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3章
  • 下载
  • “什么事?”聂隐娘和薛青衣都是一惊。

    “应该是鱼师妹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雷长夜喜滋滋地转身朝主厅走去。薛青衣和聂隐娘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都感到如在梦中。

    雷长夜来到主厅门口,正看到鱼玄机指挥阴将们把众人丢失的彩蛋和毕一珂的镇妖葫芦摆放到主厅的桌案上。

    看到雷长夜进门,她兴奋地跳到他面前,用力一拱手:“主上,幸不辱命,瘟神和影魔的首级取到,所有失物都已取回。还有”

    她回过头来用手一指身后。在她身后,白魁正用手死死攥住一人的胳膊,脸色铁青地站立。

    此人头发花白,双眼无神,斜眼看着阴将们摆放着赃物,一脸生无可恋的苦瓜相。但是此人的相貌仔细一看极为英俊,和白魁确有几分相似,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

    “这位定然是协助鱼师妹捕获东西圣手的前辈高人?”雷长夜连忙大声说道。

    鱼玄机何等机灵,一看雷长夜身后的聂隐娘和薛青衣,再看了一眼厅内探头探脑的失主们,立刻说道:“正是这位前辈高人路过,帮属下找到了失物。”

    “幸会幸会!”雷长夜朝着偷心圣手拱了拱手,“还请随我到居所一叙。”

    “阁下就是蜀武盟坛主雷长夜?”偷心圣手问。

    “正是在下。”

    第两百三十二章 白家大团圆(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偷心圣手深深看着雷长夜良久,终于郑重地拱手道,“无论成败,多谢了!”

    “请!”雷长夜一抬手。鱼玄机立刻头前带路,白魁用力一拉偷心圣手的胳膊,三个人鱼贯从主厅后门离开。

    “宣秀,把东西两圣人头悬于会川官衙之前示众,让各路豪杰,引以为戒。”雷长夜朗声说道。

    “是!”宣秀把鱼玄机放到桌案上的人头抄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出了主厅。

    雷长夜重新坐回主厅桌案之后,双手扶住案台,看着桌面上琳琅满目的彩蛋和镇妖葫芦,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想不到会川城的灵宠宝宝竟然吸引了东西北三位圣手的驾到。他的彩蛋击鼓传花一般经了这么多人的手,才终于又回到他面前,真是命运坎坷。

    大厅里等待多时的失主们纷纷凑到了桌案前,眼巴巴地看着雷长夜。

    雷长夜微微一笑,首先把镇妖葫芦拿了出来,递给挤到最前面的毕一珂:“小师妹,小心保管,可别再丢了。”

    “大师兄真棒!我就知道你能把小水找回来。”毕一珂一把抱住镇妖葫芦亲了又亲,贴在脸上不断蹭。

    她身后挤过来管亥和史万宝,两人都是一脸的期待。

    雷长夜低头在彩蛋中找来找去。这些彩蛋各有独特的纹路,他也不是很能认清。管亥和史万宝却分别认出了自己的彩蛋,一把抱了起来。

    “别走别走!”看他们抱着彩蛋就要到无人的角落好好亲昵,雷长夜连忙叫住他们,“等所有人领完了一起走。以免有错拿的!”

    管亥和史万宝连连点头,就这么直接抱着彩蛋跪坐于地,又是亲又是蹭,样子不堪入目。

    雷长夜强自镇定心神不去看他们,继续分发彩蛋。刘秀和阴丽华结伴而来,在一众彩蛋中找到他们丢失的那个,高兴得拥在一起,就跟找到失散的儿女一样。

    欧阳雄烈抱住他失窃的彩蛋,哇地一声哭出来,一把搂住就不松手。雷长夜只好亲自劝慰他几句,把他扶到一边,以免他挡了后来人的道。他后面等着的可是薛青衣!

    薛青衣来到雷长夜桌案前,盯视着桌案上最后一个彩蛋。因为这个彩蛋她挑了好久才挑中,连带着雷长夜都把这个彩蛋的纹理记住了。

    雷长夜连彩蛋带育婴袋都放到薛青衣手中,她接过育婴袋,沉默片刻,忽然一笑:“也许我真的老了,一个灵宠宝宝竟让我进退失据,心神不定。师父说得对,我在蜀山这些年,却是越活越回去了。”

    “宗主何出此言,宗主在蜀山勇猛精进,修回人之至真本性,这是修行者的福气。出尘者未必真仙,入世者未必凡人。”雷长夜柔声道。

    “出尘者”薛青衣默默念诵一遍雷长夜的话,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一阵清明欢畅,她振奋地微微一笑,“长夜师侄,能说出此话,当为吾师也。”

    “弟子不敢!”雷长夜吓了一跳,连忙躬身行礼。

    “以后在我面前,不必如此拘礼。”薛青衣温声道。

    “谢宗主抬爱。”雷长夜不动声色地说。

    “嗯。”薛青衣抱起自己的彩蛋,一脸温柔捧在怀里,健步而去。

    薛青衣出门之后,宣锦风尘仆仆地跑了回来。却是宣秀悬首影魔和瘟神之后,立刻去通知她不需再满城查捕,以免姐姐太过辛劳。

    “锦儿,辛苦啦。”雷长夜看到她立刻站起身来。

    “雷兄果然好手段,一日收服三圣,街上都已经传开了。”宣锦喜笑颜开地说。

    她背后跟来的白麟也从她身后冒出头来,对着雷长夜亲昵地汪了一声,显然感受到了主人对于雷长夜的善意和亲近。

    “这真是运气使然,谁也没想到影魔和瘟神结伴来送死,正好一锅端。”雷长夜忍不住笑了。

    “这么看来我要恭喜雷兄武运昌荣喽。”宣锦笑着说。

    “好说好说。锦儿,还要劳烦你和宣师弟帮我放消息出去,驱灵师拍卖会还按原定日期举行。”雷长夜笑着说。

    “我这就去办,今日之后,我猜再也没人敢到雷兄的地盘上偷东西了。”宣锦微微一笑。

    “借你吉言,但愿如此。”雷长夜舒服地吐了口气。

    他的脑中界面里蜀山萌大玩家此刻已经开始疯狂刷屏。

    子辛十五级贵宾:喂喂喂,谁请来的影魔?谁请来的瘟神?来把人头认领一下了喂!

    管亥六级贵宾:就是就是,敢偷我们的蛋,问过我主线先!

    史万宝六级贵宾:咱们主线大大就是值得信赖,太稳了,说三天破案,一定两天就把案破了。

    东方朔十二级贵宾:老雷这简直要逆天啊,明面上的十二衙门和万兽狂潮,暗面上的四大圣手,全都被他怼了,黑白通吃!

    匡章十三级贵宾:这主线给力,辛姐好介绍啊。

    子辛十五级贵宾:我说什么来着?跟着主线有肉吃,还是大鱼大肉。

    王莽六级贵宾:发生了什么?我在匠造街错过了什么?

    “哈哈哈哈”一阵刷屏的哄笑声狂涌而出。

    其他来会川的各路势力玩家都默然不语。有些玩家肯定不敢声张,因为就是他们请来的影魔和瘟神。有些玩家则是噤若寒蝉,因为他们也请了一些大盗前来,但是没有四圣手这么有名。如今看到四圣手都没了,自然不敢再有任何行动。

    阴丽华十二级贵宾:还以为白魁能破案,没想到辛姐的主线这么强。

    子辛十五级贵宾:丽华,来我们这儿玩吧,我们这主线多强啊。

    阴丽华十二级贵宾:我们不靠主线,你懂的,辛姐。

    脑中界面一阵默然,气氛突然安静。

    雷长夜张开眼睛,叹了口气,果然最难对付的还是大玩家。刘秀这一股势力,未来必为大患,但是他却又不好打压,难处理啊。

    他迅速收起这些心烦的想法,调整情绪,接下来还要处理偷心圣手一家子的问题,为自己的安排局招兵买马。白魁和他的扬州八锁是必然要圈进来的。偷心圣手这位行家里手,如果能拐进来,那就得着宝了。

    还有钱幂这位早就退役的圣手,也可以做个客卿嘛。

    这些美好的想法冲淡了刘秀势力带来的阴云,雷长夜再次感到全身活力,精神全满。

    他首先来到聂隐娘一家所居住的客房,敲门进屋。刚一进屋,就看见白荣跪坐坐塌上,垂头啜泣。聂莺莺抱着自己的彩蛋,低头陪着他一起哭。聂隐娘坐在屋子一角,黯然神伤。

    好端端一家人,因为一个人,变得愁云惨雾。雷长夜感怀地叹了口气,随即恭声道:“聂宗主,偷心圣手已经归降,我这就要开始帮他治病,这是我第一次治这种病,尚不知结果如何,还请白宗主跟我走一趟,向他做个道别。”

    白荣和聂莺莺同时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向聂隐娘。聂隐娘的脸色铁青了片刻,终于在两人的视线之下软化了下来:“唉,去吧,我们一起去,我也该见见这位从未谋面的夫兄。莺莺也该见见这位伯父。”

    “娘子”白荣喜出望外,伸手去拉聂隐娘,却被她一巴掌打开手。

    “再敢有事瞒我,仔细我休了你!”聂隐娘恨恨地说。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白荣被骂,反而大喜。他最怕的就是娘子不跟他说话。

    “阿爷!太好了。”聂莺莺抱住白荣的胳膊,喜极而涕。

    “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们乐个什么?”聂隐娘无奈地叹息。

    “雷师兄定然有办法,是不是,雷师兄?”聂莺莺无比期待地问。

    “呃在下自然尽力而为。”雷长夜也不敢打包票。

    带着聂隐娘一家人,雷长夜来到会川官衙自己的居所中,只见鱼玄机已经陪着白魁和偷心圣手喝上了茶。

    偷心圣手看到白荣进门,惊得从坐塌上蹦起来:“你怎么来了?这如何是好,这便如何是好?”

    “兄长,你我关系娘子都知道了,雷坛主也知晓,这是好事。我们不用再隐瞒下去了。”白荣激动地冲到偷心圣手面前,用力抓住他的手。

    “唉,我的儿子身份揭破,我早有准备,没想到连你也受到牵连,我真是罪无可恕。”偷心圣手低头颤声道。

    “兄长,你我本是兄弟,有何牵连可言。”白荣顿时泪奔。

    “白世叔,这是怎么回事?”白魁也震惊地从坐塌上站起身,下意识地扶住白荣的胳膊。

    “唉,我其实是你的二叔啊,魁儿。”白荣攥住他的手,用力摇了摇。

    白魁愣在原地,花了好久才终于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今天令他震惊的事情太多了,他脑子已经有点木了。

    “各位,大家趁此机会再做最后一次道别吧,时间不等人,白前辈的心疾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就要发作。在此之前,我需要尽快把他送去治疗。”雷长夜沉声说。

    偷心圣手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除了他心爱的妻子,这屋子里是他全部的亲人。他长叹一声,环环作揖:“魁儿,二弟,弟妹,侄女,白耀就此告辞,此前种种,愧疚于心,生不如死也。今若不测,天道使然,我心无憾。若是天可怜见,治得吾之心疾,当以余生为苍生造福,报答天地之恩。”

    “”屋子里的白家人纷纷向他躬身行礼,包括聂隐娘。

    “原来叫做白耀”雷长夜斜眼看着白荣和偷心圣手。这兄弟俩的名字合起来不就是大唐荣耀?

    第两百三十三章 魔改偷心贼(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雷长夜嘱咐鱼玄机继续陪伴白家人在居所中等待消息。他自己则带着偷心圣手白耀朝着飞鱼大娘船走去。

    白耀见过所有家人之后,情绪平静了一段时间。但是随着雷长夜朝飞鱼大娘船走的这段时间,他又变得焦躁不安,脑袋东转西转,情绪起伏不定。

    “你是叫雷长夜吗?”白耀颤抖着问。

    “没错,白前辈,幸会。”雷长夜头也不回地说。

    “那么多的心头肉都被还回去了?”白耀问。

    “全部物归原主。”

    “哎呀,难受难受,想到他们那副欢喜的样子就难受。还是他们没了心头肉的样子顺眼,要不我再偷一次?就一次?”白耀颤抖着说。

    “白前辈,不如你来偷偷我的心头肉吧。”雷长夜淡定地说。

    “哦,你也有心头肉,你看起来是个很寡淡的人。”白耀来了兴趣。

    “我的心头肉就是它。”雷长夜指了指眼前的飞鱼大娘船。

    “这这么大?”白耀一下子忘了之前的事,整个精神都集中在这艘巨大无朋的大娘船上。

    “对啊,咱们上去看看?”雷长夜伸手一引。

    白耀犹如中了魔咒一般,愣愣地跟着他上了中层船舱。

    “这里面这么大的吗?”白耀钻进船舱,赫然发现了船舱中空无一人的商业街。

    “没想到吧。”雷长夜笑了。

    “里面看起来比外面还大的样子。”白耀激动地说,“这个怎么偷,这个很难,有挑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