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0章
  • 下载
  • “啊?就这名字?”鱼玄机略感失望。

    “所有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就叫安排局吧。你就是安排局局长。”雷长夜笑了。

    “好吧,这么说来这名字也还行。我需要点手下啊。”鱼玄机跃跃欲试。

    “这个我当然会安排,你的三位老部下自然会安排给你。”雷长夜说到忽然挑了挑眉毛,“不过我知道你是鱼蕙兰,但是别人不知道啊。你一个蜀山的普通弟子,想要镇住其他的手下,必须先立威。”

    “立威哦!”鱼玄机浑身一震。这才是雷长夜找她进船主室的原因。

    他要她去解决掉偷心圣手。

    “但是坛主,失物、人全都被你锁定了,你若出手,手到擒来,如今功劳都推给了我,我这样会不会有点僭越?”鱼玄机居然开始不好意思了。

    “这才是我要你去搜集白荣资料的原因,因为偷心圣手手头上好东西太多了,砸了哪个都不好,最好是攻心为上,收服为主,而不是杀。”雷长夜沉声道。

    “利用亲情诱捕他?”鱼玄机恍然大悟。

    “依仗亲情,劝他回头。”雷长夜纠正道。

    “薛宗主怕是不肯干休,她可是我名义上的师父”鱼玄机缩了缩头。

    “这个就看你自己如何解决了。”雷长夜微笑着说。

    “”鱼玄机想了想,忽然一笑,“师兄怕不只是为了担心法宝,也是怕杀了偷心圣手会伤了白荣一家的心吧。”

    “白荣当世名家,今后还会和我多有合作,云香派也是我要依仗的势力,我们的关系自然不该为区区几个彩蛋而败坏。”雷长夜淡淡地说。他自然不会说自己欣赏白荣的真性情,不忍他伤心。

    “难怪你和永大侠平辈论交。”鱼玄机发现自己竟然被雷长夜感动了一下下,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鱼玄机咳嗽一声,整肃一下容颜,庄重地掸了一下衣袖,拱手道:“主上放心,玄机定不负使命。”

    “嗯。”雷长夜点点头,没有拒绝这个称呼。

    鱼玄机意气风发地出了门,直接从中层船舱的窗口飞出了船,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她作为武盟安排局局长的第一次行动。

    第二天早上,雷长夜来到武盟分坛主厅,却看到惊人一幕,主厅桌案后的坐榻上,坐了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正在埋头桌上摊开的件。

    此人的脸蛋好像刚煮好的鸡蛋清一般白净,一双大眼明亮纯净,配上一对浓眉,看上去格外精神。

    他的嘴唇自命不凡地撇着,挺直的鼻翼充满了自信的气质,脸部的线条不露痕迹地绷紧着,有一种想要迎难而上,证明自己的强烈冲动。

    自信而好强,典型的有志青年外貌。

    在他身边伺候的,却是眉花眼笑的紫馨。在雷长夜刚进门的时候,紫馨正抱着厚厚一叠资料跪坐到这位英俊青年的身边。

    “这是失主的所有资料吗?”青年头也不抬地问。

    “是,白捕头。”紫馨柔声细气地说。

    雷长夜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天下著名的神捕之一俏钟馗白魁来了。江湖上为他取名“俏钟馗”,是说他断案如神,就算是作案者是厉鬼,也难逃他的法网。

    传说他对于盗贼出手狠辣,凡是反抗者当场格杀。各地官府都比较喜欢这种风格的捕头,因为减轻了他们很多案牍负担。所以他有了钟馗吃鬼一般的声望。

    白魁最出名的,自然是他花月动三江的绝顶轻功,传说他是江湖中跑得最快的人,连鬼都跑不过他。做捕头以来,凡是被捕捉的罪犯,只有一个人逃过了他的追捕,那就是鱼蕙兰。

    如今他一到会川府,就直接占领了这座曾经作为缉捕厅的主厅,首先当然是为了断案方便,其次未尝没有震慑武盟的意思。他在任何地方第一件事就是抓取绝对的话事权,他必须成为绝对话事人,这才能最高效率地查案。

    白魁可以说是一个为了断案而生的人,在缉捕界,他不承认任何人的权威,除了他自己。

    紫馨送上资料,还要用手捧着脸,近距离欣赏白魁认真资料的盛世美颜。

    雷长夜见状颇为无奈地摸着光头,紫馨在蜀武盟这么久,见惯了他的五花光头,莫非还委屈她了。他也不得不承认,白魁放在蓝海星,也是小狼狗一系的花美男。

    “来者可是蜀武盟坛主雷先生?”白魁头也不抬,直接开口。

    “正是在下。”雷长夜跪坐到白魁的面前,伸手拿起还在白魁桌案上的蒲扇,随手扇了扇。

    “在下临时占用一下缉捕司的主厅断案,待我抓到北圣手,立刻就走,这段时间,我需要在这里调集会川的人力物力。阁下是会川话事人,还望与我通力协作。”白魁一边翻看资料,一边沉声说。

    他对于其他事情都没要求,免费来这里断案,就为了抓北圣手,所以他也不怕损及任何人的尊严。只要丢了东西,那就得求他找回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且枯燥。

    “阁下初到会川,还不知道这里的环境啊。”雷长夜微微一笑。

    第两百二十八章 冤家来聚头

    雷长夜以眼角余光扫视大厅,已经看到角落中的鱼玄机对他点头。他心中有了计较。

    “嗯?”白魁抬起头来,第一次花时间看了雷长夜一眼。

    “这里神偷出没,大盗横行,不少人都精善伪装身份。我职责所在,还是要验一下阁下的公验和告身,验明无误,阁下请尽请使用这间主厅,直到抓捕到阁下想要的人为止。”雷长夜笑着说。

    “传闻雷先生一生唯谨慎,名下无虚也。”白魁不动声色地伸手去怀中摸自己的公验告身。但是他的手掏到一半已经变了脸色。

    “有何不妥吗?”雷长夜扇着蒲扇,淡淡地问。

    白魁缓缓把手从怀里掏了出来,手中空空如也:“在下的公验告身,俱都”

    他白净的脸颊瞬间粉红,额头冒出一丝急汗。

    “白捕头莫慌,正如我方才所言,此地神偷横行,天下名盗,尽在此城,形势严峻。你的随身物品,可是遭了灾?”雷长夜慢条斯理地问。

    “这正是。”白魁难掩羞愧地低下头。

    就在这时,鱼玄机无比机灵地一溜小步走到雷长夜身边跪坐:“主上,属下在城外截到一七岁小儿,正向同伴炫耀今日所获,我将其抓住,缴获这些物品,还请主上点验。”

    话说完,鱼玄机用一个托盘将一大堆东西放到雷长夜面前。

    雷长夜低头在托盘的东西里划拉。有钱袋,有令牌,有一叠长长的公验,还有官府告身,凡是人需要随身带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雷长夜捡起公验,缓缓展开:“嗯白面无须容貌端正身长七尺腿长手长,应该是了。”

    他小心翼翼地叠起公验,放回托盘,将一托盘的东西放到白魁正在阅览的资料之上:“白捕头,丢了不少东西啊,不如你先好好点验清楚,可有缺失,若是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随时可以找玄机。”

    雷长夜指了指鱼玄机:“她精善查案,对于江湖鬼域伎俩了如指掌,当初我缉杀鱼蕙兰,多亏她从旁协助,你们份属同行,多多亲近。”

    鱼玄机趁机拱手:“白捕头,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白魁羞得几乎想要钻地而去。他一生中最大的污点,就是追击鱼蕙兰却让她在江上跑没了影子。

    但是鱼蕙兰却是栽在雷长夜以及他身边这个小姑娘手中,高下立见。

    而且,在这会川府他连自己的东西都保不住,还替别人找什么失物。这个下马威太狠了。

    他将托盘上的东西囫囵放入怀中,朝雷长夜一抱拳:“我有些倦了,告辞。”

    “哎,先莫急着走,玄机带白捕头去官衙客房落脚稍作休息。下午我当亲自拜访,共商捕贼大计。”雷长夜温言道。

    “遵命!”鱼玄机笑着拱手。

    “且慢,不必了。”白魁红着脸断然拒绝,“我自有落脚处。”

    “白捕头在何处落脚,还请告知,我当前往拜访。”雷长夜柔声说。

    “相信以尊驾属下的才能,我根本不需相告。”白魁看了鱼玄机一眼,愤然扭头,扬长而去。

    望着白魁疾步而去的背影,紫馨这才如梦初醒,从桌案上爬起身来:“哎呀,雷兄,我就知道这种银样镴枪头根本没有真本事。你一出手,他就露馅了,真厉害!哈哈哈!”

    “馨儿谬赞了,这都要亏玄机师妹机灵,帮我要回了自己的主厅啊。”雷长夜走到紫馨身边,在主厅桌案的卧榻上坐下。

    “这”紫馨这才明白过来,连忙说,“对对,我刚才也在想怎么把这家伙赶出去,他自己走了最好。省的我动手。”

    雷长夜微微一笑,没说话,转头望向鱼玄机。此刻鱼玄机已经用传音入密开口:“主上,有大消息。”

    “馨儿,我看薛宗主和聂宗主忙了一晚上,你去问问她们需不需要武盟提供帮助,莫要让人觉得武盟冷落了她们。”雷长夜开口道。

    “是!我这就去!”紫馨异常积极地站起身跑出了主厅。刚才她犯的花痴必须用新一轮努力来挽回啊。

    鱼玄机立刻凑到雷长夜身边,以传音入密低声道:“我昨夜趁着聂宗主和白宗主不在,偷偷找莺莺聊天,问出许多白荣家里的事情。其中竟然包括白魁!”

    “嗯?”雷长夜眼睛顿时睁大了。

    “莺莺说白荣他有个兄长。从小他是由兄长养大,与兄长极其依恋。可惜兄长后来犯了疯病,最后经历战乱,不知所踪。这且不说,只说白魁此人,小时候父母双全,很是快乐,后来父亲失踪,母亲急出病来,从此浑浑噩噩。”

    “等一下,他母亲还活着?”雷长夜微微一惊。

    “正是。莺莺说她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去见过此人,还曾经见父亲请人为其医治,但是药石无灵。”鱼玄机说到这里微微摇摇头。

    “白荣请人替白魁的母亲治病?”雷长夜仔细想着这条关键信息。

    “是啊。我问莺莺白荣和白魁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关心白荣的母亲?莺莺说白荣只是想起自己发疯的兄长,物伤其类,对白魁和他的母亲有同情之心。”鱼玄机说到这里嘴角上扬。

    “白荣真是不太会撒谎啊。”雷长夜微微一笑,“白魁是偷心圣手的儿子。”

    “正是如此。白魁曾经追捕过我,我查过他所有资料,试图寻找他的弱点。”鱼玄机冷笑一声,“此人到处在找他的父亲,固执地认为只要找到他,就能治好母亲的疯病。”

    “可惜,他不知道,他的父亲,疯病只有更严重。”雷长夜轻轻叹息一声。

    “主上,擒拿偷心圣手需要从白魁入手,只要把偷心圣手的真实身份告知白魁,由他亲自去劝说偷心圣手投案,必有所获。”鱼玄机振奋地说。

    “如果想要取信于白魁,就必须请出白荣。”雷长夜沉思着说,“我们知道白荣的身份,这是我们最大的底牌,决不能轻用。我需要先和白魁谈谈,你跟我说说你查过的所有关于他的资料。”

    “是。”

    鱼玄机讲述白魁的事迹,足足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事无巨细,她都记得非常清楚。显然当初白魁在漓江附近四面围堵于她,让她颇为紧张,花费了大量时间针对。

    到最后的漓江决胜也是她算准了白魁性情过于高傲的缺陷,并非她的轻功高于白魁。她的轻功只是在短程冲刺上快过他一分,利用这一优势,她甩开白魁,突然钻入江底,隐藏于暗礁洞穴中才得以逃脱。

    白魁做梦也没想到同样号称轻功盖世的南圣手,居然会用出钻暗礁的招式,头也没回地追出去几十里,想要和鱼蕙兰比个高下,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白魁抓贼非常卖力啊。”雷长夜饶有兴味地说。

    “真的就跟和我有杀父之仇一样。”鱼玄机摇头说。

    “他手下非审而杀的盗贼这么多吗?”雷长夜追问一句。

    “砍瓜切菜一般的杀。”鱼玄机低声道,“这个人自负得不得了,断案如神,杀过人的盗匪被他发现,绝对是个死。我这样没杀过好人的,在他手里也要丢半条命。”

    “他恨盗匪恨入骨髓啊,为什么?他母亲发疯之后,有人害过她或者白魁吗?”雷长夜又问。

    “并没有。莺莺说白荣对他们家很照顾,从未让他们受过委屈。”鱼玄机低声说。

    “嗯”雷长夜想了想,终于感到摸到了一点白魁的底。

    “好,你查一下白魁下榻处,我今天下午就去找他。”雷长夜深吸一口气。

    鱼玄机手脚麻利至极,不到晌午就查出了白魁的下榻处,还有他带的人手。白魁并非独行神捕,手下还有一只十年来不断汰弱留强的缉捕小队,一共有八人,号称扬州八锁,每个人都有大四品的实力,还会一种缉捕司特有的捕阵,令人不敢轻视。

    白魁在主厅办事的时候,这扬州八锁已经开始走访整个会川府,把会川府各个值得查探的藏身区域做了大致的划分和排验。

    鱼玄机告诉白魁下榻客栈的同时,还把扬州八锁所在方位都汇报一遍,虽然没有必要,但是却显功夫。

    雷长夜不置可否。这个时候夸她就会飘了。

    扬州八锁的排查地点非常接近偷心圣手的藏身荒寺。白魁的查案手段并不差。可惜缺了一些黑科技,要不然就完美了。

    雷长夜决心在出到白荣这张大牌之前,先去探探白魁的底,看看他猜的一些事情是不是能对上,然后再把白荣请出来。

    他没吃午饭就直接动身去找白魁了。实在是因为彩蛋失窃已经快两天,薛青衣和刘秀等人给的压力越来越大,让他也觉得有点赶。而且小师妹已经住他房间里,每天都对着他哭得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