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1章
  • 下载
  • 他吃龙肉都不香。

    白魁早已经在客房里等他。雷长夜出门的时候,显然暗地里观察的扬州八锁也通知了他。

    雷长夜看了一眼白魁的脸色就知道这货还想要把早上丢的面子找回来,而且也有了他的把柄。

    这就有意思了。

    第两百二十九章 白魁的秘密

    “雷先生,令属下的轻功好眼熟啊。”白魁眼神凌厉地望着雷长夜。

    “嘿嘿”雷长夜知道白魁迟早看出来鱼玄机就是鱼蕙兰,不过没想到他脑子转得这么快,可惜这个秘密,他怕是没机会说出来了。

    “白捕头可曾听说过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只妖?”雷长夜没理这茬,直接另开话题。

    “哦?雷先生是想要和我聊聊人妖之间的异同?”白魁眉梢一挑。

    “人从妖变化而来,得道天地,建礼法,论规矩,成就王道盛世。但每个人内心,都有妖气。有的人妖气弱,可以一生无惧妖气袭扰。有的人妖气盛,每日都要消耗巨大的心力控制妖气袭扰,若是失控,便会变成另一个样子。这就是世间许多疯病的来源。”

    雷长夜说的自然是心理疾病,但是对于大唐幻世的土著,却只能换一个。

    “你无端说这些作甚?莫不是想要岔开刚才的话题?”白魁冷笑着问。

    “比如说有人喜欢偷东西,喜欢看别人丢掉心爱之物的那种狼狈绝望,即使他知道这种心态令人作呕,令他自己作呕,但是却无力改变,因为他身上有妖气,他的人游走于人妖之间,无法自拔。”雷长夜继续说道。

    “”白魁的脸色瞬间变得雪一样白,眼中瞬间全是血丝。

    “果然”雷长夜看着他的脸色,全都明白了。

    “当妖气发作的时候,这个人即使想要控制自己,也控制不住,他必须去偷,必须去拿走别人的心头好,这个时候此人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只为了偷盗而生的妖。”雷长夜说到这里,从背后拿出蒲扇,慢条斯理地扇了扇。

    “”白魁艰难地低下头,不让雷长夜看到自己的眼睛。但是他脖子上绷起来的筋,身上发出的颤抖却瞒不了人。

    “你恨这种人只是浪费时间,因为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雷长夜开口道。

    “你说这些和我有何关系?”白魁低头哑声问。

    “江湖传言,白捕头在找你的父亲来治好令堂的疯病?”雷长夜问。

    “”白魁没有回答。

    “其实你想要当着令堂的面杀了令尊吧?这种刺激也许可以惊醒令堂。”雷长夜压低了声音。

    “住口!”白魁闪电拔刀,白光一闪,刀刃已经到了雷长夜的眼睛。雷长夜眼睛眨都不眨。他可是被鬼儿镖对着眼睛怼过的人,白魁的道行还差点。

    “你已经知道令尊是北圣手,大概是令堂透的口风吧?”雷长夜问。

    “你如何知道?”白魁遍体生寒,如见鬼魅。这种他人生中最大的秘密,他连做梦都在想着封口,除了已经疯得语无伦次的娘亲,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

    雷长夜长舒一口气,好险。幸好他来稍微试一下白魁的底,并没有直接去找白荣揭开他和偷心圣手的兄弟关系。

    白魁如此疯狂杀盗贼,心底应该是有心结的。他对人说想要找自己的父亲,也是掩人耳目,他恨父亲抛弃娘亲,导致娘亲疯狂。在大唐,很少有疯病治好的例子,一旦发疯,近乎死刑。

    每日对着活死人,任何正常人都会被折磨得疯掉,何况只是个小孩子。

    雷长夜如果说服白荣去劝白魁诱降他的父亲偷心圣手,到时候父子一见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必然闹得鸡飞蛋打。

    “白捕头,我在这里给你交个底,我知道偷心圣手在哪儿,随时可以将他围住,不过我没把握抓住他,只有把握杀了他。因为无论任何人,绝对不能在他周围出现,一旦出现,必然被他反制。”雷长夜沉声说。

    “”白魁终于抬起头来,双目血红地望着雷长夜,“因为他有种奇怪的法术可以让人心烦意乱,进退失据?”

    “白捕头果然高明。正是如此,很多失主都经历这样的反复折磨,终于在防卫上出现失误,令其得手宝物。这种法术,除非特制的高阶结界,否则任何人都扛不住。”雷长夜严肃地说。

    自从他从薛青衣那里知道了偷心圣手的奇异作案手法,他就知道绝对不能近这个人的身。因为薛青衣形容的现象,非常像住在十几层高楼上的居民遇到大风天时候,心烦意乱的现象。

    这其实是因为风震引发了某种微弱的次声波,次声波会影响人的身体内脏和精神,产生各种不同的反应,诸如心烦意乱,头昏目眩,胸闷恶心,甚至内脏受损。百慕大的幽灵船,很多都被怀疑是因为自然现象引发次声波造成。

    如果偷心圣手会这一招次声波攻击,那就非常可怕了。

    “所以,你需要我来劝其归降?”白魁的脸上露出狞厉的神情,“你既然知道我要杀他,还来求我?”

    “因为偷心圣手其实罪不至死。”雷长夜叹了口气,再次开口。

    “又是你那一套人心有妖气的谬论?”白魁冷笑一声。

    “我的所谓谬论,是否可以解释阁下童年遭遇?”雷长夜微笑着问。

    白魁的拳头一下子攥紧了。他的童年,父母双全,其实无比快乐。他与父亲,父慈子孝,其乐融融。那是白魁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但是,父亲在他长大之后,一天比一天焦躁,坐卧不安。母亲日日求神拜佛,小心伺候,却终于还是没有留住父亲。

    父亲离家出走之后,母亲便因为绝望而疯癫,终日浑浑噩噩。即使她疯成这样,还会偶尔跑到家中神龛祈福,祝福父亲平平安安,莫要被人抓走。

    白魁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父亲的身份。

    父亲前后性格反差如此之大,白魁也曾经感到奇怪,但是他不会为父亲找任何借口,只是认定父亲生性凉薄,寡淡无情,本就如此。

    随着时日渐长,绝望化为仇怨,昔日的回忆终成今日的杀机。

    “便是真的又如何?他已经是妖,自然更要死。”白魁冷冷地说,“如果你要我劝他归降,我也不会把人给你。他是我的!”

    “如果我说,我可以把他身上的妖气炼掉,让他彻底摆脱妖气袭扰,重新做人。那又如何?”雷长夜淡淡地问。

    “他不配重新做人!”白魁断然道。

    “也罢。此事就此不提。”雷长夜不再说话,只是笑着看白魁。

    “看我作甚!首先,我就不信你的人有妖气的胡言乱语。其次,就算我信,我也不会原谅阿爷的恶行。”白魁挣扎着说。

    “如果我说,我也能炼去令堂身上的妖气呢?”雷长夜微笑着说。

    “阿娘不是妖!阿娘没有妖气!”白魁激动得站起身。

    “是吗。那好,告辞!”雷长夜没有辩解,只是同样站起身,拱手告辞。这事儿他只是替人办事,白魁才是亲情攸关,没道理他比白魁急。他觉得自己还能再等一天。

    雷长夜从白魁的居所回到会川分坛主厅,心里顿时一沉。毕一珂、刘秀、阴丽华、管亥、史万宝、欧阳雄烈、薛青衣全在,鱼玄机正在一个个地安抚,不断喝水,估计是说得口水都快干了。

    看到雷长夜进门,所有人都从坐塌上跳起来,满怀期待地望着他。

    “”雷长夜有点想转身跑,不过想到自己的轻功,还是算了。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且慢!”

    他转身一看,却是白魁气喘吁吁地扶着膝盖站在眼前。白魁想要开口,却看到大厅里的众人,顿时闭上嘴,朝着刘秀和阴丽华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雷长夜斜眼看去,只见刘秀和阴丽华没精打采地点点头:“果然白魁是这对夫妇请来查案的,真是手眼通天。”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白魁瞪眼望着雷长夜,用传音入密说。

    “可以让令尊先试试,如果灵了,再让令堂试试如何?”雷长夜胸有成竹地问。

    根据他的猜测,偷心圣手这毛病应该是先天基因缺陷,蓝海星都没啥好法子。不过在这儿就不一样了,他有芥子袋啊,可以基因重组,人也是能炼的。他把偷心圣手送进去,就当是免费的实验品,看看能不能把他的偷心病炼好。

    炼好了,再用在白魁娘亲身上。她应该是精神受到强烈刺激而失常,稍微整理一下魂核,应该就缓过来了,比起偷心圣手要更简单些。

    雷长夜有炼女儿的经验,智能生物应该不会在炼化中失去记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巫核来修复人残损的基因链条。这个如果能行得通,那他就开发出了芥子袋另一个逆天的功能。偷心圣手正好可以用来给他练手。

    白魁恶狠狠地看着雷长夜,却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力。他想要杀父亲,但是更想救醒母亲。现在杀父亲行不通,因为要用父亲做实验品,说不定救得了母亲。他只能听从雷长夜的安排,去劝降自己那位根本不值得他同情的父亲。

    雷长夜一步步把他算得死死的,他一点挣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你真的能够炼化妖气?”白魁垂死挣扎地问。

    “我能炼妖,这你应该知道。”雷长夜笑着说。

    “这不一样!”白魁瞪眼。

    “事到如今,你肯不信吗?”雷长夜微笑着反问。

    白魁狠狠地瞪着他,拳头攥得咯吱吱响。抓捕父亲,救醒母亲,都是他一生的热望。雷长夜同时点亮了他这两个热望。他当然可以拒绝,但是下半辈子他能活在不断怀疑自己的地狱中吗?

    “好!我答应你!”白魁双目血红地说。这一句话他没用传音入密。整个大厅都听见了。

    第两百三十章 一日遇三圣

    在雷长夜的船主室中,雷长夜再次打开两个电池人甲符,一个追踪所有彩蛋的去向,一个追踪偷心圣手的方位。此刻偷心圣手正在另一枚离群彩蛋所在的客栈附近游曳,他与这个彩蛋有了相当长的距离,说明他把彩蛋留在了客栈里。

    “为什么他要把这个彩蛋单独留在客栈里呢?”雷长夜感到有点奇怪。因为其他彩蛋都被偷心圣手暗藏于荒寺之中,唯独这个彩蛋被单放。

    就在他觉得奇怪的时候,显示偷心圣手方位的灵印光斑疾如闪电般进入客栈。然后,这个单放彩蛋的印记和偷心圣手的印记终于重合在了一起。

    偷心圣手犹如一道闪电般朝着荒寺的方向狂奔,仿佛他在被什么人追捕。

    “他偷了彩蛋?!”雷长夜突然恍然大悟。

    这个彩蛋根本不是偷心圣手偷的,而是另有其人。偷心圣手这是要把这个彩蛋偷回来。

    雷长夜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彩蛋总是单放在客栈里,而偷心圣手虽然离它很近,却总是不把它带在身上。他一直在这个彩蛋周围游曳,就是想要找机会偷这个他唯一没得手的彩蛋。今天,他终于成功了。

    雷长夜意识到事情复杂了,他要同时对付两个神偷,一个是北圣手,一个是东西圣手中的一个。

    当他走出船主室的时候,鱼玄机和白魁都在门口等他。鱼玄机不动声色,白魁神色有点尴尬,显然他们在等待的时候,互相之间又有了一次交锋。雷长夜记得白魁应该猜出了鱼玄机的身份,但是看他的表情显然鱼玄机又把他给怼得不要不要的。

    “两位已经彼此熟悉过了?”雷长夜笑着问。在他未来的计划里,鱼玄机和白魁都是安排局特别的人选。鱼玄机为主,白魁为辅。如果鱼玄机不能压住白魁,那她这个主事的位子就得让出来了。

    “鱼主事言辞机敏,在下佩服。”白魁红着脸低头说。

    “白捕头眼光独到,我也是极钦佩的。”鱼玄机眯眼一笑。

    “玄机,这一次行动由你指挥,我会派五十个阴将随你办事。”雷长夜沉声道,“白捕头,你听玄机指挥,随机应变。”

    “好。”白魁斜眼看了看鱼玄机,无奈地说。

    “是,主上。”鱼玄机顿时跃跃欲试。

    “你立刻到荒寺抢先埋伏,偷心圣手会第一个回寺,你不要动他,但是他身后会有一个人追来,不惜一切代价,取其首级。”雷长夜用传音入密说。

    “是谁?”鱼玄机有些惊奇。

    “影魔,或者瘟神,其中一个。这两人作恶多端,都不是善茬,杀无赦。”雷长夜继续说。

    “主上是要立威?”鱼玄机眼睛亮了。

    “嗯,这样也有助于白魁劝服偷心圣手投诚。干的漂亮点,将来白魁入了安排局,要在你手下做事,你懂的。”雷长夜低声说。

    “他们速度可不慢,现在我立刻赶过去还来得及,你的阴将”鱼玄机面露难色。雷长夜的阴将都是小四品,在鱼玄机看来都是小短腿,跑得太慢。

    “他们早已经在荒寺埋伏多时,你自己赶快点是正经。”雷长夜笑了。

    鱼玄机脸上露出无比酸爽的表情。在雷长夜面前,她的聪明机智好像都喂狗了。

    “白捕头,随我去荒寺!”鱼玄机说到这里,嗖地跳下了飞鱼船。

    “哼!”白魁身形一展,犹如鬼魅一般飘在鱼玄机身边。这两人你追我赶,瞬间消失,只留下空气炸裂带来的一阵狂风乱卷。

    雷长夜的脸被风吹得一阵褶皱:“这么夸张的吗?”

    鱼玄机和白魁去办事了,会川分坛里的失主们还需要有人安抚,宣锦在城里维持治安,紫馨劝人会出大问题,雷长夜只好亲自去做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