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2章
  • 下载
  • 他到了主厅之中,却发现失主们情绪都稳定下来,正在与宣秀攀谈。宣秀脸上神光炯炯,正在历数雷长夜出道以来的种种战绩,不断增强失主们对雷长夜追回失物的信心。这基本上就是来了一段雷长夜版的长夜牌戏。

    连薛青衣都听得津津有味。雷长夜没想到宣秀还从他身上学会了这一手,可以培养!

    他还感觉到厅中另一角,气氛完全变了。很多大玩家围着汪芒,正听他侃侃而谈。

    “所以说我观察了白魁说话时的样子,这个小伙,上进心很强啊。”汪芒摸着下巴说。

    “你想要说什么?”尚香看着汪芒充满玩味的表情,莫名期待地问。

    “嘿嘿,经过上次的教训,我深感长夜师兄似乎对女人不感兴趣啊。”汪芒眼睛开始闪烁邪光。

    “谁说的,我雷兄只是对除我以外的女人不感兴趣!”一旁的紫馨顿时不乐意了。

    “辛姐,不要打断汪师兄,他好像有啥新的见解。”尚香兴趣盎然。

    “辛姐,你觉得长夜师兄对白魁说了些什么,让他如此面红耳赤?”汪芒斜眼望着紫馨。

    “还能有什么?喂,你不会”

    “我觉得他肯定是提出了什么让白魁难以接受的条件,但是白魁这精神小伙,为了扬名立万,也是拼了!”汪芒摩拳擦掌。

    “你不要再说了,别让我再去洗耳朵!”紫馨大怒。

    “比如说,白兄,你看这块香胰子掉地上了,帮我捡一下”汪芒说。

    “不太可能!”尚香认真地分析,“白魁不可能说好,我答应你这么正式吧。”

    “尚师妹,别打扰汪师兄,让他继续说啊!”紫馨忽然冷笑着说。

    “嘿嘿,如果不是那个,就是白兄今晚到我房间里来,一起研究研究莺莺传”汪芒还在纵情想象,雷长夜已经走到他的身后。

    “汪师兄好像很闲啊。”雷长夜微笑着说。

    “吖”汪芒沉浸幻想,完全没发现雷长夜已经站在自己身后,吓得直接叫了出来。

    “我正要跟你说关于那天咱们合作造出来的长筒法宝,我还需要几个一模一样的,你既然这么闲就帮我先打造几个吧。”雷长夜用力一拍汪芒的肩膀。

    “好好啊,你要多少个。”汪芒被他拍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先来一百个。”

    “这就去!”汪芒嗖地跑了,背后留下一片哄堂大笑。

    雷长夜打发了汪芒,又把这一群聚在主厅无事可做的大玩家们分配了几个巡查盗贼的任务,这才终于让主厅安静下来。他坐到桌案前,开始闭目内视,检查荒寺的布防情况。

    他早在昨夜就让五十个阴将悄无声息地埋伏在荒寺附近,他们各自以草冠树衣为掩护,静静蹲伏在荒寺周围的林中,气息全无。除非知道他们在哪儿特意寻找,否则根本不可能被发觉。

    当初鬼王蛆都发现不了阴将的存在,更不用说神偷四圣手。

    雷长夜通过阴将们的眼睛,观察荒寺周围动静,很快就看到鱼玄机和白魁你追我赶冲到荒寺附近。他连忙指挥从江南来的一位小五品阴将举手示意。他们立刻掩藏到阴将蹲伏的隐蔽地点。

    他们刚藏好不到三十息,一道白光就倏然照入荒寺之中,奇快无比。雷长夜只看到一个人的残影,连长相和衣着都无法看清,只能勉强辨别衣服的颜色。

    在这个身影之后,迅速飞来一个灰衣冷面的中年男子。他的面庞青白无须,僵硬如铁,毫无表情,一看就知道是人皮面具。只有他的双眸燃烧如火,显然气恼异常。

    “偷圣,你这般出手,是坏了同行的规矩!”他冷冷地说。

    “哼,瘟神,你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荒寺内传来偷心圣手的冷语,“你先偷毕一珂的镇妖葫芦,诱我癫狂,再趁我出手偷窃,暗中偷走了这枚彩蛋,不但把锅甩到我身上,还引诱我完全失控,差点死在薛青衣手上。”

    “嘿嘿,这些我都认,不过我偷的是别人,可没坏了同行规矩,谁叫你自己是个疯子。”瘟神冷笑一声。

    “想要回你的东西,就进来拿吧!”偷心圣手低沉地开口。是人都能感到他语气中透出的杀机。

    “哼。”瘟神冷笑一声,“你当我看不出你设了陷阱抓我?”

    “你当我不知道影魔已经和你同流合污?”偷心圣手反问。

    瘟神的眼神顿时一变。与此同时,一条黑影从荒寺的后院飘出,犹如一道黑电,朝着寺外狂飙而去。但是片刻之后,这道黑影又在空中一个转折,倏然落到瘟神身边。

    “中计了!”黑影抛下一枚盟宝袋,里面滚出来的全部都是涂成七彩色的石头。

    雷长夜看到这个情景,顿时知道偷心圣手要干什么。他的神识猛然发动。

    蹲伏白魁身后的几个阴将闪电出腿,猛地一脚踹在白魁屁股上。白魁毫无防备,一下子被踹飞了出去,扑落到了瘟神和影魔的面前。

    瘟神、影魔和白魁六目相对,都愣住了。

    就在这时,五十个隐藏的阴将一起出手,五十道手生金雷,犹如五十枚金色烟花,对准瘟神和影魔轰去。

    随着手生金雷,五十道青色的水之滚地雷猛然跟进。瘟神和影魔看得目瞪口呆。

    第两百三十一章 计赚三圣手(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五十个小四品和几个小五品阴将合力打出来的五行雷法,基本上等同于一个大门派的修行者组成的大阵攻击。而且默契程度和凶狠程度犹有过之。

    当初雷长夜操控五位小五品阴将,一个齐射消灭上百巨弥猴,直接把妖神宗药师都给吓退了。如今五十个阴将齐攻,这威力更是大了数倍。

    瘟神和影魔就算武功高强,但是他们的强项并非短兵相接,如今这一百个雷法分成两拨滚过来,他们出尽法宝,也只能挡住七成进攻,剩下的攻击只能靠自身护体神功硬抗。

    他们根本扛不住!

    瘟神和影魔被炸得浑身酥麻的同时,一身护体真气千疮百孔。

    就在这时,鱼玄机瞅准时机,纵身而起,先是一把漫天花雨术的钢针招呼,接着匕首出击,幽鬼缠身匕首术。

    “噗!噗!”鱼玄机的针匕连击,配合阴将们的金水双雷,干净利落地将瘟神和影魔的人头取下。

    白魁刚才被阴将们一脚踹出去,现在只来得及一个旋子站起来,却正好迎头被泼了一身一头的血。

    这一次鱼玄机出手看似只是一刹那,其实她把踏月飞星、漫天花雨、幽鬼缠身以及妙手生化四门艺业都发挥到极致所取得的战果。

    空空儿一脉最强的绝技是踏月摘星术,但是在心怀杀机的时候,威力大幅下降。鱼玄机为了复仇,把这门绝学朝着刺杀突击的方向改进,形成了她独门的踏月飞星术。

    这门功夫最强的地方就是突刺冲锋,一旦发动,动如急电,整个人化身一枚飞星,直扑敌手要害,一旦这门功夫被激发,手里就算拿根筷子,在这样的急速下,挥之也能杀人。

    这门功夫配合幽鬼缠身匕首术,杀人只在一刹那。但是鱼玄机为了保险起见,还在出手之前,以超凡入圣的手速来了一把钢针突刺满天花雨术。

    这个满天花雨术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逼出影魔和瘟神各自压箱底的保命绝技。影魔拥有残影术,可以把人化为一道黑影,破解一次致死攻击。

    瘟神则能在瞬间请出瘟娃娃,替他当一次夺命打击,这和雷长夜的替身术很像,当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在鱼玄机冲过来的瞬间,影魔和瘟神同时使出残影术和瘟娃娃,破了她的满天花雨术。这样鱼玄机真人冲到近前的时候,影魔和瘟神全都没了保命之法,只能直面鱼玄机的匕首,以自身的柔术躲闪。但是鱼玄机还有一手妙手生花术,用以偷取脖颈,配合踏月飞星的急速,一击成功。

    二人被五十个阴将雷法轰残了大半,这一照面间,束手无策,死不瞑目。

    要说是这两人死于鱼玄机手里,倒不如说是死于雷长夜的阴将阵合击之下。不过,视觉效果上,鱼玄机一刀两头,确实属于拿到了双杀的靓仔,看得白魁眼睛都闭不了。

    鱼玄机一刀两头后,手往空中一伸,一只玉手宛若鲜花盛放,在空中闪电般打散两颗头颅的发髻,然后又将两头的发丝扎在一起盘紧,往肩膀上一甩。这两颗头颅就这么直接挂在了她的身上。

    “白捕头,影魔和瘟神已经殒命,还请阁下速去劝导令尊归降,以免误伤性命。”鱼玄机此刻一身是血,却神采飞扬,尽显主线人物的魅力。

    白魁直到此时才想起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完全超出了他江湖搏杀的常识,让他大开眼界的同时,心胆俱寒。他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等到他愣愣地回过头,朝着荒寺中走去时,雷长夜睁开眼睛,取消了内视。接下来的情节,基本上不会出他的意料之外,他的五十个阴将足以为鱼玄机保驾护航,让她全取其功。

    如果她在这样的优势之下,还拿不回偷心圣手以及赃物,那么她就不配称为主线人物了。

    这一次最大的惊喜,就是瘟神和影魔居然组团来搞事情,还迫使偷心圣手疯症恶化,结果被偷心圣手设计报复。如果他不出手,偷心圣手估计会启动终极大杀器,他的那个次声波法术把这两货干掉。

    鱼玄机和白魁都没想到雷长夜救了他们一命。一旦偷心圣手发动次声波法术,那可是会危及周围所有生物,不只是瘟神和影魔。

    这才是他号令阴将一脚把白魁踹出去的原因。看到儿子在场,偷心圣手才不敢轻易出杀手。

    就在这时,主厅正门突然走进来一位一头银发的女子身影,却是聂隐娘一脸铁青地进了门。看到她进门,主厅内的薛青衣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

    两人凑到一起,看似用传音入密说了几句话,聂隐娘的眼中竟然冒出泪光。薛青衣一把攥住她的胳膊,死命要把她往厅外拖,但是聂隐娘身子就仿佛钉在地上,死活不肯走。

    薛青衣急得脸色都变了,死死抓住她的手不放。但是聂隐娘的神色却无比坚定,执意要掰开薛青衣的手。

    雷长夜连忙站起身,小跑几步,来到聂隐娘和薛青衣两人面前。

    “这里没你的事,退下!”薛青衣毫不客气地厉声说。

    “不,红线,这件事不能瞒下去!”聂隐娘用力摇头。

    “两位宗主,我大概猜到两位所为何事,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咱们出去谈。”雷长夜连忙说。

    “”听到他如此说,聂隐娘和薛青衣都是神色一变,下意识地被他搀扶着出了门,来到了会川官衙庭院一处无人的凉亭之中。

    “你能猜到何事?”聂隐娘沉声问。

    “聂宗主,这会川城的失窃案,乃是东西两圣手联手所为。我已经派鱼师妹带兵前去擒拿二人,马上就有消息。”雷长夜躬身道。

    薛青衣和聂隐娘互望一眼,都感到意外。

    “东西圣手?不是北圣手?”聂隐娘追问了一句。

    “北圣手也到了城中,不过他是为了追踪东西圣手而来,并从它们手里夺回偷盗之物,我想他马上就会被鱼师妹带回官衙。”雷长夜低声道。

    “长夜师侄,你可是想说,你一日之间,能够降服三圣手?”薛青衣难以置信地问。

    聂隐娘也露出震惊无比的神色。这三圣手可是能从薛青衣手里偷走彩蛋的名家,到了雷长夜手里,就这么不值钱吗?

    “正是。”雷长夜直言不讳。

    “你是否”聂隐娘仔细看着雷长夜的神情,忽然断然道,“你已经知道白荣和偷心圣手的关系!”

    “呃,正是。”雷长夜无奈地说。

    “你为何不直说出来?”聂隐娘怒道。

    “此乃白宗主家事,弟子不宜过问。”雷长夜低声说。

    “哼,我聂家,岂是藏污纳垢之家,更不用你来替我等掩盖,他白荣,太让我失望了!”聂隐娘一阵气苦,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隐娘,白大哥有这样的兄长,你要他怎么办?他对兄长如此依恋,断无告发他的可能。况且,偷心圣手虽然是江湖公敌,但是做的事都罪不至死。”薛青衣柔声道。

    “他偷东西不说,还偷人,岂能说罪不至死?”聂隐娘恨恨地说。

    “聂宗主,白前辈这个好偷的毛病,是一种心疾,而非本性败坏。我正好有治好他的把握,这件事请交给我处理,从此北圣手将永远在江湖上销声匿迹。”雷长夜沉声道。

    “你这都能治?”聂隐娘和薛青衣齐声惊呼。

    “略有把握。”雷长夜恭声道。

    “隐娘,如果这是真的,岂非皆大欢喜?白大哥可以永远保住兄长是北圣手的秘密。他的兄长也能重新做人。”薛青衣脸露喜色。

    “可是,唉,此人偷走了刘采春,后来不知所踪,若是被他害了,此人还是不能留。”聂隐娘愤然道。

    “这件事弟子自然会查得清清楚楚,还刘家一个公道。”雷长夜连忙说。

    “隐娘,既然长夜师侄能做到,何不让他一试。你我亲身所见,如今的江湖后辈所做之事,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是时候放手让他们来任事了。”薛青衣深深看了雷长夜一眼,意味深长地说。

    “”聂隐娘思索了良久,终于废然叹了口气,朝着雷长夜微微一个万福,“如此劳烦长夜师侄了。”

    “弟子必当尽力。”雷长夜躬身道。

    就在这时,一阵震天的欢呼声从主厅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