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8章
  • 下载
  • “没错,那才是心头肉”

    “大哥,那些人”

    “二弟,好好过活,后会有期。”

    “大哥”白荣忍不住扭头朝着阴暗角落望去,那里空无一人。

    “唉”白荣一头磕在桌面上。

    店小二连忙跑过来,给他换了一壶新茶:“有这么难喝吗?”

    这一日,雷长夜刚刚研究完三圣手资料,日常到分坛主厅和余怀仁聊天,详细了解会川府的布防情况。自从知道三圣手到来,余怀仁和雷长夜每天的会面已经成为常规。

    余怀仁拥有丰富的江湖帮派对付神偷的行动经验。虽然整个行动以惨烈的失败告终,但是该注意的,事无巨细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可以调动手头的资源把该做的事都做到最好。剩下自由发挥的工作,就交给雷长夜了。

    了解完余怀仁对会川府的安排,雷长夜非常满意,又问了几句他拥有的小熊仔成长。一谈到余怀仁的小熊仔,他顿时乐开了花,比养儿子还开心。这只熊仔已经长到半人高,浑身鬃毛如铁,力大无穷,一口能咬断钢杆。

    最重要是听话,余怀仁让它向东它不向西,让它打狗它不赶鸡。余怀仁每天牵着它到处走,它还能人立而起,用熊爪牵着他的手。

    就在雷长夜和他聊得开心的时候,一股肃杀之气突然从主厅门口传来。余怀仁和雷长夜同时转头望去。

    主厅门口,刘秀扶着哭成带雨梨花的阴丽华,一脸铁青地走进门来。

    雷长夜心头一沉,朝余怀仁使了一个眼色。余怀仁站到了他的身边。雷长夜从主厅桌案后站起身,朝刘秀拱手道:“刘兄,出了什么事?”

    脑中界面一跳,雷长夜的玉符数增加了4676。这是七级好感度?

    “我的拙荆的彩蛋在会川城被盗,请雷兄做主,将盗贼千刀万剐。”刘秀阴狠地说。

    “竟有此事。余兄,宣布全城戒严,拍卖大会取消,直到找到刘兄的失物为止。”雷长夜断然道。

    “是!”余怀仁飞奔出主厅,到门口大声喊人使唤。

    “刘兄莫慌,只要盗贼仍在城中,必跑不掉。”雷长夜取来茶壶,为刘秀和阴丽华分别盛了一碗茶。

    “唉,多谢雷兄。这盗贼真是胆大包天,我也找了手下请人过来配合雷兄办案,请雷兄到时候多多相助。”阴丽华从刘秀怀中直起身来,抹了抹眼泪,柔声道。

    “原来刘夫人麾下也有探案高手,失敬。”雷长夜微微一笑。

    “只是扬州的旧友。”阴丽华望了刘秀一眼。刘秀点点头。

    “会川城越来越热闹了。”雷长夜取过煎茶碗平举。阴丽华和刘秀互望一眼,不得不同时举碗饮茶,心中焦躁难耐,却也暂时无可奈何。

    片刻之后,管亥、史万宝、欧阳雄烈泪花滚滚,嘶着嗓子边喊边冲进主厅,跪伏在雷长夜面前放声大哭。这都是手里彩蛋还没孵化就被人偷了的。

    雷长夜连忙一个个安抚他们,让他们在主厅中宽坐,并保证会立刻帮助他们找回失物。

    就在雷长夜安抚众人的时候,薛青衣披散一头青丝,双目圆睁,大踏步走进主厅。薛红线何等威势,一屋子哭得天昏地暗的失主全都下意识站起身,往旁边挪位置,让她直接走到了雷长夜面前。

    “有人偷走了我的彩蛋!”薛青衣走到雷长夜面前,阴冷地说,“他被我发簪打中,但还是逃出了我的追捕,轻功盖世,此人当是三圣手中的一个。”

    “薛宗主高见,弟子必在三天之内物归原主。”雷长夜连忙站起身,躬身大声说。

    第两百二十五章 发现新线索

    会川分坛的主厅内一片愁云惨雾。几大失主中有会川的刺史,有蜀山萌的元老,有蜀山的宗主,也有大势力玩家的会长,全都是不好惹的主儿。雷长夜一个个问话,把他们失窃之前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了下来。

    他发现包括薛青衣在内,在失窃发生之前都感到异常的心烦意乱,有一种不得不出门透透气的想法。这种情况反复出现,终于有一次他们因为疏忽,出门没有带上心爱的彩蛋。

    结果就在这一次,彩蛋倏然消失。

    薛青衣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在心烦意乱的情绪左右下,随手打出一发发簪,正中目标,但是没打中要害,施展轻功去追,竟然追丢了。

    所有人中,只有刘秀和阴丽华没有这种感觉。

    雷长夜心里直冒凉气,能在薛青衣手底下偷走彩蛋,这份勇气就够让人吃惊的。而且还让他成功了。

    他心里顿时冒出了一个候选人:偷心圣手。

    影魔对于身份的掩饰格外重视,绝不会冒着暴露的危险去找薛青衣的麻烦。

    瘟神不会这么不理智,在不做任何布局的情况下,亲自犯险去硬刚薛青衣。这不符合他冷血无情,心思缜密的行为模式。

    只有偷心圣手,只要是心头肉,他就想偷。他享受这种掠夺和征服的快感,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而且他也许无法控制自己的渴望。这就说明为什么他一口气要偷这么多彩蛋。彩蛋并不吸引他,而是这种掠夺快感让他疯狂。

    “大师兄,呜”就在雷长夜潜心思索的时候,毕一珂憋着嘴,哇哇大哭着冲进门,一头扑进他怀里,奔腾的眼泪瞬间就让他的前襟全部湿透。

    “怎么回事?你不会吧?”雷长夜终于吃惊了。

    “大师兄,我的镇妖葫芦没了!哇”毕一珂张着大嘴,哭得泪水飞射。

    “师父师娘呢?”雷长夜第一时间问。

    “他们出去帮我找了”毕一珂哽咽着说。

    “快把他们拉回来,大师兄保证,三天之内,帮你找回镇妖葫芦!”雷长夜严肃地说。

    “嗯,我这就去呜呜”毕一珂还是最听雷长夜的话,情绪立刻平缓了下来,哽咽着出门,去找毕三泰和花萝茵了。

    雷长夜揉着太阳穴,如果毕三泰和花萝茵情绪失控,都不得了。毕三泰的千夫所指随时会出鞘,花萝茵的毒伤术说不定能让整座城都趴下。

    雷长夜糊了糊脸,他第一次发现对付疯子的确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因为疯子不按常理出牌。谁能想到,偷心圣手病态一发,那是谁都要来一下。会川城里的法宝太多,心头肉也太多,这里简直就是偷心圣手的食堂。

    看到他的样子,屋子里从薛青衣到刘秀都感到了一丝紧张。雷长夜可是对付十二衙门都谈笑自若的人物,如今竟然露出这样的表情,看来偷蛋贼果然难处理。

    雷长夜刚一闭上眼睛,就发现脑中界面炸了。

    刘秀和阴丽华开始公然询问是谁在砸大家的锅?紫馨、米竹为首的蜀山萌也群情激愤,纷纷指责有人搞事情。张角、张宝、潘凤、贾诩、大小乔、周瑜等人争相矢口否认。

    紫馨开始撸袖子准备把所有非蜀山萌的玩家全都绑了,一个个审。所有人都抗议,互相之间攻击谩骂,管亥和史万宝已经失去理智,和无数势力玩家约架会川演武场,战个痛!

    界面中一片混乱。

    雷长夜深吸一口气,其实他早做安排,每个彩蛋都有育婴袋包裹,蛋壳上布置有双重灵印符,并不怕丢失。但是,偷心圣手不能以常理度之,说不定他会把蛋壳砸了只把里面的胚胎盛走。甚至他根本就不关心彩蛋,随手一丢都有可能。

    最要命的是镇妖葫芦。这个宝物他没想到会被偷走,所以没有下灵印符。谁能想到还有人胆边生毛,闲撑的去偷这件对旁人无用的宝物。

    雷长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索会川城的彩蛋残留情况。如今几乎所有准驱灵师全都丢了蛋,除了钱幂和鱼玄机。出于圣手之间的行业互信,偷心圣手不会动她们的蛋。

    但是还有一个人也没丢蛋,那就是聂莺莺!

    雷长夜顿时站起身,他想要确认一下聂莺莺的情况。也许她的蛋孵化了也说不定。或者偷心圣手不敢当着聂隐娘的面出手,毕竟天下第一刺客的名头在这儿摆着。

    雷长夜和余怀仁打了个招呼,立刻出门,一路小跑来到聂隐娘一家人下榻的客房,敲门求见。

    门立刻打开了,迎接他的正是聂莺莺。

    “聂师妹,你脸色为何如此苍白?”雷长夜一看聂莺莺的脸色,微微一惊,莫非还是晚了一步?

    “唉,昨天吃坏了肚子。”聂莺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雷师兄,以后叫我莺莺吧,请进。”

    她将雷长夜让客厅。雷长夜给他们分配的客房很大,分为几个寝室,还有大客厅,非常舒适。此时客厅中,聂隐娘和白荣正跪坐小几之前喝茶。看到雷长夜,同时转过头来,点头致意。

    雷长夜行礼之后,跪坐在他们面前,四处看了一眼:“莺莺,你的蛋呢?”

    “啊,你看我这记性,放我屋里了。”聂莺莺一拍脑子,“我这就去拿。”

    “快!”雷长夜吓得失声说。

    “怎么了?”看到他的脸色聂隐娘开口问。

    “最近会川城出了神偷,不少人的蛋都被偷了。”雷长夜忙说。

    “吖!”聂莺莺吓得转身奔向自己房间。片刻之后,她一脸如释重负地捧着育婴袋跑回来,把蛋放到雷长夜面前。

    雷长夜连忙俯身查看,对着阳光查看蛋内的胚胎,一切如旧,并没有掉包之类的操作。

    “怎么样?”聂隐娘急切地问。

    “还好。”雷长夜双手奉还彩蛋,“莺莺,你算好运气了。薛宗主的彩蛋都丢了。”

    “什么?!”聂莺莺和聂隐娘同时惊呼。

    有人敢从薛青衣手里偷走彩蛋,这件事就大了!这个人的偷技和胆色足以当得起圣手之名,事关声誉,薛青衣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薛青衣出手一向狠辣,这将是不死不休的较量。

    雷长夜感到有点不妥,按理说这里最容易大惊小怪的,就该是白荣。刚才自己说了这些爆炸性新闻,为什么白荣低着头都不说话呢?

    他斜眼看了白荣一眼。白荣额头渗汗,看到他看自己,立刻斜眼躲开了他的注视。

    “难道”雷长夜大吃一惊。白荣知情?他感到一阵凌乱。

    他忽然想到聂莺莺的彩蛋。她一直以来就把彩蛋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据她说自己吃坏了肚子,那就是说上了一晚上厕所喽?这一晚上她总不会抱着彩蛋出恭吧。

    如果偷心圣手早查好了所有彩蛋的所在,那么聂莺莺的情况应该是最好偷的。为什么他要留着这颗彩蛋不偷,反倒去偷薛青衣的彩蛋?

    雷长夜缓缓转过头来,深深凝视了白荣一下。白荣的脖子上都是刚出的汗,正在缓缓淌下脖颈。他举着茶杯不顾仪态地痛饮,借着茶杯挡住了脸。

    雷长夜抿了抿嘴,拱手道:“聂宗主,白宗主,此事已然无法善终,出手者必将遭到蜀山派和武盟全力追杀,为防此人临死反扑,两位当护好莺莺和彩蛋,莫要给人可乘之机。”

    “自当如此。我这就去找红线,看她是否要我帮手。”聂隐娘淡定地点头。

    “这什么贼啊,如此疯狂,连薛宗主的蛋也敢偷,雷师兄不用担心,薛宗主一个人就足够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聂莺莺笑着说。

    “哎只是偷走了彩蛋,罪不至死吧?”白荣终于忍不住了,脱口问了一句。

    “江湖之上,荣誉重于生命,红线丢宝,必开杀戒。这也是怪此人自作孽,不可活。”聂隐娘冷笑一声,“鸡鸣狗盗之辈,留之无益。”

    “白宗主和聂宗主所言都有道理,弟子当酌情处理。”雷长夜沉声道。

    “雷师侄有心了。”白荣急忙说。

    从聂隐娘一家人的客房出来,雷长夜在心里记下了白荣的异常处。他出门之后,直接找到了正躲在客房里护着彩蛋的鱼玄机和钱幂。

    “长夜师侄,出什么事了,这么大动静?”钱幂看到他就问。

    “大事不好,几乎所有人的彩蛋都丢了,包括薛宗主的。”雷长夜直击主题。

    “”钱幂和鱼玄机对望一眼,脸色顿时煞白。她们身份特殊,都是神偷,这件事若是薛青衣迁怒,她们两个都要被锤死!

    “薛宗主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要我们分给她一个彩蛋吗?”鱼玄机哭丧着脸问。

    “这、这该如何是好?”钱幂急了,她死死抱着自己的彩蛋不肯松手。她出了名的钱迷,铜钱到手都死扣着不撒手,彩蛋更不会再给任何人。

    “这倒不用。不过我要借鱼师妹一用。”雷长夜微笑着说。

    “哈,你这家伙,我就知道给我彩蛋没好事,你想我干什么?”鱼玄机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地说。能够发现雷长夜阴暗面,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快乐。

    “跟踪白荣。”雷长夜压低了声音。

    “白荣?”钱幂和鱼玄机都感到吃惊。

    第两百二十六章 锁定偷心贼

    夜深人静,雷长夜一个人在飞鱼大娘船的船主室内,开启了久未使用的电池人甲符。一副大唐四十八方镇的俯瞰图出现在他眼前。被他用灵印符标记过的几枚彩蛋一个不差地出现在了图上。

    其中两个自然是稳稳当当地在钱幂的房间中。还有一个则被聂莺莺在房间中死死守护。其余几个赫然都在会川城一处荒废的寺院之中。

    会川府原来的居民虔诚信佛,曾经建有不少寺庙。后来十二衙门入驻会川府,他们信奉巫教,自然开始扫荡城中的僧侣,导致所有寺庙不是废弃,就是挪作他用。那些废弃的寺院里也没有人敢住,生怕引发十二衙门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