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9章
  • 下载
  • 如今蜀武盟和两川节度占领了会川府,这些寺院还没来得及做新的安排,依旧在荒置之中。看来,偷心圣手把这一座寺院当成了他临时的落脚点。

    雷长夜并不急着突袭这座荒寺。因为偷心圣手很可能设置了诸般复杂的机关来示警,甚至有法阵会在他遭到围困的时候损坏宝物,令人人财两空。

    另外,还有一个彩蛋并不在荒寺之中,应该是被偷心圣手随身携带。

    而且镇妖葫芦的下落,他必须知道才行。

    最好就是能够找到一个偷心圣手必然回到荒寺中的时机,将他牢牢困住,徐徐图之。

    这就是他派鱼玄机去跟踪白荣的原因。他现在必须先确定偷心圣手的行踪才行。

    来到飞鱼大娘船的上层甲板,俯瞰会川城内。会川分坛的主厅仍然灯火通明。余怀仁、宣锦、紫馨等蜀武盟高层通宵都在彻查城内外来人口,一家挨一家地排查。

    薛青衣自然也没有闲着,她与聂隐娘一起在夜色中探查环境。雷长夜从甲板上偶尔能看到她们两人并肩在夜色中飞檐走壁的身影。

    即使没有人甲符中的灵印显示,雷长夜也很确定,偷心圣手并没有离开会川城。

    这终夜不停的搜索,这来去如风的寻觅,下至普通的白银义从,上至高高在上的八派宗主,都在为失去的心头肉而忙碌不休。

    这不正是一场偷心者最享受的盛宴吗?现在就算是用鞭子抽,怕是也无法将偷心圣手抽出会川城。

    就在这时,守在飞鱼大娘船外围境界线上的阴将传来警示,雷长夜闭目内视,却是鱼玄机一身夜行衣来到了大娘船前。

    雷长夜立刻让阴将们让开了去路。鱼玄机一个纵跃想要窜上上层甲板,但是没成功,半路扒住中层船舱客房的窗台,又是一个纵跃,还是没窜上来。她无奈地一脚踩在略带斜度的船侧,使出壁虎游墙术,嗖嗖几下爬了上来。

    “雷师兄,你这船也太高了。”鱼玄机上来后喘了两口粗气。

    “你可以走楼梯的。”雷长夜咳嗽一声。

    “废话不多说,你让我跟踪白荣,简直神来之笔。”鱼玄机眉飞色舞起来,“你怎么知道白荣有问题。我还说盯这个老学究一般的家伙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没想到他竟然隐藏这么深!”

    “他难道是偷心圣手!?”雷长夜惊了。

    “那倒不是。”鱼玄机笑着摆摆手,“不过他们是认识的!”

    “哦?你竟然见到了偷心圣手的真人?”雷长夜心脏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这个偷心圣手本来并不是特别让他惊惧,但是他竟然敢偷薛青衣的彩蛋,这就让他敬畏三分,雷长夜虽然强横,但也怕不要命的。

    “这厮好像被薛宗主伤得不轻,精神溃散。白荣这一日在城里郎中诊所和药铺中转悠好久,买了不少好药,都装进了你送给他的盟宝袋里。与这厮相见时,直接把袋子都给了他。”鱼玄机压低了嗓音。

    雷长夜兴奋得想要拍栏杆,盟宝袋里也有灵印符,这就是双保险了。

    “此人是何模样?”雷长夜追问。

    “”鱼玄机笑着望向雷长夜,似乎在嘲笑他没常识。

    雷长夜一拍光头,他确实有点着急了。四大圣手出门不戴面具,等同裸奔,怎么可能让人看到面貌。

    “身材如何?手臂长短,手指特征?”雷长夜思索片刻,继续追问。

    “这都可以伪装,不过有一点是伪装不了了。”鱼玄机得意地一笑。

    “气质?”雷长夜问。

    “你你怎么知道。”鱼玄机顿感挫败。

    “可是与白荣有几分相像?”雷长夜没时间顾及鱼玄机感受,又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去过了,是不是躲我身后?”鱼玄机吃惊地问。

    雷长夜没有答话,只是抿嘴思考。这正是他心中怀疑的。白荣对于偷心圣手是真心关切,甚至忍不住出言回护。雷长夜曾经用非常重的语气说出处理偷心圣手的手段,白荣汗出如浆。

    偷心圣手心有恶疾,无法自控,却能忍住不去偷聂莺莺如此疏于防护的彩蛋,必是看在白荣面上。白荣不是四圣手,不会对他有任何威胁,那就是亲情在发挥作用。

    一切都说明,白荣如果不是偷心圣手本人,就是和他有亲属关系。

    难怪鱼玄机说他隐藏得这么深啊。

    “他和白荣哪里像?”雷长夜问。

    “你”鱼玄机见到雷长夜对自己的问话避而不答,很是不满,但是事关重大,她也来不及置气,“他和白荣紧张焦虑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用中指挠食指背。”

    这个动作很有特征,雷长夜用心记了下来。

    “玄机,你真是目光敏锐。”雷长夜忍不住夸奖。

    尽管鱼玄机多次让雷长夜不要见外,但是雷长夜平常不喜欢叫鱼玄机“玄机”,总是刻意保持距离,如今脱口而出,却是一种非常大的肯定。鱼玄机听在耳朵里,顿感舒服了很多。

    “白荣和偷心圣手显然都经常焦虑,总会保持含胸和挠手,这一点他们气质很像。”鱼玄机又补充了一句。

    “说不定是兄弟。”雷长夜摸着下巴。

    “我本想暗自跟踪偷心圣手,看看他的落脚点,但是既然你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别招惹这灾星,我就勉强听你一次吧。”鱼玄机其实是非常没把握能跟住偷心圣手。

    偷心圣手即使身上精气神涣散,但是显露出来的轻身功夫和飘忽不定的气息,都让鱼玄机非常忌惮。

    雷长夜满意地点点头,鱼玄机如此谨慎,他觉得还是多少受了自己一点影响。

    “你还没说你怎么猜出白荣和偷心圣手的亲戚关系呢。”鱼玄机不依不饶地说。

    “呃,因为聂莺莺的彩蛋没被偷啊。”雷长夜说。

    “就这?”鱼玄机脸色一变。聂莺莺彩蛋没被偷,她确实觉得幸运,但是并没有多想。因为她老娘可是聂隐娘,谁敢到鲁班门前耍大斧。

    雷长夜脑子不知道怎么转的,七转八转,竟然就猜出白荣的家底,这也太可怕了。鱼玄机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胸口,她觉得雷长夜的眼睛里简直有钩子。

    “怎么,鱼师妹,你冷啊?冷的话你”雷长夜关切地问。他其实是想鱼玄机赶紧走,他好打开人甲符找找偷心圣手现在在哪儿。

    “你是想说行了没你事儿了,滚吧?”鱼玄机狠狠地问。

    “玄机,你毕竟也是南圣手,需要遵守行业互信。”雷长夜无奈地说。

    “好啊,我就知道你一直没把我当自己人,你忘了,我早就死了,还是你安排的。”鱼玄机终于兴奋了,雷长夜的阴暗面,t。

    “呼”雷长夜不是不信任,是怕她。这可是位不怕死,不怕天下大乱,不怕拉着所有人一起死的主线人物。想起来和她交过的手,雷长夜到现在还会做噩梦。

    不过,现在雷长夜今非昔比,手中的实力已经可以硬刚十二衙门一国之力,就算鱼玄机出点乱子,他也能按住。而宣锦江南之行也即将到来。江南之后的重点,就是鱼玄机的复仇大计。

    宣锦已经和他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同盟。现在,他是时候和鱼玄机建立起同盟的关系,以免到关键时刻,心不往一处想,力不往一处使,多出许多的是非。

    同盟的开端,应该从分享秘密开始。

    “玄机,你觉得偷心圣手该如何处置?”雷长夜问。

    “啊?”鱼玄机微微一愣。处置?已经到这一步了?

    “我想罪不至死吧?”鱼玄机思索片刻,试探着问。白荣和雷长夜交好,白荣的亲戚雷长夜会下杀手吗?她觉得不会。而且,北圣手一直以来,争议多过罪行。很多人想杀他,都是想要泄私愤。

    “不过,这种人死了我也不会很同情就是了。”鱼玄机又补充了一句。

    “嗯”雷长夜点点头,这个想法和他比较类似,说明鱼玄机和他的思路还挺合拍的。

    “你跟我来。”雷长夜转身朝着中层船舱走去,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的腔调。

    鱼玄机的心脏咚咚咚咚地开始大跳。

    老实说雷长夜在会川城外那一战的表现,真的将她折服了。就和永强牌戏里的形象让她动容一样。面对千军万马,谈笑间万兽无形,这是何等英雄气概。

    可惜雷长夜之前的形象在那儿摆着,她想要崇拜都觉得不好意思,实际上她心里早就把他当成未来的依仗。她舒家大仇若想得报,雷长夜的帮助举足轻重。

    雷长夜在她心目中,已经犹如拜金女眼中的亿万富翁一般,身不由己地生出了非常“真实”的倾慕之情。

    现在雷长夜让她跟着来,那就是有引为心腹的意思,这是让她终于感到激动的原因。现在她和雷长夜关系越近,将来复仇的机会就越大。

    第两百二十七章 白魁来会川

    跟着雷长夜进了船主室,雷长夜点亮电烛灯,从怀里掏出电池人甲符。

    “咦,这不是你给永大侠的那个符箓吗?”鱼玄机看到人甲符,立刻认了出来。

    “没错,现在我已经把它改进了,看。”雷长夜启动符箓,顿时显现出一张大唐四十八方镇的俯瞰图。

    “我天!”鱼玄机惊呆了。

    雷长夜伸手一划,俯瞰图的视角顿时集中在了会川城上空。这个时候,几颗繁星一般的亮点在俯瞰图上出现。

    “那些是”鱼玄机指着这些亮点。

    “那些是丢失的彩蛋。”

    “咕咚”鱼玄机咽了口唾沫。她神偷艺业起家,进了蜀山也只是气宗记名弟子,对于符箓法术,一知半解,总认为这是蜀山道学学究们研究的东西。如今看到雷长夜的人甲符,方知身边还有一方如此神奇的天地。

    “你说白荣给了偷心圣手他的盟宝袋?”雷长夜又问。

    “是啊!因为他买了一大堆药。”

    “嗯白荣的盟宝袋,编外人士”雷长夜转了一下桌案上的电烛灯罩,船主室靠内的一面墙壁突然自动朝两边打开,露出里面的一排编了号的抽屉。

    雷长夜来到标示着“寅”的抽屉前拉开,在标记着一排特殊符号的小卡片中找到了白荣的名字。在他的名字旁边,有一张备用的人甲符。

    雷长夜拿出这张人甲符,从怀里掏出一张电池符激活,合成一张电池人甲符。

    大唐四十八方镇的俯瞰图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彩蛋的亮点标识,而是只有一个缓缓移动的亮点。

    “这是盟宝袋的标识?”鱼玄机问。

    “嗯。”雷长夜点点头。

    “所以你现在既知道偷心圣手的位置,也知道彩蛋的位置?你这招”鱼玄机现在看雷长夜心底全都是凉意。当初,他缉捕她的时候,她身上带的全是蜀来宝

    “没错,当初我抓你也用的是这一招。不过出手的是永大侠而已。”雷长夜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下子猜出了鱼玄机的心思。

    “你好吧。”鱼玄机忍不住想要骂街,但是忍了,谁叫本事就是差很多呢。

    “现在偷心圣手正在回藏彩蛋的地方,你是要等人赃并获才抓人吗?”鱼玄机开始积极动起了脑筋。

    她意识到雷长夜让自己看到如此之多的秘密手段,自然是要让她担起某种大任。以雷长夜对于宣锦的培养来看,这表明了他想要帮她复仇的心意。宣锦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现在是她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我们不是官衙,不需要找证据。现在人赃分离,正是抓人的好时候,不过”雷长夜为难地摸着下巴,“有两个法宝无法确定位置,一个是咱们蜀武盟一个临时成员的彩蛋,另一个就是小师妹的镇妖葫芦。”

    “镇妖葫芦他都偷?!”鱼玄机顿时惊了。

    “是啊,所以我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与白荣谈谈,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他劝服偷心圣手自首,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全部法宝安然返回。”雷长夜无奈地摇头。

    “你让我知道这么多秘密,是想要我为你做什么?”鱼玄机忙问。

    “第一,我想你帮我查查偷心圣手的身世。”雷长夜沉声说,“不,查白荣亲属的身世,他是否有兄弟,作何差事,在何方学艺,是否有亲眷,越详细越好。”

    “好。”鱼玄机点头。

    “第二,我要在武盟建立专门搜集江湖消息,专门与江湖左道势力打交道,解决棘手事件的特殊部门,招募一批轻功绝顶,拥有丰富办案,或者作案能力的行家里手任职。比如这一次神偷事件,就需要这样的特殊部门解决。”雷长夜继续说。

    “你要招募我?”鱼玄机眼睛一亮。

    “不,我希望你做这个部门的主事。”雷长夜微微一笑,“帮我的武盟一统江湖左道。”

    “雷兄,你的野心真的不小啊。”鱼玄机激动得身子发热。左道十六宗名偷巨盗,刺客杀手,剑走偏锋,自命不凡的嚣张跋扈者应有尽有,想要一统左道,比一统江湖还有难度。正因为有难度,才有意思!

    “这个部门的名字就叫做”雷长夜仔细思索,“安排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