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6章
  • 下载
  • 客房之中,雷长夜焦躁得头皮要冒烟了,薛青衣还在选。

    “我比较喜欢火属性的灵宠,和我罡气相符。传说火属性灵雀的蛋可在黑夜中闪烁微光,你可曾在夜里观察过?”薛青衣沉声问。

    “不曾。”

    “嗯”薛青衣弹指一推,屋里的灯倏然熄灭。

    “且”雷长夜想要阻止,却晚了一步,心里苦不堪言。

    王莽六级贵宾:各位,我说什么来着?灯灭了不是!

    子辛十五级贵宾:雷兄啊唉,好失望。不过男人嘛,也就那样,认了。

    糜竺十五级贵宾:辛姐,这你都能忍,大气。

    尚香十四级贵宾:但是你们不觉得锦儿可怜吗?我们都以为雷师兄和她是一对儿。

    庞统八级贵宾:没人觉得他们是一对儿啊?从没见他们单独在一起过。

    尚香十四级贵宾:好吧,就是我和毕师妹,还有宣师弟。

    子辛十五级贵宾:雷兄和锦儿那是惺惺相惜,不是那回事儿。他整天的,光和我眉来眼去了。

    王莽六级贵宾:且慢,辛姐,我觉得

    子辛十五级贵宾:不用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一片漆黑的客房里,十四个彩蛋中果然有蛋闪烁出淡淡的微光,但是却足足有四枚。薛青衣的手指开始在四枚彩蛋中间跳来跳去。

    雷长夜目无表情地看着,感受着时光无情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薛青衣终于选中了一个微微泛着粉光的彩蛋,同时略有些恋恋不舍地斜眼看了另外三个彩蛋一眼,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屈指一弹,红光一闪,屋子内油灯亮起。

    从薛青衣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雷长夜感到自己仿佛老了一岁。

    米竹十五级贵宾:果然如此!

    东方朔十二级贵宾:惊!

    匡章十三级贵宾:惊!

    蒋干十二级贵宾:惊!

    庞统十一级贵宾:惊!

    管亥六级贵宾:惊!

    史万宝六级贵宾:惊!

    毛遂十级贵宾:老王,你怎么算出的时间?

    王莽六级贵宾:哼哼,我看他手大脚大,脖长耳立,双目有神,必然有一对奔腾的肾,来来来给钱给钱。

    看着脑中界面的信息,雷长夜恨不能一脚踹死王莽。他放眼朝庭院里的花园看了一眼,这帮大玩家不知道用了什么隐匿之法,竟然完全看不到他们的藏身之处,甚至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

    若不是脑中界面,他根本不会知道有一帮大玩家蹲这儿暗中窥伺,还在大开脑洞。

    “你们不是喜欢偷窥吗?哼!”雷长夜一转身,来到了钱幂下榻的客房,咚咚地敲门。

    “哎呀,你总算来了,人家等你好久了!”门被钱幂一把拉开,然后亲昵地把雷长夜让进房。

    脑中界面里一片歇斯底里的哀嚎,“爷青结”的信息糊满了雷长夜的视野。

    “哈哈,没想到吧?”雷长夜忍不住好笑。

    等到他分别从钱幂、鱼玄机和聂莺莺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躲在官衙花园中的一众大玩家已经彻底凌乱。

    第两百二十二章 八卦满会川

    第二天雷长夜在居所中睡到晌午时分才从床铺上爬起来。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在床上睡是什么时候了。

    昨晚上送完最后四个彩蛋,薛青衣、钱幂、鱼玄机和聂莺莺脸上的表情让他非常安心。他以前撒过的谎,偷过的宝,结下的缘都在彩蛋交接的过程中云淡风轻,烟消云散。

    这四位姑奶奶眼中除了彩蛋,已经容不下别的东西,心里除了未来的灵宠宝宝,也想不到其他。雷长夜总算放下了用光空空儿宝藏以及误搞聂莺莺心态的内疚。

    到此为止会川府巫兽之潮的各个手尾,都已经处理完毕,雷长夜早就疲惫不堪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他回到居所扑到床上,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

    走出房门,雷长夜第一次感到会川府春天的阳光如此温暖。说起来,在会川府这么久,他还没在城里好好逛过。

    肩膀上的小虺娇也在打哈欠。昨天她也打了一天,累个半死,早在雷长夜发彩蛋的时候,她就偷偷爬进雷长夜怀中的山河仙隐图分身里找个洞府睡大觉了,一直到雷长夜起床她还没睡够。

    但是,她的肚子饿起来更难受,所以她才跟着雷长夜一起出门,准备吃顿好的。雷长夜从盟宝袋里拎出一根巨大的食火象腿骨,捧在手里喂给虺娇。

    虺娇的小手抱住骨头的另一头疯狂大嚼,犹如吃甘蔗一般,很快消灭了一半。这个时候雷长夜已经走到了城南的蜀秀食肆。屋子里充斥着挥舞抵用券来这里大吃大喝的白银义从。

    所有的店员都被动员了起来招待这群保护了会川城的大英雄们。食肆中一片欢腾热烈的景象。

    雷长夜一进门就迎来了万众欢呼,无论是店员还是白银义从都争相和他打招呼。昨日一战,雷长夜以飞鱼大娘船独斗十二衙门、兽王和族长,出尽风头。大家对这位蜀武盟的掌舵人肃然起敬,崇拜无比。

    直到今天,雷长夜本人的知名度才第一次赶上了他制造的大侠永强。

    和众人寒暄一番,雷长夜被热心的店员引到了一个大餐桌前,这里是屋子里最安静的一桌。紫馨、东方朔、汪芒等人全都坐在这里,以一种复杂莫名的表情看着雷长夜。

    “大家昨天休息的好吗?”雷长夜微笑着问,假装没看到他们的黑眼圈。

    “”众人默默地摇头。

    “会川一战,杀至半夜,大家劳苦功高,来呀!”雷长夜扬声道。

    蜀秀食肆的掌柜应声而至,在雷长夜身边听候吩咐。

    “这一桌我请,大家自用。”雷长夜朗声道。

    “是!”掌柜连忙站起身去吩咐店员莫来打扰。

    “雷兄”汪芒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哑声道,“睡到现在才起?”

    “正是,这些时日事务繁忙,直到昨日才轻松下来。”雷长夜一边为虺娇系上美食圈,一边说。

    “雷兄轻松的方式与众不同啊!”东方朔忍不住试探。

    “也没什么不同,所有人不都一样?”雷长夜做出一副惊奇的样子。

    “不不不,人和人还是不一样”东方朔、米竹、毛遂、匡章等人纷纷摇头。

    管亥和史万宝却双眼发光,不置可否。

    “啪!”紫馨忍不住把手里的筷子拍到了桌上,“雷兄,我就不藏着掖着了!”

    “馨姐冷静!”众人吓得连忙劝阻。

    “你们谁都别劝我,今天我宗主!”紫馨刚要站起来发飙,却看到了一位青衣红氅的身影飘然而至,吓得连忙万福行礼。

    “嗯!”薛青衣大马金刀地在众人的大方桌前坐下,所坐的位置正好靠近雷长夜。

    “长夜师侄,却不知要多久才可以”今日的薛青衣精神焕发,红晕双颊,眼中洋溢着满满的喜色,气质中充满了妩媚的女人味,众人看得触目惊心。

    薛青衣看了一眼周围的众人,咳嗽了一声:“你知道。”她用手做了一个圆形的手势。

    “呃,这个我也不太”雷长夜抹了抹鼻子,他知道薛青衣想问彩蛋到底何时才能冒出灵宠宝宝。但是,这个他可真的没准。他无比后悔让薛青衣自选彩蛋,还不如他选一个快破壳的给她。

    “十个月!”汪芒冲口而出。

    啪!紫馨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他终于清醒了过来,吓得抄起盘子去拿自助餐了。

    就在这时,钱幂、鱼玄机和聂莺莺来到蜀秀食肆,进门的时候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看着她们都是满眼喜色,脸颊红扑扑的,众人都用死亡凝神恶狠狠地看着雷长夜。

    紫馨眼珠一转:“宗主!你看!钱师叔她们来了。”

    薛青衣转头望去,顿时惊喜地站起身,老远就和钱幂她们打招呼。四个女人顿时露出心照不宣的笑意。薛青衣干脆站起身,朝着钱幂她们选的餐桌走去。

    四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气氛和谐热烈,一片喜气洋洋。

    众人都惊呆了。大家都是蜀山派的,自然知道薛宗主和守宝库的钱师叔那是从来互相看不上眼。薛青衣自诩蜀山正统,对于钱幂这种转正的,一向是居高临下。没想到一夜之间,两人竟然笑脸相迎,欢然对坐。

    雷长夜昨夜做了什么!?

    “阿爷,好饿啊。”坐在雷长夜肩膀上的虺娇以她娇俏的电子音叫道。

    “走,乖女儿,阿爷给你拿好吃的去。”雷长夜端起托盘站起身。

    雷长夜一离开,众人顿时把脑袋凑在一起,迫不及待地低声争论起来。

    “你们在聊什么?”就在众人聊得忘形的时候,头顶上冒出一个声音。大家抬头一看,却是宣锦来了。今天的宣锦也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生机勃勃,充满了女人味。

    “哎哟,我的锦儿啊,快坐下,难道你也”紫馨看到宣锦的模样,顿时心疼起来,连忙让她坐到身边。

    “我也什么?”宣锦好奇地问。

    “唉,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个事儿,但是不说,我的良心会痛!”紫馨苦不堪言地说。

    “馨姐,慎言啊,锦儿不可能的,昨天雷兄从聂莺莺房间里出来后,就回屋睡了。咱们在他门口蹲到天亮,他没再到处活动。”尚香忙说。

    “从聂莺莺房间你们在说什么?”宣锦奇怪了。

    “锦儿,昨天我们看到的一切,让我从此不再相信爱情和男人了。真的,我真的不忍心把我看到的告诉你。这些黑暗的秘密,我宁可一个人承受。但是,雷长夜这臭男人”

    紫馨嘴巴一点磕巴没有把昨晚上看到的一切对着宣锦穷形尽相地描述了一边。刚刚拿了一大盘烤肉的汪芒坐回来,仔细地听着,试图想要补充一点什么,但是他发现没什么可补充的。

    “这样啊。”宣锦挑了挑眉毛。

    “哎呀,锦儿,你怎么还这么镇定,难道你不应该跟我一样崩溃吗?”紫馨问。

    “只是有点惊奇罢了,我还以为昨天主厅发放的彩蛋已经是最后几个,没想到雷兄手里还有几个。雷兄炼妖的手段,当真厉害。”宣锦微微一笑。

    “啊?”众人都傻眼了。

    “雷兄秉性公允,所以昨夜先给立功的将士发放彩蛋作为奖励。等到悬红结束,剩下的彩蛋,就是属于雷兄自己的东西。雷兄自然可以做主送给想要结交的人物。未来武盟要仰仗薛宗主关照,自不待言。钱师叔和鱼师妹也是雷兄要加意接纳的人。至于聂莺莺,自然是看在聂隐娘聂宗主的面子。”

    “是这样吗?”紫馨朝众人望去,众人脸上都是怅然若失。

    “但是他为什么非要深更半夜摸进她们的房里?”汪芒忍不住问。

    “这自然是因为雷兄还想要把彩蛋作为生财之道,若是让人知道他私相授受,后患无穷。”宣锦压低声音说,“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按照雷兄的性子,这才符合他的作风。”

    “咯咯咯咯”从薛青衣等四人所坐的方桌突然传来一阵小母鸡一般欢快的笑声。

    众人扭头望去,顿时觉得她们这不就和他们刚得到彩蛋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吗?紫馨看了一眼宣锦晕生双颊的俏脸,觉得这就像在照镜子,看到自己两个月前的模样。

    “原来如此”众人悠悠地拖长了声调,仿佛觉得人生失去了一点什么。

    “各位,为武盟计,为雷兄计,此事莫要再说与旁人,否则雷兄的彩蛋买不上价,不只是他的损失,武盟也会因此受损。”宣锦又添了一句。

    坐在方桌前的众人都没精打采地点头。他们都在暗暗默哀昨晚蹲在雷长夜门口一整夜的时光。

    “嗯,在聊什么呢?怎么都是一脸索然无味?肉不香吗?”这个时候,雷长夜肩扛小虺娇,端着满满一大盘子肉,重新回到方桌前坐下,转头和宣锦打了个招呼。

    “肉当然是真香。”宣锦微微一笑,“雷兄,我就是想问问,需要多久才能,你知道”她用手做了一个彩蛋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