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5章
  • 下载
  • 雷长夜在分坛主厅里坐得屁股着火,就是没人来交吞妖袋。他对米竹说了几句话。米竹连忙跑出主厅,带着几名蜀山弟子冲上了南城墙。

    片刻之后,几个人的千里传音响彻了城南:“所有人听着,绩点的计算到今晚为止,五更之后还没回分坛的人,吞妖袋会自动消失,绩点也不会另行计算。今天达标者,会当场发放彩蛋,先到先得,发完为止。”

    半晌之后,隆隆的奔跑声四面八方传来。一直杀进了深山老林里的武盟临时成员和白银义从们撒了欢一般往城南门跑,生怕错过了五更,或者错过了发放彩蛋。

    在城南沉浸交易不能自拔的大玩家们如梦初醒,纷纷朝着主厅飞奔。

    雷长夜一直等待的绩点大结算日终于到来。主厅里瞬间挤满了武盟成员,人人浑身浴血,凶神恶煞,手里的吞妖袋和盟宝袋全都是血淋淋的。

    米竹和巴蜀工头们立刻开始了繁忙的点算。雷长夜这一次则主要负责检查吞妖袋里的活巫兽数量和种类。

    幸好他多一个心眼,主动承担了检查吞妖袋物种的责任,和他担心的一样,有无数武盟成员直接装了活蹦乱跳的巫兽。他们怎么想办法把它们塞进去的,雷长夜并不知道。不过用的方法肯定是让这批巫兽气得不行。

    雷长夜刚一打开袋子,往往会有一只巫兽哇地一声冒出头,一口咬在他的光头上。雷长夜只能一额头将它撞晕,然后整袋巫兽没收,同时还要把这个武盟成员的绩点扣个精光。

    “我再重复一遍,谁的吞妖袋里有活蹦乱跳的巫兽,全部绩点清零,记住!全部绩点清零!”雷长夜无奈地扯开嗓子大吼。

    米竹赶紧找来一张硕大的兽皮,用丹墨把雷长夜的话写在上面,高悬主厅门口。

    雷长夜又找了两个嗓门大的蜀山弟子站在主厅门口,不断地朝来交吞妖袋的成员喊话。

    雷长夜这番操作,在官衙门前引发了一阵骚乱。事实上,很多人的吞妖袋里都囫囵装了不少血量非常健康的巫兽。听到绩点会被扣光,大家都慌忙把这些巫兽倒出来,然后狠狠拍成半死再装回去。

    偶尔有跑出来的巫兽到处躲藏,武盟成员们只好到处去捉拿,引发了一阵阵混乱。

    这些逃出来的巫兽被打成半死再装回去的时候,哀嚎震天,声动山野。南巫国的深山大泽中的巫兽群听到城内巫兽的惨嚎,无不失声惊呼,又引发了另一轮新的巫兽大逃亡。

    过了好久,武盟分坛主厅的秩序才终于恢复了正常。雷长夜记录到三更时分,才终于有了三位达标的壮士,管亥、史万宝和欧阳雄烈经过持之以恒的狩和丰富的经验成功达标。

    雷长夜也为他们三个感到欢喜。他们真的非常努力,完全是靠个人奋斗达标。南巫国被他们祸害的巫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他立刻把三枚即将孵化的彩蛋分别送给了他们。三个人都露出老农般朴实真挚的笑容,抱着彩蛋就跟抱孩子一样,又是骄傲又是得意。

    满厅没达标的武盟成员看他们的表情,就跟贪狼恶虎一模一样。要不是看着他们三个都孔武有力,说不定会有人冲上去抢蛋。

    剩下来交绩点的都是因为吞妖袋快到时限,又没有及时在黑市卖出去自己收获的玩家和牙兵牙将。

    虽然这一次巫兽狂潮里来了上百万巫兽,但是被飞鱼大娘船和南城防御网射杀了一大部分,高品阶巫兽也被虺娇和毕一珂挨个点杀。

    剩下的巫兽被数万如狼似虎的武盟成员争抢平分,均摊到每个人头上,就被分薄了很多。再加上还有一群铁憨憨把活巫兽直接装袋导致失去绩点,所以达标者就没几人了。

    快到四更天的时候,宣秀和宣锦并肩而回,全身浴血,但是两人都是一脸喜悦。

    “宣师弟,锦儿,有好消息?”雷长夜惊喜地问。

    宣秀和宣锦同时兴奋地点头,把手中的吞妖袋交到雷长夜手中。雷长夜拿过宣秀的吞妖袋,空空如也。他知道宣秀把自己的获都给了宣锦。

    他检查了一下宣锦的袋子,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有一只小六品的三头飞蜥王。这只飞蜥王皮肤分为三色火、蓝、金,分别代表三颗喷吐火、霜、雷的蜥头。虽然这是巫兽中较为常见的高阶巫兽,但是能达到小六品,还是非常珍贵的。

    这只飞蜥王背上插着三根白骨刺,看来是中了白骨姬们的杀手,从空中坠落,正好被宣锦和宣秀捡到了宝。

    按照雷长夜等人总结出的绩点,这只飞蜥王就足以达到水准线的一半。

    雷长夜大喜,满意地点点头,再稍微点算了一番,宣锦的绩点正好超过了水准线。

    他连忙将盟宝袋中收藏的一枚颜色最漂亮的彩蛋塞到宣锦手中:“恭喜锦儿。”

    “耶!”宣锦和宣秀同时欢呼了起来。

    宣锦和宣秀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迫不及待地跑出门,想办法去孵化灵宠了。望着他们的背影,雷长夜会心一笑。在会川府的战斗中,他们已经彻底摆脱了复仇的阴霾,这种心态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最后一个达标的武盟临时成员,毫不意外是刘秀。城南的黑市交易惊心动魄。各路玩家公会各展奇能疯狂抢夺绩点。几路人马争得热血上头,差点光天化日之下打起来。

    蜀山萌公会的成员居中牟利,赚得盆满钵满,公会储备蒸蒸日上。脑中界面里,子辛已经高兴得开始说胡话了。

    刘秀的活跃加剧巫兽争夺的激烈,他的出手让所有竞争者深感贫穷。

    他以绝高的价格拿下足够绩点,还把巫兽的价格炒到天价。结果贩卖巫兽的大玩家不到这个价格,宁可去交绩点都不想卖了,不想让别人“占这个便宜”。何况交了绩点,说不定哪天达标了还有彩蛋拿。转手一卖,那就不是这个价了。

    到最后,当然统统都便宜了稳坐钓鱼台的雷长夜。

    “刘公子到了绩点,尊夫人的绩点如何?”雷长夜将一枚光华四射的彩蛋交给刘秀,随口问道。

    刘秀微微一愣。阴丽华吞妖袋里的巫兽自然都归了他。她也并非一个喜欢抓巫兽的性格,所以只是重在参与,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拙荆并没有收获。”刘秀咳嗽一声,尴尬地说。

    “原来如此,刘公子这一枚彩蛋,自然是为尊夫人而得。”雷长夜微笑着说。

    “”刘秀愣了半晌,点点头,“便是如此。”

    “贤伉俪恩爱情深,慕煞旁人啊。”雷长夜微笑着点点头,扭头朝着刘秀身后说,“下一个。”

    刘秀抱着彩蛋,宛如梦游一般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走出了主厅。

    直到五更时分,所有的吞妖袋和各种巫兽相关产品才终于收纳完毕。雷长夜又有了几十盟宝袋的巫兽尸体以及十数万只巫兽的魂核,足以开炉再炼到天荒地老。

    忙完了武盟一切事务,雷长夜拖着疲惫的身子带着身上还剩下的十四个彩蛋首先来到了薛青衣下榻的官府客房之中。

    薛青衣跪坐与卧榻之上,小几上的茶水早已经凉透,显然早已等待多时。对于灵宠,若说薛青衣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的兽缘一向不好,而且早年叱咤风云,四海为家,很难定下心来养什么东西。

    后来在蜀山修炼二十年,性情磨得静了下来,只可惜蜀山的灵物早被宿老们收光,她天天看着,着实眼热。如今雷长夜炼妖来孝敬,正合心意。

    “嗯”薛青衣摸着下巴,端着冷茶,对着十四个蛋沉吟不语,良久不言。雷长夜冷汗呼呼直流,他发现自己今夜的举动好像有些思虑不周详。

    第两百二十一章 夜游遭围观

    会川城的城南门在五更天的时候终于关闭。狩整整一天一夜的白银义从们因为太过于兴奋,根本无心睡眠,纷纷聚在雷长夜在会川城开的牌社之中饮茶吃零嘴,议论今日人兽大战的个中精彩。

    大战开始的时候,突然冲上飞鱼大娘船的江南一行人,渐渐成了大家兴趣的焦点。薛青衣、聂隐娘等人乃是当世大能,自然人人都好奇她们来找雷长夜干什么。

    聂莺莺一脸怒气冲冲的表情,也让人想入非非,不能自已。鱼玄机更有一堆大玩家曾经是追随者,她干了什么也让人浮想联翩。

    这些人一股脑跑来找雷长夜,很多人立刻脑洞大开,各种异想天开的场景轮番上场,引得众人连连哄笑。

    就在大家议论争吵得面红耳赤之时,汪芒跑进来了。

    “各位,莫要吵了,都听我说!”他一脸的激动。

    “你闭嘴,我说完了你说!”紫馨正在眉飞色舞地分析雷长夜的桃色新闻,事关鱼玄机,米竹、庞恒毅和江恣意愤然反驳,四个人正吵得热火朝天,此刻听到汪芒插一嘴,好生不爽。

    “没鱼玄机什么事儿了。”汪芒斩钉截铁地说,“雷长夜偷偷摸摸,进了薛宗主的房,深更半夜啊!”

    整个牌社都安静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东方朔急了,“事关人伦,汪师兄莫要自误!”

    “爱情是不分年龄,不分辈分,不分种族,不分族群,不分性别”汪芒连忙为自己的叙事风格定调。

    “这话你不配说。”紫馨残忍地阻止了他。

    “好吧,咱们就事论事,你们有没有发现,嶲州之战打响之前,雷长夜不见了。”汪芒神秘兮兮地说。

    “人家给永大侠治病去了,不是说过了吗?”管亥插了一句嘴。

    “同时薛宗主也不见了。”汪芒眯起眼睛。

    “呃,等一下,薛宗主不是在江南抓鬼王蛆吗?我们主线也去了。”庞恒毅立刻问。

    “对啊,而且最关键的是,永大侠也去了!”汪芒得意地说,“你们就没想过,号称给永大侠治病的雷长夜在哪儿?”

    “哦”众人终于回过味来。之前嶲州大战一直占据众人的脑子,就算知道薛青衣和永强在江南闹出了好大的动静,也没人联想到为永强治伤的雷长夜也在江南。

    “我们主线肯定是不会和雷长夜有什么瓜葛的!”米竹连忙说。他亲眼看到鱼玄机和雷长夜唇枪舌剑,互相利用,十分不对付。

    “没错,鱼玄机去江南,那肯定和永大侠玩暧昧去了,这先不提。只说薛宗主去干嘛了?”汪芒眉飞色舞。

    “抓鬼王蛆呗!”众人齐声说。

    “取鬼王蛆首级从头到尾,都是永大侠的独角戏,薛宗主顶多和聂隐娘一起打了一会儿药师与天机叟的大阵。薛宗主最主要的,是夺回了武盟苏州分坛坛主之位。各位想想,这是在为谁打下根基?”汪芒双眼冒光。

    “等一下,雷兄曾说过要一统江湖,武盟之主的宝座,自然是他坐”紫馨嗖地蹦了起来,“薛宗主竟然亲自到江南提前为雷兄布局”

    “哇”满厅的大玩家都两眼发光。

    “不会吧!”毛遂一拍小几,“难道说”

    “嘿嘿,如今雷长夜深夜钻入薛宗主的房间,恋栈不去,剩下的就交给各位纵情想象。”汪芒眉花眼笑。

    砰!紫馨一巴掌狠狠拍在小几之上:“我真是看错了雷兄啊。”

    “等一下馨姐,我觉得不应该。坛主仅以外貌来说,不算出众,薛宗主干冒天下之大不韪,图他什么呢?”米竹纳闷地说。

    “他戴上假发还是颇为玉树临风滴,毕师妹常这么说。”紫馨嘟着嘴说。

    “各位,雷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江南鬼王蛆授首,嶲州三衙主殒命,会川万兽狂潮消弭于无形,这都是惊天动地的手段。薛宗主情有所钟,也很正常。”尚香双手合十,一脸陶醉地说。

    “各位,这件事若是不亲眼所见,我绝不相信,跟我来”紫馨一挥手,一溜小跑朝着会川官衙而去。

    众人互望一眼,反正今晚上睡不着了,走着!

    一大群人跟在紫馨身后,蹑手蹑脚地冲向官衙客房。

    这帮大玩家的行动,雷长夜从脑中界面的信息里都看到了,心里异常懊悔。他来送彩蛋时神困气乏,思虑已经不是很清晰。巫兽狂潮成功落幕后,他的精神也熬到了极致,这个时候只想着赶紧把答应的事情搞定然后好好睡一觉。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深夜送蛋的这个行为本身就容易引发误会,甚至引发大玩家的实力围观。

    “嗯”薛青衣喝了一口凉茶,伸出修长的玉指点了点一颗彩蛋的蛋壳,沉吟了片刻,又摇了摇头,继续摸下巴思考。

    雷长夜无奈地在肚子里叹口气:薛宗主居然还有选择困难症。早知道就随便塞给她一颗完了。

    “这颗看上去像鸟蛋”薛青衣忽然开口。

    “是,不过也有巫兽会从这样形状的蛋里孵出来。”

    “是因为炼制的原因?”

    “正是。”

    “这花纹应该代表火系的灵宠?”

    “弟子也不是特别清楚。”

    “嗯”

    雷长夜困在薛青衣房间里出不来,会川官衙客房外的庭院花园里已经蹲满了人。大家看着薛青衣房内的灯光犹在,都兴致勃勃想要看雷长夜要呆多久出来。

    “哼,小莽子,危言耸听你最强。这都开着灯,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紫馨冷笑着望向汪芒,不敢说话,就在界面里传信息。

    “行事之前,先闲聊一番,此乃情趣也。雷兄确是个中高手。”汪芒不动声色。

    “老王,你还挺有经验?”毛遂凑趣地问。

    “切,这低端之事,无需经验,可想当然耳!”汪芒毫不脸红。

    “我忽然很想揍他,不知道为什么。”管亥说。

    “咱们想法一样。”史万宝凑了一句。