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6章
  • 下载
  • 雷长夜脸顿时微微一热。七伤拳摆明了就是编的,没想到宣秀把它当真了,原来他才是真的抖M体质。

    “我蜀山的宗师们,比较崇尚闭门修行,我觉得你们来蜀山,没啥前途,所以才出此下策。”雷长夜无奈地说。

    “我宁可复仇时多遭些苦难,也不想被其他门派扶植成身不由己的傀儡。复仇之后,我”宣锦颤抖地吸了口气,眼中露出憧憬的神色,“我想抛却一切牵绊,回到蜀山跟随师父继续修行。”

    “这么看来蜀山的确适合你”雷长夜不忍心看她的脸。她还不知道,自己被一群天灾盯上了。未来,还不知道要和多少天灾过招,多少条命都不够她填的。

    “我喜欢这里,至少师父和掌门并不想利用我们。我宁可被嫌弃,也不愿意被利用。”宣锦低声说。

    “我也是”雷长夜下意识开口,随即紧紧闭上嘴。

    宣锦惊讶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我是说我也喜欢蜀山。”雷长夜忙说。

    宣锦微微一笑:“雷师兄一生唯谨慎啊。”

    “不敢”雷长夜脸有点红。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峨眉精舍的院门前。此刻已经有不少气宗弟子闻风而动,聚集在门前看热闹,男女都有。

    看到宣锦和雷长夜并肩走来,不少气宗各位师叔的大弟子都吃味地瞪圆了眼睛看雷长夜。

    雷长夜只感到滔天杀气四外回荡,仿佛要把他活活吃掉一般。

    雷长夜真是有点羡慕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同门师兄弟。仿佛追到宣锦,就能得到全世界一样。却不知,跟在宣锦身边,会招来多大的祸事。

    “雷师兄,就送到这儿吧,感谢你的护卫。”宣锦微微低头,轻声说。

    “宣师妹就寝时,需小心门户。”雷长夜低头拱手。

    两人作礼而别,雷长夜在众弟子咄咄逼人的注视中转身下山。宣锦顶着众人的目光朝精舍院门走去。

    她走到门前,忽然定住身形,咬了咬牙,突然转过身来:“雷师兄!”

    雷长夜正要发动轻功赶路,听到她清脆的叫声,浑身一激灵,转过身来。

    “我一直很好奇,你头上为什么纹那么奇怪的符。你为什么不留头发?”宣锦鼓足勇气,用略显颤抖的声音问。

    雷长夜下意识地想要开口说:不足为外人道也。

    但是他看到宣锦的眼神中的挣扎和渴望,忽然明白了宣锦此刻的心情。

    并不是他多有男人的魅力,而是在宣锦眼里,他代表着她向往的生活。

    通过了解雷长夜,她想要有那么一刻,逃开自己的身份和命运,进入他的天地,哪怕是透一口气,都好。

    “一言难尽,”雷长夜摸了摸自己的秃头,“他日我当再来峨眉,找个时间告诉你。”

    “多谢师兄。”宣锦的眼中闪过无比璀璨的期待,盈盈躬身万福。

    雷长夜抱拳还礼,感觉呼吸都有些沉重。

    第二天,雷长夜再次起个大早,养剑一个时辰,吃饭喝茶后,振奋精神,再上峨眉山。今天,他一定要刺到黑猴。

    连续两天刺不到猴,毕三泰已经开始对他有点失望,他又要成师父带出来最差的弟子,这不能忍。

    来到一线天林莽,他抬头一看,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黑影。黑猴!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点目眩神迷。经过昨天一天徒劳无功的搜寻,今天乍然看到万绿丛中那一点夜空般的黑,这感觉,像爱情!

    “你往哪里走!”雷长夜兴冲冲地纵身上树,朝着黑猴冲去。

    “吱吱吱!”黑猴摘下树上的果子对他就是一个三连。

    雷长夜连躲都不躲,生怕一闪身,黑猴就不见了。黑猴扔完果子,转身飞天而起,抓起身边藤蔓开始了人猿泰山式的逃亡。

    对对对,就是这感觉!雷长夜一边追一边运转蜀山天一无极真气,融合一点点电真气,全身麻酥酥地的,那种来电的感觉,让人上瘾!

    黑猴回头一看,这货伸着舌头就过来了,更吓得吱哇乱叫,慌不择路地朝前狂奔。

    “哈哈哈哈!幸福回来了!”雷长夜越追越有感觉,忍不住哈哈大笑。

    黑猴吓得眼泪都出来了,不要命地穿林越谷。

    一人一猴就在蜀山翠绿的冷杉林中上蹿下跳,东突西奔,上演马拉松式的大逃杀。

    “走!中!走!着!中!走!”

    不知奔驰了多久,雷长夜越追越近,拿出大郎剑一剑接一剑的猛刺,但是都被黑猴一一躲过。

    黑猴跑着跑着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它发出求生的尖叫,朝着这个身影一头撞去,钻进了她温暖的怀中。

    雷长夜看到这身影,吓得连忙刹住脚步。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看一眼周围环境。

    他竟然跑到了雷神殿的练功场。

    “雷师兄,又见面了。”

    第二十章 打翻醋坛子

    历年来蜀山学武修行的大唐弟子们,总有一群想要勾搭薛青衣的。他们的死亡率基本上是99.9。没错,有一个活下来的。

    那就是剑南川西节度使崔辟的第九子崔横。崔横在崔家一堆儿子中,采最好,虽是庶出,但颇受崔辟喜爱。他在蜀山学武,是崔辟有意培养他作为接掌川西节度使之位的候选人之一,要他在蜀山练成韬武略,并想法获得蜀山掌门支持。

    崔横方到蜀山就误把薛青衣当成了师姐,惊为天人,意图纠缠,差点被薛青衣从金顶丢下去。但是,蜀山掌门看在崔辟一方节度的面子,插手救了他一命。

    这也是蜀山敢撩薛青衣的弟子中,唯一活下来的。

    在峨眉气宗,崔横简直成了众弟子的偶像。撩了宗主还能活下来的人,神!崔横趁机结交,身边顿时多了一群跟屁虫,每日对他阿谀奉承,让他忘乎所以,自诩峨眉风流第一人。

    自从绝了对薛青衣的念头,崔横在峨眉山内不停物色,倒也和几名女弟子结了露水姻缘,但是,此人乃真.衣冠禽兽,事了不负责,辜负了不少师姐的一往情深。还曾经害得一位女弟子为他自杀。

    他却常常自命风流,拿这些事情吹嘘。

    后来宣锦姐弟来到峨眉山,他对宣锦一见动心,公开放出话去,他喜欢宣锦,有本事来战。这是公然把宣锦当成了禁脔。

    但是崔横在峨眉气宗一群跟班小弟,家里又是世家大族,所以无论是高阶弟子,还是同阶弟子,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天,本来是他接近宣锦,一亲芳泽的好机会。

    气宗弟子分成八门,各门之间的同品阶弟子按惯例经常比试,以此互相促进提高武技。

    今天正好到了崔横的七门,对战宣锦的八门。宣锦新晋三品。他和宣锦身为门内三品弟子,正要进行拳掌较量。

    拳掌之搏,难免肢体接触,到时候崔横只要用他擅长的擒拿锁扣之术,自有妙招拉近和宣锦的距离,趁机更进一步。

    在这方面,他经验丰富至极,可以说是个中老手。他相信,在他一番手脚之后,宣锦就算再冷艳坚强,也要落入他手中。

    女人嘛,她们的真正价值就是被男人推倒。

    为了今天他花了很多天苦练擒拿术,各种霸道总裁的场景已经在脑中过好。今天他特意梳洗打扮,每一根毛发都处于发情期的巅峰状态。

    宣锦就在眼前,薛青衣已经下达了比试的命令。眼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人儿就要到手

    他的手差点就伸出去了,结果一只黑猴扑过来,钻到了宣锦的怀里。

    他的手就算想伸,位置也满了。

    “吖”雷神殿上响起一片女弟子的尖叫声。这是喜爱的尖叫。

    说起这只黑猴,确是个萌物。

    毛发色泽鲜亮,身材娇小苗条,尾巴灵动俏皮,毛茸茸一团宛若大号黑米团子,煞是可爱。

    尤其它那只水灵灵的猴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宣锦,头狠命往她怀里钻,完全把人类天生的母性全拱了出来。

    宣锦看在眼里,顿时心生怜爱,完全忘了比武的事儿,紧紧将它搂住,护在怀里,扭头看了一眼追在它身后的人:“雷师兄,又见面了。”

    “呼”雷长夜刹住脚步,弯下腰扶住膝盖,呼哧带喘。他知道,今天又白忙了。

    宣锦看他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低头看了一眼:“雷师兄,它是只公猴,你何苦死死追赶”

    “这它就算是只母猴,我难道”雷长夜忍不住开口。

    唉,这宣锦,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咯咯咯咯”练功场上响起女弟子们小母鸡般的嘻笑声。宣锦捂着嘴,也笑得花枝乱颤。

    练功场上的男弟子们都看呆了。

    宣锦到峨嵋这几个月,他们从没见她这么放声笑过。

    原来她笑起来这么好看!雷长夜看她这样都忍不住笑了。

    “呔!大胆狂徒,竟然敢持剑擅闯峨嵋禁地!”就在雷长夜和宣锦相视而笑的时候,一声怒吼突然劈面而来。

    崔横冲到两人中间,强行抢戏。

    “这位师兄,我也是蜀山弟子。”雷长夜忙解释。

    “呸,此乃峨嵋气宗禁地,宗内弟子不得持械,这是宗主定的规矩,凡擅闯者都是对气宗门楣的冒犯。”崔横狞声说,“你带剑闯山,挑战宗主权威,我作为气宗弟子,责无旁贷,今日要与你决一生死,捍卫气宗尊严!”

    “啊?”雷长夜挑了挑眉毛,如此简单粗暴的吗?

    崔横一开口,他就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想要剪除情敌。不过他没想到崔横能整出这么个活儿。

    这事儿成了气宗和符宗的宗门之争。崔横干掉自己还能强行捞点荣誉值,什么都不耽误啊。

    “在下崔横,今日挑战符宗的这个”崔横瞪眼看着雷长夜。他见到雷长夜不是第一次了,头一次他护送宣锦回精舍,他就想要弄死他,就恨当时还不知道这货叫啥。

    “在下雷长夜。”雷长夜拱了拱手。听到崔横的名字,他就知道这货是谁了。正人渣一枚!

    幸好崔横日常活动区域在峨眉山,他敢到乐山,雷长夜能把他拖沟里弄死。

    “我要挑战符宗的雷长夜,捍卫气宗尊严,愿就此立生死状。”崔横慷慨激昂地说。

    他世家出身,武功本来就强,进了蜀山精修苦练,境界几年间进入巅峰三品,一身功夫在气宗三品弟子中,不做第二人之想,对战只有中三品的雷长夜,他信心十足。

    况且,他身为川西节度使之子,就算掌门都要给三分面子,他就不信雷长夜敢把他宰了。

    这种只有他杀人,没有人杀他的事,干就干了。

    “生死状就不用立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薛青衣终于开口,“崔横,准你去金顶武库,取出长剑。”

    “是!多谢宗主成全!”崔横大喜。他兴冲冲转身朝着金顶跑去。

    “你们几个”薛青衣对着八门的领班弟子,“去通知其他气宗弟子,今日气宗有生死之战,大家都来见识见识。”

    “是!”

    “宗主!”宣锦急切地抱着黑猴来到薛青衣面前,“雷师兄绝非有意闯入雷神殿,他只是为了追猴子。”

    “闭嘴!”薛青衣不客气地说,随即抬手招了招,让雷长夜过来她面前。

    “宗主。”雷长夜躬身行礼。

    “有辱气宗门楣的人,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这一次我气宗,不会留手,崔横身份不凡,你当自求多福。”薛青衣斜眼看他,淡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