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7章
  • 下载
  •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特别选了一个能看到胚胎雏形的彩蛋给你,应该很快。”雷长夜说。

    啪!汪芒突然给了自己一耳光。

    第两百二十三章 神偷在蜀南

    连续修整了两天之后,雷长夜精神重新振作,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布置。彩蛋生意还要继续,尤其是在会川府的各路玩家除了刘秀,几乎无人得宠,看着蜀山萌众人一个个不停地晒宝,各路玩家公会嫉妒得灵魂都扭曲了。

    蜀山萌并不知道,不过雷长夜却可以通过距离这些玩家比较近,以脑中界面截获他们的信息。已经有几路大佬准备布置巧取豪夺灵宠。不过他们都不敢自己动手,因为蜀山萌对他们知根知底,随时都会把他们杀得玉符清零。

    他们都在等各自势力布置的后手。

    雷长夜知道解决蜀山萌和其他各大公会隐藏矛盾的方法,就是恩威并施。先把他们布置的后手粉碎,然后以金钱交换的方式卖给他们几个质量比较低的彩蛋充数,安抚情绪的同时,让他们无奈接受现状。

    高品阶的彩蛋雷长夜也有自己的安排,那就是神秘货郎。这件事,雷长夜必须好好布置,必然要痛宰各路神壕,直到他们全都变成弟弟为止。

    这两天里,宣锦的灵宠孵化,那是一只浑身雪白宛若小白狗一般的灵兽,但是在雪白的毛发之间,隐隐然有银色的鳞甲。

    它颌下有白绒绒的小绒毛,鼻子上有两根长须,头上还有独角。宣锦把它抱给雷长夜看,雷长夜连夜询问吴道子,这才是终于确定:这是一只白麟。也就是雌性的白色麒麟。

    相比于其他的灵宠,这只白麟的珍稀程度超出了好几个等级。也就是雷长夜的虺娇才能匹敌。

    当年汉武帝曾得一只白麟,他甚至为此把年号改为元狩,可见白麟在人间是多么罕见。

    雷长夜终于开始感到了宣锦主线人物的模板气质,她具有类似于毕一珂一般的隐性幸运属性。不过,这个属性并非主属性。能够吸引到白麟追随,并让它认主,她的命运光环属性才真是逆天。

    雷长夜大概能猜到她之后的发展了。

    已经出生的灵宠是最安全,因为它们已经认主,即使被偷走,也不会再认别人为主,想要让它们重新认主,除非拥有融妖炉那样的宝物。所以如果这类灵宠失窃,雷长夜可以第一时间锁定妖魔联盟的玩家,基本上一抓一个准。

    现在最让人担心的,是刘秀、欧阳雄烈、管亥、史万宝、薛青衣和聂莺莺的彩蛋。这几个人的彩蛋都迟迟未有动静。

    钱幂和鱼玄机的彩蛋也没动静,但是她们都是贼祖宗,不惦记别人已经谢天谢地了。雷长夜不用担心她们。

    为了保险起见,雷长夜给这些人每人免费赠送了一个自己新制的育婴袋,大小正好可以装下一枚彩蛋,里面还有一层柔软的巫兽羽做的垫子,可以防止彩蛋遭到意外撞击产生损坏。最主要的是,他在每个育婴袋中都下了双重灵印符。

    当这些人把彩蛋放入育婴袋的时候,灵印符的强化效果也会晕染到彩蛋蛋壳上。一旦彩蛋失窃,雷长夜就可以用电池人甲符来一个全程追踪。

    这几天雷长夜把精力主要花费在了炼制新的灵宠宝宝上。这一次他首先炼制的一批灵宠全部是用二品巫兽的魂核组合进化。高阶的三四五品魂核,甚至是六品魂核都被他留作储备。

    这一批彩蛋当然不是为了蜀山萌的自己人炼的,而是为了那批已经想彩蛋想成神经病的其他势力玩家们准备的。

    其实雷长夜也知道低品阶的彩蛋也有机会炼成极品。紫馨的小玄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但是,这样的几率太低了。全二品魂核的低阶质量,更把这个几率拉低了好几个数量级。

    经过几天几夜的炼制,芥子袋不负期待,靠海量的二品魂核拼凑出七八个彩蛋。因为雷长夜长时间观察各种彩蛋蛋壳的材质,这一次出货,他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彩蛋的蛋壳色泽略暗,品相不算很好。

    他在这些彩蛋蛋壳上刷了一层金粉装饰,顿时让它们高大上起来。这些彩蛋,就是他圈钱的大杀器了。

    会川府经营到现在,他虽然换了几次血,但是消耗毕竟太大,现在又有些财政紧张。这一次他决定捞一笔大的,同时也把各路势力暗自安排的后手引出来解决掉,借此立威。

    在出货之后,雷长夜立刻发动巴蜀工匠把飞鱼大娘船重新布置一番,宣布在七天之后,于大娘船上层甲板的半圆形大剧场举办大唐第一届驱灵师资格拍卖大会。

    何谓“驱灵师资格”,当然就是一出生就能认主的灵宠宝宝,也就是彩蛋。但是,经过雷长夜这么一说,彩蛋背后的寓意顿时凸显,也让整个拍卖大会变得高端了起来。

    听说了这个消息,正在会川城苦苦等待后手的各路势力玩家彻底沸腾了。

    雷长夜炼妖好厉害啊,竟然还有!还这么给机会!可以有!

    这个消息一出,首先雷长夜脑中界面炸裂。蜀山萌的驱灵师们一片哀嚎,凭什么要拍卖啊,这样不是多出来一批驱灵师和他们抢风头。

    但是蜀山萌之外的公会全都乐翻了。各路玩家纷纷摩拳擦掌,开始调集资金准备在拍卖会中买到心爱的彩蛋。

    很多准备了后手的大玩家却有一些进退两难。因为他们安排的高手就会在这几天内进入会川府。一旦这些高手出手,这就是彻底砸了会川府所有玩家的锅。雷长夜一听说彩蛋被盗,必然大怒取消拍卖会。

    为了一只灵宠,得罪整个玩家社区,到底值不值呢?

    这就是雷长夜特意把日子定在七天之后的原因。他通过脑中界面的信息反馈,几乎掌握了所有心怀歹意的大玩家的大致计划。定这个时间,就是搞一搞他们的心态。你做初一,他雷长夜自然可以做十五。

    而且,雷长夜的操作并为到此为止。在宣布拍卖会的当天,雷长夜又宣布,所有积攒了绩点的蜀武盟成员,都可以将绩点换成个人专属的拍卖点。每个拍卖点折合一定数量的拍卖金,专门用于拍卖彩蛋。

    这些拍卖点不能转卖,都会在武盟记账,拍卖时以拍卖点兑金,配合他们追加的财产拍卖彩蛋。

    如果非武盟正式成员,拍卖点无法用于其他用途。但是武盟正式成员则可以在武盟内部以拍卖点兑换装备、法宝和金钱。

    雷长夜的这个决定就是要把绩点转换为公会贡献点,为自己人提供一波福利,吸引那些有了一大把绩点,但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大玩家们加盟蜀武盟。

    这些不死不灭的大玩家,来的越多,他的势力就会越强。将来把他们拉上战场,这战损比简直会把人活活气死。

    至于那些不想加入蜀武盟的玩家,自然会发了疯一般竞拍彩蛋,想方设法把拍卖点用完,把彩蛋价格哄抬到一个令人绝望的高度。

    一场拍卖会不但会让雷长夜富可流油,而且还会在竞拍各大势力间种下仇恨的种子,为他后续的操作留下丰富的空间。

    在雷长夜宣布拍卖点规矩之后,暂时没有人想到这么远的前景,一听说本来以为没用的绩点居然还能充作拍卖点,所有蜀武盟成员都欢呼雀跃,喜大普奔。

    会川分坛的主厅里顿时排起了长长的队列,大家都排队兑换自己的拍卖点,并在米竹率领的司库团队那里记账。

    看着这浩浩荡荡的人群,雷长夜顿时有一种天下英雄入我彀中的豪迈感。尤其是队伍里他还能看到周瑜、韩馥、张角、阴丽华、大小乔一干人等,这种陶醉的感觉就更加迷人。

    三天之后,钱幂和鱼玄机突然找到雷长夜,两人都是一脸惨白。

    “钱师叔,鱼师妹,出什么事了?”雷长夜看到她们的脸色,心头一沉。

    “大事不好,长夜师侄,你要赶紧把所有彩蛋收好才行。”钱幂急切地说。

    “为何?”雷长夜追问。

    “唉,你可知这世上共有东南西北四位圣手。”钱幂无奈地说。

    “当然,钱师叔昔日有南圣手,摘星叟之名。其他的神偷和师叔齐名于世。”雷长夜沉声说。

    “我们四圣手效仿八派掌门,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聚一次,但是我们不是真正的面对面聚会,而是互相找到对方藏身之处,留下标记,以为较量。这是我们神偷的相处之道。”钱幂苦着脸说。

    “哦,这倒有趣。”雷长夜微微一笑。

    “我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久不参加聚会。这个聚会也就渐渐不办了。但是,我在金盆洗手之时曾经和他们约定,他们无论在哪里出手,只要在我门前留下记号,我绝对不能插手他们的事务。只要他们有大动作,都会在蜀山脚下记号,但是快十五年了,他们都没有留下记号,我几乎把这个约定忘了。”

    钱幂说到这里,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难道说最近有人在师叔门口留记号了?”雷长夜问。

    “不但有,而且是三个人全都留下了记号。”钱幂说到这里,光滑的额头上都有抬头纹了,“长夜师侄,会川城一口气来了三个神偷,你就说他们冲谁来的吧?”

    雷长夜斜眼看了看鱼玄机。鱼玄机身前挂了一个育婴袋,背后还背了一个。这是死也不肯把它们留家里了。

    “东、西、北三位圣手都来了,会川城好热闹啊。”雷长夜笑了。

    “哎呀,雷长夜!”鱼玄机急了,“你别以为派永大侠对付了我一个很了不起。我在四个神偷里功力是最差的。虽然手脚利落,爱出风头,但是说到真正的神偷技艺,我还差了很多火候。这三位爷都是堪比空空儿,精精儿的一方豪杰,而且他们中的有些人下手极狠,为了偷得至宝,杀些良善隐藏行迹,做点大逆不道的禽兽之行,那是从不会手软。”

    “我知道。”雷长夜点点头,神色严肃起来。

    第两百二十四章 三圣手现身

    大唐东南西北四圣手里,南圣手摘星叟终年易容改扮,成名这么久,连他是男是女,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她继承的,是正统的空空儿一脉偷技,只偷宝不杀生。

    东西两圣手出身绿林草莽,在西胡入侵,天地崩颓的战争年代出世,刚开始为存活,后来为生计,然后为贪婪,最后为名声,两个人为了偷到可心之物,无所不用其极,作风和精精儿颇为相似,只是更加凶残狠毒。

    其中东圣手影尊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江湖记录全都没有,空空如也。曾有人见过他的脸,后来整个村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人影都不见一个。

    影尊一生不相信任何人,与其他三圣聚会,另外三人就算找到他的居所,也根本见不到他本人,只能看到一个人偶坐于其中,这就算是找到了。如果要是深究,那就是你死我活的较量。另外三人也不想费那个神。

    西圣手瘟神则以无底线,冷血无情著称。最有名的一个案子是他偷盗横海军节度使李琢存于沧州的秘宝夜走参。他杀了李琢暗中结交的相好满门,引发李琢暴怒,亲自率府中高手查案,削弱了节度府防务,令他轻易偷得夜走参。

    同样的案例在四十八方镇比比皆是。

    北圣手则比影尊和瘟神要更难以捉摸些。他偷的东西小至一花一木,大至一个大活人,只要是人的心头好,就都难以逃脱他的魔掌。人们称其为偷心圣手,因为他只偷心头肉。

    江湖中人对于北圣手的愤恨,还大过影尊和瘟神。

    北圣手最著名的事迹就是从大才子元稹手里拐走大唐著名歌女刘采春,令风流天下闻的元稹第一次尝到了被抛弃的滋味。据传后来元稹辞去官职,披上道袍,不知所踪,不知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元稹才名满天下,江湖大佬与其多有结交,当时武盟还是鼎盛时期,神武派执掌大权,联络了天下方镇和八派豪杰共计千余名好手,在整个东南洒下天罗地网,足足查找了半年多,最后终于因为耗尽资金而收手。

    也因为这一场为了元稹而闹出来的风波,神武派在武盟的地位一落千丈,再无能力执天下牛耳,武盟也陷入了争权夺利的纷争中。可以说,偷心圣手只凭一个人就搞垮了当时的武盟。

    影尊虽神秘莫测,瘟神虽冷血无情,但是偷心圣手才是真正让人胆寒的偷王。因为他的本领最无解。

    雷长夜在对付鱼玄机的时候,同时也查了其他三位圣手的信息,在和钱幂沟通过之后,又补充上了很多资料。他基本上把影尊、瘟神和偷心圣手的作案资料全部补全了。

    根据他分析,影尊和瘟神都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所做的案子一个比一个大,稳步增长,而且还没有出现任何失误。

    偷心圣手却非常不稳定,有时做大案子,有时做小案子,随性而为,毫无规律可循,有的时候甚至是五年,十年都不出手。如果他是故意以此混淆视听,掩护他的作案规律,那么这就相当可怕了。

    但是雷长夜却觉得大唐幻世并没有健全的缉捕司系统,唯一值得信赖的,只有扬州缉捕司的白魁。白魁连鱼玄机都抓不到,不至于让偷心圣手如此忌惮。人的本性都是懒惰的,没有必要的事情,一般不会做。

    他在分析偷心圣手的案例时还发现一个规律,他不伤人。

    鱼玄机、钱幂出自空空儿门下,有严格的门规约束,不杀无辜,但若是有人围杀,出手杀伤几个江湖人物,她们也不会犹豫。但是偷心圣手却是从未伤过一个人,仿佛有强迫症一般。

    还有他偷别人心头肉这个嗜好,也颇为病态。

    雷长夜仿佛看到了一个心理扭曲,又被道德感苦苦束缚的形象。

    “嘿嘿,有意思”雷长夜露出感兴趣的笑容。

    就在雷长夜试图破译三大圣手行为模式的时候,白荣却收到了一个令他心神困扰到极点的消息。

    这一天,他借口去遛弯,偷偷来到了会川府犄角旮旯一处小茶楼,要了一壶煎茶,心烦意乱地等待着。

    半晌之后,传音入密从茶楼一角的阴暗角落传来:“二弟,一向可好?”

    “大哥,你你怎么到会川来了?”白荣抿着嘴,焦急地用传音入密回应。

    “收到委托,要偷点东西。”阴暗角落传来的传音入密声调忽高忽低,显示传音者的精神状态起伏不定。

    “大哥,你的毛病你自己知道,光是你自己你都控制不好,还要接别人的委托,这样你的毛病又要发了。”白荣急得汗都出来了。

    “已经发了。”

    “哎呀,你跟我说,雇主是谁,我我”白荣眼睛充血。

    “你能怎么样?二弟,我的事,你就别管了,就当没我这个大哥。”

    “那你联络我干嘛?”白荣无奈地问。

    “魁儿还好吗?”

    “放心吧,他在扬州混得着实不错,我也每年都会去看他,不过他开始查他的生父是谁了,迟早会查出你的身份。”白荣抹了一把汗说。

    “若是能栽在自己儿子手里,倒也不失为因果循环。”

    “你们爷俩儿真是把人给急死。大哥,你这次要偷什么,不会是蜀武盟的蛋吧?”白荣用手捂住嘴,脸色苍白。

    “正是蜀武盟之蛋。”

    “万万不可,蜀武盟和我白家关系亲厚,莺莺和蜀武盟坛主雷长夜还是至交”

    “放心,自然不会从蜀武盟里去偷。那些蛋对于雷长夜只是交易。”

    “你要去偷那些人的蛋?”白荣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