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4章
  • 下载
  • “其实这艘船还是比较好偷的,只要你知道偷的方法。”雷长夜一步步诱导着他进入了船主室。

    船主室中,芥子袋犹如一只巨大的大葫芦,坐在房间正中间,袋皮上犹如锦绣山河般迷人的晕染纹路散发迷人的彩光。

    “好宝贝!”白耀看到芥子袋顿时夸道。

    “这就是可以装下整艘船的宝葫芦。”雷长夜随口说。

    “哦,乾坤类型的宝贝,有点像你的盟宝袋。”白耀蹲下身仔细观看宝葫芦,手不受控制地痉挛着。

    就在这时,雷长夜偷偷将吴道子从山河仙隐图中放出来。吴道子一出来,立刻闪电一掌打在白耀后心,然后倏然消失。

    白耀中了这一掌全身功力瞬间溃散,五脏六腑剧震,人也昏迷了过去,只剩下一丝游离的气息。

    雷长夜一卷芥子袋,将他收入袋中,开始召唤袋内的巫兽副核对其进行炼制。芥子袋平时都是十几个魂核并行炼制,如今只炼一个主核,驾轻就熟,游刃有余。

    整个过程,雷长夜全程监控。芥子袋内白耀的身体并没有产生任何变化,只是他的大脑内部组织被重新炼制,灵魂的魂核经历一番重构。病态的魂核被芥子袋修补完善,彻底更新。

    片刻之后,芥子袋的袋口打开,露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雷长夜连忙将一堆巫核放在周围,任其吸吮。芥子袋只吸走了一枚五品巫核就把黑洞收进,开始了最后的熔炼。

    片刻之后,啵地一声,白耀被吐了出来,啪地摔在地上。

    雷长夜连忙来到白耀身前,把他从地上扶起来:“白前辈,你感觉如何?”

    白耀浑身颤抖地抬头望向雷长夜:“雷坛主,我可还活着?”

    雷长夜微微一笑。白耀在天地熔炉里走了一遭,就仿佛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一般,难怪他出来后不知生死。这和白荣经历断肠丹之痛了却情蛊之毒一般。不过,这一次的过程更加高级而已。

    “当然,白前辈身体现在已经被修复。你看看心疾是否还在?”雷长夜沉声问。

    白耀顿时紧张得汗水满额。他回头看了一眼,雷长夜声称可以装下整艘飞鱼大娘船的宝葫芦就在身边。只要他伸手,就可以将它收入怀中,然后脱身而去。

    但是,这个“宝葫芦”他看在眼里除了感激和亲切外,已经没有了别的情绪。此刻的他,心如止水,再也不会为别人的心头好动心。

    “我我不再动心了。感觉再也不会动心了!”白耀激动地站起身,一把抓住雷长夜的手,“雷坛主,你救了我,这几十年的心疾,终于好了!”

    他跪倒在地,朝着雷长夜连续用力磕了几个头,忽然扶住地面,放声大哭。

    “白前辈,你抬起头来,我再看看。”雷长夜忽然感到一丝惊奇,连忙开口。

    白耀茫然抬起头,雷长夜目瞪口呆。

    白耀原来灰白头发,满脸倦容,生无可恋,皮肤松弛皱褶,虽然从脸部轮廓和五官本貌能看出他年轻时候是个美男子,但是面容已经老态明显。

    但是现在,白耀的面容变得年轻润泽,本来就端正的五官在这股年轻气息浸润下,熠熠生辉,赫然成了一位方当壮年的美男子。和白魁的样貌更加相像,看起来像是白魁的哥哥一般。

    芥子袋炼妖竟然能炼出返老还童的效果,这让雷长夜惊喜之极。他未来的最大梦想就是向大唐各路大富豪贩卖长生权。这个返老还童权可以做为先期的试用版普及,等到大家都尝到甜头,再卖长生权。

    未来财源又多了一重,真是不枉他花费心力捕捉偷心圣手开发芥子袋新功能。

    “我我有何不妥吗?”白耀茫然摸着自己的脸。

    “没有不妥,反倒妥当得很。”雷长夜笑着说。

    等到雷长夜扶着白耀回到会川官衙居所的时候,白氏一家人还在和白魁攀谈。他们刚刚知道白魁是亲戚,在震惊之后,开始尝试一点点亲近,结果越聊越是投契,血脉相连的亲情油然而生。

    与白荣和聂莺莺攀谈之下,白魁心中想要杀父救母的杀机和戾气消散了很多,甚至开始害怕他们知道自己有过这个冒天下大不违的念头,以至于让他们对他疏远。

    当他看到雷长夜和白耀这么快就回来了,心头顿时紧张万分。他生怕雷长夜炼妖失败,他又要重新捡起之前那可怕的念头。

    “各位,幸不辱命。”雷长夜进屋之后,微笑着拱手道,随即让开身子,让自己最得意的作品白耀亮个相。

    “让大家担心了,白某已经大病痊愈。”白耀红着眼睛躬身施礼,声音沙哑地说。

    “叔叔,你的脸!”聂隐娘眼睛何其凌厉,一眼看出了白耀的变化。

    “二叔,你变漂亮了!”聂莺莺惊喜地大声说。

    “是变年轻了!”聂隐娘瞪了聂莺莺一眼。聂莺莺红着脸低下头。白耀的脸真的耀眼啊。

    “哎呀,雷师侄,我白荣欠你一条命!”白荣咚地跪倒在地,对着雷长夜咚咚磕了两个头。他还想要磕第三个,却被雷长夜一把拦住。

    “白前辈何须如此?”雷长夜连忙说。

    “唉,你这个人,人家救过你的命也没见你这么感恩!”聂隐娘又好气又好笑。

    “大哥!”白荣从地上爬起来,冲到白耀面前,一把攥住他的胳膊,用力摇晃。

    “二弟,让你受苦了!你受委屈了!”白耀用力回攥他的手臂,哭了出来。

    看着他们两人的样子,聂莺莺忍不住也呜呜哭了出来。鱼玄机在旁边看着,眼睛红彤彤的,仿佛也想起了自己凄苦的身世。

    “且慢高兴,我还有一件事要问叔叔,等到这件事查明了,我们再庆贺不迟。”就在这时,聂隐娘神色阴沉地开口道。

    一屋子的欢庆气氛倏然消失。白耀和白荣同时望向聂隐娘。

    “当年,你从元监察使手中偷走歌伶刘采春,武盟大搜半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敢问叔叔把刘采春如何了?”聂隐娘冷然问。

    “这个其实”白耀思索片刻,神色郑重地跪坐在地,双眼望向白魁,“本来我向采春保证不向任何人报出她的真实身份,但是想来弟妹是想要以此定我身上的罪责。为二弟念,我只好破誓相告,以保亲情。魁儿”

    “啊?”白魁感觉脸已经麻了。今天令他震惊的消息实在太多了。

    “其实,你的母亲柳氏,真正姓刘,她就是当初大唐第一歌女刘采春。”白耀苦笑一声。

    “”白魁目无表情。他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反应。

    “果然”白荣脱口而出,“我就觉得大嫂嗓音独特,似乎在哪儿听过。”

    “当年我路遇元稹情挑采春,神色殷切,引人入胜。我偷心大炽,随即以行商身份邀采春对歌,一连数日。我没想到,我本想偷她的心,却被偷了我的心。我与她情投意合,夜奔扬州。从那以后,我下定决心,斩手指不偷,从此过上凡人生活”白耀说到这里,泪如雨下。

    “后来,大哥心疾发作越来越频繁,药石无灵,只能服用毒药以剧痛相抵。本来,他似乎已经找到了治好心疾的途径。但是却被人引诱导致旧疾复发。”白荣说到这里,苦叹一声。

    “是谁!”白魁切齿地问。

    “此人武功智计俱是当世罕有,与其作对,殊为不智!我为他偷盗三次,还清债务,已经与他永无纠葛,你们莫要去惹他!”白耀脸色苍白地说。

    “哼,若是包庇这样的恶徒,你和以前又有何区别?”白魁愤然道。

    “魁儿”白耀无奈地看着白魁。

    “哼!”白魁昂然不去看他。

    “咳咳,白捕头,既然令尊不愿惹这个人物,不如就交给我来对付。莫要因这些小事,伤了父子间的和气。”雷长夜淡淡地说。

    “你”白魁不服地看了他一眼。

    “现在最重要的,是治好令堂的心疾,令你父母团圆,人生最重要的,当然是一家人齐齐整整。”雷长夜微笑着说。

    白魁张了张嘴,但是什么话都被雷长夜堵回去了,他本是挚诚孝子,母亲永远是第一位的。

    “雷坛主所言极是。”白魁无奈地说。

    “这个,白捕头与我一见如故,就不用这么见外了。我武盟其实最缺的就是白捕头这样的人才。等到治好伯母的病,我们还要多亲近才是。”雷长夜笑眯眯地说。

    白魁闭上眼睛,无奈地点头。只要治好他的母亲,雷长夜要他干什么,他只能认了。

    第两百三十四章 彩蛋拍卖会(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两天之后,大唐第一届驱灵师资格拍卖大会正式在飞鱼大娘船上隆重开幕。自从三圣手同时光顾会川城以来,为了威慑各地心怀叵测的法外狂徒,蜀武盟这一次精锐齐出,在飞鱼大娘船做了多重布防。

    第一重由余怀仁带领巴山帮帮众和普通白银义从在飞鱼大娘船外围布了一圈巡查网,随时排查行色可疑的人物。

    第二重则是雷长夜的阴将兵团与虺娇的白骨姬兵团形成了混成兵团。他们在飞鱼大娘船上中下三层船舱布防,一旦有任何飞天遁地不守规矩的不速之客,直接一顿雷光闪电三棱刺,扛得住算你有种。

    第三重则是宣锦率领的灵宠兵团。这其中包括几乎所有蜀武盟内拥有出生灵宠的白银义从。他们的灵宠现在都被巫核喂成了中五品的品阶,直接比他们大一圈的战力,相当具有威慑力。

    尤其是宣锦的白麟和紫馨的玄武,战力已经比得上五品巅峰的高手,走在上层甲板上,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看得人又爱又怕。

    雷长夜安排他们在上层甲板巡视,除了震慑宵小,还有一重目的,就是做展示。让所有来拍卖的宾客看看,做大唐驱灵师到底有多威风。

    这些千奇百怪的灵兽,各具特色,各有奇能,宛然组成了大唐异兽的一道绝美的景观,看得本来只是来凑热闹的宾客都忍不住想疯狂氪金填补空虚。

    第四重防卫网,也是最核心的防卫,则是鱼玄机、白魁、钱幂和白耀以及扬州八锁组成的安排局防御网。

    自从雷长夜魔改白耀之后,白耀的心智恢复正常,与白魁相处两日,动用了所有脑筋与他重温父子情。

    这中间各种狗血不作细表,不过白魁终于从以前那种拧巴的情绪中摆脱了出来,渐渐接受了白耀的心疾复原和他的改头换面。

    白耀不犯心疾的时候不但机智诙谐,还富有情趣,出口成诗,下笔成章,难怪当初与刘采春情歌对唱能够赢得美人归。白魁本就是他的儿子,又有一个完美的童年,在他不遗余力的亲情攻势下,很快就从了。

    现在,白魁和白耀父子俩全都在安排局底下做事。白魁做副局长,白耀做客卿。安排局里多了两个大帅哥,这下子把钱幂也给招来了,死皮赖脸偏要做客卿,缠着鱼玄机不放。鱼玄机无奈请示过雷长夜后,让钱幂也进了局。

    这样雷长夜的安排局里,就拥有三位圣手还有一个神捕,实力大增。

    安排局组成的第四重防御网,才是真正能够分辨谁是偷儿谁是盗儿的主儿。雷长夜并不怕这一次出现神偷事件,不过他还是让鱼玄机把队伍带出来,让他们好好磨合一下,在工作中才能促进合作嘛。

    有了这四重防御,雷长夜相信就算是九品至高者来这里,都别想无声无息拿走大娘船上一草一木。他在这一天可以放心大胆只顾接待各地来此的势力玩家就好了。

    今天来的,全都是刷玉符攒了巨额金钱的各大势力玩家,每位来宾都散发着富贵荣华的气息,就算陪同他们一起来的其他玩家,也是穿金戴银,全身披挂,威风凛凛,仪表堂堂。

    雷长夜看到他们这一身身锦衣华甲,深感白银义从们的装备要升级了,至少高层的装甲要更新换代,跟上现在这群势力玩家的层次。

    雷长夜看到刘秀和阴丽华居然也结伴来了,阴丽华随身还带着育婴袋,里面装着尚未孵化的彩蛋。

    雷长夜连忙亲自迎了上去,毕竟刘秀在他这里刷了这么多玉符,他不热情点容易出马脚。

    “刘兄,刘夫人,你们也来捧场啊?”雷长夜一脸惊喜地拱手道。

    “雷兄,感谢你找回了我们丢失的彩蛋。”刘秀微微点头,“我今天来,除了给自己找一个中意的彩蛋,还有另一个目的。”

    “哦?”雷长夜微微一愣。

    “那就是给那些幕后指使者一个教训。”刘秀的眼中冷芒一闪,“同时,也和雷兄套套交情,将来也许我们有合作的机会。”

    “刘兄客气!”雷长夜沉思片刻,不再多说,轻轻一抬手,请刘秀进入半圆形剧院的前台上座。阴丽华跟在刘秀身后,与雷长夜错身而过时向他万福行礼,态度温和,似乎对他印象很好。

    雷长夜向她客气地点头致意。这可是刘秀真正意义上的另一半,绝对不能怠慢。

    回过头来,他发现周瑜、大小乔、和、张角、张宝、李信、韩馥、潘凤还有各种还认不出脸的玩家陆续进场,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无比的期待和贪婪。

    这些人要从飞鱼大娘船设置在船尾的登船通道上船,穿过长长的上层甲板,路过带领自己的灵宠巡视防务的蜀武盟各大驱灵师,看过这琳琅满目,各色各样的灵宠宝宝,才终于来到船头的半圆形剧院大厅。

    就算他们再能忍,走到这里也忍不了了。更何况站在门口接待他们的雷长夜,肩膀上还坐着一众灵宠中的最强者虺娇。

    雷长夜在门口一个个和他们寒暄问好,不动声色地邀请他们入席。片刻之后,能够容纳八百人的半圆形剧场,已经座无虚席。

    “这将是一场屠杀。”雷长夜看了一圈满满腾腾的席位,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万众瞩目之下,雷长夜微笑着走上半圆形剧场圆心处的木台之上,咳嗽一声,运起千里传音开口:“欢迎各位莅临在下的飞鱼大娘船,参加大唐第一届驱灵师资格拍卖大会。何为驱灵师,身与灵宠,自成一格,独步江湖,威服天下者也。”

    说到这里,他笑着看了一眼在座的群英:“八派之中,倒是有不少所谓驱灵师,但是他们养着师长的灵宠,借他人之力狐假虎威,混不知强者傲立于世,岂能假手于人?此借灵师,而非驱灵师也。”

    “然也!然也!”半圆形剧场内的势力玩家们听得心头火热,口干舌燥,纷纷点头。

    “自今日始,会川城内将会有一批真正的驱灵师出世,这天下江湖,必将因之风起云涌,狂浪滔天。”雷长夜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狂狷的笑容,“各位,大风将至,云霄在眼啊。”

    “呼”在场的豪杰们拳头下意识地攥紧,掌心全是淋漓的汗水。有些顶盔掼甲的人已经忍不住扯领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