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6章
  • 下载
  • “二十万贯!”刘秀干净利落地举牌道。

    “二十五万贯!”张角毫不示弱地爆喝一声。

    雷长夜斜眼看了看米竹。米竹低头查询账本后,朝他微笑点头。雷长夜抿嘴一笑,张角真是个奸贼啊,和人结盟时自己的钱数还是耍了个滑头。

    “三十万贯!”刘秀怒目狞眉,狠狠瞪着张角。

    “三十一万贯!”张角冷笑一声。

    刘秀忽然微微一笑,收起了竞拍牌,不再动作。

    “三十一万一次,三十一万两次,三十一万三次,成交。恭喜张先生。”东方朔眉花眼笑地朝张角拱手。

    张角长出一口气,冷汗汩汩而下。最后的一次喊价他已经倾尽所有,连带韩馥和贾诩的钱全都砸进去才终于拍到了最后一个黑蛋。这个黑蛋可一定要给力。妖魔联盟的会长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要是这个彩蛋不合心意,他怕是要被守尸啊。

    这一场历时漫长的竞拍在八轮激烈角逐后轰然落幕,天色已近黄昏。守在飞鱼大娘船甲板上的阴将们同时向空中发射五行雷法,一时之间红莲金雷,青霜橘火,映满天穹,美不胜收。

    在这一片彩光之中,雷长夜亲自将八枚彩蛋交给两位买家,同时也从他们手里收取了等值的金饼宝珠作为交换。

    这一次拍卖,雷长夜共收入九十九万贯,还有两万贯刘秀和张角以拍卖点兑换。这一笔巨额的金钱价值相当于小半个精精儿宝藏,令人垂涎不已。

    张角交出自己的盟宝袋时,连手都是抖的。全然不像刘秀那样举重若轻,风度翩翩。

    竞拍结束后,雷长夜带着失意无比的各路势力玩家进入大娘船的中层船舱。这个时候,大娘船内灯火通明,各个牌社和蜀秀自助餐店全部开张。今日为了招待竞拍嘉宾,自助餐饮一律免费。

    雷长夜还把连接自助餐店和牌社之间的门户大开,将它们连成一体。贵客们吃完自助餐,直接能溜达到牌社游玩一番。

    这一次拍卖会上的失意,正好在大吃一顿之后,到牌桌上赢回来。无论谁输谁赢,不但大牌桌上的分成足以让雷长夜赚得盆满钵满,他还能卖出去一大波符卡,这收入也是暴利。

    参与本次竞拍的大玩家们几乎没人逛完中层船舱就下船的。大家都在中上船舱流连忘返,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溜达。牌社里的大玩家们打牌打得昏天黑地,鼓鼓囊囊的荷包陆续因为卖牌包而瘪了下来。

    自走牌桌上更是一片杀气腾腾,各路势力玩家在牌桌上发泄着刚才竞拍大会上的无力感,疯狂赌赛,金饼宝珠堆得犹如小山。巨额财富在各大玩家手中不断轮转,最终如涓涓溪流,淌入雷长夜口袋之中。

    雷长夜看着这一派富丽繁华的景象,心里忍不住的兴奋。天下财富的分配,很大程度上影响国家的稳定。这堆积如山的金钱若是让各路势力玩家带走,恐怕全都要用来招兵买马,自相消耗,倒不如流入他的囊中,用来把生意做大的好。

    大唐即使到了暮年,武志犹存,依然足以灭掉周边三大强国。大唐并不是不强,只是军阀内耗,政纲败坏,无力解决天下财富分配不公的颓势。这件事以雷长夜目前的手段和实力,已经可以尝试着解决一下了。

    “雷兄的这座宝船,设计精巧,颇为绝妙啊。”正在雷长夜出神的时候,背后忽然响起刘秀的声音。

    他连忙转过头去,微笑拱手:“刘兄今日出手不凡啊。”

    刘秀微微一笑,忽然用起了传音入密:“雷兄,今日出售的这许多彩蛋,怕是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灵宠吧?”

    “刘兄何出此言?”雷长夜镇定自若地扇着蒲扇,“我炼出的彩蛋,各有特色,只是并非每一个都适用于作战罢了。”

    “也就是说,雷兄并无能力炼制特定的彩蛋?”刘秀追问。

    “这恕我无能为力。”雷长夜苦笑一声。刘秀果然想得很多,有点多。

    “拙荆的彩蛋内胚胎已经显形。”刘秀叹了口气,仍然用传音入密,“乃是一只紫凰的胚胎。”

    “哦?竟有此事!”雷长夜大吃一惊。虽然他特意为阴丽华挑选了个蛋皮漂亮的彩蛋,但是他真的没想到阴丽华手气这么好。紫凰就是雌性的凤凰初阶形态,样子极其漂亮,长大后可以骑乘,翱翔于九天之上。

    八派之中,传说只有崂山金丹教掌教张果有一只紫凰为骑宠,每一次蓬莱聚会都出尽风头。而且江湖传言,浮生会会长乱世人曾经试图偷盗这只紫凰。张果为了保住灵宠,将其外型幻化为毛驴形象,混养于崂山之中,令乱世人无从下手。

    如今阴丽华居然也有了紫凰,这可是极大的福缘。

    “可惜,若是我不能有一只灵宠,与其比翼齐飞,实是憾事。”刘秀叹息一声。

    “令夫人能得此天地祥瑞,实是无边的福缘,恕在下说一句交浅言深的话,有此福缘,当知感恩天地,若是既得陇而复望蜀,则难免顾此而失彼也。”雷长夜低声道。

    刘秀神色一正:“雷兄所言振聋发聩,秀当谨记。”

    刘秀走后,雷长夜望着他的背影,脑子再次开始活泛起来:刘秀刚才言语试探,这是想要看看刷玉符能不能哄他为自己量身定做一款彩蛋。看来这七枚彩蛋都是买给自己麾下众将的。

    刘秀手里这几百万的玉符确实是雷长夜心头大患。如果不能狠狠宰他一笔,将来就永远不能和他作对,否则必遭“天谴”。

    雷长夜想了想,把刘秀问价的这件事牢牢记在心底。若是以后真的不得不和刘秀决一死战,必然要想办法在决战之前,利用他的贪心狠狠消耗一波。

    片刻之后,他感到看守大娘船的一位阴将忽然向他反馈信息。他连忙启动内视查看。

    这员阴将是他布置在大娘船上的暗哨之一。为了防止大玩家们为了彩蛋铤而走险,他除了以白骨姬和阴将组成混成兵团做明哨巡查。还在大娘船几处隐秘角落中安排了观察船内形势的阴将做暗哨。

    他们什么都不干,就是在暗室小洞中偷偷观察来往客人,随时反馈任何不妥之处。类似于蓝海星位面的隐藏监视摄像头。

    这位阴将就被安排在人烟稀少,楼台和树木众多的上层甲板上。这里是非常适合玩家暗中作妖的地方,雷长夜不敢疏忽,安排了不少类似的暗哨。

    阴将都不需要呼吸,也没有什么气息可言,所以非常隐蔽,无人能察觉他们的存在。

    这位阴将躲藏在假山中的暗室里,透过石缝看到了一幕令雷长夜耳目一新的场景。贾诩,也就是化名和的大玩家,正躲在假山附近的树荫里,耐心等待着什么。

    雷长夜来了兴趣,沉心等候。不一会儿功夫,刚和雷长夜聊完天的刘秀,来到假山之前,与贾诩相视一笑。

    “干得漂亮!”贾诩和刘秀同时开口,却又都微笑了起来。

    刘秀点点头,凝视了贾诩一眼,一道青光飞出。贾诩拱手施礼,飘然转身,信步而去。刘秀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也转身离开。

    “这俩货果然偷偷合作了一把。”雷长夜睁开眼睛,“张角好惨”

    贾诩牵头凑钱要和刘秀作对,其实里外全是戏,就是为了把张角这个冤大头骗出来接盘。他的三万贯,估计也是刘秀给的。

    刘秀显然认定了张角等人是偷彩蛋的幕后元凶,必要让他们财宝两失才会罢休。

    张角此人性格上是一个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人,奈何他自命不凡,眼高手低,虽然本人有一些才学和本领,但是忙碌一生,最终做的却是为他人作嫁衣的事情。

    当年浩浩荡荡的黄巾军,大闹了不到几个月,张家三兄弟就全没了,免费为曹操提供了青州兵,免费培养了多位名将,还给各路诸侯种下割据自立的远因,自己最后啥都没捞到。

    今天同样是这样,看起来威风八面,但是却被刘秀和贾诩耍了个底儿掉,三十一万贯买了个普通的彩蛋,回家里不被他的那位杀人王上司活吃了才怪。

    第两百三十七章 精研新法术(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在飞鱼大娘船上举办的驱灵师资格拍卖大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黄昏才终于结束。带着金银珠宝来竞拍的各路豪杰,又把自己的财产在船上散去了一半。

    雷长夜这一波不但把重建会川城和改装飞鱼大娘船所损失的金钱全部回笼,还赚了百分之一千的利润。

    但是,雷长夜看着满城的大玩家还是不满足。既然钱都留下了,人干脆也留下嘛。

    他当初之所以下决心占领会川城,就是为了在这里建立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根据地。这就需要五湖四海的大玩家和黑道高手天天月月,心甘情愿在这里打工才行。

    想要让会川城发展成一座兴旺发达的大城市,就需要持续地开发它的潜在价值。巫兽狂潮过后,南巫国深山大泽里的巫兽群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深入大泽探险的危险系数也降低了很多。

    而南巫国大山深处隐藏的各种上古巫族的宝藏,也因为因此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雷长夜希望把会川城朝着冒险者乐园的方向发展,依靠南巫国被十二衙门控制的秘境宝藏,来一点点滋养这座新兴的城市。

    当然,收割这些秘境宝藏,还需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产业链条,不能光靠悬红和赏金来驱策武盟人士出去探险。这一点上,雷长夜不得不去请教吴道子。

    “巫族的宝藏啊?”听到雷长夜的询问,吴道子顿时露出神往的表情,“上古巫族叱咤风云,大能者数不胜数。那时候还没人发明什么修行的法门,全都靠巫族凭本能修炼。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人才济济,这就说明当时天地之间,奇花异草和天生异宝众多,可以帮助巫族锤炼道行。”

    “所以当年的药草异宝,可还存在于南巫国?”雷长夜连忙问。

    “唉,难啊。当年天地间荒气浓郁,适合珍稀药草和天生异宝生成,但是如今天地间的气息已经大不相同,几万年间,连巫族都进化成人族,更何况那些受天地气息影响剧烈的药草与异宝。”吴道子感怀地摇头。

    “这么说来,十二衙门死死守住的那些深山大泽,其实留下的只是上古巫族的无用遗迹了?”雷长夜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不能这么说。”吴道子忽然来了精神,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很多天生异宝和珍稀药草在气候变化的时候,会随之变化。但如果气候恢复原状,它们还是会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

    “哦,还有此事?”雷长夜惊喜交集。吴道子说的上古荒气,难不成竟然是仙气?

    “嘿嘿,你果然想到了?”吴道子从怀里拿出山河仙隐图的分身,放大地图,指着里面的仙山洞府说,“这些地方的气息,和上古荒气非常相似。正是我们修行之人理想的修炼场所。若是将珍惜药草和天生异宝采回来,放到这里培养,说不定可以”

    吴道子说到这里,朝雷长夜挤了挤眼睛。

    “原来如此”雷长夜恍然大悟,忍不住拍巴掌。

    “而且,很多万年巫兽都存活到了今天,成功繁衍了后代,上古巫之世界的药草和异宝也有一些和巫兽一样维持了当年的样子。这也是十二衙门死守南巫群山洞府,不让任何其他修行者染指的原因。你看十二衙门数百年间出了多少大巫,就知道这些东西的妙处。”吴道子摇头晃脑地说。

    “这么看来,这些东西足以引诱宝师去探险吧?”雷长夜问。

    “当然,若求无价宝,埋骨点苍山,想得长生药,舍命南巫国,在我还是小儿之时,这句歌谣已经传遍天下。”吴道子笑着说,“当年不知道多少人对南巫国神往无比。可惜,除了十二衙门的阻挡,南巫国万年结界也是拦路虎,凡是进入南巫国群山洞府的人,除非得到巫兽的认可,否则必然面临功力损失一半的厄运。”

    “难怪十二衙门能够成功保住南巫国群山洞府,他们是被巫兽认可的人。”雷长夜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一件事。

    “巫王和巫兽之王的关系非同寻常。他们的关系类似周王与诸侯。巫兽认为他们的疆域都来自代代巫王的庇佑。”吴道子沉声道。

    “但是,现在结界已经在会川城一线被打开了。”雷长夜忽然说。

    “嗯确实如此。”吴道子眼睛一亮。

    “老吴,你看,若是我把那些已经变异的药草和异宝收回来,你能认出来多少?”雷长夜问。

    “我自从到了大九品,得了天启,确实知道了很多凡人不知道的上古巫妖世界种种。不过,要说让我认出来具体的什么药草或者异宝,我也是无能为力,毕竟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个时代。”吴道子一边说一边思索,显然想到了什么。

    雷长夜充满期待地望着他,等他说出接下来的话。

    “不过,天启中对于巫之世界的印象,好像是巫之时代药草和异宝都一个明显的特征”吴道子用力回忆着。

    “什么明显特征?”雷长夜忙问。

    “就是样貌奇异。”吴道子说。

    “”雷长夜闭上了嘴。这也太笼统了。

    “巫之世界的东西,被荒气浸染,肯定是形状特异,就算是改变了生存形态,样子还会多少保留巫之时代的模样,至于具体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吴道子双手一摊。

    “我想想该怎么弄。”雷长夜兴奋地搓着手,他想到了点子。

    在船主室内,雷长夜再次翻开了好久未看的墨子五行记誊抄本。这一次他翻到了记载有类似撒豆成兵符的章节,里面记载着剪纸成人术。剪纸成人术和撒豆成兵符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独特的方术或者道术向阴司借鬼成人。

    但是撒豆成兵符出产的都是真人一般的士卒,而剪纸成人术则出产的都是纸片人。墨子五行记里剪纸成人术不像撒豆成兵符有写符的时间限制,可以在任何时间内剪纸施法。如果与鬼域启灵阵合用,则会请出猛鬼为施法者做事。

    不过这些事基本上见不得光,墨子在记述的时候,反复叮嘱阅览者万勿轻用此术,以免自误,史书上也时有记载以剪纸术驱策百鬼,后因失德被百鬼所杀的方士。

    雷长夜一直在想剪纸成人术需不需要真的请鬼。因为这不像撒豆成兵符,需要一个鬼府阴将的形象来灌入黄豆之中。剪纸成人术从头到尾,就只能生成纸片人。以他神识可以成千上万的特性,要不要通过纸人术来把自己神识分身的优势最大化呢?

    雷长夜重新仔细阅读了一遍墨子五行记中的剪纸成人术。他突然发现这本书里的剪纸成人术中并没有写这个法术会请鬼上纸,只是反复强调这个道术必须与鬼域启灵阵合使方有效果。如果单看这个法术,竟然是没有写出任何施法效果的无用之术。

    他连忙去掌门祖师的批注中寻找线索。掌门似乎对于这个单独使用毫无效果的法术很感兴趣,详细写了好几次自己的尝试。

    他认为剪纸成人术在施法后,效用过于孱弱,无法召唤鬼府阴灵,反而会令自己神识不稳。只有启动鬼域启灵阵后,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但是他在笔记中反复强调,即使用了鬼域启灵阵,此术似乎也不是特别灵验,请来的猛鬼只能呆上片刻就回返鬼府,能做的事情极少。

    当初雷长夜也正是因为这些记载,把剪纸成人术列在了附录里,并没有将其当成有价值的道法。

    然而,今天他带着求索神识分身的心思再看这些记录,顿时被掌门“神识不稳”这句话给吸引住了。掌门的精气神何等旺盛,居然会说出神识不稳的话。莫非这剪纸成人术竟然可以促进人的神识分化?

    雷长夜再次复读原稿。墨子五行记原中有“妙法于心,份属有缘”的话。他本来以为这句话,不过是形容道法的普通修饰。但是,这“份属有缘”这句话,再加上掌门“神识不稳”的批注,让他觉得这纸人术似乎另有玄机。

    莫非这法术就是给神识强大的修行者准备的?

    雷长夜摸了摸光头,他觉得自己确实像个有缘人。

    他决心尝试使用一下这个剪纸成人术,看看施法后真正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他在船主室内找出七色纸张若干,派阴将从会川城内搬来青石一块,再找一方桌,上面摆放纸笔和丹墨,放于屋子靠东一角。

    等到午夜子时,他将七色纸张叠在一起,粘起来,剪成纸人,高七寸,一共剪出四十九人,等到所有纸人剪完,他用力吹一口气在桌上,覆盖所有纸人,同时口中念咒:“虚虚灵灵,太上玉清,扶危济困,剪纸成精,三魂归左,七魄归右,速速起身,遵我律令。”

    噗地一声轻响,桌上躺着四十九个纸人全都站了起来。夜深人静,这个动静把雷长夜吓了一跳,连忙往后倒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