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可惜刘采春只是一个凡人,不能坚持长途跋涉,所以他们在路上隔三差五休息,这才耗时半个月回到会川府。

    雷长夜来到白魁等人的客房时,看到刘采春骨瘦如柴,精神涣散,已经基本上是个死人了,情况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

    白耀和白魁都充满担忧地看着雷长夜。在他们看来,刘采春这个样子,凶多吉少。最担心的是白耀。因为他最爱的人面临死亡,他自己心痛如死,这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儿子,如果他伤痛母亲惨亡,又重拾对自己的旧恨,那真是天愁地惨。

    白魁好不容易父母双全,重回童年的日子,现在母亲弥留在际,日子又要回到原点,这让他格外有幻灭感。

    在雷长夜看来,松了口气。因为用芥子袋炼人,首先就要把人搞成半死。刘采春这样,那是连搞都不用搞了。他可不想打女人,吴道子更不想,黄鹤出手,没轻没重的,也不好。

    “那行吧,伯母跟我来。”雷长夜朝恍恍惚惚,疯疯癫癫的刘采春一招手。刘采春此刻已经累得神智模糊,就这么犹如梦游一般走到雷长夜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